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創板試點註冊制 資本市場改革站在新起點 | 新發審委特點明顯 IPO審核透明度將提高

證券日報之聲2019-02-11 19:21:08

科創板試點註冊制 資本市場改革站在新起點


■本報記者 朱寶琛


作為我國資本市場全新設立的一個板塊,科創板的方案已經揭開面紗。而作為牽動資本市場制度性改革的註冊制,也已經邁出重要一步。


經黨中央、國務院同意,日前,中國證監會公佈了《關於在上海證券交易所設立科創板並試點註冊制的實施意見》。與此同時,中國證監會、上交所還發布了《科創板首次公開發行股票註冊管理辦法》《上海證券交易所科創板股票發行上市審核規則》等8份徵求意見稿。


在業界看來,這既顯示了大力推進資本市場改革的決心,又兼顧了改革節奏與市場發展的平衡,是我國資本市場的一項重大改革,是一次里程碑式的創新。註冊制不是終點,而是資本市場改革的新起點。


實施註冊制有多方面積極意義

“實施註冊制,許多人擔心股票發行快速增加,加大了對主板市場的壓力,其實不然。”開源證券研究所所長田渭東對《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歷次股市密集發行都與股市行情同步,而A股歷次停發或者減緩發行新股,其實都是市場低迷期。


他進一步解釋,目前,新股發行後連續一字漲停,其實是對市場價值的扭曲,說明發行量不能滿足投資者需求,另一方面,流通盤較小的公司標的少,成為市場機構盲目控盤的對象。


在田渭東看來,科創板實施註冊制,具有六方面的積極意義:首先,讓股價迴歸市場定價,監管者只管信息披露的真實性。


其次,監管者將主要精力放在事中、事後監督。監管者不再成為制度套利的獲益層,避免尋租套利等腐敗的滋生,將事前的審查交給市場、交給投資者、交給交易所。


第三,註冊制更加註重專業性、行業前瞻性的審核。註冊制並不意味著放棄監管,發達的資本市場對擬定註冊上市的公司,要通過十幾個團隊幾百人的審核提問,提出上百個針對性意見、問題,通過後才能註冊上市。


第四,事中事後監督主體的責任重大,各個中介機構各司其職。實施註冊制,審計、會計、法律、券商保薦等中介機構的責任更加明確。


第五,註冊制實施後,將改變新股惡炒現象。從境外實施註冊制的情況來看,股票供需平衡,新股發行後,股價溢價降低,開盤一步到位,不再出現目前A股中盲目跟風炒新股的投機現象。


第六,讓處於初創期的新經濟企業儘快上市。目前A股傳統行業上市公司多,代表新經濟的“BATJ”都在境外上市,國內投資者很難分享中國高速發展的新經濟成果。


聯儲證券首席投資顧問鄭虹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科創板試點註冊制,是真正對國內科技型企業的支持。因為按照以前國內A股發行的要求,高科技型企業達不到上市融資的條件,要麼轉投海外市場,要麼資金不到位發展無望。而高科技的實效性和替代性非常強,企業如果不能利用先期的技術壁壘優勢,就容易錯失科技成長性帶來的行業利潤。


“註冊制的實施,不是單純的降低發行門檻,而是通過五套標準進行對號入座,同時盈利模式和盈利能力相對好的企業,門檻就相對低一些。”鄭虹說,加速科技型企業的上市週期,才是優化中國經濟結構,對中國新經濟的支持。


證監會和上交所分工合作

實施意見明確,在科創板試點註冊制,合理制定科創板股票發行條件和更加全面深入精準的信息披露規則體系。上交所負責科創板發行上市審核,中國證監會負責科創板股票發行註冊。


武漢科技大學金融證券研究所所長董登新認為,上交所上市審核與證監會發行註冊,兩者之間是分工合作,在一般情況下,證監會都會尊重上交所的審核意見,並作出同意註冊的決定。但在發行上市審核、註冊和新股發行過程中,發現發行人存在重大違法違規嫌疑的,證監會可以要求上交所處理,也可以宣佈發行註冊暫緩生效,或者暫停新股發行,直至撤銷發行註冊。


“很顯然,在‘科創板+註冊制’架構下,上交所將承擔IPO審核的主體任務及絕大部分工作量,這樣證監會能夠抽身出來,更加專注於市場監管,嚴查證券違法犯罪行為。”董登新稱。


財富證券網絡金融部副總經理趙歡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在科創板試點註冊制,證監會和上交所各有分工,比如,上交所將設置科創板上市委員會與科技創新諮詢委員會,在人員構成中,注重專業性和獨立性,這一方面有助於提升審核工作的專業性、權威性,確保試點審核工作的“公開、公平和公正”;另一方面,將為企業提供專業的諮詢服務,有助於企業瞭解自身的情況,比如是否具有科創企業屬性、是否符合技術發展趨勢。


