將剩菜變成“旗袍的靈魂”,整個香港都來為他點贊。這個26歲小夥改變了中國人對“廚房垃圾”的偏見

重返森林2017-10-12 11:07:51

很多年前,在大多數人眼裡,90後一直帶著備受爭議的標籤,比如“缺乏責任感”“以自我為中心”“非主流”.....

但是隨著90後的成長,他們一次次用行動證明自己是“玩的酷、靠得住”的新新人類,今年26歲的Eric就是——不當公務員的他,居然在廚房的垃圾桶裡找到了“商機”。

這個小夥讓小森相信,遇上了對的人,垃圾也能變成寶貝。

本文轉載授權自開始吧旗下自媒體:

有束光(ID:onelight01)


“你一個堂堂大學生,

幹嘛喜歡撿這些垃圾?”

如果把這一堆沒人要的蔬菜擺在你面前,

可能一轉眼就“嗖”地一下,

入了垃圾桶。



Eric卻專門喜歡到垃圾桶“翻找”那些世人眼裡的垃圾,比如不要的洋蔥皮、品相不好的紫椰菜、爛掉的白菜葉......

 

不嫌髒嘛,況且撿來作什麼用呢?Eric衝你眨巴了一下眼睛,帶著你到了他的工作室,喏,你看。

 

你一定想不到,這些“垃圾”到了Eric手裡之後,立馬變身成染料,賦予一件美麗的衣裳或是絲巾以靈魂。


嗯,這衣裳和絲巾的美麗色彩都是用廚房垃圾做的~


“廚餘垃圾並不是醜陋得只配進垃圾桶,

它們也可能化作一抹美好。”

7年多時間的摸索,Eric的小小工作室

讓6公噸臭烘烘的廚房垃圾

變身成美麗無害的染料,轟動了整個香港。


Eric


你可能怎麼也沒想到,擁有如此浪漫情懷的他,竟是地地道道的理工科生。

 

Eric,90後小夥兒一枚,2012年畢業那年,香港公開大學環境學理系的他,原本可以和同專業的學生一樣做一份安安穩穩的公務員工作,他卻選擇了另外一條沒人走過的路——創立了香港第一所天然剩菜染坊“染樂工坊Dyelicious”工作室。


 

說到具體業務嘛,

就是利用廚房裡剩餘的食材,

製成大自然的色彩,

再混合扎染工藝創造出各種藝術品。

 

就像這樣~原料都是蔬菜水果等......所以100%純天然,對環境沒有汙染。


因為整個工作室的“靈魂”來自於食物,所以他還給自己取了個酷到不行的名字——食物設計師


至於“棄公創業”的原因,並不是為了掙錢,而是香港的廚餘浪費讓他心痛了。


所謂廚餘分兩種,一種是可以繼續食用的食物,另一種則不能食用,比如雞蛋殼,橙皮......

 

香港每天約有3600公噸的廚房垃圾,

裡邊有很多完好的水果蔬菜,

因為顏值低就被人拋棄了,

而不能食用的也是隨意被扔在垃圾桶裡,

散發出陣陣惡臭,

人們經過的時候都要繞道走。

“難道廚餘的宿命只有這個?”

早在2010年,

Eric就開始在香港的廚餘垃圾上動起了腦筋。

 

 很多蔬菜僅僅因為不新鮮就要面對被丟棄的命運......


因為學的專業是環境學,Eric平時特別關注環境保護這方面的東西,但一直沒有頭緒。

 

那天,他在一本書上看到廚房垃圾能變成染料,立馬就來了靈感:有了,我可以把廚餘做成染料!這樣既避免了浪費和環境汙染,又能讓它們物盡其用,豈不兩全了

 


恰巧,有段時間社會上

有大學生髮起回收婚宴剩食的活動,

Eric就想效仿他們,

就連後來畢業設計定的課題都是利用廚餘染布

這個26歲的小夥子也沒有料想到,

讓臭烘烘的垃圾變身成美好的染料,

竟然會當成他此後的事業。



還記得剛開始那會兒,Eric用的是最笨的辦法收集廚餘,像流浪貓一樣翻找垃圾箱,用鉗子夾出泛著絲絲惡臭的瓜果皮屑,或是跟小夥伴跑去附近的菜市場蹲點,撿到一堆爛菜葉子就兩眼放光。


