詳解日式賽朋神作《銃夢》,否則你不懂《阿麗塔》好在哪兒 | 泥虹映畫

虹膜2019-03-02 23:43:42


文 | 離淨語


1998年,詹姆斯·卡梅隆經後來《水形物語》的導演吉爾莫·德爾·託羅推薦,得知了當年西方宅男心目中的神作——《銃夢》。


那時,《泰坦尼克號》方才上映,卡梅隆即刻飛到日本,找原作者木城雪戶購買影視版權,一晃已經過去了21年。



劇本早已拍板,甚至連卡氏的評註都達到了六百頁。此間幾經瓶頸、難產甚至易手。但今日呈現在我們面前,我才能終於確定,在《阿凡達》的歷練之後,卡梅隆的團隊紮紮實實地為我們獻出了一部史上最強的「漫改」作品。


1980年代後半,日本在電子技術與都市密度上全球領先,然而這種以人類的異化為潛在代價的高度現代文明,卻產生了技術烏托邦與末世廢土這樣的雙重想象,誕生了三部經典的日式賽博朋克漫畫,分別是連載至1990年的《阿基拉》,1989年開始的《攻殼機動隊》,與1991年起連載的《銃夢》。



與《銀翼殺手》為代表的美式賽博朋克不同的是,日本的都市化活力與漫畫的想象力,讓日式賽朋擺脫了洛杉磯的頹廢與仿生人的悲歌,而是以一種更加癲狂、富有原始生命力的狀態,來發展前者所奠定的科技與人類的主題。


而與《銀翼殺手》暌違25年的翻拍同時,三大日本賽博朋克經典的好萊塢翻拍也跟著被趕上了日程。在《攻殼》滿場差評,而《阿基拉》八字都還差一撇的狀況下,卡梅隆版《銃夢》反而正值時機地回到了我們的視野中,可以說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銃夢》在日本本土的動畫版,由於天時地利的原因,不得不說十分令人遺憾。《阿基拉》在1988年由大友克洋親自擔任導演,改編的動畫電影至今無法超越;而《攻殼機動隊》遲至1995年才被押井守改編,趕上了《EVA》與深夜電視動畫的火爆,在西方引起了巨大的反響。


唯獨《銃夢》由於連載初期便銷量太好,改編計劃草草上馬,正值OVA(家庭錄像帶格式)動畫熱潮的消退期,因此未有強烈反響,也成為了三神作中最為小眾的一部。



時至今日,作者木城雪戶自己都坦白承認,當時滿腦子都在考慮熱銷的漫畫版的延續,根本無心管動畫化的細節,就連這次的電影版也放心交給卡梅隆。因此,後者對改編版傾注的心血,不得不說是命運之神對這顆遺珠的眷顧。


事實上,即便是在卡梅隆辭任導演之後,他欽定的羅德里格斯也在《罪惡之城》等作品中積累了足夠的「漫改」經驗與cult趣味,而且特效團隊強大的影響也體現了卡梅隆的風格,說它是卡氏的心血之作仍不為過。


從天空之城扎勒姆與格鬥「機甲術」,到兵器大馬士革刀與死亡球的賽道,《戰鬥天使阿麗塔》在視覺上對原著達到了超高的還原程度,甚至許多構圖與分鏡簡直可以一一對應。



同時,通過成熟的面部捕捉技術,女主角的日式卡通大眼睛不僅是對原作形象的忠實還原,也延續了卡梅隆本人對現實與仿真進行融合的思想——在《阿凡達》之後,女主演第二次淪為了片中「虛擬角色」的「特型演員」。


如果說《阿基拉》描繪的是凝聚了當代文明的都市崩塌的景觀,《攻殼》又將焦點對準了數字時代靈與肉的哲學思辨,那麼《銃夢》則是主角魅力與冒險精神在賽博朋克中最強烈的表達。


