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預期是一種幸福之道

愚公移詩安2019-05-06 09:56:26

許多幸福,其實是在低預期中產生的。

 

隨著週五上證指數大跌136點,周線收陰。

結束了進入2019年以來的周線8連陽。

 

週五的這跟大陰線,著實給火熱的市場潑了一盆冷水。

而中信證券由於發佈關於看空中國人保的研究報告,被推上了輿論的浪尖。

 

中信證券和中國人保雙雙跌停,在華爾街風靡一時的“有效市場假說”再次遭到無情地打臉,如果市場真的是絕對有效的,市場參與者的整體是理智聰明的,一家公司的股價已經百分百完全反應了公司的價值,但當前一天還在漲停,後一天卻變臉跌停,如此種種,真的可以證明一家公司的價值在短期內會發生如此劇烈的變化麼?難道就是因為一篇報告?

 

這份看空報告更被人們調侃為,

同歸於盡式看空。

因為在股市大眾看來,

股價上漲是“好事”,股價下跌是“壞事”。

漲停了,代表發達了。跌停了,代表完蛋了。

於是才會用上諸如,同歸於盡這類形容詞。

 

其實,公司的價值在短期內,是不會有多少變化的。

當一家公司的股價大漲或大跌,你去打聽公司經營狀況,能得到的內部回答大概率都是“經營一切正常”。

 

短期內,公司股價的變動,只有一個因素,即估值的波動。

估值其實是一種預期。

當估值,如市盈率提升,

代表市場上的資金對公司抱有更高的預期。

當市盈率下降,

說明當前的市場對公司預期的降低。

高估值代表了高預期,表示看好。

低估值代表了低預期,表示不看好。

但看好的東西,就一定真的好麼?看壞的東西,就一看真的不好麼?

 

不一定。

 

牛市時,估值一路飆升,表達了市場參與者對股市的極度看好。

最終,卻註定悲劇收場。

熊市時,估值長期低迷,表達了市場參與者對股市的愛理不理。

終於,週期會否極泰來。

 

但當觀察歷史,你會發現,

那些被極度看好的,紅極一時的,都漸漸消失了。

那些當初不起眼的,低調隱忍的,卻能驟然崛起。

 

高預期,引來了高關注度,壓力陡增,一不小心便引火上身。

低預期,往往能深藏不露,韜光養晦,更能珍惜稍縱即逝的機遇。

 

從春秋五霸到戰國七雄,偏居西部一隅的秦,起初最不起眼,卻最終一統天下。

楚漢爭霸,起初人們更看好項羽,西楚霸王戰功赫赫,力拔山兮氣蓋世,鉅鹿之戰,剿滅秦軍主力,威震天下,但最終取天下的是厚積薄發的沛公。

東漢末年,群雄逐鹿中原,滾滾長江東逝水,浪花淘盡英雄。曹操,劉備,孫權,三足鼎立,最後統一三國的,卻是司馬一族。

秦漢至三國歸晉,幾百年來,秦朝、漢朝,哪怕是分裂時的三國,漢人可以平定來自北方遊牧民族的衝擊,甚至稱其為落後的北方狄夷,但在兩晉南北朝中,扮演主角席捲中原,建立起新的王朝,正是這些北方遊牧。哪怕鼎盛如隋唐,也是少數民族血統建立的政權。

宋朝經濟冠絕天下,資本主義的萌芽領先全球,卻被經濟水平相對落後的遼、金、蒙古打得丟盔棄甲,當時世界上經濟最強大的國家,造就了“崖山之後無中華”的慘劇。

蒙古大軍天下無敵,橫掃歐亞九合之地,雄心勃勃的忽必烈萬萬沒想到,強大的元朝卻只存在了不到一百年。

當農民起義領袖李自成攻滅明朝時,誰人可曾想過,之後的近三百年,漢人的天下成了滿人的天下。

後面的內容還有很多,歷史書上都有,想必也已經十分熟悉。

 

日本戰國,大名遍佈天下,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各領風騷數十年,最終統一日本建立新幕府時代的,卻是一開始不起眼的“烏龜”,善於隱忍的德川家康。

