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哥談影|猜猜看,“完美評委”想什麼?

大飛哥2019-04-14 02:17:35

本文最早寫於2017年。前幾天飛哥參加全國攝影工作會,和各地老大說起來,“攝影比賽”還是影友首選的進身之階。可是要說影友對比賽,特別是對評選、對評委的理解,那也真是錯漏百出。今年又是各類展賽的大年,估計又有不少冤死的鬼!聊到這兒,飛哥突然想到,為了不真讓影友冤死,有刷新本文的必要了!




今天做一個小嚐試

我們設置一個情景

以及情景中的人物

所以下文提到的“我”

並不是你們熟悉和熱愛的大飛哥

本故事不是虛構

如有雷同,當然也不是巧合

那咱們開始了哦

  

在這個故事裡,我的角色是評委,大型攝影比賽的,響噹噹的評委。我的人設裡灌注了攝影界“耿直擔當”大飛哥的性格,所以我是這樣的一個人:

我入行多年、閱片無數,眼光高遠,經驗豐富。


我清高、我傲氣,我把好名聲看的比錢值錢多了。


我起於微末,靠著比別人能吃苦一步步走出來,照死裡恨那些歪門邪道。基於以上原因,我不吃請,不受託,不收禮,不通關節


基本上,我就算是完美評委了。

 

作為一名“完美評委”,我在參加評選前會有清醒的認識。雖說三十年前算是業界先鋒,但如今攝影比賽已經落寞了。我們生活在一個媒體、出版、展覽都十分便捷的年代,攝影比賽並不是點亮自己最有效的好辦法,吸收不了多少一流好手。參加比賽的影友往往是貪圖比賽相對低廉的門檻,多數作品真心質量不高。要把好照片選出來,我的任務是在爛片裡淘寶

 

既然是在爛片裡淘寶,作為“完美評委”的我難免有點“活思想”。在業界打拼多年,我的身子骨可不比小夥子,在評選現場站一天腰都直不起來,所以要更聰明的使用時間和精力。我希望自己多關注有價值有亮點的優秀作品,而對於大量的“俗片”、“牛片”、“糖水片”,不在他們身上浪費時間就好。

 

好吧,我們來看看,對於不同的照片,我會有什麼不同的態度。

 

 

違規的照片,我淘汰

 

所謂“違規”,就是一切不符合徵稿啟事要求的做法。無論是作品的尺寸、文字說明還是後期處理手法,甚或是交稿時間,只要是片子和啟事規定不一致的,我一定會讓工作人員把它“扔出去”。


“違規必淘汰”是攝影評選的鐵律,連徵稿啟事都不好好看的作者,創作能有多認真?這種人不值得我花心思。更何況違規是“硬傷”,作品被淘汰了,作者想鬧事都沒人同情他。這麼“好欺負”的主兒,我不滅他我滅誰?

 

 

跑題的照片,我討厭

 

跑題和違規骨子裡一樣,都是不尊重主辦者的要求。只不過違規是形式上的不尊重,跑題則是內容上的不尊重。每次評選都有大量跑題的作品,比如說用風光片參加歷史節點回顧展、用風光片參加重大事件紀實展、用風光片參加特色文化人文展……講真,我怎麼什麼比賽都能看見風光片!


有人說我照片跑題了,可是拍的好啊!那沒用,跑題的片子再好也不可能得獎,不然讀者一看評選結果,一定要說評出跑題的照片,評委都是豬頭,我這苦心掙來的名聲就要臭了。為了自己的名聲,我也得把他全數淘汰了!


 

沒個性的片子,我無視

 

當評委我最煩心的,就是每次看見大量構圖正確用光正確色彩正確,但是毫無個性彼此不分的照片。您必須原諒我說句心裡話了——都是破爛兒啊!大家知道攝影比賽的淘汰率一直是百裡挑一吧?“一”一定是“百”當中最與眾不同的存在,作為完美評委我有一項原則——長得一樣的都不要


真有作者拿著片子找我問我這片子哪兒不好,我打開電腦咣咣咣調出幾十張:都是和你一個思路一個風格,都沒毛病。你想要金牌,他們都想要金牌。你真覺得金牌是下雨天順著牆根的狗尿苔,一長一大片?(又是活思想:這種爛片多了也有好處,不用仔細看,我正好多養養精神!)

 

 

空洞無物的照片,我笑話

 

老有人問,是不是“視覺衝擊力強”的照片評選佔便宜?小比賽和低檔的獎項可能是,但是對於“完美評委”來說,缺乏內涵單純追求視覺衝擊力太小兒科了——畫面變形、色彩誇張、主體突兀、場景暴烈、內容怪異,基本上是不是就這幾招?任何一個肚子裡超過十萬張片子打底的“老炮”,看這幾招都毫無感覺。


特別是有些不惜怪誕的做法,比如說弄兩個和尚到沙漠裡打拳,那簡直就是欺負我等智商了。出家人非要千里萬里跑到戈壁灘上不分青紅皁白翻跟頭飛腿,還告訴我這叫“藝術”,Are you kidding me?這片子有價值嗎?價值就是讓我在枯燥的評選現場好好笑一會兒!

