鄧超和他的“影”

第十放映室2019-03-14 15:11:24

小十君在寫這篇稿子的時候,張藝謀的《影》豆瓣出分:7.7



有點出乎意外,又有點意料之中。

 

說出乎意外,是因為分數比我預想的要低一些,畢竟影片在國內上映之前,口碑早已名聲在外。

 

《影》在不久前參加了威尼斯電影節的展映,在外國影評人的眼裡,“《影》代表了(張藝謀)對儀式感和情感關係進行探討的迴歸”

 

爛番茄指數緩慢爬升,從88%增長到了90%。這也說明,電影肯定不是一部爛片。



意料之中,則來源於觀影的體驗。小十君參加了點映場,影片結束時聽到了讚歎,也耳聞到了疑惑聲。有人表示沒有看明白,更有人小聲詢問:這是一部商業片?還是一部文藝片?


小十君看完《影》之後,心裡的感覺很複雜。

 

它不像是《我不是藥神》那種大哭大笑之後的掏空感,手裡還拽著溼漉漉的紙巾;也不像是《妖貓傳》,被五顏六色的想象力狂轟濫炸之後的空虛。

 

它彷彿就像是大雨將至之時的低氣壓,壓得人喘不過氣來。


 

但當片尾曲急促的鼓點聲響起的時候,小十君知道,那個每次都帶著陌生氣息、但又讓人無比熟悉的張藝謀,回來了。

 

《影》,講述了一個架空歷史背景下,沛國和敵國之間,對一座戰略城池境州的爭奪。

 

爭奪境州的關鍵人物,就是沛國的都督,子虞(鄧超 飾)



子虞曾被敵國大將楊蒼(胡軍 飾)手中的大刀所傷,雖逃過一劫,但逐漸體力不支,形容枯槁,只好委身於用山澗天塹改造的暗室之中。


這時,一項神祕的計劃在子虞的府邸裡展開。一個從小容貌酷似子虞、八歲開始就被囚禁於府中並祕密訓練成武將之才的境州(鄧超 飾)登場了。



境州,是子虞的替身,子虞的影子,是子虞不能再走出室外面對陽光、完成收復境州心願的一個完美替代品。


以自己的夢想為自己的替身命名,警醒又諷刺,傲慢又無奈。

 

而想要收復境州,就必須破解楊蒼的刀法,子虞在電影裡的任務,就是訓練境州,收復境州。


楊蒼(胡軍 飾)和他的兒子楊平(吳磊 飾)


可以看出,所有主線劇情全部是圍繞著境州和子虞展開,換句話說,《影》這部電影好不好看,大部分的寶都壓在了主演鄧超的身上。


鄧超本人,在電影上映之前也結結實實上了一波熱搜,原因正是因為《影》。


境州的體型格外健壯,而子虞則是極為孱弱的“人鬼不分”,為了切實演好這個角色,鄧超放棄了後期特效和特型化妝,選擇了一種比較笨、但是帶入情景會非常迅速的方法:在幾個月內先增重後減重,最大體重差近40斤。



這個問題我們在之前的文章裡已經有所提及,這裡就不再重複誇超哥了,而是想借著鄧超增減體重的問題來談談,《影》中的鄧超以及鄧超與他的“影”



沒有了鄧超的《影》會是什麼樣子,我想象不出來,我甚至想不出娛樂圈還有誰可以成功出演這兩個角色。


不是說其他演員的演技不如鄧超,而是說鄧超把子虞和境州演活了的同時也“演死了”。


這兩個角色,只能由他來演。


張藝謀:(要求演員)不僅要會演戲,還要會說字正腔圓的臺詞,加上年齡段,鄧超高居榜首


電影中這兩個相生相剋、又相愛相殺的角色,既成就了鄧超,也讓我們看到了分裂的、與本人完全不像的鄧超。


有豆瓣網友直呼:左邊你誰啊?!


《影》和鄧超,是相互成就的,而鄧超也在大銀幕上貢獻了一堂生動的表演藝術教學課。


他的表演足以現身說法並打臉某一部綜藝節目:他,就是演員。


首先,還是繞不開的體重波動。在這裡不是要誇鄧超有多努力,而是要說,如果鄧超沒有親自增減體重,也就不會有令人難以忘懷的子虞和境州。


因為鄧超訓練和減重的過程,就是體會人物心境的過程。


由於減重過度,鄧超身體一度出現不適


鄧超為了增重接受了高強度的體能訓練,是對子虞接受祕密訓練的一次覆盤。


而兩個月內強行減重的過程,也是對子虞刀傷復發、逐漸衰老的一次體驗。


由於這兩個人物距離演員的生活太遠,所以想要苦其心志,就必先勞其筋骨,餓其體膚,從生理和心理上最直觀的痛苦,去感受那個遙遠國度當中的兩個人物的悲傷和喜悅。


這是領會人物性格最直接簡單的方式,同時也是非常痛苦、很少有人能做到的方式。



所以,我敬佩鄧超,敬他是一位漢子,也稱他是一位真正的演員。


身體上感受過了角色的悲與喜,接下來就是性格上的刻畫和塑造了。


鄧超一人分飾兩角,而且是性格極其分裂、命運又黏連相關、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兩個人物。


