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難忘採訪經歷 | 和蔚來李斌的兩次飯局

AutoLab汽車實驗室2019-02-10 16:32:07


編輯部負責人陳冠佈置了我過節期間的選題,讓我寫過去一年最記憶猶新的採訪經歷。


今年春節,我在鎮江老家度過,父親昨天整理物品,抱著一箱日記放在我面前,問要不要帶回上海。


我從小學開始有記日記的習慣,一直堅持到大學畢業後一兩年,工作越來越忙,也因為電子存儲越來越方便。


日記先是從用本子記變成了用電腦記,當然後面就中斷了。


等到出現博客、微博、微信,有了朋友圈,日記傳統紙和筆的形式註定消失,但實際上只是換了馬甲而已。


所以,接到陳冠的任務,我的第一反應是刷一下自己的朋友圈,看看2018年自己都幹了什麼,挑來挑去好玩的事情不少,沒法一次呈現,就挑眼面前的說吧。


正好春節期間,我在試駕一臺蔚來ES8,整個試駕經歷各種狀況,將來我會專門寫文章聊故事。


今天,先分享一下過去一年和蔚來汽車董事長李斌的一些採訪經歷。


我最早認識李斌是2014年春天,當時我還是《東方企業家》雜誌的執行主編,易車組織國內媒體三亞相聚。那是2月底,春節過後,三亞消停下來。


2014年3月1日的研討會,李斌正在回答何伊凡的問題


我記得清楚,當時還邀請了一波汽車媒體,包括張躍東、郭登禮、何醒言;財經類媒體的大腕也在列,比如我的老同事,當時《中國企業家》執行主編何伊凡。


今天回憶起來,那個時點很有趣,幾乎在那前後,這些老師紛紛創業了。我也是其中一員,那時已經遞交了辭職報告,準備做AutoLab,和李斌還溝通了融資的想法。


當年11月底,他應我邀請,參加了AutoLab在上海舉辦的第一屆“全球汽車電商大會暨AutoLab年會”。


李斌在大會上做分享


這個會我們一直堅持了4年,今年,我們會把它再做升級,和亞洲CES展深度結合,以更符合我們科技媒體的定位。


當然,這些都是題外話,今天重點還是要談2018年和李總的兩次見面。


其中,第一次是在舊金山,當時,我們一眾媒體記者應寶沃汽車的邀請,前往參加世界AI大會。


全球AI大會,彼時寶沃CEO楊嵩(右)出席記者招待會


寶沃汽車作為國內汽車領域的代表,他們在硅谷建立了一家人工智能公司,構建了一個軟件環境來模擬全球各個中極端的道路情況,幫助做無人駕駛的汽車公司,在虛擬環境中跑路試。


作為中國公司的唯二代表(另一家是百度),寶沃在這次會議上很搶眼。


當時是美國時間的9月8日,9月12日蔚來在美國上市。我聽李斌的老同事,彼時寶沃汽車的副總裁霍靜提起,李斌正在舊金山,在蔚來北美總部。


因為一行的記者包括我、汽車頭條袁濤、騰訊汽車的陳瑤、澎拜的陳華、搜狐的張麗玥、易車的陳昊等幾位。應該說都是汽車產經報道的背景,特別想了解即將上市的蔚來的一些料。


我就牽個頭,問李斌是不是在舊金山,有沒有時間一聚。


特別提一下圖中最右側的是蔚來001號員工李天舒,他後來也參與了敲鐘儀式


開始大夥是不抱希望的,首先是李斌那時候應該是最忙的時候,要應付幾天後上市這樣重要的時刻。


其次,根據法律規定,他也不能在這樣的時點說點什麼,必須保持緘默。


不過,意想不到的是,李斌爽快答應了要求,並且詢問我們吃日餐行不行?要不要派車過來接?


當然,最後沒有吃日餐。蔚來北美負責供應鏈的副總裁曾澍湘,也是北大戈十三的隊友,安排了吃火鍋,位於舊金山庫比蒂諾的一家海底撈。


位於庫比蒂諾的海底撈,日常節奏就是各種排隊


後來曾總告訴我們,當天真的運氣非常好,庫比蒂諾華人不少,作為當地唯一一家海底撈,還要定包廂位置,那難度係數是相當高,但是當天真的就訂上了。


我記得,當時走進包廂準備落座時,本來斌總身邊要安排女記者坐來著,當時大家還拿剛剛在北美出事的劉強東開玩笑,說別往斌總身邊安排女記者,否則被拍照了,可能又炒作成一個大新聞。


就這麼著,我被安排在了他身邊坐。我還問李斌,劉強東出事後和他聊過不,劉強東算是易車的投資人,也是蔚來的早期投資人。


李斌說,“聊啥啊,這事也沒什麼可聊的,我們都在一個群裡,大家知道他回來了都慰問了一下就結束了。”


從舊金山回到國內後,在AutoLab演播室做蔚來上市直播,嘉賓是ES8的第一批車主James


還有一個可以分享的段子是,納斯達克和紐交所兩個證券交易所都在爭奪蔚來項目,納斯達克在紐約時代廣場的大屏幕上投放了廣告,而紐交所更絕,把“NIO”這個股票代碼從一家公司手中收了回來,給了蔚來。因為後者的誠意,李斌最後選擇了紐交所。


離9月那餐飯過去了3個多月,12月16日晚上,李斌和秦力洪在上海中心的一家飯館請科技媒體、汽車媒體的一些代表吃飯。


我白天正在參加新浪年度車的評選,到下午從北京趕回上海。


這餐飯的參與者也非常小範圍,我們這一桌就李斌、何醒言、程李、唐華、餘建約、我、萬銳等幾個人。秦力洪當時陪著另一桌的科技媒體。


12月16日晚,在上海中心的蔚來展廳


我當時就和李斌說起2014年初,在海南的那次見面。當時已經酒過三巡,處在閒聊階段。他在椅子上躺得很深,典型的“葛優躺”。“真是好懷念那個時候啊!”他摸了摸自己的後腦勺,深深感嘆。


那時候還有空和老邵打高球,和何醒言他們打八十分,而現在已經完全生疏了。


2014年初,他內心已經決定造車,當時的一個想法如今5年過去,變成交付到用戶手中數以萬計的產品,這麼短時間,如此強大的落地能力,放眼國內企業家能做到的真不多。


當然,席間讓我印象最深的還是李斌對自動駕駛的一些看法。他覺得2023年就是一個坎,不管是奔馳寶馬這樣的廠家,還是特斯拉蔚來這樣的廠家,都要拿出有說服力的自動駕駛產品來。


而是否上激光雷達,是否做冗餘控制系統,這些基本的問題都還在困擾著大家。



https://weiwenku.net/d/1099334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