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正義終獲正義,最重要的還是“程序正義”| 新京報快評

新京報評論2019-01-22 11:38:56


程正義遭遇了沒有程序正義可言的刑訊逼供,只不過,時間會給人答案,此前法院採信他遭逼供的證據和而今法院開“恢復名譽大會”,又都體現了程序正義。


▲恢復名譽大會上的程正義(右)。視頻截圖

文 | 於平


最近,一則官員被判10年終獲無罪,法院開“恢復名譽大會”公開致歉的新聞,在網絡廣為流傳。新京報記者就此案進行了調查,新聞的主角——濮陽官員程正義,在2013年“出事”前擔任濮陽市範縣常務副縣長,因在某樓盤容積率調整文件上批示簽字,被控濫用職權和受賄,判有期徒刑十年。


而程正義之所以能平冤,關鍵證據是一位看守人員偷拍下了其遭受刑訊的照片,照片內容為:程正義站著,被手銬背拷著,頭戴一頂裝滿鉛塊和鐵塊的頭盔,同時竹棍別到嘴上、鐵條擰到後腦勺。這張照片證明程正義遭受刑訊逼供的事實,被當地法院採信,最終做出無罪判決。    


程正義的遭遇與其名字,無疑形成了特別的關聯:“程正義”再多個字就是“程序正義”,可程正義卻遭遇到了沒有程序正義可言的刑訊逼供,只不過,時間會給人答案,此前法院採信他遭逼供的證據和而今法院開“恢復名譽大會”,又都體現了程序正義。


身為正縣級幹部,程正義本算得上是家鄉的頭面人物。但一旦遭受冤案,立刻淪為人下之人,連基本的權利保障都成了問題。雖然那張記錄程正義遭受刑訊的照片沒有公佈,但僅憑文字所述,就足以讓人不忍卒讀。


這張照片記錄的,可能還只是刑訊過程的一小部分。據程正義講述,有時是四五個人把他的衣服扒光,用手或者鞋底扇耳光,然後開始拳打腳踢。之後辦案人員還會將其固定在一個椅子上,把腳放到凳子上,然後用PVC軟管抽,“有時候能抽一二百下,疼得沒法形容”,提審沒兩天的時候,手腳就腫得像海綿包一樣。


雖然程正義如今已是無罪之身,但遭受刑訊的噩夢恐怕永遠難以忘卻;雖然法院專門為他開了“恢復名譽大會”,但即便恢復名譽,他曾遭受的種種屈辱恐怕也難以洗刷。當時,為了讓“證據鏈”更完整,此案的相關證人也遭遇了和程正義同樣的嚴刑拷打,“不讓睡覺,吃屎喝尿”,下手之狠有過之而無不及。


毫無疑問,程正義終獲正義,得要感謝那位拍下刑訊照片的看守。在暗無天日的囚室裡,有這樣的一位良心未泯的看守,是程正義之幸。但同時我們又不得不說,這也是程正義的不幸,因為保護和拯救他的,並不是防範刑訊逼供的相關法律制度。刑訊逼供的曝光,如果只是靠看守良心發現,這樣的偶然就如同買彩票中大獎一般,它所能成就的,也只能是程正義一人的正義。


這也表明,在不受有效制約的權力面前,任何人都是弱者,即便他曾經官位顯赫。惟有在法治文明之下,無論強者還是弱者,才能有確定的安全感,有穩定的預期。


從聶樹斌到程正義,案件都是在“偶然因素”的加持下才峰迴路轉。但不是每個監牢裡都住著一位“良心看守”,冤案的平反不能靠個體的“偶然”,而要靠制度的必然。


事實上,十八大以來,從聶樹斌案、呼格案等重大冤錯案件的糾錯洗冤,到以審判為中心的刑事訴訟制度改革恢弘展開,從規定辦理刑事案件嚴格排除非法證據,到完善司法責任制……全面依法治國的格局漸次明晰,其正向效應也不難看到。在此背景下,程正義遭受的冤案,顯然非法治所能容忍,而涉事法院不採信非法證據,也守住了司法正義底線。


曾身為國家官員的程正義平冤後就說:“過去5年多的噩夢,就當是我們為國家司法進步付出的代價”。近年來國家的司法進步確實清晰可見,與此同時,我們不願看到更多這樣的代價。而要想刑訊逼供這棵“毒樹”不再開花結果,最根本辦法是讓“毒樹之果”禁止食用,即建立起更為完善的非法證據排除規則。在法治不斷進步、證據規則呼聲日高的當下,加快這樣的改革已刻不容緩。


□於平(媒體人)


編輯:孟然    校對:李世輝


推薦閱讀:

“艾滋病的好處是什麼”:這試題病得不輕| 新京報快評

考古人員被城管毆打,遺址挖掘這麼不受待見?|新京報快評

薅拼多多無門檻優惠券,在道德上就是自留汙點|新京報快評

超級月亮撞上月全食,為什麼叫“超級血狼月”|新京報專欄

剛果(金):21年後總統終於不姓卡比拉|京釀館

.

https://weiwenku.net/d/109885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