註冊制核心是信息披露

註冊制的核心是信息披露,相關各方應當各司其職、各盡其責,提高信息披露質量,讓投資者在信息充分的情況下作出投資決策。而從方案來看,註冊制試點將重點在便利直接融資、強化信息披露監管、加強風險防控等方面發力。


上交所相關負責人表示,發行人是信息披露第一責任人,應當保證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完整;中介機構承擔“看門人”職責,對發行人的信息披露進行把關;交易所通過審核發行上市申請文件,督促發行人及其保薦人、證券服務機構真實、準確、完整地披露信息。交易所從充分性、一致性和可理解性的角度,對信息披露進行審核,通過一輪或者多輪的審核問詢,讓發行人和中介機構“說清楚,講明白”,努力讓“問題公司”或者公司重大問題無所遁形,防範和震懾欺詐發行。


“充分性、一致性和可理解性與真實性、準確性、完整性,不是對立的,二者是方式和目的、手段和結果的關係。”上交所相關負責人說。


鄭虹表示,強化信息披露是真正對投資者的保護。註冊制的核心就是信息披露,這是投資者對上市公司判斷的基本依據。在流程簡化的基礎上,各環節的信息透明就非常重要。


業內人士表示,信息披露建設的核心在於執行。監管部門和交易所應嚴格執行信息披露的制度,對信息披露存在重大缺陷、信息造假的公司予以嚴懲,夯實註冊制的基礎。


註冊制應立足我國資本市場的實際情況,相應建立合理的股票發行註冊機制,強化事前事中事後全過程監管,強調市場主體歸位盡責,顯著提升違法違規成本,有效防控各種風險,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鄭虹表示,試點註冊制,離不開對全過程的監管,但監管尺度有了新的調整,既不過分“嚴”,減少過度的行政管制,又不過分“鬆”,做到市場內有法可依,依法治市,讓中介機構發揮應有的監督功能,讓上市公司做到真正自律,讓投資者回歸理性投資。


新發審委特點明顯  IPO審核透明度將提高


■本報記者 左永剛


近日,隨著21名發審委委員產生,第十八屆發審委即將開始履職,修訂後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行審核委員會辦法》也有望近期正式落地實施。


2018年9月份,證監會啟動發審委換屆工作,同時就修訂《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發行審核委員會辦法》公開徵求意見,此次修訂主要是縮減了發審委委員數量,以專職委員為主,增強了審核程序的一致性和透明度,此外還允許委員參加初審會。


在十八屆發審委最終名單中,來自證監會1人、地方證監局9人、深交所3人、律師事務所5人、會計事務所3人,共計21人。


近期接受《證券日報》記者採訪的保薦機構和律師事務所相關人士表示,從多層面來看,十八屆發審委將延續嚴格審核的特點,發審委委員主要由監管系統和律師事務所等構成,審核更加註重發行人治理的規範性、合規性和信息披露的充分性,同時審核透明度將進一步提升。


有中介機構人士分析稱,從發審委委員構成可以看到一些微妙變化,比如券商人士未入圍,或為中遠期註冊制落地積累經驗;來自監管層以及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的委員,將更加註重發行人規範性,尤其關注發行人在違法違規、信息披露兩大層面的規範性;上交所沒有相關人員入圍十八屆發審委,主要是為科創板騰出審核人員力量。


據《證券日報》記者梳理,十七屆發審委以來,IPO審核更加全面、嚴格,其中發行人關聯交易、同業競爭、重大違法違規、訴訟事項、環保風險等事項審核愈加深入和嚴格。


如最近的兩次發審會,十七屆發審委就對信利光電股份有限公司提出了涉及關聯交易、未足額繳納社會保險金、相關專利訴訟等方面問題,要求發行人進行充分披露。最終信利光電股份有限公司未能過會。


實際上,擬設立的上交所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與十八屆發審委人員構成有一定相似性,如規定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有一定數量的律師事務所和會計師事務所專業人才,而十八屆發審委有5人來自律師事務所,3人來自會計師事務所;而科創板股票上市委員會審議會議要求由法律、會計專家至少各1名參加。同時上市委委員熟悉股票發行上市相關業務及有關證券法律、行政法規、部門規章和上交所業務規則等條件。


業內人士普遍認為,十八屆發審委審核將更加註重發行人的合規性和治理規範性,同時從信息披露充分性、一致性和可理解性的角度出發,對發行人的信息披露進行嚴格審核。結合資本市場服務經濟高質量發展的宗旨,預計將在嚴格執行法定標準和嚴格審核的基礎之上,發審委將向符合國家產業要求的科創企業給予一定傾斜。


據證監會披露的最新統計數據,中國證監會受理首發及發行存託憑證企業285家,其中已過會26家,未過會259家。未過會企業中正常待審企業249家,中止審查企業10家。


價值投資新座標



長按指紋 > 識別圖中二維碼 > 添加關注
https://weiwenku.net/d/1099375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