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年前您出生時,中國亂世如麻;今日這盛世,如您所願!

北美留學生日報2019-03-07 13:56:09



3月5日,就是周恩來總理誕辰121週年。


這百年間,中國從風雨飄搖,到干戈寥落;從弱民弱國,到國富民強;從守拙閉關,到改革開放......


直到今天,中國終於成長為昔日列強懼怕的樣子。



這其中,離不開周總理,這位功勳級的開國人物。


他有著視死如歸般的革命熱情,每每扶大廈於將傾,挽狂瀾於既倒。


無論是決定中國共產黨走向的遵義會議,還是後來文革中的艱難歲月,周總理都在踐行著“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信念。


1976年,1月7日晚11點,剛接受完人生最後一次手術的周總理從病榻中甦醒。


面對周總理的膀胱癌癌,醫療組也顯得束手無策,最後一次手術,也只是拖延病魔而已,對於病程本身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幫助。


到了晚上11點,周總理開始屏退左右,可能是內心感到自己時日無多,他對身邊的醫護人員說:


“我這裡沒什麼事兒了,你們去幫助有需要的同志吧。我想回家治療,出來兩年多了,真想回家住住。”


(1971年的周恩來)


兩年前因癌症進駐解放軍305醫院,前後共經歷大大小小13次手術,平均每2個月就要進行一次手術。


據主治醫生吳階平透露,膀胱癌是周總理身上最嚴重的問題,每次會報病情,也都只是講癌症的治療。


但除此之外,周總理還有嚴重的心臟問題。


自1966年開始,周總理就得了冠狀動脈硬化性心臟病,每天工作勞累時就發生心絞痛、心律不齊等問題。


(1975年6月,周總理在醫院會見泰國總理)


在他的上衣口袋中,常年備著硝酸甘油小藥瓶,並且有時需要吸氧來輔助呼吸。


辦公室外常駐有專門的醫療小組,隨時準備搶救。


繁忙的事務和一件又一件棘手的事情等待著總理處理,使得他無法靜心修養,在查出患有心臟病的同年,癌症也開始入侵了。


(1974年5月30日,周總理和毛主席最後一次見面)


據統計,在1974年1月至5月期間,周恩來的實際工作量為每日工作12至14小時有9天,14至18小時有74天,19至23小時有38天,連續工作24小時有5天。


此外,從3月中旬到5月底的兩個半月內,除日常工作外,共計參加中央各種會議21次,外事活動54次,其他會議和談話57次。


這麼強的工作量,一個康健的人尚且感到吃力,更別說還在患病中的周總理。


(1975年1月,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


1971年開始,周總理就出現大便潛血等狀況,發展到最後,每天失血至少100毫升。


但是,經歷無數次戰火的周總理卻在病魔面前展現出了一次又一次的頑強。


1976年1月8日,躺在病床上的周總理已經是氣若游絲,張佐良大夫走到病床前看著前面的儀器,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


但所有人都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周總理依然平靜地躺在病床上,脈搏逐漸減弱,嘴脣開始發青,張佐良醫生看到情況不好,按下了緊急鈴聲。


幾秒鐘內,等在外面的醫療團隊立刻趕到總理的床前,準備做最後的搶救工作。


此時此刻,周總理已經進入昏迷,搶救前,醫療組的謝榮立主任,貼在周總理耳旁:


“總理,您的氣管被黏稠的痰堵住了。阻礙呼吸 , 氧氣進不去 , 很危險。馬上給您從鼻孔插一根橡皮管進去 , 把黏痰吸出來 , 再大量輸入氧氣 , 就好了 。


您同意嗎 ? 您如果同意 , 請您點點頭 , 或者睜一下眼睛。”


(周恩來夫人,鄧穎超)


本來正在昏迷中的總理聽到了這句話,竟然眨了眨眼睛。


但是,病魔已經吞噬了他多個器官,迴天無術,心電圖呈直線下降。


鄧穎超趴在他的身上,哆嗦著雙手撫摸著周總理的臉頰,無限悲傷地說道:“恩來,你走了......”


1898年3月5日,周恩來出生在江蘇淮安,父母給他取名為“大鸞”,字宇翔,寓意鵬鳥一樣,志向遠大。


可當時的中國,危如累卵,“沒有結果”的戊戌變法正在展開。


那一年,一張清朝的全局圖足以說明那時中國的處境,周恩來出生之時,恰逢家國不幸之日。



少年周恩來就讀於奉天東關模範學堂,在一次課上,老師問讀書所謂何事?


