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Alex Honnold獨立自由攀登Yosemite山谷El Cap峰Freerider線路

喜馬拉雅登山論壇2019-02-23 03:41:36

編譯:Mintina

Alex Honnold如實講述


       獨立自由攀爬1,000米距離巖壁 - 而且並非任何山壁,而是整個Yosemite山谷之中最為顯赫的傳奇山峰,El Capitan峰 - 這或是一位攀巖者的終極夢想,或是是最糟的噩夢。主流觀眾趨向於第二種選擇,但是卻又無法移開自己的視線。儘管,我們知道,這部紀錄片裡展示的攀登最終取得成功,當陡坡在橡膠鞋底的重量下顯現,或是一隻盤旋的飛鳥打擾運動員的注意力時,我們依然會感到心驚。


       攀巖運動方面投資最高的大製作電影如此矯揉造作,觀眾中真正的攀巖者或是大笑不已,又或是皺眉蹙眼(該類的經典影片包括,垂直極限,那些參與制作的人們把其稱為索道工人和替身合作的垂直弱智)。但是,根據任何標準,Free Solo一片是一部很棒的電音 - 或是是自Touching the Void一片以來,最為出色的攀爬電影 - 致於獲得奧斯卡獎項最佳紀錄片提名也並非太過意外。國際方面,Free Solo一片並未廣泛播映,儘管美國和加拿大本地人能夠在電影院看到這部影片。


       今年,奧斯卡獎項頒獎典禮將於2月24日舉行。過程中,值得考慮Alex Honnold自己對於此次精彩絕倫攀登的看法。在一次TED演講活動期間,Honnold分析了他調整到適宜意識狀態,控制恐懼,拋開首次在Half Dome峰大型獨立自由攀爬,他把其描述為“自己人生最棒一日”感受的過程,此次,他用時四個半小時,孤注一擲的賭注中完成El Cap峰陡峭的Freerider線路,沒有連接繩索,沒有安置裝備,而且似乎勇敢無畏。


       在這次帶有娛樂性的演講之中,Honnold清楚地說明了自己的觀點:在Half Dome峰的嘗試,儘管缺乏適宜的準備,最終依然完成攀登,而El Capitan峰的項目包括數年艱辛的訓練,而且紙盒子,他最終發展至正確的認知,無法開始。Honnold的巖角包括一系列的黑色幽默:他挖苦般地指出,有些事情本不應該有趣,但是,事實卻是如此。


       201年6月,Alex Honno的創造了攀巖歷史,成為首位獨立自由攀登Yosemite山谷El Capitan峰的人。Honnold留下全部的繩索和裝備,在3小時56分鐘時間裡極速通過Freerider路線。Free Solo,關於此次攀爬的影片,由美國國家地理地理製作,JImmy Chin(金國威)及他的妻子,Elisabeth Chai Vasarhelyi共同執導,獲得第91屆奧斯卡獎項最佳紀錄片提名。


       以下內容刊載在美國國家地理雜誌2019年2月刊。


       身下為加利福尼亞州Yosemite山谷,Alex Honnold獨立自由攀登 - 意味著沒有連接繩索或是使用安全裝備 - 沿El Capitan峰西南壁3,000英尺的裂縫部分攀爬。在2017年6月3日取得成功之前,Honnold花費了近十年時間思考此次攀登,而且用時超過一年半的時間為此進行計劃和準備。

Honnold從Taft Point繩距邊緣俯瞰,從被稱之為El Capitan峰的花崗岩峭壁眺望Yosemite山谷。每一年,Honnold都會在公園這處標誌性的山峰度過數月時間,並進行抱石攀登。“Yosemite山谷,”他表示,“是我在整個世界上最為鍾愛的地點”


