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身“情侶裝”,是我們舍不掉的責任和擔當!

我們的天空2019-04-12 16:32:44

全文共 2910 字 19 圖   預計閱讀 8 分鐘


這一身“情侶裝”,是我們舍不掉的責任和擔當!

“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眾裡尋他千百度。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數千年來,總是那些不經意間的遇見是最唯美的動心,而這些剎那間的遇見,往往是一段美好的開始。


1

——第一次見面看你不太順眼,誰知道後來關係那麼密切

那是一個普通的壓力山大的新學期,彼時的我是一個剛剛換了新連隊、周圍也有不少學長在獻殷勤的大一小女生,傲嬌任性;而他則是剛正不阿、眼裡容不得半分差錯的二排長,不苟言笑。看我們的人也許就能夠猜到,我們第一次的相遇其實沒有多麼愉快。

那是新連隊第一次隊列訓練,按照規定女學員應當穿制式高跟鞋,然而,等到我們的二排長板著臉在隊列場巡視時卻發現,場上唯一的一名女學員居然穿的是作戰靴!我想,身為一名典型直男軍人的他,當時的腦海中想必絲毫沒有與一名女孩子搭訕的想法,而是滿滿的不滿:隊列場多麼嚴肅的場合,擅自換掉了鞋子,這還了得!想到這裡,二排長高冷的臉龐變得更加冷峻了。

他徑直向我走來:“隊列訓練應該是什麼著裝?你為什麼換了鞋?”二排長冷峻的面龐彷彿在散發著寒氣。

我不服氣地瞪著他:“穿著高跟鞋跟不上你們男生的步伐呀!”

二排長碰了個軟釘子。沉默三秒後,他迅速轉換了攻擊點:“那你起碼也把靴子刷乾淨再出門呀!”

我低頭看看自己前些天在戰術場沾滿了泥巴的作戰靴,一口鬱悶的老血梗在胸口:居然對小可愛這麼凶!我記住你了!

甚是“記仇”的我記住了凶巴巴的二排長,而他也記住了一個任性不服管的小姑娘。可是當時的我們誰也沒有意識到,這兩個互相看不順眼的少女和少年,將來會有那麼多解不開的牽絆……


2

——我看著路,夢的入口有點窄,我遇見你是最美麗的意外

日子還是那麼不緊不慢地向前走。

那天,向來磨蹭的我又一次踩著鈴聲衝進了選修課教室,在滿教室陌生的面孔中,我突然看到了那個不苟言笑的面龐,他的旁邊恰好有一個空位。要不要過去坐呢?這可是“冰山二排長”哎!時間容不得我再過多糾結,我扯出一個自認為最甜美的微笑,走向那個空位:“班長,這裡是不是沒有人呀?我可以坐在這裡嗎?”“嗯……好……”二排長還是那副高冷的表情,但是耳根卻偷偷地染上了一抹紅色。

講課的內容有些枯燥,昏昏欲睡的我眼角忽然瞥到一旁的他悄悄掏出了筆記本電腦,點開了一部《午夜凶鈴》!天啊!我也想看!內心的小人興奮地尖叫著。於是,我暗戳戳地將腦袋湊了過去,厚著臉皮加入了這趟“恐怖之旅”……一部《午夜凶鈴》過後,我們變成了可以相互開玩笑的熟人,兩部《午夜凶鈴》過後,我們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三部《午夜凶鈴》過後,我們是彼此的知己,美版《午夜凶鈴》過後,我已經可以在恐怖鏡頭來臨時依偎在他懷裡撒嬌地尖叫,而他也會寵溺地伸出一隻手擋住我的眼睛——有時候,緣分就是這麼簡單。

不同於地方大學,軍校中的戀情必須要在“地下”進行。而我們在制度的範圍內,在單調的顏色中,悄悄地抹下了屬於青春的青澀的甜蜜的色彩斑斕的一筆。

我們會在隊列場上偷偷交換著微笑,在環校2.3km跑道上一同奔跑,在夜晚的路燈下把鞋帶系在一起壓馬路,在連隊的菜地裡種上我們的小樹“小歪”和“小櫻”,在圖書館把每一個應該學習的晚上變成無語的默默凝視。

那時候的我們,每一天都心情都輕鬆地飛起,心中那隻小鳥在歡樂地高歌:“我想要飛的更高~”

