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家相鄰而開的“小鄭酥燒餅”店打起了官司……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02-14 06:21:44



基本案情


2007年,朱某在南京市建康路經營燒餅生意,店鋪門頭掛有“小鄭酥燒餅”招牌。隨著經營規模擴大,朱某開設了“小鄭酥燒餅”分店。2015年,朱某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局申請註冊“小鄭酥燒餅”文字商標,於2016年9月21日核准註冊。

 

鄭小鄭食品店同樣經營著酥燒餅生意,其經營地址與朱某的建康路店相鄰。鄭小鄭食品店的門頭、店內招牌以及燒餅包裝盒、包裝袋上均印有“小鄭酥燒餅”的標識,形成了兩家“小鄭酥燒餅”並肩經營的市場格局。

 

朱某為了以示區別,在店招的“小鄭酥燒餅”前加了“朱記”字樣,同時,其基於“小鄭酥燒餅”註冊商標專用權,向鄭小鄭食品店提起了侵害商標權訴訟,請求法院判令鄭小鄭食品店停止侵犯“小鄭酥燒餅”商標權及不正當競爭的行為,賠償經濟損失10萬元,並登報消除影響。



法院判決


南京鐵路運輸法院一審判決駁回朱某的訴訟請求,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經審理認為: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第三款規定,商標註冊人申請商標註冊前,他人已經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先於商標註冊人使用與註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並有一定影響的商標的,註冊商標專用權人無權禁止該使用人在原使用範圍內繼續使用該商標,但可以要求其附加適當區別標識。



本案中,鄭小鄭食品店使用“小鄭酥燒餅”的行為符合商標法關於“在先使用”的規定,理由如下:


首先,從形式要件來看,商標先用權抗辯需同時滿足兩個“先於”的條件,即在先使用商標的時間不僅要先於受侵害的註冊商標的申請日,同時還必須先於受侵害的註冊商標的使用日。本案中,鄭小鄭食品店的經營者鄭某首次使用“小鄭酥燒餅”的時間為2005年,朱某首次使用“小鄭酥燒餅”的時間為2007年,而涉案商標的申請時間為2015年。可見,不論是朱某首次使用涉案商標的時間還是申請涉案商標的時間,均晚於鄭某的使用時間。


其次,從實質要件來看,鄭小鄭食品店使用“小鄭酥燒餅”商標符合商標法第五十九條第三款關於“有一定影響”的規定。判斷在先使用的商標是否具有一定影響時,應當綜合考慮該商標的具體使用行為、持續時間、公眾認可程度等因素,而不應將其與商標註冊人的經營影響簡單進行對比。本案中,鄭小鄭食品店通過長期經營積累了良好的商譽和穩定的客戶群體,電視、網絡等媒體對其也進行了報道,可以認定鄭小鄭食品店在先使用的“小鄭酥燒餅”具有一定影響。


再次,從保護範圍來看,“小鄭酥燒餅”商標主要由“小”“鄭”“酥燒餅”三部分構成,“鄭”系中華民族常見姓氏,“燒餅”係一種烤烙麵食的統稱,“酥”系對燒餅口感特徵的描述,“酥燒餅”也是燒餅的常見品種之一,結合起來,可以認定是此類商品的通用名稱。因此,“小鄭酥燒餅”系常見姓氏和通用名稱的組合,固有顯著性較低,朱某應當預見法律對該商標的保護力度不高。


 

最後,從主觀要件來看,鄭小鄭食品店經營者的姓名為鄭某,其以“小鄭酥燒餅”為店名具有較為明顯的合理性,應認定為善意,沒有攀附他人商譽的主觀意圖。但不論是註冊商標還是非註冊商標,其價值都在於區分商品和服務來源,本案中,兩店都以“小鄭酥燒餅”為標識並肩比鄰經營同類商品,勢必會造成權利衝突與市場混淆。現上訴人為了與被上訴人的產品加以區分,已經在店招的“小鄭酥燒餅”前加了“朱記”字樣,法院對上訴人這樣的行為表示讚賞。同時,為維護有序的市場競爭,鼓勵各自誠實經營,保護消費者的合法權益,法院倡議被上訴人也在店招和產品標識上附加適當標識,以示區別。


典型意義

 

保護註冊商標專用權的制度價值,一方面是鼓勵商標權人提高商品和服務質量,提高商標品牌信譽;另一方面是保護消費者利益,減少消費者市場識別成本,維護商標權人和社會公眾利益之間的平衡。本案中,法院依法保護商標在先使用人合法權益的同時,充分發揮知識產權司法保護的主導作用,倡議其在店招和產品標識上附加適當標識以示區別,體現了法院維護公平市場競爭,保護消費者權益的司法導向。


二審合議庭:姚志堅(主審法官)、劉方輝、柯胥寧


https://weiwenku.net/d/1099445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