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健林家也沒有餘糧

綠葉青草2019-03-09 02:43:35

綠葉青草



缺錢。


2月12日年關剛過,王健林就趕了個早集,把萬達百貨有限公司下屬全部37家百貨門店甩賣給了蘇寧。


蘇寧抄底勝利,也是電商的勝利。


2012年《CCTV中國經濟年度人物》現場頒獎環節,馬雲主動和王健林嗆起來了。雖然今天馬雲一覽眾山小,但王健林和馬雲當年完全不在一個量級上。


王健林當時在福布斯中國富豪榜位列第三(資產504億),按照萬達的發展勢頭追上首富宗慶後(630億)只是時間問題。而彼時馬雲連榜單的前十都沒擠進去(資產214.2億)


最終,一場10年賭約結束了他們的表演。


雙方約定:到2020年如果電商在中國零售市場份額佔50%,王健林給馬雲1個億,如果沒到則由馬雲給王健林1個億。



如今,2020尚未到來,萬達百貨已經委身蘇寧易購這家電商,這場對賭高下立判。悲觀點說,沒有接入互聯網等數字技術的實體商業或許都撐不到2020年。



失意事又何止讓蘇寧撿了便宜、輸了1億賭約。


2017年6月起,王健林就專心致志搗鼓著變賣萬達旗下資產,無論海外的項目還是國內的文旅、金融、影視項目,說甩就甩。


拉個時間軸,一目瞭然:

  • 2017年7月19日,萬達商業與融創中國、富力地產簽訂了一筆交易總額高達637.5億元的協議,簽約儀式上還傳出了“摔杯子”的劇情;

王健林與孫宏斌、李思廉


  • 2018年1月29日,騰訊、京東、蘇寧以及融創共同組成財團出資340億元收購萬達商業14%的股份。

  • 2018年2月5日,阿里巴巴出資46.8億元、文投控股出資31.2億元,分別成為萬達電影第二、第三大股東;萬達還作價5000萬歐元賣掉馬德里競技俱樂部17%的股份。

  • 2018年5月,萬達作價3.15億澳元賣掉澳洲黃金海岸項目及悉尼項目;

  • 2019年1月8日,百年人壽官網披露,萬達以27.18億元將百年人壽9億股股份轉讓給綠城中國;

  • 2019年2月12日,萬達百貨有限公司下屬全部37家百貨門店甩賣給了蘇寧。


王健林為了斷臂求生,真的是含淚賺吆喝:13個萬達城、70多家酒店、37家萬達百貨、一大堆萬達廣場、長白山度假區…都賣了。


這可都是牌桌上的重要籌碼啊,感覺萬達已經被掏空…


2017年前,王健林還接二連三蟬聯胡潤富豪排行榜首富,怎麼轉眼帝國就變得岌岌可危,斷臂求生?


這一年,萬達到底經歷了什麼?



要想徹底解答上個問題,還要從王健林這個人的待人處事說起。


1988年末,王健林剛轉業從政就成了“百萬負翁”,因為他挑的差事就是收拾西崗區住宅開發公司負債149萬的爛攤子。


當時辦公室樓下是鍋爐房,上一天班下來整個人就被包漿了。


王健林就每天披著軍大衣喊話:“我們這個集體,我決定了你若不做,就罰款;工作基本要求就是令行禁止”。


轉眼到了89年底,公司竟然在王健林軍事化管理下扭虧為盈。


1990年,四個朋友攛掇王健林一起去香港,一行人住在尖沙咀君悅酒店。王健林從11樓的窗戶望向燈火輝煌的維多利亞港,自言自語道:“人這一輩子就是應該有這麼一棟樓,否則白混了呀。”


朋友聽完,樂了:“你就做白日夢吧。”


王健林並未反駁,依舊欣賞著維多利亞港,那個念頭卻深深扎進了他的心裡

王健林與朋友合影


回大連後,王健林碰上大連舊城改造工程,從老戰友手裡拿到開發指標後,卻遲遲搞不定貸款的事兒。


“政府指定我找某銀行行長,前前後後找了50多次,他每次都躲起來。有時他從後門跑,我在走廊傻等;有時他說“下週二來吧”,等我再去,他出差了。當時在走廊一站一天,這種恥辱,太卑賤了。”


不過棚戶區改造項目最終收益千萬,他完成了原始積累。


1992年,王健林爭取到大連第一批股改企業名額,改名大連萬達房地產集團公司。期間,B開始出任大連市委副S記、代S長,外界對於兩者關係多有猜想。


B出事後,王健林接受媒體採訪坦言:“他將來如何處理,跟我們沒有任何關係。”


