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ofo戴威欠款10億淪為老賴,隔壁摩拜家的胡瑋煒笑了

Spenser2019-01-06 07:42:45

這是Spenser的第464篇文章


有一類人,他們聰明、懂禮貌、睿智、健談,深得長輩喜歡。

更可恨的是,他們還知道怎樣在正確的時間,用正確的方式,找到正確的人,成為人生贏家。

這種人,我們叫他“別人家的孩子”。


還有一類人,他們不聽勸,充滿鬥志,整天做夢,偶爾不靠譜,又恨不得與全世界為敵。

哦,對了,他們竟然妄想改變世界!

這種人,我們親切地稱為“我們”。


根據12月20日最新報道,90後ofo創始人戴威收到來自法院的《限制消費令》,上面赫然寫著:


“乘坐交通工具不得選擇飛機、列車軟臥、輪船二等以上艙位,

不得在星級賓館、酒店等場所高消費,

不得購買不動產或新建、高檔裝修房屋,

不得租賃高檔寫字樓、賓館、公寓辦公,

不得購買非經營必須車輛,

不得旅遊、度假,

不得支付高額保險費購買保險理財產品,

不得乘坐G字頭動車組列車全部座位。”


而這時的前摩拜CEO胡瑋煒,早就套現26億,消失在公眾視線裡。


看著窗外退押金的人流猶如春運現場,戴威忽然回想起了2009年加入北大騎行社的那個下午。


上千名用戶前往ofo總部大廈,在寒風中排隊退押金,人均排隊約2小時。現場排隊人員從大樓門口一路彎彎曲曲折了五個彎後排到了馬路上,目測長度超過100米,被微博網友戲稱“ofo車友會現場”。

1

立春


戴威:“我覺得騎行是一種最好的瞭解世界的方式。” 

記者胡瑋煒為您報道。


2009年,戴威和許多年輕人一樣,懷揣著夢想進入北大學府,他做了兩件事:


第一件,當個學生會主席——證明自己的能力;

第二件,加入自行車協會——隨手培養點興趣愛好。


這時的戴威,或許還在為學生會主席的光環沾沾自喜,絲毫沒有意識到第二個不經意的決定,造就了他未來10年內無數個不眠之夜,震撼的、激動的、絕望的、堅守的。


2013年,戴威本科畢業,當大多數人在糾結找工作還是讀研的時候,他偏偏選擇了一條更艱難的路——奔赴青海省大通回族自治縣東峽鎮支教一年。


東峽鎮偏遠,往返小鎮與縣城的山路崎嶇,一輛山地車解決了他的出行問題——既幫助他在每個週末往返縣城與小鎮,也陪伴他看遍了青海的壯麗河山,戴威被這種魅力深深折服:“我覺得騎行是一種最好的瞭解世界的方式。” 


2014年戴威結束支教,回到北大攻讀經濟學碩士。他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重度騎行驢友,和朋友醞釀起一份“自行車的事業”。很快,一個深度定製化騎行旅遊項目——“ofo騎遊”誕生了。



ofo,並沒有什麼高大上的英文含義,兩個車軲轆,加一個彎腰的人,就是騎行者最初的樣子。


這一年,摩拜單車創始人胡瑋煒32歲,在浙江大學畢業後的10年裡,以汽車記者的身份,在每日經濟新聞、新京報、商業價值、極客公園中輾轉跳槽。

2

驚蟄


戴威:“要啥自行車?共享啊!”

李斌:“胡瑋煒,要不你試試?”


值得一提的是,戴威並非沒得選,靠著父親某集團公司董事長的名頭,他完全可以過上教科書式的“二代標準生活”,然而,他卻選擇了一條異常艱辛的創業之路。


騎行能去到詩和遠方,但卻解決不了眼前的苟且。憑著滿腔熱情,創業之初的100萬很快就燒完了,所有投資人都告訴他,定製騎行遊絕對不靠譜。連唯一一位有過口頭承諾的投資人,也沒能達成最終協議。發完工資後,公司賬面就只剩下400元。


最窘迫的時候,戴威剛買的山地車又被偷了。市值2000元人民幣整。


那是他丟的第5輛車,前面4輛在北大西門外被直接撬走。


朋友都開他玩笑,“還買不買?”,戴威卻突然蹦出了一個念頭,“要啥自行車?共享啊!


