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那麼一首歌,讓你想起周華健?

洞見2019-01-06 20:33:55


洞見(DJ00123987)——不一樣的觀點,不一樣的故事,1000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點擊標題下藍字“洞見”關注,我們將為您提供有價值、有意思的延伸閱讀。

作者:洞見YoYo

人生何其苦,你我皆凡人。

♬ 點上方綠標可收聽洞見主播楚翹朗讀音頻

01

2018年12月31日晚,江蘇衛視的跨年演唱會上,周華健串燒了5首金庸武俠影視劇的主題曲,以此懷念逝去的金庸先生。

曾經我們以為,隨著金庸先生的離去,那個武俠時代會就此終結。

可當音樂想起,周華健一開口,那些輕裘長劍、烈馬狂歌,家國情仇、恩怨糾葛,一幕幕就在眼前。

網友讚歎:周華健一開口就是江湖。

“一開口就是江湖”,這話不止是在緬懷那段歲月,更是稱讚周華健幾十年如一日穩健的颱風,清亮的歌喉和紮實的唱功。

58歲的他站在舞臺中央,身板筆挺,像個拋卻了前生後事的俠客,將所有的哀怨和憂思都在心裡放下,吐露出來的,全是坦蕩磊落的江湖氣。

曾有人說,周華健是大哥的實力,二哥的地位。

相比李宗盛的直入人心和羅大佑的家國情懷,周華健似乎是容易被遺忘的那一個。

但他的歌聲可以溫暖治癒,可以瀟灑滄桑。

他擁有無數傳唱度極高的經典作品,甚至有不遜色於羅李二人的創作才華。

知名樂評人@耳帝說:“周華健是華語樂壇的底,只要他還唱,這個國家的音樂還不至於太糟。”

有沒有那麼一首歌,能讓你想起周華健?


02

  • 1991-1993年全盛時代:《讓我歡喜讓我憂》《花心》《真心英雄》

1982年,22歲的周華健還在臺灣大學讀大二。

經學長介紹,在士林民歌西餐廳駐唱,懵懵懂懂中,開始了他的歌唱生涯。

也是在那裡,他結識了餐廳常客李宗盛,並在李宗盛的推薦下進入了滾石唱片公司。

一個溫暖真誠,一個樸素深刻,兩人一拍即合。

周華健曾笑說,家裡開米店的自己和家裡開瓦斯行的李宗盛在一起最有收穫了,因為“瓦斯點好了,生米才能煮成熟飯”。

可即使有了李宗盛的幫助,一開始的路他走得也並不順暢。

有好幾年的時間他只能做做打雜的幕後助理,後來好不容易得到了機會發行專輯,但全都反響平平。

直到1991年,他翻唱了一首日文歌曲《男と女》,中文名是《讓我歡喜讓我憂》,這才正式步入了歌唱生涯的高峰。

這首歌幫他展開了“1991-1993年”領銜華語樂壇的時代。

就請你給我多一點點時間

再多一點點問候

不要一切都帶走

就請你給我多一點點空間

再多一點點溫柔

不要讓我如此難受

紅塵男女的痴痴怨怨,嗔嗔念念,那些心甘情願付出的真心,那些覆水難收得來的傷害,

在周華健帶著哭腔的哼唱中,都得到了釋然。

而後在1993年,他再次發行新專輯《花心》,銷量高達400萬張,榮獲全球華語唱片年度銷量第一名,贏得了“國民歌王”的稱號。

花的心藏在蕊中 空把花期都錯過

你的心忘了季節 從不輕易讓人懂

為何不牽我的手 共聽日月唱首歌

黑夜又白晝 黑夜又白晝 人生為歡有幾何

春去春會來 花謝花會再開

只要你願意 只要你願意 讓夢划向你的心海

談起這首歌,網友@噶哩咯咕說:

“記得09年,有一次坐公交車,公交廣播裡放了這首歌,我就小聲跟著唱了,沒過兩句,就有人呼應起來了。後來一車上幾十個人都大聲地唱起來了!”

周華健的歌就是有這樣的魅力,只要有人輕輕地哼,一定有人能跟著慢慢地和。

他唱紅塵的痴男女,也唱人生的浮與沉。

一首《真心英雄》,沒有華麗的曲,沒有高深的詞,簡簡單單,平平淡淡,卻唱進了每個人的心坎。

把握生命裡的每一分鐘

全力以赴我們心中的夢

不經歷風雨怎麼見彩虹

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

人生何其苦,你我皆凡人。

每一個傷心失意的趕路人,只要聽到了這段熟悉的旋律,聽見了華健大哥深沉磁性的聲音,就擁有了前行的勇氣。


03

  • 金庸三部曲:《刀劍如夢》《天下有情人》《難唸的經》

90年代的周華健,紅到“四大天王”也要讓路。

除了領銜“1991-1993年”的華語時代,他更是那些年金庸武俠主題曲的“御用歌手”。

唱情歌時他溫暖治癒,唱武俠金曲時他豪邁灑脫。

金庸先生曾經給過這樣的評價:“華麗的詞曲,健美的歌喉。”