此後多個場合,甚至在哈佛大學演講臺上,王健林反覆強調「親近政府,遠離Z治」的原則,誓不作紅頂商人胡雪巖。



正是1992這個特殊年份把王健林送上了事業的快車道,萬達不僅啟動舊城改造,還赴廣州番禺開發小區,陸續攻陷成都、長春等多個城市開發房地產項目,萬達帝國版圖擴張不斷提速。


距離那次香港之旅僅過去了4年,王健林就實現了「人這一輩子就是應該有這麼一棟樓,否則白混了呀」的目標,在大連擁有了屬於自己的第一棟寫字樓。


而王思聰5歲那年就被送到了新加坡Swiss Cottage讀小學,直到從倫敦大學學院哲學系畢業回國,才逐漸依靠微博成為人們矚目的焦點。


現在,人人都喊思聰「王校長」,殊不知70年代他爺爺時任四川省林業學校副校長,才是名副其實的王校長。



1994年,王健林受大連市體委邀請成立大連萬達足球俱樂部,在他掌控下大連萬達連續奪得4次聯賽冠軍,聯賽55場不敗神話至今無人打破。


廣為流傳的版本是:他曾提著成箱現金到賽場,用最直接的物質獎勵鼓勵球員,獎金高達數十萬。

圖:王健林被拍到在場邊觀賽


2000年對萬達的影響比1992年更深遠。


這一年,萬達開始轉型,夯定住宅地產和商業地產兩條腿走路的戰略,在長春建了一個全新的商業地產項目——萬達廣場。


此後,為了啃下瀋陽萬達廣場,萬達3年內被告了222次,房子多次拆了重建,耗費9億多。王健林坦言:“這都是該交的學費。”


他為轉型設定了5年的時限,結果4年後,上海五角場項目大獲成功,萬達順勢在全國各地複製這一模式。


2009年,王健林拿出5個億,讓王思聰練手。他對媒體解釋:“讓他自己幹5年,上20次當,看看能不能成。”


王思聰與父母


此後,王思聰攥著王健林給的五個億成立了普思投資,公司成立至今共計79起公開投資事件,分佈於22個行業,9年間5億變63億,翻了12倍,單車變摩托。


投資圈玩的風生水起,娛樂圈也長袖善舞。


微博上他懟俏江南張蘭、小米雷軍,罵姜文、馮小剛,嘲諷趙本山、不屑范冰冰……絕對是流量擔當,被網友奉為「娛樂圈紀檢委」。


2013年~2017年5月,是王健林人生的高光階段。


13年以淨資產860億人民幣問鼎福布斯中國富豪榜,14年萬達商業如願在香港上市。


15年開始中國的商業版圖已經不能滿足他的野心,王健林開始將資本的觸角擴展到全世界,美國第二大院線AMC、世界鐵人公司、盈方體育傳媒集團、馬德里競技足球俱樂部等優質資產相繼被王健林囊入懷中。


那段時間,他出席各大會議,張口就是“把中國文化輸出到全球”,他甚至在公開場合肆無忌憚地叫囂:


“萬達進入的行業,無論國企央企,都沒機會做老大。”


到2017年初,他已經手握200個多萬達廣場、十幾個萬達城、80家五星酒店、全球1300家影院、兩家美國電影公司、一家英國遊艇公司、上千幅名畫…


數風流人物,還看王健林。



盛極必衰是亙古不變的道理,但王健林人生的拋物線為何偏偏在2017年5月之後急轉直下?


知名媒體人「獸爺」寫的《王健林的滑鐵盧》大致解答了人們的這一疑問:


2015年11月,Z理出席完東亞合作領導人會議,去了馬六甲唐人街鄭和文化館。


當時,高層正謀劃修一條從昆明經泰國、抵達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的高鐵。央企中鐵希望以大馬城交通網絡打樣,讓中國在吉隆坡-新加坡的高鐵競爭中獲得一定優勢。


Z理回來後,中鐵就和馬來西亞一家公司組成了聯合運營體,以196億元價格收購了吉隆坡地標大馬城60%的股權。


結果,萬達以兩倍的報價半路殺出,事情變得尷尬起來。


甚至2017年5月13日馬來西亞Z理納吉布來北京參加“一帶一路”高峰論壇時,下飛機首先趕去拜訪了王健林,之後才去和高層領導會晤。


王健林見完馬來西亞Z理納吉布後,還在“一帶一路”高峰論壇上高調宣佈:


“今年萬達要落地兩個超過百億美元級別的項目,一個是馬來西亞的大馬城,還有一個項目在印尼,目前還在談。”


結果,萬達不僅失去了大馬城項目,還因此推倒了萬達資金鍊上的多米諾骨牌。


6月初,中國銀監會率先將矛頭對準萬達排查其授信風險,萬達海外投資2500多億人民幣,嚴格監管後部分產業被低價拋售,外匯流失資產約達300億美金。緊接著,萬達就遭遇了"股債雙殺",王健林身家半天蒸發60億。


