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外星人》包含了甯浩從影來最大的野心

虹膜2019-02-10 17:18:06

文 | 思嘉


今天是大年初二,春節檔競爭的高下在昨天已經初見分曉。


《瘋狂的外星人》上映兩天,截止到目前為止,還是春節檔第一,而這距離甯浩上一部作品《心花路放》拿下當年國產片的票房冠軍,已經過去了五年。


導演的生涯中沒有幾個五年,何況是在最黃金的歲數。


用甯浩自己的話說,他從來不在乎拍片的數量。也正因為此,有媒體評論說:甯浩從不失手。


《瘋狂的外星人》是甯浩準備時間最長的一部電影,因為它創作上、製作上都最難,也包含了他從影至今最大的野心。



影片故事發生在中國北部的一個海邊城市,耿浩(黃渤飾)和他的兄弟大飛(沈騰飾)的日子都過得不怎麼好。耿浩是世界公園中花果山景點的耍猴人,大飛則是一心想發大財的酒販子。(下文涉及輕微劇透)


耿浩的節目眼看著就要被公園主管取締,換成火鍋店;大飛經銷一種白酒,但一直沒有起色。他們兩個,都是被時代拋下的人——沒錯,這是甯浩電影一貫的主題。



偶然的一天,耿浩陰差陽錯地救起了一個「動物」並帶它回了家。一開始,他還以為這是個稀有品種的猴子,甚至開始訓練它,來開發新節目。


後來才發現,它居然是個外星人。


《瘋狂的外星人》中最好笑的設定也源自這裡,與外星人正面交手的,並不是地球上擁有最尖端科技的隊伍,又或者是具有超人能力的英雄,而是最最普通的小市民。



耿浩、大飛的市井化與科技高度發達的外星文明形成了極端化的對比,也帶來了影片最密集的笑點。


你完全可以將這種高端人士落入底層環境所帶來的荒誕感和黑色幽默與《瘋狂的石頭》中的國際大盜麥克,《瘋狂的賽車》中的臺灣黑幫對應起來。因為,所有自詡高端的人,歷來都是甯浩嘲笑的對象。


《瘋狂的賽車》


這種高低之間的反差,通過影片三股來自不同地域的力量有了更深一步的挖掘。


耿浩和大飛身處小城,代表了中國的市民化地域;外星人代表了外星球;追捕外星人的特工則代表了西方國家的存在感——他們總覺得自己是地球上的老大。


當你真正理解了這三部分地域的代表性,你也才真正理解了這部電影。



這三類人存在一個明確的鄙視鏈。


在外星人看來,他們是高端文明,看不上科技最發達的C國甚至是地球人,這是外星對地球的鄙視。


追捕外星人的西方特工非常瞧不起亞洲人,更看不上耿浩和大飛這樣的小市民,這是西方對東方的鄙視。


而耿浩雖然很愛自己的猴子,但大飛一直都看不起他耍猴人的工作。



至此,影片也在各個角色之間,構建起了一條歧視鏈。外星人、西方特工、耿浩和大飛分別代表了高等文明、西方文化和中國市井文化。


但是在甯浩設定的這個荒誕的故事情景中,這條在現實中真實存在著的文化歧視鏈被反覆地調侃、打亂甚至解構了。



位於鄙視鏈下游的人,常常運用自己的智慧,耍弄那些自大的上游人士。


最有意思的是,耿浩像馴猴一樣馴外星人,這絕對顛覆了我們通過各種科幻電影建立起來的所有對外星人的認知。


外星人甚至學會了表演猴戲、武術、李小龍的雙截棍等等,這是耿浩等人的市井文化對外星文明的一種影響,等同於一種暫時性的征服。



而外星人尖端科技與他們自己之間的聯繫,又很像是緊箍咒和孫悟空之間的關係。訓練外星人的耿浩,是耍猴人也是唐僧,甯浩也在片中,留下了非常明顯的細節暗示這種關係。


當為了給外星人道歉的時候,耿浩和大飛甚至還請他吃起了火鍋,喝了白酒。


火鍋和白酒作為片中反覆出現的兩個符號,除了代表中國人最熟悉的民俗之外,還有更深一層的文化隱喻。



魯迅在寫給許廣平的信裡曾經把中國形容成「染缸文化」,指的是中國文化對其他事物有「染色」的影響力,當然這個詞有它在特殊時代語境下的特殊意義,在《瘋狂的外星人》裡,我們可以借用這個詞,把它的核心看做一種「火鍋文化」。


所謂「火鍋文化」,就是有極強的吸納能力和融合能力,什麼東西都能放到一起煮,每樣東西在染上鍋底的味道之後,又都還會保留著自己的特色。


它是雜燴,是交融,也是一種共生。



片中關於火鍋文化的隱喻簡直太多了,故事的主要發生地主題公園,就是把世界各地都微縮到一個園區裡雜燴生存的狀態。


一個細節對比。片中開頭有個酗酒的華裔迷信美國隊長的盾牌,但到最後,外國特工卻變得迷信中國的銅鑼。應該說,這兩種迷信都是影片所諷刺的對象。


銅鑼和美國隊長的盾牌


所以,如果你只把這部電影當作是搞笑的喜劇,那就錯過了很多。


我覺得甯浩想說的是,科技水平有暫時的高低之分,但文明和個體,他們應該是彼此平等的。


耍猴人並不比精英特工低下,外星科技也絕非比市井文化高級。



在這個春節檔有兩部科幻片同時上映,而它們,又剛好代表了中國科幻片完全不同的兩種走向。


那一部,是對好萊塢科幻類型大片的中國化嫁接,而《瘋狂的外星人》則代表了另一種。


它使用了自己的「火鍋」思路,將科幻作為一種元素,融入到影片本身喜劇、荒誕、黑色的類型中來。


這樣的手法,消解了科幻這種類型在中國語境下可能出現的水土不服,讓它成為了敘事元素中的一環,為影片本身服務。


長久以來中國科幻片一直難以解決的「違和感」,居然可以用這種方法被借力打力地化解掉。


這其實也是甯浩一直擅長的,在《石頭》中,他就成功地將多線敘事的犯罪類型融合到中國背景下的故事裡來,他曾說《賽車》是對《石頭》的一次模仿,而到了《瘋狂的外星人》這裡,雖然還被冠以「瘋狂系列」,但甯浩,其實已經走出了極具野心的一步。


他的目標是將各種對我們有用的電影手段、技術、風格、類型,都轉化為某種真正的「中國電影」。


一切都在火鍋裡。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不管黑子們有多少偏見,她都創造了亞裔演員的歷史

又一個反面教材,演員增肥到200斤就能拍出好片?電影哪有那麼容易?

驗過貨才敢說,《流浪地球》真的啟動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https://weiwenku.net/d/109933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