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人的24小時 責任篇

AutoLab汽車實驗室2019-02-10 16:31:16


由於要跟拍一位汽車工程師,我第一次去了黑龍江省的黑河市,在此用文字來記錄一些鏡頭外的故事:


黑河,是哈爾濱以北2小時航程的一個地級市,小興安嶺的北麓。網上流行說“北方的寒冷只是物理攻擊,而南方冬天是魔法攻擊”。但到了零下30度的黑河,才發現黑河的冷,二話不說就能刺穿靈魂。



飛機上倒騰了一整天,16點落地,終於見到了此行的採訪對象:羅維明,吉利整車性能主觀評價工程師,也是吉利此次車輛極寒測試項目的隊長。


第一眼見到羅工時,黑河的路燈已亮起,他正蹲在地上,彎著腰一門心思給車軲轆除雪,因為積雪會導致車輛震動。就是這麼一個認真的男人。


到黑河第一頓晚飯,上炕吃著熱氣騰騰的東北大亂燉,聽工程師聊了許多故事:


有一回車輛做高原測試,羅工驅車前往拉薩的途中,燃油泵被一塊鐵片意外打裂,導致嚴重漏油。這在當時是致命的,也沒有後援團隊,只有靠自己。在海拔5000米的高原上,幾位工程師不得不頂著高反,拼了命完成了應急處理。


回程時,就在全車人神經緊繃,儘量保持車輛平穩前行時,突然油箱處傳來“砰”地一聲爆炸聲。所有人心都墜了一下,最不希望發生的事,終究還是來了。但在零點幾秒恢復理智後,大家發現原來是後排一位工程師褲兜裡的高原打火機爆炸了。一路有驚無險,終於在天全黑前到達了營地。


事後回憶,似乎襠部附近的爆炸,比油箱爆炸更讓人揪心。


飯後,天色早已全黑。黑河晚上19點,似乎更像上海市郊半夜0點的狀態。


我和攝像師來到了羅工住的小旅店,打算等他忙完工作,先試拍幾個鏡頭。但打斷他工作的不是我們的拍攝,而是一通來自羅維明3歲女兒的視頻通話。



在這之前,羅工面對鏡頭多少有些刻意。但此時,即便有2臺攝像機架在屋子裡,羅維明也展現出了抑制不住的濃濃的愛意。同樣有3歲女兒的我,還同理感受到他對女兒的一絲內疚和抱歉。


女兒都是貼心小棉襖,女兒也都是磨人小妖精。在羅工和女兒膩歪告別後,我們約定第二天6點前必須要到達測試場地。



黑河的夜晚,鍾走得特別慢。黑河清晨6點,就像上海凌晨3點。小旅店前臺滅著燈,街頭能見度也不高,雖然亮著路燈,但光柱似乎被周圍的黑暗吞噬了。


最厚實的禦寒裝備和6片暖寶寶,依舊抵擋不住黑河零下20多度的凌晨。我在雪地測試場裡站了10分鐘,腳趾尖就僵麻了。我端著鏡頭看著羅工和他的夥伴們在雪地中忙碌。



由於連續2個通宵,再加上極寒,我發了高燒。之後的事,記憶比較模糊。



只記得羅工在冰雪測試場上無休止地一圈一圈跑測試。



只記得中午1點在雪地裡,大家圍著車吃盒飯。熱騰騰的盒飯,在打開塑料袋後的一瞬間,就冰冷了。但我們每個人心頭是暖的,暖心的是每一位汽車人都有對汽車的熱愛,對用戶的承諾,和對家庭的責任。


歡迎明後天繼續關注《汽車人的24小時》。


年初二《汽車人的24小時-生活篇》 

如果你問,汽車行業是什麼?

我也許會把它比作森林,

而我,也是在某個平凡的一天,

像只小白兔似的,闖了進去。

24小時,因為生活可愛,我們在這裡。



年初三《汽車人的24小時-夢想篇》 

勇氣是,儘管心裡沒底,

仍能迎難而上。

很幸運我們從事了喜歡的職業,

也很高興,收穫給了夢想一個擲地有聲的迴應,

24小時,因為夢想,我們在這裡。





https://weiwenku.net/d/1099333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