就算王健林資金騰挪玩的再爐火純青,沒了銀行的貸款,別說到處撒錢掃貨,光負債都讓人頭大。


到了7月初,萬達電影被迫藉資產重組萬達影視之名緊急停牌,這一停就是一年半。萬達影視股東由44個減至23個,史玉柱也退出股東之列。



2017年11月底,左膀右臂尹海、陳平相繼“棄他而去”,據報道:萬達網科員工從6000名裁至300名,只保留職能部門。


此後,萬達的境遇每況愈下。


2015年,王健林在哈佛大學演講,現場有人提問:“萬達海外併購的競爭力是什麼?”


王健林回答:“有錢。我們辛苦自己賺的錢,愛往哪兒投就往哪兒投。”


2018年8月4日,黃奇帆三萬字專題報告矛頭直指萬達:


”你一個幾千億的公司,國內幾乎沒多少資本,真正幾千億的資本都在國外。”


8月14日,《人民日報》點名批評萬達:莫把工具當目的。


王健林馬上改口:“積極響應國家號召,我們決定把主要投資放在國內”。


當年,趙本山感覺空氣不對勁時,借《一代宗師》說:“人活在世上,有的人活成了面子,有的活成了裡子,都是時勢使然。”戲裡說完這句臺詞,現實中就琢磨把自己的飛機退了,給國家捐財產。


要面子的愛馬仕哥也不錯,雖然首富當得比王健林晚一點,內部籃球賽橫衝直撞MVP拿到手軟,該取下皮帶扣的時候立馬就取下來了。




反倒是那段時間的王思聰很尷尬,曾經那個口無遮攔、鮮衣怒馬的人設被迫暫時停擺,從微博上消失了107天。



雖然2016年底王健林那句「比如說先掙一個億」(小目標)成為風靡全網的金句,但對他而言已經比較照顧大家的情緒了。


2012年,寧夏衛視《波士堂》對話王健林,嘉賓席上一位專家問王健林:“這個26億美金(約175億)將美國第二大院線AMC收入旗下,這麼多的錢王總你哪來的啊?”


王健林回答說:“首先,第一筆投入、併購花的現金就是7個億的美金,也就40多億人民幣,這點錢對萬達來說不是大錢,我們在武漢拿一塊地有時就要100多億。而今年萬達集團的收入有1000多億。”


專家追問道:“也就是說,這30個億美金對你來說是小意思嗎?”



王健林看了看這個嘉賓說:“不能說是小意思,那樣話說的太狂了,中等意思吧!”


當時不知道現場觀眾是什麼反應。


2018年,萬達的債務已經陡然攀升到4205億元。2019年開年,萬達百貨揮淚割肉給蘇寧,可見王家真的沒有餘糧了。


以前的王健林,愛演講、愛出書、愛上節目。


如今,他很久沒有刷屏的演講了,倒是「清華北大不如膽子大」的金句猶在耳畔;再回首他在萬達年會上深情演唱的《一無所有》,此刻別有一番滋味。



2004 年,黃光裕剛剛登上胡潤首富寶座,有個記者就問他:“這頭銜是不是花錢買來的?”


黃聽完哈哈大笑:“我煩死胡潤了,還給他錢?他這個榜是「通緝令」,誰上誰倒黴!” 


一語成讖。


黃光裕前後,南德牟其中、歐亞農業楊斌、金盃汽車仰融、上海地產周正毅、萬泰錢永偉、立信投資張良賓、斯威特嚴曉群、格林柯爾顧雛軍、德隆唐萬里&唐萬新等52位曾榮登胡潤富豪排行榜的大佬,都殊途同歸走上了演繹「鐵窗淚」的道路。


這些人都曾在商界呼風喚雨,對資本運作得心應手,商業運籌時氣勢如虹,可縱使腰纏億萬,在審時度勢的關鍵時刻失了方寸,那就欲復出東門逐狡兔而不得了。


今日這些大佬都有意無意活成了「沈萬三式」的商人,來了一個又一個,不同的面孔,同樣的結局,都跳不出“起高樓-宴賓客-樓塌了”的商業怪圈。所以,馬雲那句羨慕每個月賺3、4萬元的人並不全假。


不得不讓人感慨:其興也勃焉,其亡也忽焉。


來源:城市約吧(chengsyb00)


點擊閱讀:一場聲勢浩大的永別——讀完我淚流滿面


順手放入朋友圈,沒準您的朋友就需要!


長按 識別圖中二維碼

打賞 鼓勵

https://weiwenku.net/d/110007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