當年暑假,戴威徹底關閉騎遊業務,叫回合夥人:“回北京,我們重新開始。”


幾乎是同一時間,在2014年11月,胡瑋煒在一次閒聊時,聽到李斌談到一種“1塊錢就能騎,借完了隨處停”的自行車租賃模式,感到十分有趣,李斌一拍大腿:“胡瑋煒,要不你試試?


3

春分


戴威:“一百多年來,有很多北大人改變了北大,也改變了世界,這一次,該輪到你了!”

胡瑋煒:“李斌介紹誰,我就認準誰。”


2015年,戴威發了一份振奮人心的公開信——《這2000名北大人要幹一票大的》。信中,有這麼一句話:“一百多年來,有很多北大人改變了北大,也改變了世界,這一次,該輪到你了!


站內信一出,瞬間引爆北大校園。短短1天時間,幾百份自願上交自行車的申請書紛沓而至,戴威和他的團隊做了APP,把車刷成黃色,上了密碼機械鎖,打上“ofo”的標誌,沒有固定的停車樁,也沒有一輛定製的車,一個全新的共享單車模式誕生了。


第一天,200筆訂單;第二天,300單;第三天500單...


2015年10月,ofo在北大峰值訂單達到4000單,戴威啟動了A輪融資,ofo早期天使投資人、東方弘道等又投了他900萬。


而摩拜這邊,李斌把146萬天使投資、共享單車的創意、摩拜這個名字、盈利模式,全部打包送給了胡瑋煒。


幹不成怎麼辦?李斌擺擺手:實在不行就當做公益了。


幾次自己找投資人碰壁後,胡瑋煒索性公開表示:在找投資人方面,李斌介紹誰,我就認準誰。


對了,李斌是是誰?


1、第一家海外上市公司易車網老闆;

2、估值360億美元的蔚來汽車創始人;

3、出行領域知名投資人,身價百億;

4、有好友若干,其中一個叫做馬化騰。


4

夏至


戴威:《胡潤80後富豪榜白手起家50強》。

胡瑋煒:《朗讀者》——自行車之歌。


2016年,是創業者的收穫之年。


餓了麼獲得來自阿里高達12.5億美元的投資。


美圖發佈美圖手機,自拍線產品全球用戶數量高達7.24億,全線日均產生照片2.1億張。年末,美圖在香港進行公開招股,集資最多達55.1億港元。


滴滴獲得了來自Apple、騰訊和阿里,總計數十億美元投資,成功合併了Uber在中國地區的業務,甚至還作為投資者花費了數千萬美元與ofo展開了合作。


而ofo從一個校園草根團隊搖身一變,穩穩地坐上了資本的高速列車。


1月,ofo完成了A輪融資,拿到1000萬;


5月,ofo共享單車的總訂單量突破200萬,單日服務校園出行近10萬次;


6月,ofo共享單車的總訂單量突破500萬;


8月,A+輪融資,1100萬;


9月,B輪融資,1200萬美元,總訂單突破1000萬,日訂單突破40萬;


10月,C輪融資,1.3億美元。


此時的戴威卻沒有忘記那個夢開始的地方——大通縣東峽鎮。在建立ofo的運營主體時,他特地給這個公司起名為:東峽大通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2016年10月末,《胡潤80後富豪榜白手起家50強》榜單公佈,滴滴、美圖、餓了麼等企業創始人均榜上有名。



2017年《胡潤80後富豪榜》再次公佈,90後戴威憑藉35億人民幣個人資產名列榜單第18位。而IG創始人王思聰,以50億元在《胡潤80後財富繼承富豪榜》排到第17,較16年下降6位。


反觀摩拜,似乎沒有什麼是胡瑋煒可操心的。


央視《朗讀者》中,主持人董卿詢問胡瑋煒:“從你的創意產生到第一輛摩拜單車出現在城市中,花了多長時間?”胡瑋煒回答:“10個月吧”。董卿難以掩飾驚訝之情。


A輪融資,李斌找了自己的朋友,愉悅資本董事總經理劉二海,雖然他對胡瑋煒的能力持保留態度,但憑藉多年與李斌的交情,投了300萬。


管理有困難,李斌就找來王曉峰——前Uber上海城市總經理,為不善經驗管理的胡瑋煒開闢航道。供應鏈出了問題,李斌給她找來李開復和富士康。緊隨其後的,還有開雲汽車創始人王超,前摩托羅拉的工程師楊眾傑、工程師徐洪軍。


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


和摩拜的光環相比,創始人胡瑋煒,卻更加接近形象代言人。


3月,登上董卿主持的央視節目《朗讀者》,朗誦蘇童的《自行車之歌》。


6月,胡瑋煒上了央視王牌財經節目《對話》。


9月,胡瑋煒又上了央視另一檔節目《人物》。


隨著共享單車競爭爆發,ofo和摩拜成功活了下來,但卻萬萬沒料到,更大的資本寒冬在2018年悄悄來臨。

5

大寒


戴威:“只要活著,我們就有希望!”

