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音樂中尋找自由的邊界

行走的茶玫2018-11-10 11:13:50


愛音樂從收音機開始。


那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了。那個時候,一切都來得不那麼容易,小孩子沒有被零食包圍,也沒有太多玩具,一個布娃娃,一隻爸爸手製的木頭槍,就能被一個孩子玩幾年。


如果喜歡上一首歌、一首曲子,你得等著,等收音機裡放,如果不放你就聽不到。那真是一個沒有多少選擇、更談不上選擇自由的時代。


後來有了音樂點播,哇,那節目太紅了,每個同學都曾悄悄寫信到電臺點播,信一寄出就每天按時坐在收音機面前巴巴地等,一直等不到,就一直等下去。我們班上有個幸運的男生被播音員挑中了,報了他的學校和名字,唸了一段他寫的信,雖然他點的歌剛開了個頭就被掐斷了,可這一點不妨礙他被全校同學仰視了很久。點播節目給了愛聽音樂的孩子多了一點點可能性,不能掌握被不被播出的結果,但至少有寫封信去爭取的自由。


很多年後上了大學,我當上長沙市一個電臺的業餘主持人,每天收一大疊聽眾來信,還可以在節目裡點播歌曲,面對電臺的資料庫,我擁有了自由選擇的權利,那種幸福得暈暈乎乎的不真實感在我做這個節目的幾年中一直持續,從未間斷。


小時候最愛中央人民廣播電臺的調頻立體聲廣播,晚飯前後有個古典音樂節目,好像一週一次,我和爸爸都像鬧鐘一樣準時收聽,如果某天有事沒聽到要惆悵半天。調頻立體聲的音效比一般的臺效果好很多,物理老師爸爸用木板做了一個桌子一般的音箱,現在看來就是一個共振音箱啊,守在這個桌子音箱旁,我聽到了那麼多美好的聲音。


每次聽到好聽的曲子,我會一邊欣喜一邊深深地焦慮:什麼時候才能再聽到這聲音啊?


為了讓我早一點不再焦慮,爸爸趁出差廈門的時候不知在什麼黑市買了一個走私的小卡式錄音機,黑市!走私!我那一派儒雅的爸爸有時還真是挺有魄力的。可惜的是,那個可憐的小機器在上火車的時候被發現了,沒收了。回到家,爸爸面色凝重地說起那份與我失之交臂的禮物。他說:“怎麼求他們都不肯給我留下,爸爸心裡好難過。”我覺得他的眼淚都快下來了。因為沒有見到實物,也無從想象那是一個什麼寶貝,我對禮物的遺憾並沒有那麼深,卻對爸爸的無助留下了無比深刻的印象。爸爸去世後,我無數次腦補這場景,一次比一次更深地理解了那個時代那樣性格的爸爸。


很快,爸爸咬咬牙,斥百元巨資買了一個雙卡收錄兩用機,要知道那時他作為大學老師的工資也不過幾十元!那可真是一個豪華的機器啊,不僅有立體聲喇叭,還有兩個錄音倉,如果在收音機裡聽到一首好聽的曲子,可以馬上把它錄下來!任何時候想聽就可以聽!天哪,這是我以前最嚮往的事啊!


我錄的第一首曲子是穆索爾斯基的《圖畫展覽會》,直到今天,只要那段旋律響起,我就像坐上時光機,攸地回到那個裝著雙卡錄音機的桌子音箱面前,和爸爸一起聽音樂。可惜現在找不到當時的那個版本了,感覺那時聽到的旋律更明朗,更輕快,比這個更能吸引小朋友。


再後來,上了中學,對古典音樂的熱情迅速被同學中更熱門的流行曲轉移了視線。我愛的第一個歌星是齊秦,喜歡的第一首流行歌是《大約在冬季》。我用8塊錢買下了生平第一盒磁帶,還是盜版的(印象中我以為是正版,可是經過初中同學群的一番熱烈討論後一致認為是盜版,那時的正版要20塊,我們根本買不起,就這盜版的8塊已經需要節衣縮時好長時間了)。



一說起歌星,無數個名字蜂湧而至,楊慶煌、王傑、譚詠麟、梅豔芳、張國榮,到後來林憶蓮、王菲……大家交換磁帶,有人帶了新潮的walkman到學校。那個時候,對於音樂的選擇自由了很多,但又是有限的,如果想聽一首歌,你想點辦法可能可以找到,反正資訊也是有限的,你也不會有太多的非份之想,一群活蹦亂跳的少年就這樣擠擠挨挨、鬧鬧哄哄,在自由與約束的中間地帶任性生長,各自長成了各自不可替代的模樣。