他們兩個,代表的正是影片中不斷出現的關鍵元素,八卦圖。



境州是陰,他是子虞的影子,只有子虞和子虞的夫人小艾(孫儷 飾)知道他叫境州,而這也不是他來到人世之後父母所給他的名字。



在太陽下他是黑色的影子,在黑暗中他則消失不見,與黑色融為一體。


但他的隱忍是不是一味地委曲求全,他也有慾望,有蠢蠢欲動的野心。


面對大王時他叫子虞,不卑不亢,王者之風甚至令大王心生怨恨。



面對小艾時他叫境州,也會卸下盔甲和偽裝,像一個大男孩一般嚶嚶哭泣,尋求一個臂彎和懷抱。



唯有面對子虞時,他沒有姓名,只是一個復仇的工具,一個隨時可能死無葬身之地的無名影子。



鄧超把因身份而痛苦、因復仇而扭曲的境州演活了。


其實境州這個人物,要比子虞更好把握一些,因為他是外放的,向上的,是血性的,是電影灰色調中隱藏的一抹鮮紅。


這種角色對於鄧超而言小菜一碟,相比較之下,我更喜歡鄧超詮釋出的子虞。


子虞是陽,是操控一切的幕後玩家。但他只能站在陽面當中的黑色桎梏裡,只能委身於一間陋室,忍受著身體的腐化心態上的寂寞。



他看似不屈不撓,不卑不亢,但其實他十分恐懼,他害怕死去,他嫉妒境州,仇恨他年輕的容貌和健碩的身體。


他相當於把自己的夫人小艾送給了境州,利用她去完成收復境州的心願;但他又多疑善變,不能忍受境州和小艾在他面前的一丁點曖昧氣息。


境州和小艾結合的那天,子虞悄悄搬開兩塊磚,目光灼灼地盯著室內糾纏的兩個人。


我似乎在子虞的眼裡看到了憤怒和興奮交織的光芒。那是悔恨的淚水嗎?看著與自己極為相似的年輕男子與妻子相依相伴,他是否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


但我想他並不後悔,因為這也是他計劃的一部分,用小艾“控制住”境州的一步棋。



子虞是一個可憐人,一個有著可恨之處的可憐人。


應該不會覺得自己可憐、可悲的鄧超,演出了子虞眼底的那抹寂寞和惆悵,也演出了子虞嘴角的暴戾和陰騭。


原來鄧超也是個演反派的好料子。



其實長久以來我們都忽略了一個問題,當演員一人分飾多角的時候,他究竟面對的是誰?


就比如《影》中的鄧超,看似是子虞和境州兩個人,其實是三個人:子虞、境州和鄧超。



由於小艾的扮演者是孫儷,鄧超需要在扮演子虞和境州的同時,去面對小艾的丈夫、小艾的情人孫儷的丈夫這三種身份。


舉一個很簡單的例子。


小艾之於子虞,更多的是一種可以利用的附屬品;小艾之於境州,是想要擁有卻不敢追求的未來;孫儷之於鄧超,則是親人、朋友和愛情。


這三種感情是不一樣的,如何調和“鄧超”這一身份在這段關係中的地位,是鄧超必需要解決的問題。


如果出演小艾的不是孫儷而是別人,也許對於鄧超本人而言不會有太多的撕裂感,但正因為他面對的是孫儷,那種矛盾和糾結的感覺,也會蔓延到劇中人物的感情之中。



由於有“鄧超”這一中立的身份在其中,有身體上增減重量的痛苦,子虞和境州之間的複雜關係,鄧超演出來了,也立住了。


因此在外國展映的時候,子虞和境州給觀眾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但只有極少數的外國觀眾在一開始就看出來,非常相像的子虞和境州,是同一個人扮演的。


來自新浪電影在國外的隨機觀影調查


境州是子虞的影子,子虞和境州也是鄧超的影子。


影片中有一句臺詞是,“沒有了真身,影子也還在”,這也是好演員和好角色之間的關係:戲演完了,大幕落下了,那個虛虛幻幻的身影,依舊還在我們的腦海裡,揮之不去。


只是有一點,小十君想了好幾天也沒想明白。據說鄧超在《影》中的表現,意外引起了國外GAY圈的追捧。


2 of them from Chao Deng,很真情實感了哈哈哈


有點疑惑,又有點想笑是怎麼回事。


既然這樣那要不……《烈日灼心》瞭解一下?



而有關《影》本身的更多內容,敬請期待我們後續的詳細解讀。


互動話題



你認為鄧超的表現有望拿下本屆金馬影帝嗎?



↑上下滑動查看如何投稿↓


投稿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不白拿,有稿費。對脾氣我們就將約稿進行到底。

2.稿件要求:以你的聰明才智,看幾篇我們的推送,心裡指定有數。


實習通道

wangxiaowo929@163.com


1.會寫,能寫,熱愛寫寫寫。

2.滿足第一點萬事好商量。


凡是來稿來信,小十君都會第一時間回覆的!




推薦閱讀


10月電影前瞻 | 悲傷逆流成河

江湖兒女 | 廖凡



https://weiwenku.net/d/11001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