       此時是凌晨48點54分,2016年11月,寒冷的清晨,Yosemite山谷國家公園。


       隨著Alex Honnod沒有任何其他輔助,除去手指抓握和兩隻橡膠鞋尖端的支撐,滿月神祕的月光照耀在El Capitan峰西南壁。他正在嘗試一些職業攀巖者長期以來一直認為無法做到的事情 - 世界最具標誌性鉛筆的一次“獨立自由”攀登。這意味著,他獨自一人,在距離超過半英里的陡峭巖壁艱難掙扎,不連接繩索進行攀爬。


       在寒冷中點亮頭燈,微弱的光亮透過他的髮絲,光滑的花崗岩壁,他必須穩固地進行下一步踩踏。在他之上,數英尺的地點,岩石一片空白,缺少任何類型的握點。與線路高處部分不同,那裡有著很淺的草皮,鵝卵石大小的抓握和細微的裂縫,Alex可以藉助自己難以置信的強壯手指行進,但是這處區域 - 一處名為the Freeblast的垂直陡峭部分 - 必須熟練掌握複雜的平衡策略和姿勢。攀巖者們把這稱之為摩擦力攀爬。“這很像是在玻璃上行走,”Alex曾經表示。

Freerider線路難度最高的區域之一,the Freeblast。與線路高處部分不同,至少有著細微的超品或是岩石邊緣 - 這處垂直陡峭部分 - 必須熟練掌握複雜的平衡策略和姿勢。攀巖者們把這稱之為摩擦力攀爬。“這很像是在玻璃上行走,”Alex曾經表示

照片提供:Mikey Schaefer


       他擺動自己的腳趾。腳趾已經麻木。他的右側腳踝變得僵硬,而且因為兩個月前,他在路線該區域練習時掉落導致的嚴重扭傷而腫脹。當時,他連接著繩索。現在,滑落根本不可想象。獨立自由攀登不像任何其他的危險運動,如果弄糟,你或許會死。當你身處60層高的地點,沒有綁住繩索,這裡沒有“或許”。


       下端600英尺處,我坐在一棵倒塌的樹幹上,注視著Alex頭燈微弱的光亮。沒有移動,在或許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感覺如同永恆。而且我知道原因,他正在面對自他七年前首次夢想這個目標便一直榮繞在其腦海的巖點。我自己成攀登過這處陡坡,想到獨立自由攀爬讓我毛骨悚然。如果Alex掉落,那麼我所在的地方距離他摔落的地點不足100英碼(編者按 - 約91.5米)。


       突然發出的聲音迫使我回到現實。我的心臟劇烈跳動。一位攝影師,記錄攀登活動的團隊成員之一,從山壁底部沿路線去往上端。我可以聽到他的無線電步話機中生硬,“Alex正在下撤,”他說到。


       感謝上帝,我想到。Alex能夠生還。


       我隨後將會與他進行交談,我已經知道為何他為何會返回。他感覺不對。顯然,他並非 - 那是瘋狂。或許,我讓自己陷入沉思,事情本不應如比。


       攀巖世界的一些人把獨立自由攀登視作為不應該去觸碰的事情。批評之聲認為,注意到那些進行嘗試而遇難的漫長名單,這種魯莽輕率的演出讓運動留下惡名。其他人,包括我自己,意識到,這是運動最為純碎的表現形式。這是一名奧地利阿爾卑斯登山者,Paul Preuss所持的態度,他被攀爬歷史學者認為是獨立自由攀巖之父。他表示,阿爾卑斯式攀登不可或缺的部分就是以超群的體能和心理技能掌控一座山峰,而非“人工輔助”。27歲時,Preuss已經不連接繩索進行了約150次首攀,範圍遍佈整個歐洲。1913年10月3日,在獨立自由攀登奧地利阿爾卑斯山區Mandlkogel峰北脊時,他滑墜死亡。


