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觸覺簡史:為什麼我們喜歡在蚊子叮的包上掐十字?

我是波波夫2018-10-25 05:50:17

我們所有人,在整個成人階段,其實都參與了一場緩慢的觸覺剝奪實驗。


20歲到80歲,指尖的靈敏度會降低到原來的2/5,腳底和腳趾的靈敏度卻會降低到不足最初的1/4。這就是為什麼老年人容易跌倒的一個重要原因。


然而,觸覺之於人類的重要性,並不僅僅在於對外界風險的探知,更影響到整個生命過程。


美國神經學專家大衛·林登在其最近一本著作《觸感引擎:手如何連接我們的心和腦》(Touch: The Science of HandHeartand Mind)中揭示了,觸摸和觸感如何塑造我們生理和心理健康。



林登幫助科普了許多我們熟視無睹行為背後的生物學事實:


  • 觸覺是胎兒在子宮中第一個開始發揮作用的器官,大約在妊娠八週時,胎兒的觸覺就開始形成了;

  • 皮膚裡有著不同的感應器,有的負責監測震動、有的負責監測拉扯,每一種都各司其職;

  • 手和嘴脣裡的默克爾細胞單位面積最密集,所以也成了我們身體裡觸覺最靈敏的兩個部位;

  • 女性比男性更靈敏,主要歸因於她們的指尖更小;

  • 靠近腳趾的區塊才是生殖器真正的激活區;當達到高潮時,最好別做出事關人生的重大決策,因為橫向眶皮層和前顳極這些腦區部位基本失活,而他們在大腦中的指責正是對應深思熟慮、自我控制、道德選擇和社會評價。


幼兒時期缺乏觸摸會導致一系列嚴重後果。


類似研究可謂汗牛充棟:嚴重缺乏觸摸的嬰兒、特別是早產兒,會出現大量發育的問題,如生長手損、容易嘔吐,免疫系統功能受損、認知和運動功能發育遲緩、出現依戀障礙等。


如果嬰兒被持續被剝奪觸摸,那麼其成年後會有更高概率患上肥胖症、二型糖尿病、心臟疾病和腸胃疾病。此外,這類嬰兒成年時還容易出現精神問題,如焦慮、情緒障礙以及衝動、控制力差的概念也比其他小孩高。


生理之外,一如大猩猩之間的理毛社交,觸摸成為人類之間建立情感紐帶的重要方式,毫無疑問,也是重要的社會黏合劑。


在餐廳裡給服務員輕輕觸摸的人,往往會留下金額較多的小費;那些觸摸病患的醫生,也會被認為更具愛心,而且他們的患者應激激素水平也會降低,進而獲得更好的治療效果;就連商場裡拿著調查問卷的調查員,如果他們能輕碰你的胳膊,那麼你也會更容易被打動。



林登在這本書中還介紹了情緒和疼痛之間的關係。


痛感神經元是埋伏在我們體內的一把機關槍,嬰兒在第一次排便時就會銘記這種感受。痛感通常會分兩波到達大腦,比如你光著腳丫子在房間裡走動,腳趾撞上了桌子腿,首先你撞到的腳趾會出現局部劇痛,第一波疼痛快速、準確,它向我們提供了直接威脅的相關信息,指引我們做出後撤的反應;過上幾分鐘,一股彌散性疼痛又接踵而至,第二波疼痛則要求你給予持續關注,避免進一步受傷。


大腦的確會在潛意識中積極地抑制或增強不同時刻的疼痛信息,所以一些安慰人的話其實也有一定科學道理:疼痛的時候,應該分分心,不然情緒越痛苦,身體越疼痛。研究表明,感情容易受傷,尤其是被社交排斥所傷害的人,在實驗室裡接受測試時,對身體疼痛帶來的不適感也更嚴重。事實上,止疼藥也能減輕諸如失戀這樣的社交痛苦。


極端的癢癢則是比疼痛更痛苦的觸覺。


但丁在《神曲》的「地獄篇」裡,造假者會被投入第八層地獄,受永恆之癢刑。不過直到今天,最頂尖的科學家對癢信息在傳入大腦的途中發生了什麼,仍不得而知,包括為什麼撓擦可以化解癢感。實驗表明:撓擦背部最能有效止癢,但撓擦腳踝,則會產生最令人愉快的感覺。


觸覺還有超自然體驗的神祕一面:比如你回過頭來發現背後正好有人盯著你,但觸覺是否真的有語言功能呢?


我們身體的圖式,也即大腦內部的身體空間映射圖,會隨著我們觸摸、控制周圍無生命的物體而擴大、變形,以將這些物體包含在內,也即是所謂的人物一體的感受:開車通過低矮的天橋時,我們會本能地低頭;小提琴家拉琴時會把琴弓視為身體的另一個器官。


但日常人更多的體驗是手機幻振。美國馬塞諸塞州的一個醫療機構的調查顯示,68%的手機用戶報告說,有時會感到手機振動,但其實它並沒有振動。如果用核磁共振做掃描會發現,這些都是先前個人體驗所帶來的期待的產物。


觸摸的生物學告訴我們,自然和超自然都是深刻的人類現象,都是人性使然。





https://weiwenku.net/d/109335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