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與德平

喬木的天空2019-05-20 12:10:21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這句詩很多人耳熟能詳,提起它的作者、宋代著名詩人黃庭堅,但凡有些古典文學常識的人可謂無人不曉、無人不知,然而要問這句千古絕唱黃庭堅作於何方,恐怕很多人就語焉不詳了。

現在,我帶著攀高枝的心態和一點得意、幾分自豪告訴大家,這句詩乃黃庭堅于山東省臨邑縣德平鎮所作,是的,你沒看錯,德平鎮正是我的家鄉。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出自黃庭堅的詩作《寄黃幾復》,全文如下: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傳書謝不能。

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蘄三折肱。

想得讀書頭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翻譯一下,即是:我住在北方海濱,而你住在南方海濱,欲託鴻雁傳書,它卻飛不過衡陽。當年對著春風觀賞桃李共飲美酒,如今一別已是十年,常對著孤燈聽著秋雨思念著你。你支撐生計也只有四堵空牆,艱難至此。古人三折肱後便成良醫,我卻但願你不要如此。想你清貧自守發奮讀書,如今頭髮已白了罷,隔著充滿瘴氣的山溪,猿猴哀鳴攀援深林裡的青藤。

很多人會感到奇怪,黃庭堅在詩中明明白白地寫的是“我居北海”,你們德平鎮屬於典型的平原地區,咋就跟“北海”掛上了鉤,是不是扯得太過牽強?

非也,詩人向來講究精篤八極、神遊萬里大寫意,你若是釘是釘鉚是鉚地拿著地圖跟這死磕就大錯特錯了。

其實,這裡的北海只是泛指,畢竟德平距離渤海之濱並不遙遠,作為黃河沖積平原的德平,一千多年前是啥模樣,沒見過,但應該可以想見,也許離海邊更近些?不好說。

可以說的是,德平北去一百餘華里的河北鹽山縣有個千童祠,是為紀念當年被方士徐福帶去扶桑的數千童男童女所建,相傳此地為徐福及童男童女東渡扶桑始發地,這點,日本徐福研究會已經認可,且當地依舊延續著每五十年一祭的習俗。

現在的鹽山縣已離海較遠,當年的渡口早已成為沃野良田,由此看來,當年的德平離海確實不遠。

再者,以詩人那種胸懷天下的氣魄、縱觀南北的視野,與數千裡之遙、位於南海之濱的廣東相對而言,此地用北海代指並無不當。

咳咳,扯得有點遠了,還是言歸正傳,說說“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與德平的交集。

宋神宗元豐八年也就是公元1085年,此時黃庭堅正做德平鎮

此前,他任江西泰和知縣,儘管他勤勤懇懇,以民為本,一心想當地百姓造福寫出了讓泰和名揚天下的《登快閣》詩

痴兒了卻公家事,快閣東西倚晚晴。

落木千山天遠大,澄江一道月分明。

朱弦已為佳人絕,青眼聊因美酒橫。

萬里歸船弄長笛,此心吾與白鷗盟。

還書寫了讓後來南宋首位皇帝宋高宗趙構仰慕到“恨不能同時”的優美碑刻

“御製戒石銘,

爾俸爾祿,

民膏民脂。

下民易虐,

上天難欺。”

    

      奈何,黃庭堅與他的老師蘇軾一樣屬於保守派,可當時北宋皇帝宋神宗並不賞識保守派。因此黃庭堅在泰和辛苦耕耘半天,非但沒有晉級擢拔,反倒被降半級“移監德平”。

說來可惜,原本為縣級建制的德平早在熙寧六年(公元1073年)就被廢縣為鎮,歸屬安德縣管轄。

從江西到山東,不止千里之遙;從縣長到鎮監何止半級之差?