 

當然,作為一個完美評委,前面違規的、跑題的、雷同的、空洞的片子,要是多了也挺嚇人的——金牌評不出來啦!作為評委,我也有真正的心頭摯愛——

 

 

內外兼修好照片,我愛啊!

 

前面寫了一千多字都挺不正經的,下面這段話是比較正經的。

 

一個評委,在評選中的工作,其實就是找到好照片。所謂好照片,形式上要有創新;主題上要有內涵現在的影展影賽動輒徵稿上萬,入選獲獎一百兩百,絕大多數是註定出局的。評委也是人,他的精力也是有限的,所以好評委不會平均用力,而是極其強調“輕其所輕、重其所重”。一開始看似毫不留情的大砍大殺,核心目的只有一件事:用最短的時間把沒有希望的片子踢出局,把最多的精力留在最有希望的作品上。

 

在“砍殺”的過程中,完美評委的大致思路是:

形式庸俗千人一面的,淘汰;

形式新穎獨具小心思的,留下再看看。


內容空乏一眼能看穿的,淘汰;

一眼沒看穿可能有想法的,留下再看看。

 

當然,“留下再看看”這個過程,就是對作品主題、形式、表達手法的綜合考量,全是硬功夫了。“留下沒看上”的情況每次都有很多。如果以獲獎為標準,這些片子最後也是“失敗”了,但是相信我,能“留下”就是將來踏過那道門檻的第一步。



故事的設定結束了,現在歡送“完美評委哥”退場,飛哥出來收尾。今天飛哥講的其實就是“什麼樣的片子會被淘汰,什麼樣的片子能留下”這個問題。在下臺鞠躬之前,有兩點跟大家說明吧:

 

第一,關於評選,到底公平還是不公平

 

總有人覺得評選都是商量好的,評委都是花錢買的。飛哥可以耿直的說,確實有這種現象,但我相信多數正規的活動都是好的。基本上越往高層上走,徇私舞弊的成本越高(名聲砸了,經濟損失可比一筆兩筆黑錢多得多),公平越是把得牢的事情。但是再公正的活動,多數人也要出局(淘汰率擺在這兒了),出局的時候多想自己的原因,會賺多一點。

 

第二,飛哥為什麼不寫入選獲獎的祕籍呢?

 

說實話,真沒有這麼個祕籍。如果我真的寫了《一招出大獎》,那也是騙你錢呢。一個比賽就有一個金牌,如果一萬人參加都買了金牌祕籍,還是一個人得金牌。餘下9999位,您就剩下上當了。

 

非要說有“一招”,那就是先拍出好照片來,就是前面說的“主題上有內涵、形式上有創新”。怎麼做到“形式創新”呢,就是多讀圖、多分析別人的做法,多研究自己拍攝對象和主題的特點。怎麼做到“主題內涵”呢,那就更麻煩了,主要就是多讀書多思考多學習,多刷一點做人的經驗值,提高自己的層次……

 

你看,這就不能算“一招”了。用人家華山派的術語說,您問我劍宗的事情,我給說到氣宗去了。沒辦法,正經練武都是氣宗出身,積少成多漸成大器。嶽掌門後來倒真是要嘗試一下“一招鮮”,辟邪劍譜第一招,慘得我都說不下去了


今天五阿哥壓題,嶽掌門鎮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跟大家唸叨個事情,最近這一年我的稿子,最用心的一篇就是飛哥談影|照片秀3:怎麼讓讀者“聽你的話”?當真是知識性趣味性實用性什麼都佔全了,查資料查了好幾天。最划水的一篇就當然就是一年入選6000回那兄弟自己寫的聲明,那篇沒幾個字是我寫的,從動筆到推送用了15分鐘。


閱讀量呢?後一篇是前一篇的十倍。對你沒看錯,划水那篇是用心那篇的十倍——我確實很苦惱,除了眼前的一地狗血,你們還真是一點不關心詩和遠方啊!


講真,大家玩攝影能有什麼好處?肯定不是狗血啊!當然掙錢的希望也不大,主要就是為了掙點面子對吧?要說拍出一張好照片壓住了十里八鄉街坊鄰居,難度不小把握不大。可是要把飛哥講的故事記熟了,影友聚會的時候一講,威震全場分分鐘啊!面子是不是就來了?這麼大便宜放著不佔,為什麼?

世界太迷茫,問問尼克楊




如果您是第一次看到飛哥的文章,下面這些應該也不容錯過吧?

#飛哥談影#聊聊攝影界的一樁“公案”

#飛哥談影#互聯網來了,攝影人去哪兒?

#飛哥談影#一年前,他們說這是攝影界最需要的十個字

#飛哥談影#行攝不白跑?飛哥有門道!

#飛哥談影#為什麼是紀實攝影?

#飛哥談影#還在往“攝影聖地”跑,你是不是傻?

#飛哥談影#假作真時……還是假的!說說“擺拍”那點事

#飛哥談影#一心出“牛片”?這可能是個“坑”!

 

我是大飛哥,我不會讓你舒服,但會幫你進步,要相信我是愛你的呦!那就長按下圖二維碼加個關注唄!


https://weiwenku.net/d/2000828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