       但是,Preuss的理想卻留存下來,影響著之後一代又一代攀巖者,並激勵著上世紀六十和七十年代的“獨立攀登”運動,這是一項支持僅作為安全考量,使用繩索和其他裝備,而非作為攀爬者向上行進的輔助。下一個引人矚目的嚴肅的獨立自由攀巖者出現在1973年,當時,“大熱的”Henry Barber以Yosemite山谷Sentinel Rock北壁1,500英尺路線的攀爬,過程中沒有連接一根繩索而震撼整個攀巖圈。三年後,John Bachar,來自洛杉磯的19歲的年輕人,獨立自由攀登了New Dimensions線路,一條位於Yosemite山谷艱險的300英尺裂縫路線。直至1987年,才有人重新涉及這個領域,Peter Croft,低調謙遜的加拿大人,獨立自由攀爬了Yosemite山谷最為令人驚歎的兩條線路 - Astroman和Rostrum - 一日之內連續攀登。

Honnold在他位於加利福尼亞州Sacramento地區童年的居所內享用零食,他的母親陪伴在側


       Croft的成就一直延續至2007年,一位羞澀,眼睛突出,來自Sacramento地區的22歲青年,Alex Honnold,在Yosemite山谷開始展現自己。他用Croft的Astroman-Rostrum大師級線路的重複攀爬震驚整個攀巖圈。第二年,他獨立自由攀登兩條知名的艱難路線 - Zion國家公園的Moonlight Buttress和Yosemite山谷Half Dome峰的Regular Northwest Face - 攀爬距離如此職場,即使難度如此之高,沒有任何的嚴肅攀巖者想象過他們能夠在不連接繩索的情況下進行嘗試。贊助蜂擁而至,記者和簇擁者們為他的成就歡呼吶喊,Alex卻祕密地考慮著更大的目標。


       注意到Alex獨立攀爬El Capitan峰的訴求並非他一時衝動產生的腎上腺飆升的想法非常重要。2009年,在我們首次一同進行探險期間,他向我提及了這件事情。我認為他完全瘋掉,但是,他極度的自信和他在令人驚歎的高難度巖壁毫不費力地輕鬆攀登讓這個看起來不僅僅只是理想主義的誇誇其談。

Daisy Chung, NGM公司工作人員;El Capitan峰圖片吃力,Martin Gamache,NGM公司工作人員;Clay Wadman;Aldo Chiappe

來源:Mark Synoot;Alex Honnold;Greg Stock,Yosemite National Park機構;Sofia Geld,Little Monster Films公司


       Alex重新研究了El Capitan峰的數條線路,最終選擇了Freerider路線,對於成熟的攀巖者來說,一條熱門測試線路,而且也是通常需要數日時間進行嘗試的路線。這裡約有30處繩距 - 或是繩索長度 - 在所有可能得方面挑戰著一名攀爬者:手指力量,前臂,肩部,小腿,腳趾,背部和腹部,更不要說平衡性,靈活性,解決問題的能力和情緒的忍耐力。一日內特定的時間,陽光照射巖壁的炙熱程度,讓人們在觸摸時便感到灼燒;數小時後,氣溫可能極速降至零華氏度。風暴襲來,滾滾熱浪席捲山壁,溪水沿裂縫噴湧而出。蜜蜂,青蛙和鳥類會突然出現在關鍵巖點的裂縫之中。所有尺寸的岩石會突然碎裂,滾落。


       The Freeblast或是最為令人恐懼的部分,但是,更具體能挑戰的部分卻依然位於高處:一處他只能蠕動通過的煙囪狀的裂縫;一處寬闊裂縫,他必須進行幾乎最大的伸展,用雙腳踩踏岩石,手部向上,以一次數英寸距離向上。隨後距離山谷底部2,300英尺處是路線的難度區域,名為Boulder Problem - 空白巖壁,有著線路最具極速挑戰的巖點。


       一年之後,Alex在Freerider線路停留數百小時,連接繩索,為每個區域進行準確無誤的演練,記住數以千計的複雜手部及腳部連接。此後,他回到“盒子”裡,RAM ProMaster麵包車內(過去12年間,斷斷續續,麵包車作為其移動營地和家)。在車內,他用捆紮一起的筆記本記錄每一日的訓練細節。