沒過多久,菜市場的大叔大嬸都認識他了——“喏,這幫大學生每天來這裡撿菜葉子,說能染布做衣裳,跟瘋了一樣。


面對外界的質疑,Eric卻篤定而自信:用不了多久,它們都能變成別人眼中的寶貝了。

 

被人丟棄在菜市場垃圾堆的畸形胡蘿蔔,楚楚可憐。


可是,將廚餘變成染料,並沒有想象的那麼簡單。


每回到菜市場和超市旁的垃圾箱“掃蕩一圈”之後,第一件事是將這些廚餘消消毒,接著,把它們按照顏色分好類,用專業的工具搗碎,只見Eric工作臺旁邊放著試管、鍋碗瓢盆。


這架勢,就像做實驗的節奏。



 因為學校沒有老師做過類似廚餘染的研究,

所以Eric根本沒人可問,

一切只能依賴自己看相關資料,

然後做實驗摸索。



有時為了配出想要的顏色,

Eric還會站在鍋子前就是一天,

一邊煮著什麼,

一邊時不時往鍋里加醋、加糖、加鹽,

就像烹飪一樣。

 


“最開始,失敗可以說是家常便飯,因為香港關於廚餘染的資訊特別少,外國的相關資料也不能盡信,而廚餘染液製作過程繁複,即使是氣候和食材的微小區別,也會影響最後的結果,比如同樣是菠蘿皮,國外能染出鮮黃色,但是我們卻沒法實現。”Eric回憶道。

 

如果出現一點差錯,小則染液串色,大則整桶發臭報銷,只有重新到外邊去“淘垃圾”。



但無論怎樣,Eric仍然堅持使用真正廚餘:“曾經發現坊間一些聲稱廚餘染布的工作坊,竟然使用新鮮食材來製作,這樣本末倒置的做法是令我最生氣的


就這樣一邊摸索一邊改良,失敗了上千次,Eric終於成功地從常見的廚餘中提煉出天然色素。

 


相對簡單的,

比如橙皮和西柚皮

可以製成粉橙色的染料;



要想得到藍色程序就比較複雜了,

原料是紫椰菜,

先切碎晒乾,加入葡萄糖,用攪拌機打碎,

再真空保存180天,專業名詞叫“厭氧發酵”,

待它變成糊狀後,

要使用時混入一些水分,染料就大功告成!



黃色的研發過程最為“磨人”

靈感來自法國料理:

“法國人煮洋蔥湯時,

如果想顏色好看一點,會加入洋蔥和洋蔥皮,

不過煮出來的湯顏色還是偏暗,

所以我還加入了咖喱、姜皮和金盞花。”

姜皮和金盞花、洋蔥皮是從垃圾堆翻找來的,

咖喱則是茶餐廳用剩下的,

而且不是簡簡單單取用,

“要先冷藏撇去油分,

再加熱隔渣,剩下的就可以用了。”

 


基礎的顏色配方製作好,Eric都花了將近一年的時間,然而,這只是一個開始。

 

“我們想廚餘垃圾製成的染料,以最天然的面貌展現在人們面前。”染布是一門技術活,特別是Eric想要的那種純天然無汙染的染布工藝。



但是,Eric想要的工藝在香港更是少之又少,周圍一看,基本都是化學染布的,會對水源、空氣造成二次汙染。這個他不能忍。

 

所以為了學到傳統的染布技術,Eric專門飛到日本奈良的染布坊,學藝取經。



蹲點了幾十天,

他終於從染布的門外漢變成說起

“扎染”“板染”這種專業詞彙來

頭頭是道的染布小能手


 

“扎染”相對簡單, 會用到橡皮筋,彈珠,

小木板這樣的小工具,

在布料上面做出一些圖案,

然後染色、晾晒就成。



“板染”相對複雜。


這天, Eric一大早就來到工作室,他正和搭檔 Winnie研究怎麼用紫薯片,染制一件日本傳統服飾“甚平”。

 


思量再三決定用“板染法”比較妥當。

先把衣服用水浸透,

晾乾後,在上面放上圓木板,用夾子夾好。


(就像這樣~)

有圓木板夾住的部分,染料是不會染到的,這樣就有了圓形花紋~

 

把事先製成的紫薯皮染液與溫水混和,

再倒進放了衣服的盆子裡,

用手細細地搓揉,讓布料均勻地沾上染液。



最後用清水沖洗、

拆下木夾、晾晒風乾,

一件紫色的甚平就染制完畢!

