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是去年全球票房前20強中,唯一一部你在國內無法看到的,而且豆瓣8.8分!

虹膜2019-02-10 17:18:38

文 | 吳澤源


如果你在去年10月份問出這樣一個問題:「2018年最成功的音樂電影是什麼?」相信所有人的答案都會是《一個明星的誕生》。


《一個明星的誕生》


畢竟,沒有人會想到Lady Gaga的銀幕處女作能夠如此受歡迎,即便你不覺得這是一部絕佳的電影,你也很難不被片中的那首《Shallow》打動。


但當你在今天問出同樣的問題時,答案就會不一樣了,因為《波西米亞狂想曲》的勢頭實在猛得超乎想象。


《波西米亞狂想曲》


比《一個明星的誕生》晚上映一個月的它,北美票房已經反超前者;它以8.2億美元的成績,排在去年全球票房榜第7位,位居《碟中諜6》、《死侍2》和《神奇動物2:格林德沃之罪》之前。


它是這個榜單的前20名裡,唯一一部沒在中國上映的。此外,它還撈到了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在內的五個奧斯卡提名,拉米·馬雷克也是本屆奧斯卡影帝的大熱門。



有趣的是,很多媒體卻不覺得《波西米亞狂想曲》是一部很好的音樂電影。它在爛番茄和Metacritic兩大影評網站的媒體評分只有6.1分和49分,掙扎在及格線上。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則是它的觀眾友好度:它在IMDb得到了8.2分,成功殺入Top 250榜單,而它的豆瓣評分現在也有8.8。



於是,問題來了:《波西米亞狂想曲》到底是不是一部好電影呢?面對這個問題時,我們到底應該相信誰,是相信票房數字,相信奧斯卡投票會員,還是相信影評人?


1.故事


《波西米亞狂想曲》是一部皇后樂隊(Queen)主唱弗雷迪·墨丘裡(Freddie Mercury)的傳記片,而它的劇本,是由安東尼·麥卡滕操刀。


皇后樂隊


這已經是麥卡滕連續第三次撰寫「偉人傳記」了,他的前兩部作品,分別是丘吉爾傳記《至暗時刻》和霍金傳記片《萬物理論》。所以,當你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片頭字幕中時,你說不定會聞到一股熟悉的八股味道。


然而單憑《波西米亞狂想曲》有些陷入套路的敘事,就抹殺編劇的努力,顯然不公平。


《波西米亞狂想曲》


作為20世紀搖滾界風雲人物,弗雷迪·墨丘裡這一輩子過得實在是過於傳奇,以至於你就算給他寫上三本書,到頭來依然會遺漏掉重要信息。


弗雷迪·墨丘裡


所以該怎樣把墨丘裡的一生濃縮在一部135分鐘的電影裡呢?麥卡滕給出的答案是調整重要事件的順序,以便在保留墨丘里人生軌跡的同時,將大事件儘量地集中到一起。


比如,影片情節與實際現實最大的區別,就是把墨丘裡發現自己身患艾滋的時間,提前到了非洲慈善演唱會(Live Aid)的前夕。


《波西米亞狂想曲》


這讓墨丘裡日益惡化的身體與他在舞臺上光芒萬丈的活力,形成了鮮明對比,也使得他對《波西米亞狂想曲》這首歌的演繹更加動人,因為其中有著這些讓人心痛的歌詞:「生命剛剛開始,但我卻就要把它丟棄」;「媽媽,我不想死,但有時候我希望我從未出生」……


1985年 Live Aid


但事實上,Live Aid演唱會是舉辦於1985年,而墨丘裡直到1987年,才被確診了HIV陽性。


他在被確診之後並沒有停下腳步,反倒在人生的最後幾年裡,爆發出了更強的創造力:他實現了自己從小就有的歌劇夢想,與女高音歌唱家蒙特塞拉特·卡芭葉共同推出了專輯《巴塞羅那》;他與皇后樂隊的隊友們在這段時間錄製出了三張專輯,直到去世前幾周,他仍然和隊友們泡在錄音室裡。


專輯《巴塞羅那》


墨丘裡的這些經歷,都極具傳奇色彩,但向大眾拉拉雜雜地如實介紹其生平,的確有些費力不討好。


畢竟在多數人的印象裡,墨丘裡一生的巔峰時刻,就是他在Live Aid演唱會上的演出。所以,將這場演唱會設定為墨丘裡的天鵝之歌,讓他的一生在溫布利球場十萬名觀眾的歡呼聲中謝幕,無疑是個聰明的敘事選擇。



而且,雖然敘事策略稍顯取巧,但是在兩位皇后樂隊成員布萊恩·梅和羅傑·泰勒的「監工」下,《波西米亞狂想曲》中還是埋滿了大大小小的梗:


比如在影片開場處,我們能看到墨丘裡的家中掛著瑪琳·黛德麗的畫像。



這位雌雄莫辨的「坎普」偶像,是同樣雌雄莫辨的墨丘裡最崇拜的演員,他在《波西米亞狂想曲》MV裡的造型,就受了黛德麗的極大影響。




比如那位堅決不同意皇后樂隊把《波西米亞狂想曲》當做單曲發行的唱片公司老闆,是由《王牌大賤諜》等喜劇的主演麥克·梅爾斯飾演。



而這位麥克·梅爾斯是怎麼在好萊塢成名的?就是憑藉在1992年的《反斗智多星》中,在車裡對著《波西米亞狂想曲》搖頭晃腦。


《反斗智多星》


所以當他在電影中告訴皇后樂隊:「《波西米亞狂想曲》絕對不是那種能讓十來歲小孩坐在車裡搖頭晃腦的歌」時,我們能感受到編劇們玩梗玩到飛起的樂趣。


至於皇后樂隊的內部爭執,以及墨丘裡與家人的爭吵與和解,據說都是源自曾經發生過的真實對話。所以不熟悉皇后樂隊的觀眾,完全可以對影片的細節放心:至少,那些在片中出現了的事情,基本都是真實的。


2. 搖滾精神


然而,即便主創對細節下了許多工夫,依然有很多人認為《波西米亞狂想曲》不忠於事實。這是為什麼?答案不在於影片表現了的那些方面,而在於被影片選擇性忽略掉的方面。



譬如,性與毒品一直是與搖滾樂綁定的標配元素。然而在一部面向大眾市場的PG-13級電影裡,你能怎樣表現這些與社會主流價值背道而馳的事物呢?你只能儘量不去表現。


所以墨丘裡極具挑逗性的表演風格,被影片做了柔化處理;所以墨丘裡的性取向和他在80年代初的放浪生活,在片中也只是被一帶而過。



於是,那個無法無天、熱愛挑釁、私生活混亂的弗雷迪·墨丘裡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略顯古怪卻大體友善,用上帝所賜的天籟之音,歌唱著《我們是冠軍》和《我們會震撼你》的正能量搖滾歌手。


搖滾的「正能量」化,似乎是它在走向大眾時不得已的選擇。問題在於,如果去除那些與社會主流價值做對抗的精神屬性,搖滾樂還依然是搖滾樂嗎?



這也是《波西米亞狂想曲》之類試圖討好大眾的搖滾電影,不得不面對的悖論:如果保持搖滾精神的原貌,它們就賣不出好票房;如果想要賣出好票房,它們就沒法把搖滾精神不經過濾地傳送到大眾面前。搖滾精神不可能是PG-13級的。


3. 人物/表演


雖然不喜歡《波西米亞狂想曲》的人們對這部電影有諸多意見,但他們很少會批評拉米·馬雷克的表演。


馬雷克飾演的墨丘裡與真實的墨丘裡


而評論界和好萊塢業內人士也在這一方面達成了共識:馬雷克對墨丘裡的表演是成功的。奧斯卡提名、金球獎最佳男主角和演員工會獎最佳男主角的獎盃,無疑是證明。


但馬雷克的表演真的成功嗎?起碼我個人不這麼認為。他的表演對不熟悉墨丘裡的觀眾來說或許奏效,但只要你去網上看幾段墨丘裡的現場表演視頻,就會發現,馬雷克對墨丘裡個人魅力的還原,也就勉勉強強達到及格線吧。



馬雷克所塑造的墨丘裡,是一個脆弱、不自信的社會邊緣人。他出生於東非,身體裡流淌著印度波斯人的血液,而且他還是個在當時不太能被主流文化接納的同性戀者。


這些多重的邊緣身份,造就了馬雷克版墨丘裡孤獨、自卑的性格。在舞臺上的揮灑自如,似乎是他從現實生活中解脫的唯一出路。



但現實中的墨丘裡,卻是個不折不扣的自大狂和暴露狂。他的個人形象出格而誇張,有時接近下流,同時又具有著自覺的戲謔性。


即便不容於社會規範,墨丘裡依然能夠征服世人,這是因為他雌雄同體的魅力:他既有陽剛威猛的霸氣,又有著獨屬於小騷包的陰柔傲嬌,這讓他成為了跨越國界、跨越性別的偶像。


墨丘裡


相形之下,馬雷克出於劇本、身材和個人氣質的限制,只能演繹出墨丘裡陰柔嬌弱的一面,卻表現不出墨丘裡的陽剛霸氣,也無法企及墨丘裡的舞臺感染力。


如果把墨丘裡的魅力值設定為100分,那麼出於先天限制,馬雷克最多也只能憑藉技巧與賣力程度,達到50分標準。問題在於,奧斯卡最愛的就是這類瘋狂展現技巧與賣力程度的表演。



所以,歸根結底,《波西米亞狂想曲》到底是不是一部好電影?


作為一部普遍意義上的名人傳記,它是取巧而成功的;作為一部搖滾電影,它是充滿妥協的;作為弗雷迪·墨丘裡的個人傳記,它是比較失準的;但作為一部向大眾對皇后樂隊與墨丘裡進行科普的電影,它卻是完全奏效的,因為它把美妙的音樂帶給了世人,並讓世人看到了墨丘裡無比耀眼的激情與生命力,這是他留給世人的最大遺產。


至於你會不會因為這部電影對墨丘裡產生更多好奇,並主動挖掘這個人物的原貌,那就完全是「師傅帶進門,修行在個人」了。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不管黑子們有多少偏見,她都創造了亞裔演員的歷史

又一個反面教材,演員增肥到200斤就能拍出好片?電影哪有那麼容易?

驗過貨才敢說,《流浪地球》真的啟動了中國科幻電影元年

https://weiwenku.net/d/109933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