年僅13歲的周恩來清楚而有力的說道:


“為中華之崛起而讀書。”


幾乎是同一時期,從湖南長沙走出來的毛澤東也發出了相似的志向:


“孩兒立志出鄉關,學不成名誓不還;埋骨何須桑梓地,天下無處不青山。”



1917年,19歲的周恩來留學日本,尋找革命真理。


在留學期間,接觸了馬克思主義思潮,逐漸轉變成了忠實的馬克思主義者。


1920年11月11日,從日本歸國不久的周恩來,再次登上法國郵輪“波爾多”號,踏上去法國勤工儉學的旅途。



在法國學習的日子,他參加了巴黎共產主義小組,成為其中一員。同時,也成為中國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


在最艱難的歲月中,周總理遇到了人生中唯一一個紅顏知己——鄧穎超。


那時的鄧穎超還是一個搞運動的學生,同是心存國家危亡,兩人一見如故。


(周恩來和夫人鄧穎超)


在日內瓦會議期間,周恩來無法抽身回家,兩人相隔千里,周恩來將一朵海棠花留在了鄧穎超的日記本中。


“羈客有家歸未得,對花無語兩含情。”


每一個時代,哪怕是被時代描寫得最光輝的偉人,也會有俠骨柔腸的一面。


他們結為夫妻,成為革命中的伉儷,到後來,收養革命烈士的子女,當作自己的孩子。



周總理這一生,簡約到了極致。


他住在中南海的房子從來不讓裝修,又一次外出,工作人員偷偷地裝了房子,回來被大罵一頓。


去世的時候,沒有一件像樣的衣服,連內褲都是打了補丁。


他的被褥用了幾十年看,用到磨光。不管是去什麼正式的場合,所收到的禮物,全部交給國家禮賓部,從來不挪為己用。


作為一國總理,他沒有子女,沒有房產,沒有存款,甚至連骨灰都沒有留下。



就是這樣一個對自己極其嚴苛的人,在對國家利益上,從來不退讓半步。


建國初期,外有美國,內有臺灣,國力孱弱。在萬眾矚目的開國大典上,因為飛機數量不夠,周總理說,那就讓飛機多飛兩遍。


如今,中國,再也不似從前。


“這盛世,終如你所願......”


周總理,是永遠不會被中國人遺忘的。


2015年,9月3日晚,閱兵典禮當日,一條七字微博被轉發上百萬——“這盛世,如你所願”



這條微博引發了無數人對總理的追思:


“開國大典的時候,飛機不夠,您說飛兩遍。現在,再也不需要飛兩遍了,要多少有多少。


當年送你的十里長安街,如今已是十里繁榮。這盛世,如你所願!


山河猶在,國泰民安。生為華夏人,冠以炎黃姓,飲得黃河水,銘記龍模樣,吾輩當謹記歷史,自強不息,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


這盛世,我們幫您看了,如今國泰民安,祖國再也不會任人欺辱。”



今天的中國早已擺脫了貧困積弱的形象,在國際上異軍突起。


《紐約時報》100年間的月度頭條顯示,從2008年伊始,美國的視野幾乎從未離開中國。


2018年,美國最主流的媒體《紐約時報》幾乎都在全篇幅的報道中國,這是歷史上從未出現過的。



2008年,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分水嶺——那一年,北京成功舉辦奧運會,同時亞洲也開始爆發金融危機。


但自此,中國成為了強國最關注的國家,沒有之一。


從2008到2018,這十年間,《紐約時報》的月度頭條几乎都與中國有關。


這十年,中國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高鐵四通八達,即將進入5G時代,支付寶替代現金支付......



100年,很長嗎?


從清王朝覆滅,到新中國建立,這百年間,我們民族所承受的一切苦難猶如眼前。


如今,世界的格局正在發生極大的轉變。每一年都伴隨著無比巨大的挑戰和機遇。


在周總理誕辰121週年後,我們緬懷也在思索,中國的未來將會如何?


這種帶有“未來感”和“希望感”的社會,值得我們每一個人珍惜,我們今天的社會來之不易。

https://weiwenku.net/d/1100024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