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笑,方見甯浩

第十放映室2019-02-10 19:33:03



賀歲檔。


從除夕夜開始,電影圈就全員戒備,投入混戰。


票房飄紅,熱搜亂飛,以億為單位的賀歲檔競爭已經接近白熱化。


《飛馳人生》首日破三億的背後,韓寒已經“三天沒睡覺了”。



從上個月就開始打口碑戰的《流浪地球》,正在和甯浩的《瘋狂的外星人》做最後的角逐。


郭帆導演髮長文感嘆“小破球”誕生不易,引得卡梅隆本人轉發。



無數影迷像看股票一樣盯著各大票房,緊張的計算排片量和上座率。


初二,《流浪地球》的排片迎來大漲,同時坐穩了上座率。


今天,“小破球”已經完成了實時票房的逆襲。



各大平臺的預測數據也顯示,《流浪地球》很可能刷出國產票房的新記錄。


毫無疑問,賀歲檔的最大贏家,就在《流浪地球》和《瘋狂的外星人》之間。


昨天,我們談了這匹賀歲檔第一黑馬。


今天,我們就來聊聊這部首日破四億、三天破九億的大片——


《瘋狂的外星人》



和《流浪地球》的黑馬屬性不同。


從一開始,就沒人懷疑過《瘋狂的外星人》的吸金能力。


“瘋狂系列”十二年來的第三部曲,甯浩執導,集齊了黃渤沈騰徐崢,還有王寶強28億保底發行……


這電影不爆才怪。


首日順利斬獲四億票房,穩穩坐上賀歲檔冠軍之位。


然而過了初一,票房的增勢卻逐漸放緩。


評分出來之後,許多人摩拳擦掌準備買票的手頓住了。



開局7.3,現在已經掉到6.6。


網上的各路評價也是兩級分化,褒貶不一。


比起隔壁《流浪地球》的清一色好評和高歌猛進的票房,得天獨厚的《外星人》的成績確實算不上有多好看。


許多人表示,這次的《瘋狂的外星人》不那麼“甯浩”了。



提起甯浩,你首先會想到什麼?


2004,大學時拍的《香火》就獲得了“東京銀座電影節大獎”。



2005,玩票性質的《綠草地》成功入選柏林電影節和香港電影節。


2006,《瘋狂的石頭》橫空出世,劉德華的三百萬投資換來票房史上的一大奇蹟。


這部中低成本的電影,創造了至今為人稱道的黑色幽默經典和“以小博大”的票房實績。


“瘋狂”系列,也把“徐寧黃”綁成了鐵三角。



後續的《瘋狂的賽車》《無人區》《心花路放》也在不同的類型嘗試中屢獲成功。


一直以來,甯浩似乎從未讓人失望。



然而這次,電影評論界似乎不買賬了,豆瓣評分仍在持續下跌。


是這部電影真的不好麼?


不是。


看完電影出來,朋友對我說:


“這片子如果是黃渤拍的,評分怎麼也能上7。”


當時,豆瓣評分已經跌到6.8。



簡言之,這個評分是給甯浩的,不是給電影的。


深以為然。


一直以來業內默認,“豆瓣評分體現藝術價值,貓眼評分影響市場票房”。


簡單來說,這次豆瓣是在給甯浩打分,貓眼則是觀眾評價自己的消費體驗。



貓眼8.5,說明大多數人的觀感並不差。


對資深影迷來說,這卻是一個“高中學霸交出的九十分小學答卷”。


作為國內少有的風格化導演,甯浩早已在觀眾中擁有了獨特的標籤。



讓人眼花繚亂的多線敘事、犀利的蒙太奇剪輯手法、大尺度暴力鏡頭、荒誕喜劇黑色幽默……


然而這一切“寧氏喜劇”的獨特風格,在《外星人》中都被淡化了。


好比人們期待已久的一位川菜大廚,最後端上的卻是一碗紅燒牛肉方便麵。


味道雖不至於難吃,但總覺得缺了點什麼。



許多人開始批評甯浩態度輕浮,或過度討好市場。


當真如此麼?