       “那麼,去往那裡感覺如何?”一晚,我詢問到,當時,他正在自己麵包車的小型廚房內準備一頓素食晚餐。當日,他正在嘗試the Boulder Problem繩距。


       “現在,我已經在沒有掉落的情況下完成了11或是12次,”他回答說。“但是,這絕對是你必須感到興奮的事情。”他對我擺出11個巖點的手勢。之後,他用自己特別的隱喻一個接一個地描述這些巖點:“左腳來到拇指僅能深入一點的裂縫部分。右腳來到這處淺坑,你的腳趾可以非常用力,這樣便能夠對左手形成支撐,接下來,你能夠,例如,橫向通過這處平坦,向下傾斜的波紋狀部分,這裡很小,但是你可以相當用力地抓握。我的手部握住巖壁的一點區域,這樣我的腳部能夠向上,接下來來到這處頭部向下的拇指支撐的波紋狀區域。”

連接繩索,Honnold在Freerider線路部分進行嘗試,這是他即將在El Capitan峰獨立自由攀爬的路線。Freerider線路測試著攀巖者的每一個身體部分 - 從手指到腳趾 - 此外還有心理和體能的耐力

Honnold在El Capitan峰難以計數的練習之中的一次結束後查看自己的雙手


       “那個握點究竟多大?”我問到。


       “這是線路上最為糟糕的握點。”Alex看著我,他的眼睛瞪得很大,自己的拇指和手指前端分開約為八英寸。“或許如此。”


       但是在他最終通過Boulder Problem繩距之前,他必須完成the Freeblast區域,這是生死平衡之間最為令人激動煩惱的多樣選擇。我在那些連接繩索訓練之中的一次加入他,11月,他在這處繩距遇到阻滯,再次滑落。根據我的記錄,這是他第三次在這裡滑落。“這個巖點並非不安全。我並不喜歡,”他在我們在上端陡坡停下來休息片刻時告訴我。那一刻,我意識到,Alex將永遠無法在這處區域感到滿足 - 無論他演練多少次。這路線上一個永遠無法向他屈服的巖點。他也一定心知肚明。

手握全部攀爬裝備 - 他的攀巖鞋和粉袋 - Honnold在開始後四個小時站在El Capitan峰頂端。“身處底部,我略感緊張,”他事後說到。“我的意思是,你的上部是一處如此巨大的山壁。”所以,接下來?“我依然希望能夠攀登高難度線路。終有一日。你不會在下撤時便歸隱山林”


       週六清晨,2017年6月3日,在Alex失敗的嘗試七個月後,我來到El Capitan峰下端附近的草場。高高的蒿草佔滿露水。天空灰暗,黎明即將來領。唯一的響動便是松木林高處呼嘯的風聲。我通過望遠鏡眺望,那是Alex,位於山谷上部600英尺距離,向the Freeblast區域行進,雜草叢生的陡峭山壁已經摺磨了他十年時間。他的移動,通常來說,如此流暢,顯得有些令人擔憂的僵硬。他的腳部,沓-沓-沓地摩擦著山壁,好像他正在陡坡試探性地返現前行的方向。隨後,他站在巖點上部數英尺的平臺區域,多年來,他一直從這裡俯瞰山谷。我意識到自己屏住呼吸,我潛意識地呼氣。依然有數千個巖點需要征服,而the Boulder Problem繩距還在上端原處,但是,這一次,他不會下撤返回。Alex Honnold,現在,正在順利地進行歷史上最為偉大的攀登。


       2014年,Mark Synnott與Alex Honnold共同撰寫關於在爺們海岸峭壁進行攀登的文章。攝影師Jimmy Chin(金國威)共同執導美國國家地理紀錄片,Free Solo。



信息來源:Angela Benavides,Mark Synnott,除去文章的第一張照片,其餘全部由Jimmy Chin(金國威)提供


https://weiwenku.net/d/1099704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