學期末的時候,我依舊妥妥地拿下年級第一,而他也在理論研究文章中一路凱歌,看著已經準備好訓詞的領導憋了一肚子話說不出來的模樣,偷笑。

一同戰鬥、共同進步的我們為彼此感到驕傲。


3

——我的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一個人過一天像過一年

故事再甜蜜,我們仍要不可避免地迎來離別。原本軍戀就意味著異地,而雙軍戀……

畢業後分流去了北方的他每日在摸爬滾打,照片中的他一點點變黑變瘦,只是那雙讓我掉進去就再也爬不出來的眼眸中,依舊是那麼溫暖。看著他的微笑,我不知道他跑步整個腳指甲蓋都被掀掉,不知道他在石家莊的霧霾中鼻炎愈加嚴重,一句話要咳嗽三次,不知道他要為了公文有時要忙活到凌晨四點……我能看得到的,只是他溫柔的微笑和一句淡然的“我不累”。

而我,在隔著大半個中國的長沙,有時候也會向他抱怨幾句公差好累,課程好難,而那些“海訓被晒退了皮依舊要揹著7斤重的槍”“陰雨天膝蓋疼痛依舊要跑完三公里”的雞毛蒜皮都被默默地嚥進肚子裡。

江美琪在歌中唱到:“電話再甜美,傳真再安慰,也不足以應付不能擁抱你的遙遠。我的親愛的你怎麼不在我身邊,一個人過一天像過一年……”每次聽都這裡,總是想流淚,又在心裡默默地告誡自己不許哭。

也許當初走進軍營的我們懷著的是熱血和理想、鐵馬與鋼槍,那麼四年以後的我們,學會的更多的是紀律和服從、榮譽和剛強。擦乾了離別的淚水,我們還要堅守著各自的使命,各自堅強。


4

——我們都需要勇氣,去相信會在一起,人潮擁擠我能感覺你放在我手心裡,你的真心

畢業分配時,他選擇了空降兵,不少老師長輩都忍不住搖頭:“那裡太苦了”,他總是笑著說:“軍人嘛,就要敢於吃苦,去艱苦的地方建功立業。”其實,只有我知道,更多的原因還是在於我也將分流到同一個城市,我們將重合在地圖上的同一個點,擁有短短的、不到一年的相聚時光。

走進了空降兵的他,將生命系在那一頂潔白的傘花上,變成了時刻準備著衝在第一線的排長。還記得他第一次跳傘實訓,一整天我都在緊張地等待著他的訊息,心裡的擔憂一點一點越積越多——他會不會有什麼意外,會不會風太大,會不會主傘打不開,落地的時候會不會受傷……直到下午四點,我收到他發來的簡訊:“已落地,安全”,所有的憂慮就在那一瞬間煙消雲散,只剩下一種類似於劫後餘生的喜悅。那一刻,我才真實地認識到,他已經成為了一名一線軍人,這樣的擔憂將伴隨著他的整個軍旅生涯,而我,必須習慣它。

一週以前是他的24歲生日,剛剛結束集訓下山的我,顧不得收拾滿身的風塵,向隊裡請了假一整天的假,只為了能夠像兩年前一樣,親手為他送上生日蛋糕。此時的他剛結束三個月的集訓,風塵僕僕又滿臉疲憊,打車去黃陂廣場的路上,他躺在我腿上靜靜地睡著了,午後的陽光暖暖地打在他的臉上,他的睡顏如同孩子一般安靜。我想,這個畫面將永遠的定格在我的記憶當中。

從23歲到25歲,看著他從一個小鮮肉變成了糙排長,從一個連過山車都不敢坐的“膽小鬼”變成了翱翔高空的勇士,而我,也從一個任性的小姑娘,一步一步將自己打磨成合格的準女兵排長。

這一身軍裝,是我們的“情侶裝”,也是我們舍不掉的使命和擔當。不久的將來,我也將要面臨畢業分配,走上自己的崗位,扛起自己的責任。軍人四海為家,誰也不能預料自己會變成地圖上的哪一個點,我們之間的距離又會有多遠。但是,我們堅信,無論風雨,只要牽著對方的手不鬆開,我們一定會走向幸福的終點,走向那個只屬於彼此的小小的家。

右手敬禮,左手牽你,我們守護著肩上的責任,也守護著自己小小的愛情。

我負責精彩好看,您只需分享點贊!


作者:小包子哥    部分圖片來源於網絡

1062期  值班編輯:孟慶貴

責任編輯:張祥鋒  王川  劉臻

投稿郵箱:yxtbzs@qq.com

另請關注同名微博“我們的天空”

https://weiwenku.net/d/200001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