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誰請下屬吃飯多,誰升得就快

創日報2019-02-10 15:54:34




文丨吳春波

來源丨華夏基石e洞察

ID | chnstonewx

頭圖插畫丨陳禹


2010年的夏天,我與任正非偶遇過一次,印象頗深。


下午接到任正非的電話,知道他來北京出差,住在國貿,約黃衛偉老師與我一起喝茶。


那是個週末,因堵車,去得晚了,喝茶改成了吃飯。


吃完飯,照例還是任正非刷卡買單,然後是撕掉髮票,給服務員小費。


1

關於買單


官大者買單,是華為的慣例,也是任正非的慣例。此慣例已經列入2013年的《華為公司改進工作作風的八條要求》,此規定的第二條提出:“不給上級送禮(賀卡、郵件、短信、鮮花除外)。有上級參加的非因公就餐應由上級付賬(AA制除外),更不允許以公費名義報銷因私就餐費用。”


任正非多次在公司會議上講過:誰請下屬吃飯多,誰升得就快,並列舉出公司幾位高管的名字。在公司的會議上,他反覆講,鐵軍的領袖,自古以來都是關愛下屬的,並以霍去病傾酒入泉為例。此話有一定的道理,起碼從團隊建設的角度,是有道理的。有人曾講過,古今中外成大事者,都是“愛才如命,揮金如土”。


據我長期觀察,曾是軍人的任正非,對待下屬無外乎六個字:“愛兵切,用兵狠。”既不堅持“慈不帶兵”,也不迷信“關愛下屬”,他從來不走極端,從不愛憎分明,從不是非鮮明,永遠保持著他那恆久的灰度。


20多年來,與任正非吃飯很多次,還從來沒有見到過一次別人付款。2014年1月,我曾策劃過一次買單,也被打壓流產。


2

關於撕發票


凡是任正非請吃飯,他肯定把發票或小票撕掉,撕掉髮票的目的就是避免以公費名義報銷因私就餐費用。不僅任正非這麼做,公司高管們亦如此。這就是所謂的以身作則。2013年,任正非去日本出差,將百餘元的洗衣費加入差旅費用中報銷,被審計部查出後,不僅退還了多報的費用,還自己簽發文件,在全公司通報批評自己。

 

2006年3月20日,因“在高培樓東側PARTY區的建設過程中,由於事前對設計方案考慮不周,造成已完工後又重新更改設計方案並返工,給公司造成了損失。公司決定對該設計方案的審核責任人任正非予以相應處罰。按照該項工程損失的10%計,對任正非處以4萬元罰款”。


2018年1月15日,因經營管理不善的連帶責任,任正非自罰100萬元,三位輪值CEO及人力資源體系負責人各罰50萬元。


對下屬狠,對自己更狠,對自己狠的人是可怕的。這個世界上最難的不是管理他人,而是管理自己,管理自己的慾望、動機和人性。


為什麼任正非對自己如此嚴格,從任正非在公司董事會監事會自律宣言的誓詞中,會得到答案:“只有無私才會公平、公正,才能團結好一個團隊;只有無私才會無畏,才能堅持原則;只有無私,才敢於批評與自我批評,敢於改正自己的缺點,去除自己的不足;只有無私才會心胸寬廣,境界高遠,才會包容一切需要容納的東西,才有能力肩負起應該承擔的責任。我鄭重承諾:在任期間,決不貪腐,決不允許親屬與公司發生任何形式的關聯交易,決不在公司的重大決策中,摻雜自私的動機。”用任正非的一句話概括:“我屁股上沒屎,就敢擦別人屁股上的屎!”


此言誠也!在企業中要懲治貪腐,老闆首先應該從擦自己屁股上的屎做起。有企業家撰文稱,企業家是中國最腐敗的群體,存疑。但企業家們需要捫心自問:您是公司幹部和員工的榜樣和楷模嗎?我經常用“清新”兩字形容華為的文化,華為之所以擁有一個未被汙染的清新文化,重要的原因之一,就在於華為高層的率先垂範,以身作則,而不是山頭林立,烏煙瘴氣。


3

關於給小費


在此不再贅述,詳見《華為沒有祕密2》書中“任正非的吃”。


吃過飯後,已是中午一點多,室外驕陽似火。任正非讓黃老師與我在酒店大廳內等著,他一個人走出了酒店,半天沒有回來。我們走出酒店一看,他正與一個在酒店門口拉客的黑車司機聊著什麼,似乎還有些爭執。後來,黑車開走了。任正非滿頭大汗地回來了,一臉的沮喪和愧疚。


細問究竟,原來任正非是為我倆找回去的車。黑車司機報價130元,任正非還價到100元,始終沒有談攏,這單生意泡湯了。我說:“司機報價也合理,沒多要。”任正非答曰:“我兜裡只有100元!”


我第一次知道,任正非兜裡的現金也不過幾百元,而華為當年的銷售額是1580億人民幣。


財富榜又出來了,世人關注。我查閱了一下,任正非排在200名開外,粗算一下,他的財富不到首富的1/20,是次富的近1/20。如果把財富榜與世界500強或中國500強對比來看,就真的很有趣了,企業財富榜與個人財富榜是如此不協調,如此失衡。


滿身是病、年過六旬的任正非,在驕陽底下,為我們倆打車,而我們在涼爽舒適的酒店大廳等待。除了感動,還是感動!(任正非尊重諮詢顧問的又一案例)


其實,華為在北京有多個辦事機構,有北研,有北代,有中國區,隨便從哪調輛車供老闆使用,再正常不過了。這麼正常的事,在任正非身上就變得不正常了,這就是“不正常”的任正非。


本文整理自吳春波新著《華為沒有祕密2》(中信出版集團)吳春波教授,華夏基石領銜專家,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博導,華為資深管理顧問,《華為基本法》起草人之一。


https://weiwenku.net/d/109933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