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到過蒙瑪特,就等於沒到過巴黎!”:“蒙瑪特共和國”是怎麼回事?

法蘭西3602018-10-23 06:06:31

 

上一世紀中葉有一位英國人曾象發現大祕密似地發現了為什麼當時巴黎人很少出門旅行的原因:原來是因為他們有“蒙瑪特”!因為那時全世界人的旅行無非就是去蒙瑪特!......

 

與許多名勝地一樣,蒙瑪特也有各色各樣的頭銜或暱稱。法國作家萊翁·都德(Léon Daudet)曾說蒙瑪特是巴黎中的巴黎”;思鄉的外省人稱它為“小村莊(village)”;缺乏想象力的人叫它“高地(Butte)”;稍誇張一點的人認為它不僅是“巴黎的精華”,而且是“人類的光榮”;但大凡上過蒙瑪特高地的人都不會否認:“沒到過蒙瑪特,就等於沒到過巴黎!”

 



 

作者 |巴黎行人 |© 法蘭西360

 

 

若把共和國(République)頭銜按到巴黎的任何一個其它街區名上,會令人得有這樣或那的不妥。但如將它和蒙(Montmartre)放在一起,不知是因那座凌於高地之上的羅馬拜占庭格的聖心大教堂(Sacré-Coeur)故呢,是由於那兒所的太多太多的史文學藝術故事,特共和國倒真很象那麼回事!(甚至真被有的網站列入了共和國)

 

上一世中葉有一位英國人曾象發現大祕密似地發現什麼當巴黎人很少出旅行的原因:原來是因有蒙特!


為,那個時代全世界人的旅行無非就是去蒙特!


人家南美洲人、加拿大人、德國人和斯堪的納維亞人,又是置行裝,又是排隊辦簽證,坐機,盡千辛萬苦,不就是衝著蒙個地球上夜生活祖國的祖國而來,巴黎人又再何苦往別處跑?


有一位大作家曾西方世界有四大堡:梵蒂、英國會、德國部和法西學士院。他可忘了蒙第五個恐怕比其它四個更以攻佔的堡

 




多名地一,蒙特也有各色各頭銜或暱稱。法國作家萊翁·都德(Léon Daudet)特是巴黎中的巴黎;思的外省人稱它小村(village);缺乏想象力的人叫它高地(Butte);稍誇一點的人認為它不是巴黎的精,而且是人的光榮;但大凡上特高地的人都不會否:沒到特,就等於沒到巴黎。

 

在上世初巴黎是世界首都的那個年代,蒙特聚集了一大批來自世界各地並後來都出耀眼星光的大藝術家,在那兒改造生活,重新藝術言。


出身藝術家太多了,列恐怕只是掛一漏萬的企;因此,略地:大凡19末至20有點名聲的作家、人、藝術家,大概都一定曾當一段時間特共和國公民。




 


特共和國真有一段蒙獨立的故事。


那是在1920年,當聚集在蒙特的一幫藝術家矢志新立異,獨往獨來;行自我保,有人提成立蒙特自治市(Commune libre de Montmartre)一建立即藝術的響,他投票選舉畫家于勒·德巴基(Jules Depaquit)第一任,並確定岱特廣場為自治區首都。





德巴基是個靠給報社畫幽默插圖為生的藝術家;著幹一周活,大吃大喝三週的有奏生活。當上這藝術自封的自治市後,真的來了,在一次盛筵”(自治市的主要工作之一)後,聲言要得他治下的人民的獨立,並使蒙特脫離法國國家......


 



192157,又一個特共和國宣告成立


那是一個由畫家弗西斯克·(Francisque Poulbot)起的慈善會的名稱;其宗旨是在快中行善(Faire le bien dans la joie),主要從事幫助當生活在蒙特的困兒童的活


兩個具有悠久史和烈的色彩的地方建制”(社團)目前還繼續存在,並已成特獨特的民特色景




 

於一個老巴黎來,真正的蒙特首先是一個夜會和人聚居的地方;那兒的一切都會歌唱:乞丐會唱歌、看人會唱歌、兒、兒、路燈都會唱歌。無在洗衣房,是在放高利者家裡,凡來人一律都以抒情歌聲相迎。

 

特的名聲與一串神奇的名字密的系在一起。


如:加索和多畫家居住洗衣船(Bateau-Lavoir);雨果、左拉、瓦萊斯、都德等都曾是座上客的黑貓(Chat noir)咖啡死老鼠(Rat mort)靈兔(Lapin agile)會、勒比克街(rueLepic),等等。





特廣(Place du Tertre)如今是遊客如雲的景點;比的畫家畫架、露天咖啡座、小餐館營造出一種特殊的特氣氛,既有放藝術個性,又有山城小樸清新,同也不乏布爾喬亞的高雅之氣。


特氣氛不知迷住多少名流和往遊客。據,凡是歐洲有點名氣的人,無是哪個域的,都會毫無例外地光顧這個小廣,並在那兒至少喝一杯。


個如今看來歌舞昇平的地方,可也曾冒起硝煙。1871年巴黎公社暴就是始於個廣

 

特有一種迷人的特殊魅力。


畫家斯丹(Steinlen)當年是揣著一封人寫一位只知住在的畫家的推薦信上了山的。當馬車夫好不容易在磨坊(Moulin de la Galette)洞裡找到那位畫家,斯丹卻早已被蒙特高地的光、色彩和氛所迷住,便常住在那兒再也不肯下山。他後來被封特公民





特的那種神奇魅力在不,只要在戈(Caulaincourt)街或阿斯街(Abesses)有套住房,或曾去作坊劇場(Théâtre de l'Atelier)過戲,或在瑪麗雅娜或在格拉夫酒酒,簡單就足以把個人改造成藝術家!或至少使他吐起來藝術家似的

 

特共和國的奇故事是如此之多,影響是如此之深,以致在那兒從事商藝術家”公民都有一種與眾不同的語調、靈性以及明滿神祕和越感的目光。

 

種氣氛絕對需要體才行。是挑個晴天,去特共和國逛吧,不然等於白來了巴黎

 

 


 

(部分片來自網)

 



相關閱讀:


“馬路下面有葡萄”:第85屆巴黎蒙瑪特葡萄採收節


這個週末在巴黎幹什麼?


法國的音樂節是怎麼回事?


“未來從這兒開始”:巴黎“Viva Tech”國際創新技術展


為什麼法國人喜歡“搭橋”?


去布老師“老家”的“巴黎海灘”散散步吧......


馬克龍說:“我們就在愛麗捨宮搭一個雞窩吧!”


“36總局”搬家了!


法國的“聖母升天節”是怎麼回事?


https://weiwenku.net/d/109319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