(神奇~)


喏,看下面這件則是以紫椰菜染液做出來的浴衣。為了令染出來的布更有故事,Eric他們會在染布時加入設計元素。

 

“去奈良取經的時候,我們發現他們的布品經常加入傳統圖案,其實我們也可以用一塊布說一個香港故事。


一番考慮之後,他和搭檔決定把水磨石地磚、通花鐵閘的花紋印在布上。



雖然有時一件浴衣制染

得花上一整天時間,

但是,每一次看到陽光底下飄搖的美麗衣裳,

Eric他們覺得一切都值得了。



而且當他們拿著染出來的布到菜市場和超市

收集廚餘原料的時候,

菜場的大叔大媽態度都變了,配合得不得了:

“因為他們覺得我們真的在做

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用蔬菜瓜果染布做成的旗袍,對河流都不會造成任何汙染


一晃7年,Eric初心不改,不止堅持研究怎麼把廚餘製作成純天然的染料,還帶著廚餘染料去到了意大利、德國、英國、日本、新加坡、臺灣......讓越來越多人加入進這個有意義的事業裡來。


Eric說:我們希望透過染之工藝,把食物的故事、染藝的樂趣帶給每一個與之有緣的人,最重要的是想物盡其用,看似是垃圾的廚餘,其實也能擁有美麗的靈魂。


最近這股“廚餘垃圾”變身“大自然顏色”的颶風,也刮到了與香港隔岸相望的大陸這邊來。

 

用廚餘打造出的藝術品


這些遠遠不夠。在蒐集廚餘的過程中,Eric他們發現人們的環保意識雖然有些許改變,但香港人點外賣的風氣還是不減, 每天有待處理的廚餘還是堆成了山。


所以,除了廚餘扎染之外,Eric還和一幫90後推出了“歪果計劃”想用另一種方法改變廚餘在人們心目中的偏見。

 

歪果,就是賣相醜陋畸形的蔬果,例如兩隻腳的胡蘿蔔,其實那是因為它們在泥土中生長時遇上石塊,外形上就跟標準版的胡蘿蔔不一樣,但營養價值是相同的。

 

“人們不願購買它們,以為它們是轉基因蔬菜,

蔬菜批發商也不願意收購,

這些歪果到頭來只有農夫自己吃,

但其實他們也吃不了這麼多,

結果這些好好的水果也只能像廚餘一樣

被丟棄、浪費掉。” 

Eric他們為此專門組織了一場活動,

把一批歪果胡蘿蔔製作成漬物

就連大學教授都參與進來,辦講座,

分析不同歪果的成因,消除人們對歪果的誤解。



“歪果仍然是好食物,

希望這麼做能讓農夫的付出不會白費。”

其實,不管是廚餘扎染還是歪果計劃,

物盡其用,減省浪費,

才是Eric他們最大的初心。

 


每當我們走在街上,看到被丟棄的水果或蔬菜,心中已經毫無波瀾。


這幫熱血的90後,卻選擇用7年的堅持和行動,將那些醜陋的、被丟棄的廚餘垃圾變得有用,變得美好。

 

正應了那句話:遇上了對的人,垃圾也能變成寶貝小森想說,Eric,你們這幫90後還是挺靠譜的!


本文圖片和視頻授權自facebook@DyeliciousHouse,

網址dyelicioushouse.wixsite.com

感謝Dyelicious 染樂工房授權!

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你可能還想看:

13億噸爛蔬菜,被當成新鮮蔬果賣,沒想到人們還買瘋了!

點擊“閱讀原文",看Marissa畫筆下的野生動物

受達芬奇的影響,她逃離洛杉磯,躲進大海深處,開啟了與鯨共舞的狂野人生……

https://weiwenku.net/d/1030758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