縣長管著全局,鎮監的主要任務是管理集市、監督稅收與治安論起來,職權範圍還不如現在的鎮長大。

黃庭堅此時心境、此中滋味,我們雖未親歷,卻不難想象,該是何等的落寞與憤懣。

黃庭堅是江西修水人,黃幾復江西南昌人,兩人是江西老鄉,少年交遊,交情很深此時黃幾復正在廣東四會任知縣。

人在飛黃騰達得意之時,往往難以顧及親情友情;人在失魂落魄失意之時,才覺親情友情可貴。

仕途受挫、人生失意的黃庭堅,遙想友人,寫下了這首流傳千古的詩。

從字面上看,這首詩抒發了思念友人的殷殷之情,也表達了對友人懷才不遇的不平與憤慨。

往內裡想,毋寧說這是黃庭堅苦悶內心的一種間接獨白,看似替友人打抱不平,實則是對自己處境不滿意。

屋漏偏逢連夜雨,因保守而吃盡苦頭被貶德平的黃庭堅偏又犯在了變革派趙挺之的手下。

元豐末年(1084年至1085年)趙挺之正任德州通判,德平鎮恰屬德州管轄。

趙挺之當時迎合上級思想,想在德平鎮推行變革派大頭領王安石的“市易法”,即通過政府管理市場貿易增加稅收。

文人自有風骨,安能摧眉折腰?身為德平鎮監的黃庭堅並不因前期被貶而改變自己的個性去巴結逢迎上級而是犯顏直諫,說德平地小民窮,集市小,若實行“市易法”,集市聚集起來的民眾必然星散而去。

兩人為此文書往來,脣槍舌劍,鬧得不可開交,世俗人看,這無疑是胳膊擰大腿,雞蛋碰石頭。

當時趙挺之沒把黃庭堅怎麼樣,兩人卻從此結下了“樑子”。

十五年後,宋元符元年(公元1100年),徽宗即位,就是後來連同欽帝一同被金國捋走的那位,因為最初是太后聽政,太后對司馬光等保守派一直很賞識,司馬光等人得到重用,此時早已離開德平多年、因再次遭貶在四川戎州(今四川宜賓)安置的黃庭堅迎來人生轉機,四個月內,相繼被任命為監鄂州稅、籤書寧國軍判官舒州知州又以吏部員外郎召用,他都推辭不就,請求為郡官,最終被任太平州知州。

孰料,天意難測,風雲難料,黃庭堅剛剛上任九天正欲大展宏圖,此時一向聽命於太后的徽宗卻親政了,司馬光等人的死對頭蔡京,就是我們後人熟知的那個大奸臣當上了宰相,而趙挺之很得蔡京賞識,被推薦為副宰相。

心裡一直有個梗的趙挺之沒有放過黃庭堅,開始給黃庭堅穿“小鞋”於宋崇寧二年(公元1103年)以幸災謗國之罪將黃庭堅除名,送宜州今廣西宜山管制

兩年後,趙挺之又想將他趕到永州,可憐黃庭堅還未聽到宣佈命令,便在鬱悶中死在了宜州貶所。

身負蘇門四學士、宋代四大家盛譽的一代文豪就這樣在權力鬥爭的漩渦中隕落了。

悲哉!惜哉!

縱觀黃庭堅的一生,德平無疑是黃庭堅命運的轉折點,正是在這裡他為自己的悲劇人生埋下了伏筆。

也許有人會說黃庭堅不懂人情世故、不會圓滑處世,也許有人會說黃庭堅“蚍蜉撼大樹,可笑不自量”。

從世俗的角度看,這些觀點不無道理,因為這就是現實。

至於黃庭堅保守對不對,反對變革該不該,我們不好下結論,自由歷史評說。

但從他在泰和縣書寫的《戒石銘》裡,從他在德平敢於為了百姓利益跟上級叫板的事情上,我們至少能看出他有著樸素的平民情懷和強烈的愛民情懷。

放眼歷史長河,不由想起魯迅雜文《中國人失掉自信力了嗎》中的一句話:我們從古以來,就有埋頭苦幹的人,有拼命硬幹的人,有為民請命的人,有捨身求法的人,……雖是等於為帝王將相作家譜的所謂“正史”,也往往掩不住他們的光耀,這就是中國的脊樑。”

我們德平鎮政府駐地前的牌坊上寫著這樣一幅對聯:修前賢德,治今世平。

黃庭堅雖非德平人,卻曾在此為官,時間再短,也是一任,無論成敗,都是先賢。

我想,家鄉的父母官們師承的前賢裡,一定少不了黃庭堅,會帶領家鄉人民走向更加美好的明天;我也相信,每個出生就與“德”有緣的家鄉人,無論走到哪裡,都會像黃庭堅那樣,抱持平民立場、大愛情懷,將美好的品德帶到天南海北、萬水千山。

也許,這才是這篇文章絮絮叨叨講述“桃李春風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燈”與德平淵源的要義所在。



轉發是咱們之間最好的儀式感!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556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