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華傑 | 《阿米什人的歷史》中譯本序

科學的歷程2018-11-22 01:08:20

劉華傑

作者 劉華傑(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北京大學科學傳播中心教授,博士生導師)

責編 許嘉芩 劉愈


◆  ◆  ◆  ◆  ◆ 


房龍的《寬容》是講過阿米什的,當時讀得不細,沒有感覺。

1999年春走進阿米什社區,震驚!諸多學術困境得以理順。

阿米什人掌握著變的節奏,他們使用成熟的技術。 沒瞧過電影《證人》《阿米什的恩典》的,可馬上在線看一下。

【注:我原來的學生尋晶晶用多年時間翻譯的厚書《阿米什》也快完工了,順利的話明年可面世】

畢其玉做了一項有意義的工作,翻譯了諾爾特(Steven M. Nolt)的《阿米什人的歷史》(A History of the Amish,1992年初版,2003年修訂版)。這本討論阿米什的歷史(特別是宗教史)的優秀著作,適合於人類學、社會學、文化學、宗教學、歷史學、科學傳播學領域的學者閱讀。它對於中國人瞭解阿米什的起源、宗教信仰、生存智慧,建設我們自己的和諧社會、生態文明等等,都有啟發意義。

何謂阿米什(the Amish)或者阿米什人?他們是一夥由歐洲移民美洲、有著堅定信仰、自願過著簡樸生活的重洗派(Anabaptists)教徒及其家屬,總人口數大約二十萬。

在媒介如此發達的今天,普通中國人聽說阿米什並不奇怪,從電視和因特網上容易看到《證人》(Witness)及《阿米什的恩典》(Amish Grace)這類電影。報刊雜誌介紹阿米什的文章也多起來,比如龐晹的“樂園鎮的阿曼什人”(1999)、丁林的“少數人的權利”(2002)、鄒德浩的“生活在另一個世紀的阿米什人”(2003)、林達的“阿米緒的故事”(2006)。我自己也寫過相關雜文“傾聽駐足者的低吟”(1999)、“難忘阿米什”(2000)、“阿米什與現代化”(2004)。如果本書的讀者從來沒聽說過阿米什,那麼在谷歌搜索引擎中輸入“Amish”或“阿米什”,立即能找到許多有用的材料。

不過,坦率說,1999年前我從未聽說過阿米什,因為沒有人告訴我,當時的閱讀範圍也沒有覆蓋到相關主題(後來發現,房龍的《寬容》中是談到阿米什的,只是當初作為大學生自己閱讀不仔細,視而不見)。1999年4月10日,我參觀了美國伊利諾州的一個阿米什社區。簡直是震驚!思緒起伏,想了很久,阿米什這個案例對於理順我當時的諸多學術思路十分重要,技術之作用的關鍵環節打通了。立即查找資料,惡補關於阿米什的基本知識。在美國,一些不迷戀高科技、甚至不用交流 電的人,竟然能夠生存下來,而且活得非常體面。這很反常,自然也極有啟示意義。

我用了半年多的時間閱讀有關阿米什的書,包括霍斯泰特勒(John A. Hostetler)的《阿米什社會》(Amish Society)、克雷比爾(Donald B. Kraybill)的《阿米什文化之謎》(The Riddle of Amish Culture)、戴克(Cornelius J. Dyck)的《門諾會歷史導論》(An Introduction to Mennonite History),以及尤德(Joseph W. Yoder)的小說《阿米什的羅莎娜》(Rosanna of the Amish),進而瞭解到他們的歷史,他們的宗教信仰,他們對教育的看法,他們對瘋狂現代化進程的智慧應對策略。特別是,還了解到廣告大師奧格威(David Ogilvy)對阿米什的看法,其自傳中有一章講阿米什,那一章的標題是“廣闊的鄉村修道院”。奧格威的一生很“現代性”,與阿米什的價值觀完全不同,但奧格威十分尊重阿米什。準確說是彼此尊重,奧格威當年寄居阿米什社區時,人家沒有排斥他。或許大部分關心奧格威的人不會太在乎這一章,但對我來說此書唯一重要的內容就是這一章。

出乎意料,我在《中華讀書報》上寫的阿米什小文章引起較大反響,有位讀者為此給我打了一個小時的電話。好友田鬆對阿米什這個案例非常看重,其博士論文大段引了我的雜文。後來我在北京大學、北京師範大學、中國傳媒大學針對理工科博士生講過阿米什的教育觀與科技觀,也意外引起同學們的強烈興趣。於是,我心生一念:鼓動出版社把若干著作譯介到中國!當時不但沒有專門的中文圖書講阿米什,連一篇像樣的文章也沒有。為何中國的大批社會學家和人類學家不在乎阿米什?我們哲學圈子可以不關心,人類學、社會學領域總該關心啊。但當時真的檢索不到關於阿米什的學術文本。這與長期以來我們缺乏信仰、忽視傳統有關,與我們對文明的片面理解有關,與我們對高科技現代化不加反思的痴迷有關。在一個為得到新款蘋果手機而賣血的國度裡,如何能夠想象拒絕交流電、故意不擁有小汽車是理性行為?