1994年,臺視翻拍的馬景濤版《倚天屠龍記》熱播,周華健演唱的主題曲《刀劍如夢》和這部劇契合得堪稱完美。

值得一提的是,這首歌的作曲是他獨力完成的,歌詞是和好友詹德茂合寫的。

我劍 何去何從 愛與恨情難獨鍾

我刀 割破長空 是與非懂也不懂

我醉 一片朦朧 恩和怨是幻是空

我醒 一場春夢 生與死一切成空

他用極具穿透力的嗓音,把這首“江湖夢倥傯,愛恨也匆匆”的武俠歌曲演繹得大氣磅礴。

一年後,香港TVB播放了古天樂和李若彤版的《神鵰俠侶》。

楊過、小龍女、李莫愁、林朝英、王重陽、公孫止、裘千仞……這些江湖兒女愛恨糾纏,如痴如醉。

而它的主題曲《天下有情人》(粵語版是《神話情話》),在周華健和齊豫的高開低和中婉轉起伏,聽來纏綿悱惻,又蕩氣迴腸。

愛是迷迷糊糊天地初開的時候

那已經盛放的玫瑰

愛是踏破紅塵望穿秋水只因為

愛過的人不說後悔

愛是一生一世一次一次的輪迴

不管在東南和西北

愛是一段一段一絲一絲的是非

教有情人再不能夠 說再會

這首歌的詞是林夕寫的,但曲是周華健譜的。

林夕曾說:“華健對香港來講是很特別的。他寫的歌有小調那種味道,這種神韻。寫他的歌,愉快而痛苦、痛苦並快樂。”

周華健是幸運的,於年少時有幸得遇伯樂,又在事業高峰時恰逢知音,但他更懂得抓住這份幸運。

1997年,他和林夕再次合作,一人寫詞,一人作曲,完成了TVB版《天龍八部》的主題曲《難唸的經》。

這是華語歌壇公認的最難唱的五首歌之一。

網易雲音樂的評論下有網友調侃:

“當年為了學這首《難唸的經》,《天龍八部》看了不下20遍,結果功夫不負有心人,我終於學會了降龍十八掌。”

吞風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

欺山趕海踐雪徑也未絕望

拈花把酒偏折煞世人情狂

憑這兩眼與百臂或千手不能防

天闊闊雪漫漫共誰同航

這沙滾滾水皺皺笑著浪蕩

貪歡一刻偏教那女兒情長埋葬

對仗工整的歌詞,加上週華健獨具特色的“工筆型”唱腔,將男兒之志,女兒之美,江湖的刀光劍影,唱得精妙絕倫。


04

  • “好男人”周華健,那些為家人寫過的歌

重聽那些經典老歌,就會發現二三十歲的周華健唱的都是俠肝義膽的江湖,而走入人生下半場,他更懂得珍惜身邊人。

幾年前,媒體曾經拍到過他年愈五旬的妻子康粹蘭。

照片裡的她老態龍鍾,不復往日容顏姣好,跟如今依舊年輕矍鑠的周華健在外型上相差甚遠。

但周華健堅定維護髮妻,為了讓妻子寬心,這些年他也漸漸淡出了觀眾的視線,把更多的時間留給家人。

少時美麗的她不嫌他貧窮,老時倜儻的他也不嫌她滄桑。

2003年,他深情款款地唱著《一起吃苦的幸福》,表達對妻子的憐惜,對往日的珍視,對未來的期許。

就算有些事煩惱無助

至少我們有一起吃苦的幸福

每一次當愛走到絕路

往事一幕幕會將我們摟住

雖然有時候際遇起伏

至少我們有一起吃苦的幸福

一個人吹風只有酸楚

兩個人吹風不再孤單無助

而早在1989年,在知道妻子懷孕後,初為人父的周華健就懷著激動的心情開始了《親親我的寶貝》這首歌曲的創作。

然而在妻子懷胎十月期間,他只是譜好了曲,詞遲遲寫不出來,

但就在兒子出生後的第一個夜晚,看著襁褓中的兒子,那些字字句句不由自主地在他腦海中浮現。

我要飛到無盡的夜空

摘顆星星作你的玩具

我要親手觸摸那月亮

還在上面寫你的名字

最後還要平安回來

回來告訴你那一切

他是一名優秀的歌手,更是一位優秀的父親。

兒子出生創作了《親親我的寶貝》。

女兒出生後又寫下了《女兒歌》。

經紀人楊永安說:“華健很重視與家人相聚的時光。”

只要在家就會親自查看孩子的功課,瞭解他們的學習,傾聽他們的想法;

他也會為了參加孩子的畢業典禮特意推掉工作;

而對於兒女的選擇,他從不橫加干涉,永遠尊重他們,呵護他們。

在2011年,一次家庭聚會中,他唱了一首母親喜愛的《天涯歌女》,一曲未盡母親便已潸然淚下。

於是周華健決心為母親創作《花旦》這張專輯,將母親喜愛的京劇和流行音樂融合,從女性的角度,橫跨80年的時空,向女伶致敬。

周華健曾說過,一直以來就只有音樂這個夢想。音樂是他唯一的職業。

在築夢的途中,他從未忘卻身邊人。


05

在出道30週年的時候,周華健曾說,他不是“國民歌王”,是“國民歌手”。

一字之差,格局盡顯。

他從來都是一個笑口常開的好好先生。

不在意名利榮譽,只想把歌唱好,把音樂這個唯一的夢想完成好。

幾十年的音樂路,就是他的人生路。

在接受媒體採訪的時候,當被問到“如果用幾個詞概括自己,你會用什麼?”這個問題的時候,他的回答是:“詞不憶,且滋味。”

他說很多事情不一定都記得,可是很有味道。

音樂如此,人生也是如此。

我們何其有幸,在那些青春萌動的日子,在那段快意恩仇的江湖夢中,在那些彷徨的低谷處,可以聽到這樣一個樸實溫暖又鏗鏘有力的聲音。

有沒有那麼一首歌,能讓你想起周華健?

有沒有那麼一首歌,能讓你輕輕跟著和?

有沒有那麼一首歌,唱得就是你?


看更多走心好文章

請長按下方圖片

識別二維碼 關注洞見

3秒加星標,再也不擔心找不到洞見君↓↓

你若喜歡,為洞見點個好看哦 

https://weiwenku.net/d/1098463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