胡瑋煒:“不存在出局,都是新的開始。”



2018年,那些年在風口上飛的豬,如今都擱淺在沙灘上裸泳。阿里巴巴集團、螞蟻金服集團與餓了麼聯合宣佈,阿里巴巴聯合螞蟻金服,以95億美元全資收購餓了麼公司。


知乎年終裁員,滴滴宣佈高管年終獎清零。


美圖公司與小米簽訂戰略合作協議,將旗下美圖手機的品牌、影像技術和二級域名,在全球範圍內獨家授權給小米集團。作為交換,美圖僅收取手機毛利潤的10%。


2018年4月,摩拜股東大會在北京嘉裡中心舉行;2個小時後,股東們做出決定,摩拜單車被美團以27億美元收購。


從此摩拜改姓王,美團創始人王興的王,傳聞胡瑋煒套現15億,以一種怪異的姿態成為了倖存者。



相比之下,蠢笨的戴威看著負面新聞接踵而來,還在堅守陣地。


6月,ofo上調了部分城市的車費收費標準。


7月,在披露了海外業績後不到一週,ofo開始陸續地退出各大海外市場。


9月,東峽大通因拖欠6800餘萬元貸款,被合作伙伴上海鳳凰告上了法庭。


10月,ofo的運營主體東峽大通已悄然更換了法人代表,由陳正江代替戴威繼續擔任。


月末,ofo退押金週期的再度延長,從原先10個工作日內變成了15個工作日內,引發公眾不滿。


11月,戴威發佈的公司站內信曝光:“冬天已經來臨,風雪亦將隨至。在最困難的時候,我們仍需堅守信念,哪怕是跪著也要活下去!


12月14日,網友爆料稱:因遲遲不能退回ofo小黃車裡的押金,無可奈何下嘗試採用了“外國人報案策略”的方式,押金秒退,引爆網絡。


12月15日,北京法院宣判,令東峽大通支付嘉裡大通拖欠的800餘萬元服務費。


12月17日,ofo官方微信公眾號發佈《退押金政策提醒》。


而如今,全民陷入排隊退押金的狂歡浪潮,在線等待退款人數早已突破900萬人,金額高達10億元。


而這時的胡瑋煒,早就完成了勝利大逃亡,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沒有留下一聲嘆息。


6

立春


與別人家聰明伶俐的胡瑋煒相比,戴威顯然又蠢又笨。


在摩拜最鼎盛的時候,胡瑋煒以成功者的姿態進入大眾視野,光鮮的、美麗的、公益的、令人豔羨的、甩同齡人18條街的。


反觀那時的ofo,人們親切地稱它為“小黃車”,而戴威是誰?長什麼樣?沒人認識,也沒人關心。


如今摩拜改姓,胡瑋煒以“成功者”的身份華麗淡出,消失在公眾的視野中。


而ofo最落魄的時候,一個90後,用一種絕望的姿態承擔著“年少輕狂”的惡果,整個時代都在見證他的醜態,逼他還錢,那個人,就是ofo創始人戴威。


坐在寶馬車裡哭的人,

坐在自行車上笑的人,

無疑會過上兩種截然不同的人生。


更殘忍的現實是,

坐在寶馬車裡的人笑了,

騎著自行車的人卻哭了。


人生有很多條路可以走,究竟哪一條是捷徑,只有等時間來證明。這個時代聰明人太多,他們也不需要別人告訴他什麼。


所以有一句話,

我想送給那些堅守的“蠢人”:


大寒之後是立春。


  關於職場你或許還想看:


為什麼能力最強的人往往做不了大老闆?

太“負責”的人,過不好這一生

900萬人ofo退押金:

當年融資100億的同齡人,現在欠你199元



https://weiwenku.net/d/109844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