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心!這是沉重打擊香港電影史的一次盜竊案

虹膜2019-05-13 19:57:19

文 | 小佳


昨天,是香港電影史的痛心一天。


電影人陳勳奇在微博表示,因為公司被盜,他的一塊硬盤丟失,而這個硬盤保存著他的全部個人作品,其中包括諸多還沒公開的作品。要命的是,這塊硬盤就是唯一存世的記錄,再無其他備份。


所以這意味著,我們可能再也聽不到其中很多作品了。



陳勳奇提到,因為舊母帶太沉重,所以在轉好數字格式後,就把母帶當廢品銷燬了。看到這裡,我真是覺得萬分痛心。不忍指責,但這種做法確實是錯誤的。


老一輩的香港電影工作者,真的缺少檔案保存意識。這固然有一些客觀原因,因為香港電影黃金時期的公司很多都是朝生夕滅,那時的人,也不會有意識地保存那些電影下映、時過境遷的原始資料,所以很多珍貴的電影素材已經永遠從影史上消失了。


今天的人們終於意識到,那些曾被視為廢品的素材不僅具有很高的文化價值和藝術價值,同樣也有不可替代的歷史檔案價值,以及,商業價值。


比如最近,澤東公司宣佈王家衛的所有電影都會重新進行4K修復,那麼新一輪的音像製品和修復版重映指日可待,這是巨大的商機!我相信,對澤東來說,潛在的商業回報才是他們推動素材修復的動力,而全面的修復離不開對各種原始素材的揀選、運用。


所以啊,電影公司和創作者一定要注意保存好創作中產生的一切素材!


說到陳勳奇,大家不會陌生,他絕對是香港電影史上最頂尖的配樂大師,但我們其實很難用單一的身份去界定他。陳勳奇擅長配樂,同時也是一名武術指導、導演、演員、製片、編劇,在電影工業的許多崗位上,他都有所涉獵,且成就不凡。


最令影迷稱道的,應該是他與王家衛的搭檔,陳勳奇為《東邪西毒》所做的配樂堪稱經典中的經典。



鏗鏘有序的鼓點落地,一種風雲莫測的緊迫感推向高潮,承接的電子合成樂,讓廣袤蒼涼的大漠籠罩著無法傾訴的孤絕,又滲透著一抹柔情。


《東邪西毒》開創了武俠電影的一個另類高峰,陳勳奇的配樂功不可沒。據說電影拍攝期間,因為製作配樂的經費有限,甚至都沒有完備的錄音器材,而陳勳奇用了兩個星期的時間,完成了全部的配樂工作。


《東邪西毒》(1994)


此後,這首《天地孤影任我行》又被引用在《大話西遊》《天下無雙》諸多電影,為其中的江湖情義輕輕著色。曖昧、奇絕,江湖恩仇、紅塵往事都濃縮在幾分鐘的旋律之中。


你可能想不到,正式踏入這一行的時候,陳勳奇還是個五音不全的毛頭小子。因為家境貧苦,不得不輟學早日出來工作,養家餬口。


當時邵氏公司招聘配樂學徒,十五歲的他不懂表演也不懂音樂,但無論如何他要進入自己熱愛的這一行,於是,就靠著這個最樸素的想法,師父王福齡收其為徒。


王福齡


王福齡是邵氏公司首席配樂師,大家耳熟能詳的《不了情》《今宵多珍重》《南屏晚鐘》的作曲都出自他手。據說陳勳奇當時為了留下來,還瞞報了自己的年齡,說自己已經十七歲。


名師出高徒,雖然入行不久,陳勳奇已經能勝任一些短片的工作,但鑑於年齡,還是不得導演的信任,為了能顯得成熟一些,他又續起了自己標誌性的小鬍子。



好在後來,張徹、李翰祥、楚原,邵氏的三大導演都十分器重這個年輕人:張徹的欣賞讓這個剛入行的小夥子工作得更加賣力。李翰祥則是另一種風格,他要求嚴苛,不過這也磨鍊了陳勳奇,而楚原是乾脆徹底放手不管,這般信任又給了陳勳奇無形的壓力。


但無論哪種情形,前輩們的認可徹底點燃了陳勳奇的激情,在邵氏的十餘年,他練就了一身的手藝,同時也見證了邵氏公司在七十年代的輝煌。


《七十二家訪客》《楚留香》《少林三十六房》等等影片都是陳勳奇一人包攬配樂。如日中天的那段時期,四分之三的港臺電影的配樂都是由他負責。


《楚留香》(1977)


轉而做演員期間,陳勳奇暫時中斷了配樂的工作,直到將近十年以後,爾冬升因為《新不了情》的配樂問題,找到大哥陳勳奇。


從十幾歲就接觸電影的陳勳奇有一個巨大的優勢,就是他熟悉幕後的各個工種,配音、配樂、剪輯等等幕後他都瞭解,潛移默化中電影的節奏感也更強。而《新不了情》的音樂問題就是出在節奏上。


