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貨|詳解細菌纖維素的性質和應用

紡織導報2018-05-29 09:25:01

會計行業不可能採用彈性工作制度?


「這是舊思維!」羅兵鹹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wC)亞太及大中華區主席趙柏基接受《明報》獨家專訪時說。


作為全球四大會計師行之一的PwC,將於2019年2月開始,在香港、內地及澳門正式全面落實「靈活工作」制度,讓三地超過1.7萬名員工自選工作時間、地點、衣著,成為「四大」中首例。入行30多年的趙柏基眼見業界變遷,他表示:「今天已不再是打卡的年代,愈打卡,愈多問題。」


早上11時許,會計師T剛在灣仔見完客,他走進附近咖啡館,邊喝著nutty黑啡,邊專心地用手提電腦處理工作。他打算今天就待在這裡,以省掉往返公司的通勤時間。 T的同事C,昨晚核數至深夜,於是她今早決定睡得飽滿才起床,先跑步,午飯後再回公司。以上兩名會計師的工作模式,很可能會是羅兵鹹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wC)員工日後其中的工作模式。


全球擁有超過25萬名員工的PwC,單在香港已有超過4000名員工。英國羅兵鹹永道於今年8月全面落實彈性工作制度。 PwC亞太及大中華區主席趙柏基(Raymund)是企業全球網絡領導團隊的5名核心成員之一,一年前他決定拍板在香港、內地及澳門落實籌備「靈活工作」制度,讓過萬名員工自由決定工作時間、地點、衣著,並提供不同形式的勞工合約予員工選擇。



員工work-life balance 滿足工作運作


「現在每人都拿著智能電話,幾乎廿四小時都可以找到你。以前沒(手提)電話,一離開公司就找不到同事,現在每人要做的事其實多了許多,一個WhatsApp,工作已經來了,所以彈性很重要。」Raymund說。


科技幾乎滲透每個人生活的每分每秒,令生活與工作的界線愈來愈模糊。追求理想生活是人的天性,因此有人另闢蹊徑:斜槓族(Slash)、數碼遊牧民族(Digital Nomads)、零工經濟(gig economy)等應運而生。驟眼看來,選擇像是多了,但科技明裡暗裡都在改變人的生活時,我們應思考的是未來工作模式,究竟可以怎麼樣?


PwC每年有客戶和員工意見調查,Raymund表示管理層聽得最多是要求工作上有彈性,不止員工,客戶亦如此要求,他說有客戶認為雙方會面毋須再穿「老西」;亦有客戶偏好使用電子通訊軟件溝通,以省掉安排會議室的麻煩。 「因為環境已改變。在調查中,我們發現很明顯『彈性』是未來工作趨勢,全世界都如此,好一致。」在PwC 2017 Workforce of the Future調查報告中,訪問了1萬名不同國家及年齡層的人士,他們表示工作彈性是求職擇業的主因之一;而Vodafone 2016年一項大型調查亦指出,75%實行彈性工作制度的公司中,有83%的企業表示生產力增加。


但一般人認為,傳統專業像會計這行業,工作模式一向較死板,實行彈性工作制度可行嗎?Raymund說出盲點:「這行做客戶服務,彈性一直存在。每逢1至4月最忙,大家不計日夜瞓身去做,這是彈性、專業。同一邏輯,如果能讓員工work-life balance ,同時滿足工作運作,為何不可?其實大家不用同一時間回公司,有人早些有人遲些,這更合理,更有生產力。」他又解釋很多人誤會會計從業員要死釘在辦公室查數核數,其實他們也經常外出見客,工作地點及時間本來就不固定,故與彈性工作制度並沒有牴觸。


事前「砌靚」時間表 團隊要交帶


現時有部分企業採取彈性工作安排,但大多隻屬「有限彈性」,例如每兩週有一天讓員工在家工作,或逢週五半天工作,又或由個別部門主管決定工作模式等,但如PwC般,正式全面落實的則不多。 Raymund解釋,落實制度能帶來透明度,「如果很多人都在非正式地做同一件事,就會不一致、不清晰,大家會覺得『究竟呢樣嘢畀唔畀㗎?』,對員工也不好。把它制定成政策,團隊就能更好地溝通」。


他認為要有效執行彈性工作制度,首要在於彼此能有效溝通,說穿了即是大家都願意「交帶」,彼此才可百分百信任 。為評估成效,公司在落實制度前開展了先導計劃,讓部分員工率先試行。經理Michael及其12人團隊先試行了彈性工作一個月,他認為不論個人還是團隊,都要有部署和計劃,才能善用新工作模式。過往每週會議佔了Michael大部分時間,於是他嘗試這樣安排:「儘量把所有會議安排在週一至週三,週四五則預留彈性給自己。事前計劃好,才能『砌靚』時間表。 」


Michael曾在加拿大的會計師行工作,制度比現時更自由,但因公司沒有指引,同事又沒有意識預早交帶,反而添亂,例如回到公司,才知悉合作的同事不上班,需臨時重新安排手上工作。他認為落實制度,能讓團隊溝通更多,「現正處於建立習慣的階段,一開始會有人不慣事事交代,亦曾發生不知同事去了哪裡的情況,但慢慢同事會知道,其實他要跟大家說一聲」。現在Michael每逢週三召開團隊會議,大家有什麼安排,哪天不在,都要預早在會議上交代,「例如有同事逢週三上跳舞班,那大家就早點完結工作日。其實無規則的,靠大家自律。願意打個電話,或者主動WhatsApp已很好」。


相比Michael,在管理諮詢團隊工作的Siobhan,私人辦公時間佔多,她說:「如果我需要空間沉思,想解決一些問題,就會到咖啡室,反而更有效率。」此外,她每週三也會提早下班健身,同事間亦早有共識,「大家都知道我下午不在,有急事就早些找我,或待翌日再談」。



資歷深或難適應 公司培訓支援


至於推行新制度的挑戰,Raymund稱在於改變部分管理層思維,「特別是資歷較深的同事,習慣一大早就要看到下屬在公司,但趨勢不會變,你只能接受並改變,如果你落後,就變得脫節」。他表示要讓員工適應新制度,公司亦需要給予支援。彈性工作制度涉及使用不同電子溝通軟件,例如許多大公司均有采用,用以記錄團隊工作日程的team calendar,「大概念有了,在執行上有些人需要幫忙,就要支援他們,例如怎用team calendar?這可能要培訓,但並非難事」。


始終,「彈性」 由個人界定。訪問中Michael和Siobhan分享了很重要的一點,彈性制度下,仍有同事選擇朝九晚六穩定上下班。制度的關鍵是讓大家能夠「選擇」,否則又是本末倒置。生活是有選擇的,工作亦是。


文:香港明報


版權聲明:CareerIn除發佈原創乾貨以外,致力於優秀投行/PE/VC文章精選、精讀。部分文章推送時未能與原作者取得聯繫。若涉及版權問題,敬請原作者聯繫我們。聯繫方式:微信instructor33(原號instructor11和instructor22已加滿)


CareerIn19周投行/PE/VC學徒計劃10期秋冬班正在進行中(戳我看課程招生簡章)



https://weiwenku.net/d/109898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