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最幽默的打油詩,專治無趣

國學文化2018-12-02 05:14:10

作者:物道君

來源:物道精緻生活(ID:wudaojieqi)

今天要講個一千多年前的故事。


那是什麼時候?是唐朝,是一個隨便擲出一個名字,都在詩的天地裡星光熠熠的時代。


有一個叫張打油的人,在一場漫天大雪後,山都白茫茫了,院子裡的狗正跑得正歡,他突然詩興大發,唸了一首《詠雪》:


山一籠統,井上黑窟窿,

黃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腫。


這首詩,用現在的話來點評叫很接地氣,也不怎麼講究平仄,不過是押韻的。


標題是《詠雪》,可是一個字都沒有提到雪,可是處處都是雪。


比如遠處的山,是白花花一片晃得看不清,近邊的井口是個黑黑的窟窿,黃狗的毛髮變得白色,更好笑的是這句“白狗身上腫”,白狗上壓了一塊塊白雪,不是腫是什麼?



當然,那時候張打油吟出這首詩,並沒有想到它就像一道閃電,“轟隆”炸開了詩詞界新的大門。


從此中國的詩詞版圖上有了一個新的詩體,叫“打油詩”。


打油詩,就是指這一類用詞通俗有趣,不太講究格律,卻一定會是押韻的詩。它們多以五言、七言為主,表達嘲諷、自謙,或是打謎語。


一首好的打油詩,都有讓人發笑的功力,關鍵在於你有沒有那份機智的幽默感。


01

  • 生活嘛不過是笑笑別人,再被別人笑笑


今天很多人喜歡玩自黑,就是自嘲的意思。古代人互黑起來,也是毫不手軟。


明朝的第一才子解縉,是個打油詩高手。18歲那年,他在鄉試中考上了第一名。


那天,天正下著小雨,年少得志的他大踏步走在馬路上。興許是太開心了,結果,“啊”地一聲,他滑倒在潮溼的地上。


“哈哈哈哈 …”村裡人見狀全都笑了。解縉笑著搖了搖頭,拍了拍早已溼透的衣裳,人還是不能太得意啊,出口念道:


春雨貴如油,下得滿街流。

跌倒解學士,笑煞一群牛。


自己摔倒了,要怪是春雨像油,才會滑得讓我解學士跌倒,再笑笑那些笑的人都是牛。


解縉這詩又是解圍,又有點抖機靈,逗得大傢伙都樂了。



李白和杜甫是惺惺相惜的好朋友,都是大詩人。


但李白做詩多是信手拈來,興起而作。杜甫卻是“為人性僻耽佳句,語不驚人死不休。”


有一次,李白遇見杜甫,發現他又變瘦了,就笑他是不是因為寫詩的緣故,還做了首《戲贈杜甫》:


飯順山頭逢杜甫,

頭戴笠子日卓午。

為問因何太瘦生,

只為從來作詩苦。


千百年來,總有人認為這首詩說明李白在嘲笑杜甫,但在我看來,這明明是朋友間的戲謔調侃,因為了解你,所以能一眼看出你瘦了,看出你在愁苦什麼。


杜甫是個老實人,估計就是笑笑回李白說哪有哪有,因此歷史上也少了一首《戲贈李白》了。



但像蘇東坡和蘇小妹,互懟起來就好玩了。蘇小妹額頭高眼睛凹,蘇東坡就做打油詩:


未出庭前三五步,

額頭髮到畫堂前。

幾回拭淚深難至,

留得汪汪兩道泉。


蘇小妹看了一眼哥哥的馬臉,笑了笑,答道:


天平地闊路三行,

遙望雙眉雲漢間。

去年一滴相思淚,

今年還未到腮邊。


看來打油詩還是互懟好工具,懟得文明,又有雅趣。這些互損的打油詩背後都是一個個機智的人兒。


生活嘛,無非是笑笑別人,再被別人笑笑。


02

  • 遇到危機,聰明人靠跑勇敢的人靠幽默


打油詩還是歷史上有名的高情商好工具,尤其是陪伴在帝王身邊的人們,需靠一點急智。


還是大才子解縉。


有一次朱元璋想考考他,便說有位妃子生了個孩子。解縉馬上答道,“吾皇昨夜降金龍。


朱元璋眼神一凜,“是千金。”


解縉頭一點,不假思索地說,“化作仙女下九重。”暗中鬆了一口氣。


誰料朱元璋搖了搖頭,嘆氣說,“可惜死了。”


解縉皺了眉,接道,“料是人間留不住。


朱元璋說,“丟到金水河去了。”


解縉點點頭,答道,“翻身跳到水晶宮。


每一句都是急智,若非心中藏有萬卷書,哪能這麼開卷有益?



紀曉嵐也是個聰明人。


有次參加位老太太的壽宴,他一上來就是“這個婆娘不是人”,全場譁然,老太太的兒子們都想打他了。


他又補了句,“天上王母下凡塵”,妙哉。


然後,紀曉嵐又調皮了,“生的兒子都是賊”。


啊,兒子們覺得非打不可了。他卻笑眯眯,“偷來蟠桃獻母親”。


大家都笑著豎起了大拇指。



鄭板橋有一天晚上,發現有小偷進來了。


可他只是窮秀才,家中也沒什麼值錢的東西。為了讓小偷知難而退,他信口唸道:


大風起兮月正昏,有勞君子到寒門。

詩書腹內藏千卷,錢鈔床上無分文。

出門當心黃尾犬,翻牆莫碰蘭花盆。

夜深不及披衣送,收起雄心回家門。


這位樑上君子聽完,默默地走了。


我們總是說做人要情商高,但情商是什麼,卻又說不清楚。


但能夠在危機中,用首簡短小巧的打油詩,四兩撥千斤地化解危機,又贏得掌聲,這不僅是才華,也是一種高情商吧。


03

  • 世界那麼大看透了何必要說破


打油詩還有一強大的功能,是嘲諷。


世界那麼大,總有不平事,無須罵罵咧咧,不如輕輕鬆鬆地點破就好。


有一回,歐陽修去吃飯。店家一看是歐陽修大文學家,可開心了,趕緊上好菜。吃完還特地詢問味道如何。


歐陽修沉吟片刻,念道:


大雨嘩嘩飄溼牆,

諸葛無計找張良。

關公跑了赤兔馬,

劉備掄刀上戰場。


這四句分別是四句謎語,對應“無檐(無鹽)”、“無算(無蒜)”、“無繮(無姜)”、“無將(無醬)”。


歐陽修沒有直接說出不好,給了謎語,既保全了飯店的面子,又暗暗地點評了一番。


04

時至今日,有很多人會問,詩歌的意義是什麼。


我想,也許是下雨天時,即使你說不出“天街小雨潤如酥”,也能說“春雨貴如油”。


也許是天下起大雪時,即使你說不出“忽然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也能說“白狗身上腫”。


也許是去給老人祝壽,不會只有一句福如東海壽比南山,也會開個玩笑說是“天上王母下凡塵”。


也許是吃到不好吃的飯菜,不是直說難吃,而是優雅地打個啞謎,“大雨嘩嘩飄溼牆”,給人面子,又機智地點評了。


打油詩,透露著的是一股為人處事的機智。機智的背後,往往是看透的智慧和不戳破的善良。


你聽過哪些有趣的打油詩呢?

*作者:物道精緻生活:每晚7點,用文字訴說美好生活方式,為你搜羅全世界匠心好物。跟著物道,把日子過成詩。

國學文化

長按識別二維碼 關注我們
https://weiwenku.net/d/109681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