在廢墟中發現的凱莉(在英譯原版中由於讀音歧義而改名阿麗塔)美少女的面龐與改造後的賽博格軀幹,體現的是日本時至今日仍然迷戀的人造人養成之夢。


一方面,與後來綾波麗、小嘰、最終兵器彼女等人造美少女無口、萌系的人設強調相比,《銃夢》仍然繼承了《風之谷》等八十年代動漫的劇情強調與世界觀強調。但另一方面,與其它的賽博朋克作品相比,也正是通過激烈的動作場面中表現出的凱莉形象,打開了九十年代一系列戰鬥美少女的先河,開啟了東浩紀口中的人設消費時代。



雖然動畫版錯過了兩年後《新世紀福音戰士》造成的社會現象,但卻宣告著後者流線型裝甲美少女式的人物設計。電影中,通過父親與男生對機械軀體曲線的撫摸,這種隱藏的皮格馬利翁式戀物情結被極為明確地表現了出來。


事實上,卡梅隆對《銃夢》的迷戀,也正是源於二十年前他初為人父的心情。他迫切地希望故事中獨立、勇敢、精進的女主形象,能成為當時僅五歲的女兒將來的精神榜樣。



而在各種視覺設定與情節還原都高度忠實原著的前提下,這種真實的父親心情,也構成了卡梅隆版《阿麗塔》與原作最大的區別:


原作中的依德醫生,是賽博朋克的地下世界中典型的怪博士形象,在夜裡靠獵捕怪物來購買身體部件,偷偷進行實驗,而在電影中,他被洗白成一個道德高尚的人物,做這些是出於正義、公益與愛女之心。


在原作中,凱莉純粹是依德出於迷戀的創造。他特地挑選了一位陪酒女郎的手臂,還一度將凱莉打扮成洋娃娃,名字也是來自一隻死去的貓——但在電影中,這些都變成與他過世的女兒有關。


電影中阿麗塔叛逆所喊出的「我又不是你的女兒」,在原作中其實是「我不是你的洋娃娃」——想必也是來自為人父的親身體驗吧。



除了視覺上的高度還原外,《阿麗塔》對於《銃夢》劇情的還原到底如何呢?老實說,這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


或許是出於愛女之情,卡梅隆不惜背叛了原作青年漫畫式的賽博朋克暗黑世界觀,將阿麗塔描繪得更加少女、富有人情味,但這其實也是動畫版的宗旨,是考慮市場與受眾的結果——在漫畫中,凱莉在戰鬥時抹上的,是地下機器世界的黑色焦油,而電影版則與動畫版的處理相同,將其變成了死去小狗的鮮血。



原作《銃夢》其實很大程度上是木城雪戶邊創作邊構思的大雜燴成果,舉個例子,他起初打算如標題所示,以「槍」與「夢」作為主題,但後來引入了李小龍所啟發的功夫格鬥,便漸漸沒有使用槍支的情節了(當然了,電影版對中華武術的還原也是十分忠實的,這份用心值得嘉獎)。



又比如說,《銃夢》在採用賽博朋克的主題同時,也體現出了八十年代宮崎駿蒸汽朋克的影響,因此才有天空之城的設定,地面上的都市才會充滿了陽光,男主尤浩也是開風車的設定。


最重要的一點是,《銃夢》原本是分節構思的,九本單行本各構成一個獨立的故事。這也給電影版的改編造成了很大難度。而原作者木城雪戶最期待的,其實是分集電視動畫的改編。


比如說,與格戮希卡的戰鬥集中在第一卷,著重描繪凱莉的誕生與她超強的戰力;與流浪盜賊尤浩之間的浪漫故事是第二卷的主題;之後,由於遊戲版的推出,凱莉又集中精力改去打死亡球……電影版在與動畫一樣、主要選取了前兩卷故事的同時,卻試圖讓這些線索全部融合交錯、平行推進,在一定程度上讓觀眾分散了注意力。



但除開這些將長篇作品融入一部電影的難題之外,《阿麗塔》對原作的忠實,絕對會是一部讓漫畫粉絲出於意料的心意與驚喜之作,也希望它有意預留的續作計劃能夠順利實現,完整地描繪出《銃夢》這個龐大、複雜的世界。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去年臺灣最熱門的這部電影,大陸在短期內肯定還拍不出來

二刷《新喜劇之王》,我再度確認這是好電影

一個真正的電影學博士,哪像翟天臨那麼容易?

https://weiwenku.net/d/109991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