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物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

愚公移詩安2019-05-06 09:55:52

一季度經濟數據良好,週末又放出個社會融資超預期的消息,週一大夥開開心心等開盤,熱熱鬧鬧等中陽,結果收盤一看,綠的,高開低走,弄得人們好不掃興。

於是,有人問我:不是說有利好嘛?今天為什麼還跌了。

 

我微微一笑,雖然不傾城,卻充滿了思緒。

為什麼不能下跌呢?

誰規定股市只能漲不能跌,就像它也從未保證只跌不漲一樣。這是常識。

 



你看看,今年開年以來,個股行情精彩紛呈,

漲得最少的板塊,銀行指數也上升了20%,

漲得最多的如農林牧漁指數上升55%,計算機指數上漲48%,

老牌的績優板塊,食品飲料、非銀金融、家電指數的漲幅都超過40%,

 

就拿漲得最慢的銀行股開涮,20%的絕對漲幅,4個半月,如果往年化去統計,可得年化收益率是63%,

而暫時排名第一的農林牧漁,年化收益率可達220%,

 

作為常識,我們之前已經分析的很清楚,根據世界各國投資大師的歷史戰績數據統計,凡是長期年化收益率達到15%,就是世界級大師水準,再回過來看看年初至今4個半月的各板塊和個股漲幅,這個收益率,

是不可持續的,是不可持續的,是不可持續的,

重要的事情說三遍。

 

短短4個半月,公司的基本面不會發生質的飛躍,這段日子以來的股價上升,基本都是估值現象,比起價值的提升,我認為這更像是紙面上的富貴,對長期投資者而言,就如同天邊的浮雲,遠觀而不可褻玩。

 

既然常識告訴我們,由於過去4個半月漲得過於猛烈,需要請估值歇歇腳,等價值趕趕路,那麼未來股價如果出現回調,就完全是一件合乎情理的事情了。

 

很多時候,回撤,是不可避免的。說白了,漲多了,自然就會回撤,也應該回撤。

每一次紮實的回撤,是好公司在消化估值,檢驗價值,並給那些尚未上車的再次上車的機會。所以我們從來不害怕回撤,就像2018年,真正堅定的價值投資者,持有著估值合理的好公司,在面對整年的回撤時,也從來沒有懷疑過自己的策略一樣。

 

回撤從來都不是風險,波動是事物發展的良性態勢,

尼采說過,“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

 

你看,

美國道瓊斯工業指數,

從1929年的381點回撤到了1932年的40點,

從1972年的1042點回撤到了1974年的570點,

今天道瓊斯指數26000點。

 

尼采的故鄉,德國DAX指數,

曾經從8000點回撤到2000點,

今天DAX指數是12000點。

 

有一個人,曾經在北京售賣他的信息高速公司,被稱為“推銷中國黃頁的騙子”,而無人問津,今天他成了商業帝國阿里巴巴的馬爸爸。

沒人簡簡單單的成功,都是在曲折中前進,並接近自己的目標。

 

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從每股數十美元,上升到今日的每股30萬美元,期間也經歷了數次腰斬,回撤不可謂不大。

世界首富,傑夫貝索斯,對,就是那個離了婚,被妻子分走一半家產,依然是世界首富的傢伙,他的財富幾乎都是依靠持有自己經營的亞馬遜公司股票獲得的,而亞馬遜的股價,曾經在2000年的互聯網泡沫破滅中,回撤了95%。

亞洲鉅富李嘉誠的長和集團,在1987年股災中,市值回撤90%。

但他們都把目光集中在公司經營上,並選擇忽略市值的回撤。當然公司的經營也會遇到困境,但偉大的實業家都相信,美好的事物會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公司經營如此,股價是實業績效的衍生品,自然也會曲折的接近事物的真相。

 

上週,有人向我諮詢一款金融產品,吸引他的是高收益,

司空見慣,絕大多數投資者,第一眼看的就是產品收益率,

但緊接著,他問道,保本麼?如果保本保收益,就願意買。

也許現在生活水平好了,大家可以一頓飯,既吃魚,又吃熊掌了。

但投資領域,高收益與低波動,是一對天生的敵人,難以共存。

注意,這裡說的是低波動,因為大多數人追求的根本就不是低風險,而是低波動,在他們眼中,波動就是風險。

 

所以才會有如此多的人對龐氏騙局趨之若鶩,

P2P,年化收益率15%,號稱保本保收益,號稱剛性兌付,關鍵是永不回撤。於是,e租寶,金鹿財行,中晉合夥人,一個一個,粉墨登場。

幾十年間,麥道夫的對衝基金業績斐然,每年獲得8%-12%的收益率,關鍵這是一個無風險收益率,確切地說這是一個無波動的收益率,麥道夫的基金淨值從來沒有回撤,吸引了華爾街幾百億的專業資金。

記得,凡是號稱沒有回撤的高收益,反而都隱藏了巨大的風險。

騙子可以欺騙一部分人一時,卻無法欺騙所有人一世。

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都爆了。

無一例外。

 

事物,從來都不是一根直線,

人生,總有起伏,

在波峰時,願意接受或將到來的下坡,

在波谷時,耐心地等待下一次的上坡。









上週去了一次十三朝古都,西安。

在長安的古城牆上,肆意漫步。

回想到千年之前,唐朝的榮光之地便埋在這西安城下,

剎那間,彷彿踏過了千年的滄桑。

這裡躺著的,

是盛唐的風采,曾是天下的中心,影響著四海八荒,叫各國爭相效仿。

 

而西安城內,某外籍品牌4S店內,卻上演了一幕因質量問題導致的鬧劇,

也許,哪一天,我們可以自豪地,放心地購買自主品牌的產品,不再為一個洋品牌而折腰,

那時,便是中華文明偉大復興的時代罷。

 











當然,還聽說科學家終於拍到了黑洞,



我突然想起,他長得像什麼?


對了,煤球(沒球),

也許,黑洞的意義,是吞噬一切的存在,

也許有一天,消失,才是地球的最終歸宿。

就像這片土地上曾經上演過的榮光,失落,偉大與掙扎,


我說吧,事物總是曲折地接近自己的目標。

 


歡迎關注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4363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