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ASN速遞 | 慢性腎病的疾病負擔

中國醫學論壇報2018-11-08 01:35:43

隨著人們生存環境和生活方式的改變,慢性腎病(CKD, chronic kidney disease)已成為世界公認的健康問題,CKD患者數量龐大,CKD進展及併發症大大影響患者的生活質量,同時帶來巨大的社會和經濟負擔;本次ASN上公佈了多項有關疾病負擔的數據,值得引起大家的關注與思考。

1990年至2016年全球CKD負擔

在過去的四分之一世紀中,人口顯著增長,老齡化以及流行病學趨勢的重大變化影響了慢性腎病(CKD)的流行病學狀況。全球疾病負擔研究(GBD)研究對全球範圍內的195個國家和地區的333種疾病和損傷以及84個基於年齡和性別的危險因素進行了詳細的流行病學評估。

從GBD研究中收集的數據用於描述1990年至2016年CKD負擔的變化。在這項工作中,我們使用全球疾病負擔(GBD)的研究方法來描述CKD負擔的變化,以評估CKD負擔與社會人口發展之間的關係。

1990年至2016年間全球CKD發病率增加了88.76%,患病率增加了86.95%,CKD死亡率增加了98.02%,傷殘調整生命年(DALYs)增加62.21%。負擔因發展水平和地理位置而有很大差異。CKD DALYs的增加是由人口增長和衰老推動的;全球和大多數GBD地區的年齡標準化DALYs率下降。更多的CKD負擔(62.96%)存在於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國家;CKD的年齡標準化DALYs率與醫療保健的途徑和質量之間存在反比關係(r = -0.52)。該研究結果表明,CKD的全球影響是顯著的,上升的,並且分佈不均;它主要受到人口擴張和某些地區糖尿病流行的嚴重影響。減輕CKD疾病負擔勢在必行。

美國CKD經濟負擔

伴有心血管疾病的CKD患者疾病進展的經濟負擔有多大?ASN有一篇壁報展示,對有和沒有發生主要心血管事件(MACE, Major Adverse Cardiac Events)的CKD進展患者的經濟負擔進行了研究。使用美國Optum醫療保險的數據,對2013年基線非透析依賴性CKD患者(CKD 3a-5期)隨訪至2017年6月30日,以評估CKD進展, 在有和沒有確定CKD進展的患者之間評估年度全因成本,然後根據隨訪時是否存在MACE進行分層。2013年確定了57597名CKD患者,在沒有MACE(n = 47,004)的人群中,整個隊列的CKD進展成本從CKD 3a期的6,010美元增加至CKD 5期的66,737美元(P <0.001)。 有和沒有發生MACE事件的患者中趨勢是一致的。預防腎功能下降可降低晚期CKD進展和發生MACE事件的經濟負擔。

CKD患者常合併多種慢性併發症

來自南加州大學醫學院的Greenville教授在報告中公佈了一項醫保的數據,在各項疾病中,CHF(congestive heart failure)和CKD合併其他慢性疾病最多,醫療花費最多,平均每個CKD患者合併7.5項其他慢性疾病,其中高血壓、高血脂、血管性疾病排在前三位,SPRINT研究已證實控制血壓對CKD患者有益,但SHARP研究未能證實血脂控制對透析患者有益,Greenville教授還呼籲,針對多種併發症的治療,指南需進一步完善。

以患者為中心

CKD的早期診斷率低,CKD患者的生活質量不高,治療不充分是困擾全球醫務工作者的難題,在本次ASN上來自不同國家地區的專家在報告中都提到了” Walk in the patients´ shoes”,在治療CKD疾病同時應更多關注患者的病痛經歷、症狀,以提高生活質量改善預後。新墨西哥州立大學的Mark教授指出,早中期CKD患者所承受的病痛症狀與終末期腎病(ESRD, end-stage renal disease)患者沒有差別,同樣承受著巨大的身心負擔,這需要廣大醫學工作者在治療時以患者為中心,通過治療合併症狀,並引入多學科綜合治療,以改善CKD患者的生活質量。

來自匹茲堡大學醫學中心的Schell教授則在報告中提出,在整個CKD診治過程中,從問題解決、情感表達、社會支持、信心重建四個方面更多理解CKD患者的經歷和需求,做到person-centered care,從而改變患者預後。

為期4天的ASN年會已告一段落,但如何提高CKD早期診斷率,延緩CKD疾病進展,改善CKD患者生活質量,還有很長的路需要探索。

SACN.SEC.18.10.12032b

https://weiwenku.net/d/1094609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