陳勳奇幫忙重新剪輯後的音樂,更貼合了電影的起承轉合,音樂和電影在節奏上就服帖多了。影片結束後的特別鳴謝的字幕上,就寫著陳勳奇。



在他眾多的配樂之中,最為人熟知的作品還要算陳勳奇與王家衛的合作。


武俠電影的配樂,如果說黃霑的音樂大氣豪邁,那陳勳奇的作品就多了些另類新潮,《東邪西毒》的配樂一邊是緊湊熱烈的,一邊是輕柔舒緩的,東西結合的配樂帶有歐陽鋒、黃藥師、慕容嫣一眾江湖兒女的感情延續,肅殺深沉又留下芸芸眾生的如煙過往。


《重慶森林》靈動的配樂都與王家衛的影像風格融為一體,大量使用的電子合成樂擲地有聲,氣勢和意境都極富流動感。陳勳奇又助力《墮落天使》,拿下金像獎的最佳原創音樂。

 


陳勳奇把音樂看成是自己的伴侶,完全傾注自己的感情,他說這就像你第一眼看不順那個人,但是相處久了,就喜歡上對方。依託於電影畫面,把導演的情感表現出來,就是好的配樂。


王家衛和陳勳奇


事實上,陳勳奇和墨鏡王的合作,可以追溯到陳勳奇創辦永佳影視公司時期,當時也正值他轉型擔任演員和導演。


八十年代初,黃百鳴、石天、麥嘉籌建了新藝城,王家衛就在那裡做編劇,但是,王家衛的劇本寫得太慢,就被炒了魷魚。陳勳奇的永佳就把墨鏡王招致麾下。


從《空心大少爺》開始,陳勳奇啟用王家衛的劇本,不過王家衛編劇的重度拖延症也沒怎麼改善,有的時候當天就要拍攝,根本來不及再修改,明明說好一個星期寫好的內容,拖了三個禮拜也沒搞定。


《空心大少爺》


陳勳奇就自己邊寫邊拍,他實在生氣的時候還會痛罵王家衛,但是又愛又恨,十分惜才的陳勳奇捨不得趕小弟走。


墨鏡王當時還沒有大師的光環傍身,但在陳勳奇看來,王家衛是一個極具喜劇天分的編劇,永佳早期的電影都有他的創意。


陳勳奇唯一的無厘頭電影《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王家衛就是編劇之一。兩人合作的《伊人再見》《小狐仙》等電影成為了八十年代時裝動作喜劇的代表。


《神探POWER之問米追凶》


除了王家衛,陳勳奇還與成龍私交甚好,武痴陳勳奇擅長跆拳道、詠春拳、棍術等等,成龍早前的電影,例如《飛鷹計劃》《醉拳2》《霹靂火》,都擔任過執行導演、武術指導。



 而陳勳奇正是聽了成龍的建議,先嚐試做演員,自己會演戲了,再去指導別人表演,利用做演員的機會,他熟悉了演與導的所有細節。



從《伊人再見》到《邊城浪子》,以及自編自演的電視劇《上海探戈》,陳勳奇嘗試了多種類型,愛情片、動作片,還有年代劇。他對曾經的名氣有絲毫的留戀,一直在不斷挑戰新的領域。


《上海探戈》


這麼多年過去,好友王家衛、成龍在國際影壇備受矚目,但陳勳奇的名字還不是人盡皆知,在經歷家庭變故,患癌康復後,他依舊堅持重返工作,有些可惜的是,執導的作品口碑欠佳。


但無論有怎樣的遭遇,陳勳奇從不會停工退休。對電影的熱愛是他得以入行的原因,也是陳勳奇不停歇的信念。從七十年代入行,他經歷過港片的繁榮,也見過爛片橫行的年代,從復興港片時的掙扎取捨,到北上拍片的冒險轉型,陳勳奇目睹了香港電影四十年的興衰。



我們也看到他早年意氣風發、才華橫溢的等身作品,以及後來暮色漸顯的枯竭才氣。雖然這聽起來不免有些令人遺憾,但被稱為「鐵腳」「馬眼」「神仙肚」的陳勳奇始終透露著一股倔勁兒,他也始終是打不倒的「小鬍子」。


而陳勳奇的經歷也可以看作是香港電影的一個縮影,不可否認,港片的不景氣已經是被大家說爛的話題,其實很多影迷都唱衰的時候,也是在懷念曾經過火、癲狂的香港電影。


陳勳奇的那枚舊硬盤,對小偷來說,對電腦器材二手回收商來說,幾乎分文不值。


但它承載著香港電影的一段歷史!


它是陳勳奇的損失,也是你和我的損失。那個小偷,如果天良發現,請把硬盤歸還原主,饒你狗命。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人鬼大戰就這麼收場,是《權遊》爛尾的預兆嗎?

下面最期待的美劇就是它了,姜文主演,北平懸案!

本以為這是五一檔國產片唯一希望,但張震加廖凡也不管用

2019迷影手賬

五種顏色 致敬新浪潮

幫你把電影節種在手賬上

100頁 100句經典臺詞

電影就是答案

贈送【影迷限量嘔吐袋】

從此無懼再遇爛片

長按掃描上方二維碼

進入虹膜微店購買

https://weiwenku.net/d/200502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