為什麼織田信長殞命本能寺之變,太高調,性格充滿殺戮,只帶少量的衛兵和侍從便踏上上洛之路,才給了明智光秀兵變之機。

為什麼豐臣秀吉功敗垂成,預期太高,在行將統一日本之時,居然打起了朝鮮和中國(明朝)的主意,嚮明朝和朝鮮發動了戰爭,最終兵敗,病逝。

為什麼德川家康統一了日本,預期不高,一直甘當綠葉,一直在休養生息,杜鵑不啼,則待其啼。當機會來臨時,才能一鳴驚人。試想如果不是低預期,而是身處熱鬧,喧囂之中,嘈雜的環境,早就埋沒了那“一鳴”。

 

之前網上有個段子級問題,讓大家投票,

中國隊先衝出亞洲打入世界盃,還是我大A股先上6000點。

A: A股

B: 中國隊

 

之所以有這樣的組合,是因為這似乎是兩個可以被拿來隨意調侃的難兄難弟。

無論是國足,還是A股,這麼多年來都讓中國球迷和中國股民又愛又恨。

每次國足踢得賊爛,比賽輸掉後,都發誓再也不看國足了。

每次A股跌得稀巴爛,浮虧割肉後,都銷戶決定不再炒股。

 

但當世界杯預選賽再次開始,中國隊遭遇到了日本隊、韓國隊。

當A股又迎來一段小陽春行情,又在衝擊某某整數關口時。

 

中國的球迷和中國的股民們,又回來了。



哪怕,最近看到武磊遠赴西班牙參加西甲聯賽,並且已經參加的6場比賽,收穫了一個進球一次助攻,還有一次擊中門柱,製造了一次點球。幫助球隊拿到了2勝4平,保持不敗。要知道在武磊加盟西班牙人隊之前,該隊連續9場的西甲戰績是1勝8負。當然本人絕對沒有吹捧武磊之意,我之所以如此高興是因為,武磊留樣之前,其實並沒有看好他的西甲之路,一方面西甲講究技術,一直擔心武磊的技術在國內還可以對付,到了西班牙可能會水土不服,另一方面,近年來中國球員的留樣失敗已經成為常態,正是這種“低預期”,導致了“幸福來得突然”,卻很實在。



讓我想起了,許多年之前的姚明,也是上海走出去的運動員,原本以為在NBA就是打個醬油,誰知卻打出了一番天地,一度成了總冠軍的競爭者。

從相對瘦弱的中國大男孩,搖身一變成為震驚世界籃壇的小巨人,可以和世界巨星們一較高下,正是這份出人意料,才更加令人喜悅。



武磊,為代表的中國球員,一直以來揹負著中國足球的罵名。

這讓我想起了中國A股,上證指數十年不漲。一提A股,人們便會習慣性皺眉,似乎不做出一個苦大仇深的憂鬱表情,無法配合上A股的氛圍。

中國足球也是,十幾年了,都沒有再次衝出亞洲,被範大將軍說起來,那個恨鐵不成鋼,叫臉都不要了。

但這並不能阻止某些事實的存在,

中國足球雖然整體一蹶不振,但還是有個別優秀的球員的,是可以在高水平聯賽裡站穩腳跟的。

中國A股縱然長期表現低迷,但還是有一些優秀的公司的,是可以穿越估值波動的迷霧,不斷創造價值的。

 

這個選擇題,如果讓我選,我會選擇A,

畢竟中國足球的基礎,特別是青訓還很薄弱,價值創造能力弱一些。

而中國A股近十年的低迷是拜高估值所賜,長期看中國上市公司的價值創造能力是不弱於外國的。07年的6000點一定會被向上擊穿,做一個簡單的計算,


2005年末,A股(上證)PE是18倍,1161點,

2018年末,A股(上證)PE是11倍,2494點,

估值是原來的0.61倍,點位是2.15倍,

價值是原來的3.52倍。

十三年,年化增速為10.15%

由2018年末2494點為起點,若來到2026年,有八年時間,經過價值自然增長後可以達到5400點,如果估值配合上升到13倍,則大盤點位可以達到6400點,已經超過6000點。這個估值還是相對保守的,如果超過13倍,則更快達到。

而以目前中國足球的底蘊,說實在的,想2026年出線,除非世界盃擴軍,不然難度頗大。

當然,以上推斷純屬YY,只為娛樂一用。

 

 

有兩個指數,

低市盈率指數和高市盈率指數。




都是從2000年初1000點出發。

如今高市盈率指數814點,

低市盈率指數6845點,

 

許多幸福,其實是在低預期中產生的。

當你不看好中國足球,中國A股時,

說不定,幸福正在來敲門的路上。



關於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436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