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女教授陳果:餘生,做個孤獨不寂寞的人

咖啡書屋2019-03-16 05:39:16

文藝·時尚聚集地

點擊上方藍字免費訂閱 咖啡書屋

你浪漫得起,因為你自給自足

作者:洞見William  

來源:洞見(ID:DJ00123987)




前不久,一段“孤獨”的視頻火了。


什麼是孤獨?


孤獨是從人群中偷來的享受,她優美、生趣、是精神的自由。


視頻中這個留著短髮、手插褲袋的摩登女郎,侃侃而談:


孤獨的人,到底有多好!



孤獨才遇至美


人與人之間就像兩顆投入水中的石子,太近了就會影響彼此美妙的漣漪。


這片漣漪,叫孤獨。


陳果說,喧鬧剝奪了我們欣賞,只有孤獨才能使我們成為完整獨特的風景。


在她看來,我們必須排除外界的干擾,重新做回自己之後,才懂得什麼叫做真正的美。


小時候我們就學過一首詩:


千山鳥飛絕,萬徑人蹤滅,


孤舟蓑笠翁,獨釣寒江雪。


有人說,這可能是柳宗元最孤獨的一首詩,但同時它也是一幅絕美的南嶺雪色。


一個漫天飛雪的冬日,望著環繞的南嶺山脈。


茫茫江水成雪域,一葉扁舟與孤翁。


彼時“永貞革新”失敗,柳宗元被貶蠻荒之地,永州。


謫居多年,他厭倦了人潮湧動,看淡了人世浮沉,遠離喧囂,沒了攀附。


心中只留下一份孤獨,眼下只存著一片靜美。


誰都沒想到,這首孤獨詩竟成了詩人一生的分水嶺,從此放浪形骸外,寄情山水中。


永州孤寂的10年,造就了柳宗元山水文辭的巔峰,“鎖在深閨人不知”的永州美景,因為他的《永州八記》驚豔大唐。


詩人王日照稱他是:一代文章萬古傳,山水得名從此始。


歷史往往有著驚人的相似。


公元737年,唐朝另一個文人,被唐玄宗以監察御史的身份奉使涼州,出塞宣慰,並任河西節度使判官。


他叫王維。


通俗的說,他也是被排擠出朝廷,貶至蠻荒。


心中苦悶卻無人可訴,於是乾脆遠離朝中爾虞我詐,只是一心賞景寫詩。


當他來到居延,忽然發現眼前的一切竟是如此壯美,提筆寫下40字,那便是名篇《使至塞上》。


那句“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每每讀來,都是一幅壯麗的的邊塞花捲。


文字的雋美,寫得正是文人的孤獨。


蔣勳曾在《孤獨六講》中寫道:“你做孤獨的自己,你才懂得什麼叫真正的美”。


當你不需要跟別人打交道時,才能跟自己打交道。


美從來不是匆忙,而是一個人的清寂。


一個人唯有孤獨的時刻,方能遇見至美。



孤獨才能自如


陳果說,人在很多時候,時間並不屬於自己。


和同學、朋友在一起時間屬於大家的;上班的時候時間屬於工作的;下班回家後時間屬於手機和電腦的。


“你的時間可能屬於任何人,卻唯獨不是你自己的。”


漢字中,“忙”字拆開是“心”、“亡”。


當一個人忙到沒有一點自己的時間,心就死了。一個心死之人,如何能自由在在的享受生活?


餘華曾在《在細雨中呼喊》裡告訴自己:


“我不再裝模作樣地擁有很多朋友,而是回到了孤獨之中,以真正的我開始了獨自的生活。


一百多年前,法國畫家保羅·塞尚也做過類似的選擇。


1895年,在繪畫界歷經15年默默無聞,已經56歲的塞尚,終於獲得了世人的認可。


令人沒想到的是,他沒有留在巴黎享受成功的甘甜。他回到了故鄉艾克斯隱遁下來。


他選擇遠離蜂擁而來的追捧,每天獨自揹著畫架行走在故鄉的小路上。


塞尚說:孤獨對我是最合適的東西。孤獨的時候,至少誰也無法來統治我了。


餘生11年,他將孤獨融進了生命,洗盡鉛華,用時間自由記錄山野、村莊、樹林,創造了後期印象派的恢弘畫卷。


叔本華說:


只有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才可以完全成為自己。誰要是不熱愛孤獨,那他就是不熱愛自由,因為只有當一個人孤獨的時候,他才是自由的。


孤獨不是被迫的選擇,孤獨是理想者追求“如我所是”的生活方式。


人只有在有時間去孤獨的時候,他的精神才是自由的,才能保有真正的自我,享受自如的生活。


梁實秋先生說,人在有閒的時候,才最像是一個人,大概也就是這個意思吧。



孤獨才可生趣


孤獨者消費自我,從自我找到快樂,像一個源源不斷的寶藏;


寂寞者消費外界,從廉價的社交找到快感,受他人喜怒哀樂的干擾。


很多人誤把孤獨和寂寞的無趣劃等號,相反,孤獨者恰恰是極其有趣,極豐富的人。


林語堂說:“孤獨兩個字拆開,有孩童,有瓜果,有小犬,有蚊蠅,足以撐起一個盛夏傍晚的巷子口。”


孤獨者的內心早已活成一片世界,一草一木,一言一行,無不散發著趣味。


復旦大學教授陳果說起她在復旦讀書時候,班裡有一個有趣的同學。


他每天結束課業出了復旦,並不忙於社交,而是隨便跳上一輛公交車,手裡拿著本子,記錄沿途,所有他不曾見過的商店、修理鋪、車站、超市、路口他都樂其所得。


幾年下來上海的大店小鋪,街頭巷尾,爛熟於心。


他將記錄結集成冊,時常閱覽,依然趣味盎然。


這讓我想到在遙遠的西方,也曾有個孤獨者,他拋棄上流社會的燈紅酒綠,一個人在一片陌生土地上怡然自得。


他將所見所聞記錄成書,用門前那片湖水的名字為其命名——《瓦爾登湖》,他就是梭羅。

他曾在書中寫道:


有一種孤獨的樂趣,讓人享受。在瓦爾登湖閱讀、耕種、垂釣、寫作,獨自生活,或是獨自漫步湖畔,洗刷掉都市的喧囂,追求內心的平靜沖虛。


周國平說:“無聊者自厭,寂寞者自憐,孤獨者自足。”


有時候,世界並不無聊,只是我們無趣。


現在很多人,他們無法體會孤獨的趣味,卻得了寂寞的病,四處追趕廉價的社交。

一群寂寞的人在一起,還是寂寞。


人只有學會和自己相處,才會和世界相處;只有自己活得生趣,世界才能變得有趣。


曾經有一個修行者,在山裡修行了很多年。


有一天,一個王子去山裡找到了修行者。


王子說:“你一個人在這山裡修行,是不是很孤獨寂寞。”


修行者回答:“我本來孤獨卻很快樂,但是你來了,我就不快樂了,覺得寂寞了。”


王子不解地問為什麼。


修行者說:“你沒來,我與萬物同在,你來了,我就要與你說話,暫時與萬物分開,得到你一個人,我卻失去了一切。”


陳果說,孤獨是自成世界的獨處,是自成體系的完整,孤獨者表現出來的是一種圓融的高貴。


修行者摒棄了外界的喧囂,才獲得了內心的富足,而世人只知道向外尋求,緣木求魚。


王陽明說: “吾性自足,不假外求。”


一個人能夠從自己找到所需要的滿足,那他本身就是一個豐富的寶藏。


很喜歡加拿大作家翁達傑在《一輪月亮與六顆星星》裡寫的一句話:


“你相信孤獨,也相信隱退;你浪漫得起,因為你自給自足。”


餘生,願我們都能做一個自給自足人,享受孤獨卻不寂寞,不累於生活,不迷失自我。


咖啡書屋&喜馬拉雅
 


陳果,復旦大學哲學博士,首位登上央視《開講啦》的高校青年教師,執教復旦最受歡迎的思修課,被複旦學子稱為“復旦女神教師”。


《復旦女神教師陳果的幸福哲學課》首次公開陳果老師三十節線下課程,教你用哲學的思維,重新審視個人與自我、他人、世界的關係。是時候了,和生活好好談談,把握當下的幸福。


長按識別上圖二維碼

或點擊閱讀原文,試聽訂閱課程

*簡介:作者洞見William,洞見(ID:DJ00123987)旗下專欄作家。洞見,不一樣的觀點,不一樣的故事,1000萬人訂閱的微信大號。

https://weiwenku.net/d/1100148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