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這次叫做“走讀突尼斯”,可不是隨便叫著玩的哦,我們是要真讀書的,其間安排了一場朗誦會一場讀書會,是一本正經地邊走邊讀。

之前茶玫勸我說,旅途中大家真的沒有什麼時間和精力讀書,你要有思想準備。我偏不信,因為有幾位愛讀書的老友同行,相信咱們都是路上讀書的人,也堅持我來約伴的這一趟一定要有讀書的主題。在出行前,我就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大家準備詩歌、準備書,還仔細研究路線,將兩次活動安排在貌似適合的地方。事實證明,路上確實可以讀書,可以開讀書會,兩次活動都特別好。

不過也有點人算不如天算,沙漠裡的帳篷酒店的確適合星空下朗誦,可是那天是全部行程中最累的,每個人吃完飯都想癱到床上去,硬掙著來讀詩也真的有點勉強,我自己當時都有點動搖,所以真心感謝所有旅伴的支持。


杜茲在撒哈拉沙漠腹地,我們的帳篷酒店就是這個樣子。必須隆重感謝我們的攝影師小黑,沙漠的夜特別黑,以為只能將此情此景記在心裡了,沒想到神奇的小黑創造了奇蹟,為我們記錄了一個超乎想象的童話世界。


撒哈拉,沙漠綠洲,帳篷酒店,星空下的詩歌朗誦會,真的太有感覺了。大家都準備了自己喜歡的詩,喝著紅酒來讀詩,講詩背後的故事。


我朗誦的是兩個月前在香港國際詩歌之夜中見到的敘利亞詩人馬蘭阿勒瑪斯利的《藍的配方》和《白》,和我們這幾天看到的情景太貼切啦,天的藍,海的藍,金的沙,隨處可見的白房白牆,還有接下來要去的藍白小鎮,都沒想到能找到這樣應景的詩。

“如果你想要藍色,

那麼就截取一塊天空,把它放入一個大平底鍋裡,

你可以把鍋放在天際線的篝火上,

然後把天空與晨曦殘留的紅霞一起攪拌,

直至被攪碎,再倒入一個乾淨的盆裡,

為的是不留下下午的雜質,

最後,篩一篩中午的金沙,直到熬幹水分,顏色濃郁。

……”


大家朗誦了海子、周雲蓬、泰戈爾、辛棄疾、雅歌、木心、三毛……還有趙潔自己寫的詩、卓瑪自己寫的詞……


寶珍朗誦的是巫寧坤翻譯的《不要溫和地走進那個良夜》,為了方便朗誦,她還在出發前將詩抄在本子上。


我最喜歡的是徐瑄朗讀的詩,是美國女詩人畢曉普的《一種本領》,這是一種我們都必須趕緊學會的本領啊。


《一種本領》

(美)伊麗莎白·畢曉普


要學會失去的本領並不難;

許多事物似乎都充滿被失去的意圖,

失去對於它們並不是災禍。


每天失去一些東西。接受失去門鑰

和糟蹋掉一個小時帶來的波動。

要學會失去的本領並不難。


然後練習失去得更多、更快:

場所,還有名字,還有你打算去的

地方。這些都不會帶來災禍。


我失去我母親的手錶。瞧啊!我最後

或倒數最後的三座心愛的房子都沒了。

要學會失去的本領並不難。


我失去兩座城市,可愛的城市。還有更廣闊的

一些我擁有的王國、兩條河、一塊大陸。

我想念它們,但這不是什麼災禍。


——甚至失去你(那開玩笑的口吻,我所

喜歡的姿態)我都不應該說謊。顯然

要學會失去的本領並不太難

儘管看來有點像(寫下來呀!)像災禍。


越長大越發現,生命並不像我們從小以為的那樣僅以愛與美構成,更多的是那些不得不度過的平淡而庸常的時光;而必須長得更大才發現,這些平淡而庸常的時光並不可怕,它也可以有愛,也可以很美。如果我們有能力,在平常的歲月中創造出一些閃亮的片斷,整個生命從此熠熠生輝。這樣的撒哈拉之夜,有星光有微風,有朋友有夢想,有詩有酒,就是生命中那些最閃亮的片斷啊。


再次感謝我所有的旅伴,感謝茶玫,感謝小黑。


https://www.wxwenku.com/d/109486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