後來愛上恩雅,大學室友姚送我的19歲生日禮物就是一盒恩雅的磁帶。又是很多年後,在中大參加英年早逝的程文超老師的葬禮,背景音樂居然是這首《May It Be》,恩雅再熟悉不過的嗓音響起,我的眼淚嘩地就下來了。因為專業隔得有點遠,和程文超老師並不算熟悉,只是在他病中曾陪他的弟子去看他,這首不屬於普通葬禮的曲子讓我覺得可能錯過了與程老師的很多很多。


直到現在,在我心情低落的時候仍然喜歡聽恩雅,打開我心愛的Sonos音箱,她的歌聲從房間各處響起,心裡一腔毛燥瞬間被馴服得熨熨貼貼,是啊,春天萬物生長,夏天蟬鳴柳綠,世間之事自有規律,有這麼好聽的聲音如從天上飄來,任何煩惱都不再重要。


用過好多音箱,大木箱的、黑又酷的、連接功放的……數碼時代一來全都扔光光,現在還有兩個瘦高的音響站在我家客廳裡作為放東西的臺子。因為太菜鳥,每次買新音箱都要找人來裝,稍微出點問題就抓狂,音響這個東西對於我來說變成了一件既不可少、又很自找麻煩的事,買再多的CD還是覺得不自由,總有找不到的歌,總有想聽的時候聽不到。


直到有了Sonos,一切都變了。我的音樂世界終於變得隨心所欲、無邊無界。



這是一套集顏值與內涵、審美與實用於一身的超好用音箱,它的美是那種溫潤的低調的美,第一眼只覺得說不出的舒服,細細摩挲,極簡的線條、極少的按鍵、完美的手感,慢慢地會品出它的100個好來。


Sonos安裝和使用都很簡單,接上電源,在手機上下載一個App"Sonos Controller",打開,傻瓜一樣跟著指引操作,我這樣的菜鳥分分鐘搞定。他家的系列音箱可以連成一組,也可以分別控制,也就是說既可以創造出宏大的劇院效果,也可以各個房間關起門來享受,互不干擾。最妙的是可以隨意打開另一個房間的音響,高大上的音樂神器立馬變身整蠱神器。最新版的Play:5更是有強大的Trueplay技術,可以根據房間的具體佈置,自動對不同空間內不同的聲效作出評估,甚至相應地作出調整,太夢幻了,太人工智能了。對於我來說,這是徹底解決了技術壁壘的音樂享受,文科生終於聞到那種嚮往已久的自由的氣息。




不過,真正讓我感受到自由的,是Sonos作為一個雲音響的存在,它有無窮無盡的雲端音樂資源。來自美國的品牌背景,和在中國多年的接地氣的運營方式,使它能夠最大限度地擁有免費音樂資源。


來看看它的一小部分音樂資源,好多聞所未聞的音樂App,每個都是一個術業有專攻的QQ音樂、豆瓣電臺啊!全都可以用Sonos隨便聽!真讓人有種掉進四十大盜藏寶庫金銀財寶隨便抱走的感覺有木有!



當然事實上這麼多陌生的音樂資源App我們根本用不過來,真正下載下來的還是這些比較熟悉的:



我們一家四口迅速制定了每個人的歌單,想要什麼歌自己拿手機去找,想什麼時候聽就什麼時候聽。這樣的歌單看起來好溫暖。




See You Again 是兒子最喜歡的歌,有段時間,他要求每天都在這首歌裡起床,對Sonos來說這是一件特別簡單的事,比任何鬧鐘都好使。




Sonos家最新款的 PLAY:5充滿設計感,從包裝紙盒就開始給人驚喜,酷帥的黑紙盒打不開,研究一下,兩邊居然帶了兩個橙色的精緻鎖釦,往下按,盒蓋輕輕鬆鬆就拎開了。小朋友被這個別緻的紙盒迷住了,馬上要霸佔了要當玩具箱。音箱本身更是完美,對,就是完美,不炫目,但經得起一而再再而三地琢磨,越琢磨越覺得漂亮,和原來的P1、P3互相搭配,放在哪裡都是完美裝飾。


來,感受一下。


如何才能得到這樣帶給我們身心自由的完美音箱?掃下面這個二維碼,或是點擊左下方的閱讀原文就可以直接購買,每一款,Sonos音箱。





美麗的圖片都來自耳東塵和Sonos.感謝!





文藝連萌  我們終將改變潮水的方向

 合作郵箱 abc616@139.com

回覆目錄  查看以往部分內容

新浪微博 廣州麥小麥

荔枝FM麥小麥講故事

“麥小麥愛讀書”微信群:請添加管理員微信號“azi19841002”“hy_chunni”申請入群。


https://weiwenku.net/d/10948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