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催婚倒計時 | 只要能等到,什麼時候都不算晚

林小白的漫天談地2019-01-20 10:47:21

這篇文章大部分寫於凌晨4點鐘

在那樣的時間節點

大概寫下的

真的是我很想說的話



文 | 林小白 · 主播 | 凌℃

01

不到一個月就過年了,這意味著催婚的腳步離你又近了一點。


你以為剛脫單不久的我要勸你趕緊完成這項KPI


錯了,我的態度還是和以前一樣,不要將就,在愛情裡一定要先取悅自己


這幾年,我活得很自我。那些不算多但卻簡單粗暴的催婚言語對我來說幾乎沒有攻擊力。



過年的時候,七大姑八大姨說,“哎呀,你這個年齡,沒結婚的沒有幾個了吧”。


我微笑著說,“沒有啊,我身邊的好朋友都沒結婚呢。”


串門的時候,不知道應該叫什麼的長輩說,“那個某某某,就比你大一歲吧,孩子都會走路了。你瞧瞧人家……”


我點點頭,心裡說,“為什麼拿她結婚生子跟我單身比啊,有本事比一比我們誰賺得多啊。”


反正,我就是表面乖乖地應和著,一轉身,愛咋的咋的,想幹嘛幹嘛。


畢竟,愛情這件事,是不可控的。


為一件不可控的事情,設置一個明確的deadline,這事在我看來不太現實,也有點傻。


02

我看過不少明星訪談,很多人在提到另一半的時候,會說“他出現的時候,我就覺得,這輩子就是這個人了。”


坦白說,我對此是將信將疑的,可能不相信的成分更大一些。


但是,後來發現,所謂的“對的人”的出現,確實會有信號的,這個信號會讓你甘願推翻自己所習慣或所堅定的一切



就像周恩來在遇到妻子鄧穎超之前,是個獨身主義者。他說,“自由戀愛無男女,人生何必有妻拏”。


但是,當對的人出現,他所有的想法都被顛覆了。


“遇到你之前,我沒想過結婚;遇到你之後,我結婚沒有想過和別人。”


1925年,27歲的周恩來娶了21歲的鄧穎超。


婚後,周恩來說:婚姻並非是愛情的墳墓,婚姻其實是愛情的高級階段,而且是愛情的最高發展


他從不吝嗇對另一半愛意的表達,他會在受傷疼痛難忍,無法入睡時給鄧穎超寫信。


信中說“痛的地方,恐怕是血塊未散……其他辦法都試過,均失敗,只有求救於你。”


也就是說,嗎啡、止痛藥都無法讓他傷痛減輕,唯有鄧穎超才能做到。


類似的情話,在兩人的書信中隨手一翻就能找到。


他對鄧穎超說,“你的信太過官方,都不說想我。”


他還說,“我這一生都是堅定不移的唯物主義者,唯有你,我希望有來生。”


那個從未想過結婚的男人,在遇到鄧穎超之後,就這樣,心甘情願地把自己的餘生和鄧穎超牢牢綁在了一起。


03

我很喜歡的一部韓劇,叫做《請回答1988》。


圍棋高手崔澤因壓力過大,常年飽受失眠之苦,需要吃大量的安眠藥才能入睡。


但就在和德善在一起的當晚,崔澤沒有吃藥也睡得很香。


後來在面對記者採訪時,崔澤說,只要德善在,自己就能睡得很好。


德善成了崔澤的安眠藥。



我有時想,愛情這件事似乎沒有什麼道理可言,你什麼時候知道它出現了?


大概就是你發現自己因為一個人而改變的時候。


我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把大量時間花在了工作上。對我來說,最有樂趣的事除了旅行,就是思考怎麼把一分鐘掰成兩分鐘來用。


我在很多城市的候機廳寫過稿子,我在很多航空公司的飛機上寫過稿子,我在等級不同的酒店裡寫過稿子。甚至,去參加飯局,滿腦子也都是稿子。


和許久未見的閨蜜約了局,她們吃完晚飯要去喝東西,喝完東西還要去擼串。我雖然陪著,但心裡想的是“我能不能回去拿個電腦?”


後來,閨蜜也習慣了。她想要和我見上一面,她會說,“出來吧,你把電腦帶上。”


於是,我們的聚會成了我工作為主,她搭話為輔的存在。



所以在很長一段時間,我都在想,我哪怕是談了戀愛,兩人的約會大概就是我陪你加班,你陪我寫稿吧。


直到某天,那個人出現了。你突然發現,你是可以慢下來的。


這件事不需要什麼啟動機制,他出現了,你就知道了。


這一年多來,我爸爸反覆跟我說,“你不要那麼拼命。”我雖然應允,但還是工作接到停不下來。


現在,他出現了,他從頭到尾都沒說過“你不要那麼拼命”,但我心甘情願地選擇了慢下來。


在我慢下來之後,他才說,這樣的節奏很好。


我第一次推掉了這麼多工作,我突然意識到,我的生活節奏發生了改變。


這隻說明了一件事,那個人出現了。


04

你瞧,愛情有信號的


以前總有人跟我說,“你都幾歲了,你還想嫁給愛情啊,找個願意對你好的,培養培養感情就差不多了,反正結婚久了都是親情。”


也總有人現身說法,說自己就是活生生地選擇理智婚姻,然後過得很不錯的那個人。


我相信她們所說的。於是,我有一段時間也接受了這個建議,並做出嘗試。


後來發現,這行不通。



這種單向的感情完全無法構成鏈接,它讓我不自在,也讓對方感到吃力。


在瞭解階段,於我而言,每次聊天都很尷尬,想話題比想文章選題還令人痛苦;每次約會都是煎熬,才剛出門我就想著回家。


在此情況下,他多往前走一步,你只會趕緊往後退三步。


感情騙不了人。於是,我以極快地速度作罷。


感情無法勉強。也許有的人可以,但我做不到。


05


這幾年,我愈發覺得,勉強自己是反人性的一件事


我們已經過得不太珍愛自己了。


很多人為了父母的期許與設想,按照某種設定過了十幾二十年。


好不容易長大成人、經濟獨立了,卻仍舊要被他人的思想挾持。


在我看來,這件事太可怕了。


難道,我們的人生不應該是自己的嗎?我們為什麼就不能過一過屬於自己的人生呢?



也許我有些自私,但我自我了兩個年頭,唯一遺憾的事是,我沒能早點意識到取悅自己的重要性,沒能早點活得這麼自我。


我是什麼時候開始越來越好的呢?大概就是真正自我接納,並決定為自己而活的那一天起。


我不將就工作,也不將就愛情。我只做我想做的事情,只選擇我想要選擇的人。


那些委屈自己成全他人的事,我們做得太多太多了,真沒必要在愛情或婚姻這件事上再添一件。


有時候任性一把,真的挺好的。


畢竟,你自己才是你這一生始終共處、不離不棄的人吶。



只要你願意等,沒人能逼你。


就像那天男朋友說,“讓你久等了,等了我二十多年。”


我說,“能等到就好,能等到就不算晚。”


嗯,只要等到了,不論什麼時候,都不算太晚。



林小白

青年作家/有書智庫領讀達人/多平臺認證講師     

微博/簡書:Nicole林小白;   豆瓣:林小白



愛我請給我好看!
https://weiwenku.net/d/1098808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