作為“瘋狂”系列的第三部曲,這部《瘋狂的外星人》甯浩籌備了整整五年。


他在訪談中提到,“光劇本就寫了三四個方向。”



更不要說後續漫長的後期製作和資金、精力投入,都已經是甯浩的事業之最了。


拍完之後,甯浩到處訴苦:


“我再也不拍大製作的特效電影了。”



執導科幻電影,當“第一個吃螃蟹的人”,聽起來當然很爽。


但對甯浩來說,這也意味著超出了一直以來的舒適區域。



甯浩一直覺得,電影應該是一個棗核型結構


中型成本的電影占大多數,大投資和小投資電影分別佔10%~15%。


現實中的市場卻是啞鈴型,兩頭大,中間小。


中等投入的電影,幾乎沒什麼生存空間。


拍中低成本電影的時候,甯浩掌握著極大的自主權和自我表達空間。


一部兩個多小時的電影,全都可以拿來自由創作。


然而一部大製作電影,卻意味著導演的自我表達空間無限讓位於電影工業和視覺效果。



“工業化把電影本身的溫度降下來了,這是反創作的。”


“一個一米的雕塑,藝術性是最關鍵的。一個十米高的雕塑,就是一個工程學的問題,你得想什麼材料才能立在那兒,這和創作沒什麼關係。”


“我沒想好接下來拍什麼,但絕對不會再拍大製作的特效電影了。”


科幻的設定和高投入的後期製作,確實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甯浩的自我表達空間。


但這並不意味著,《瘋狂的外星人》和前兩部存在本質區別。



相反,這部電影在表達深度和闡釋空間上,比前兩部要更加深入。


只不過甯浩在自我表達和受眾觀感之間,設置了一級臺階。


退一步,輕鬆喜劇閤家歡;進一步,猴子哲學別有洞天。


@飯糰看來,要深入解讀這部電影,關鍵在於兩個要素,和兩條邏輯線



以下內容包含輕微劇透


甯浩的電影,“荒誕”是不變的底色。


他自稱荒誕派,比起喜劇,他更喜歡別人把自己的電影稱為“荒誕劇”。



“荒誕”一詞作為藝術手法,來源於二戰後的後現代主義。


而後現代主義的底色,說白了就是“解構”。


什麼是解構?解構,就是消解。


消解群體,顯露個體;消解意義,顯露真實。


比如搖滾是對經典音樂的解構,《大話西遊》是對《西遊記》的解構。


看似輕鬆的喜劇形式下面,表達的往往是嚴肅的悲劇主題。



比起用理性規劃出的階級社會,荒誕派更喜歡肢解原有的秩序,讓一切歸於混亂。


混亂之中,才能看出真實的人性。



《外星人》的兩個基本要素,一個是荒誕,另一個是文化衝突


主角——外星人——C國特工三方對峙,分別代表三種不同的文明:


底層人民、外星智慧生物和人類精英。


三方之間的誤會和衝突,正是推進情節發展的核心力量。



荒誕,則是文化衝突的表現形式。


電影一開場,因為宇航員一個計劃外的舉動,導致外星人掉落地球。



好巧不巧,正砸在了猴戲傳人耿浩(黃渤 飾)的房頂上。


荒誕和文化衝突就位,一場好戲就此開始。


這次的耿浩,和之前甯浩電影裡“耿浩”沒什麼區別。



依然是髒兮兮的小人物,生活事業一事無成。


活著的唯一動力,就是把祖傳的“猴戲”發揚光大。


好友大飛(沈騰 飾),則是個市儈精明的酒商。


耿浩瞧不上大飛的功利,大飛瞧不上耿浩的猴戲。



兩人互相輕視,卻又維持了一種動態的平衡。


正如太宰治在《人間失格》中所說:


相互輕蔑卻又彼此來往,並一起自我作賤

——這就是世人所謂的朋友。”


憑空砸下的外星人改變了兩人原本平靜的生活。


耿浩想要訓練這隻“罕見猴”傳承猴戲,大飛想賣了這隻猴子大賺一筆。


兩人互相無法說服,大飛便同意耿浩先著手訓練這隻“剛果猴”。



而另一邊,C國特工正在全球搜尋外星人的下落。


到這裡,便進入了這部電影的兩條核心邏輯線


第一條,是用荒誕徹底扭轉了原有的階級鄙視鏈。


電影剛開始時,有一條清晰穩定的鄙視鏈。


外星人>C國精英>底層群眾>猴子


高等級的人傲慢輕蔑,看下一等人就如同人看動物。



然而甯浩並不喜歡這條鄙視鏈。


任何一個人物都是有價值的,不是說你覺得高級的就要怎麼怎麼樣,你就不尊重別人。


邏輯鏈裡頭千萬不要高傲和狂妄,誰狂妄誰倒黴。


在電影裡,他便用“荒誕”跟世界開了個玩笑。


最高等的外星人被當做猴子訓練呵斥,C國精英被兩個窮人耍的團團轉。


等級倒置,秩序全無。



這不是甯浩第一次講述他的“猴子哲學”了。


早在《無人區》的開頭,他就講述了兩隻猴子的故事。



所謂的規則與秩序,其實都不過是在原始獸性的基礎上,受到生存和利益的驅動形成的。


人的本質,還是猴子。


當世界陷入失序,高等生物、人性和獸性混雜在一起,誰都沒了什麼驕傲和矜持。



小人物的市井技能,反而成了拯救世界的鑰匙。


這就涉及到了電影的第二條邏輯線:


規訓與懲罰之下建立起的原始權力秩序。


《規訓與懲罰》,是法國社會學家福柯的著作,講述了刑罰和規訓權力之間的關係。


在電影中,耿浩用所謂的“巴普洛夫條件反射”訓練猴子。



說白了,就是胡蘿蔔加大棒。


聽話,就有香蕉吃;不聽話,就要挨鞭子抽。


當外星人當做猴被訓的時候,高級生物和最低一級的猴子沒有任何不同。


面對獎懲機制,智慧生物像猴子一樣選擇了被馴化。



如果說耿浩擅長的訓猴是“懲罰”,那麼大飛熟悉的勸酒文化則是“規訓”。


沒有鞭子,沒有暴力。


看似文明親切,實際上還是赤裸裸的權力關係。



中國傳統的勸酒文化,本質上就是通過施虐與被虐來確定權力關係。


大飛跪在地上,管外星人叫“大哥”,一杯一杯勸酒。


通過酒精的刺激,加上對下等人絕對控制的快感,高級生物也會醉。


這樣,就建立了新的權力關係。



諷刺的是,最終解決危機的並非國家機關或者精英特工。


正是“猴戲”和醉酒,這兩個最不入流的技能。


千萬年的進化和人類文明的進步,演化出了高科技和工業文明。


然而當一切陷入混亂的時候,卻要依靠動物的方式來解決問題。



關於這部電影,許多人還有另一個疑問。


“《瘋狂的外星人》和《鄉村教師》到底有什麼關係?”


電影片頭一行大字寫著,“根據劉慈欣《鄉村教師》改編。”



然而瞭解原著的人都知道,影片的情節跟書基本沒有什麼關係。


甯浩自己的解釋是,電影的靈感來源於《鄉村教師》。


在我看來,這兩個情節上大相徑庭的作品,確確實實有著相近的內核。


即——


不要忽略任何人的價值和尊嚴,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原著中,講述了一個“物理老師拯救世界”的故事。


有這樣一段觸動人心的對話:


“上尉,你是個白痴嗎?!”艦隊統帥大怒,“你是想告訴我們,一種沒有記憶遺傳,相互間用聲波進行信息交流,並且是以令人難以置信的每秒1至10比特的速率進行交流的物種,能創造出5B級文明?!”


“但,閣下,確實如此。"


“但在這種狀態下,這個物種根本不可能在每代之間積累和傳遞知識,而這是文明進化所必需的!”


“他們有一種個體,有一定數量,分佈於這個種群的各個角落,這類個體充當兩代生命體之間知識傳遞的媒介。”


“聽起來象神話。”


“不,”參議員說:“在銀河文明的太古時代,確實有過這個概念,但即使在那時也極其罕見,除了我們這些星系文明進化史的專業研究者,很少有人知道。”


“你是說那種在兩代生命體之間傳遞知識的個體?”


“他們叫教師。”


“教——師?”


在窮鄉僻壤的鄉下,教師講述的知識看起來和耿浩猴戲一樣無用而可笑。


然而,教師教給孩子的知識卻拯救了全人類。


《瘋狂外星人》中,耿浩碌碌無為,一事無成。


卻寧可窮死,也不願意改行開火鍋城。



“猴戲也是國粹,國粹不能分高低啊。”


“我爹是西南猴王,猴戲不能在我手上沒落了。”


當大飛侮辱他的猴戲時,耿浩出離憤怒了。


我知道這世界我無處容身,只是,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



除了主線之外,影片可圈可點的地方還有很多。


比如對於山寨建築的嘲諷,比如幾個致敬周星馳的經典鏡頭。


再比如,影片中用民樂演奏的《2001太空漫遊》主題曲。



電影之外,許多人都在討論我們開頭提到的《瘋狂的外星人》和《流浪地球》的票房角逐。


在我的票圈,已經有人開始公開下注了。


但其實,對於甯浩來說,這場“戰爭”可能和他沒什麼關係。


畢竟他本人,就是劉慈欣大部分版權的代理方。


《流浪地球》的版權,就是從甯浩這裡給出去的。




後續的拍攝過程中,他不僅客串,更主動提供各種道具場景幫助。


無論郭帆,還是甯浩。


對於這些真正的電影人來說,也許票房並沒有旁人想的那麼重要。


星辰燦爛,宇宙浩瀚,在銀幕後電影世界的探索,或許才是他們真正的戰場。



- END -



 互動話題 

說說你對甯浩或本片的看法? 


📪

 如何投稿 

微信後臺發送“投稿”查看投稿要求






推薦閱讀


流浪地球 | 新喜劇之王


快給我看!  

https://weiwenku.net/d/1099348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