阿米什社會也在變化,只是變得慢,他們主動掌握著變的節奏。阿米什人並非一味地反對技術,他們的社區使用多種技術,使用成熟的、經過檢驗的技術!在這一點上他們比我們更聰明。我非常贊同霍斯泰特勒的一個判斷:“阿米什社區不是一個已逝時代的遺蹟,而是一種不同風格的現代性的具體體現。”(John A. Hostetler, Amish Society, 4th edition, Prefac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3, p.ix)現代化可以有多條路經、多種方式。更贊同田鬆的判斷:“阿米什社區之所以能夠存在,有這樣幾個原因:一、阿米什具有強大的保護傳統的內在力量;二、美國提供了容納阿米什存在的外部環境;三、阿米什所生活的美國居於現代化的上游。然而,阿米什社區之所以能夠延續,則是因為,阿米什成功地獲得了以自己的方式教育自己下一代的權利,從而使得其形而上體系能夠成功地延續下來。進而言之,阿米什得以用自己的標準,衡量自己的文明——阿米什掌握了評價自身的話語權。”(田鬆,《神靈世界的餘韻——納西族:一個古老民族的變遷》,上海交通大學出版社2008年,第182頁)

其實,無論田鬆還是我,看重阿米什這個案例,並非因為我們多麼欣賞阿米什的傳奇故事或者宗教,而是因為他們珍視自己的傳統、與流行的“現代性”保持距離。阿米什案例給我們的啟示主要在於,中國人在全球化過程中應當增強文化主體性意識,絕對不能拋棄自己的傳統跟著人家的屁股跑。文化要有自性和自信,否則就被同化掉。當然,我也不是在暗示,我們的傳統文化對於應付現實的複雜性就是充分的,沒有什麼東西是充分的。傳統,需要珍視、繼承,也需要創造性轉換。

隨著中國國力的增強,百姓物質生活水平的提高,越來越多的人開始認同、欣賞我們傳統文化,國學熱就是一例。在這種大趨勢下,學界關注阿米什並想從中獲得啟示,是遲早的事。2013年我的學生尋晶晶為參加美國的一次阿米什會議而準備論文時,系統調查了漢語世界對阿米什的關注,結果雖整體上仍不如人意,但已有多位研究生的學位論文在討論阿米什。

不過,從1999年算起,十多年過去了,仍沒有見到任何一部阿米什著作被譯成中文,中間有幾家葉公好龍的出版社找過我,也都未辦成事。這件事令我很失望。十幾年後,終於等來了阿米什著作中譯本,可喜可賀。

希望有更多學者關注阿米什的生存智慧、多翻譯一些圖書。中國在加速現代化,阿米什的生存哲學值得我們參考。

劉華傑

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

2013年秋於燕園


▲作者: [美]史蒂文·M.諾爾特 
出版社: 湖北人民出版社
譯者: 畢其玉


延伸閱讀

劉華傑 | 企盼負責任的文明

劉華傑 | 達爾文選擇了博物學

劉華傑 | 奧林匹克精神中的遊戲與自然

劉華傑 | 納博科夫的雙L人生

劉華傑 |“我還從未見過一個知道葶藶的經濟學家”——如何理解利奧波德的《沙鄉年鑑》

劉華傑|你知道《康定情歌》,但不一定知道康定的花兒野得有多美

劉華傑|可以像盧梭一樣喜歡植物:《植物學通信》中文版序

劉華傑|憑什麼相信引力波檢測的結果?

劉華傑|重建共生範式

劉華傑|多頭銜的利奧波德和他的悖論——序利奧波德《環河》中譯本

劉華傑 科學與藝術的共濟進化

劉華傑 | 什麼能讓我們一直爽?

劉華傑 | 綠色奧運可期 ——寫在《崇禮野花》出版之際

劉華傑 | “環保”與“地球變暖”無關

劉華傑 | 生態志願者——《檀島花事》之一

劉華傑 |鋸竹子和種樹——《檀島花事》之二

劉華傑 |第三次志願者勞動——《檀島花事》之三

劉華傑 |海邊紮營聽浪——《檀島花事》之四

劉華傑 | 不同於“釣魚頻道”的垂釣活動 ——《北京路亞記》序

劉華傑 | 2016年博物學圖書推薦

劉華傑 | “博物+”思維與博物圖書出版

劉華傑 |《美麗高棉》序:博物行天下

劉華傑 | 論博物學的復興與未來生態文明



https://weiwenku.net/d/1095908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