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所學校只為一個學生開放,畢業典禮轟動全島,“校霸”背後的故事卻暖哭了所有人

開始吧2019-05-31 00:04:25

什麼都可以敷衍

但教育不可以



教育

Education


澀谷新是個奇怪“校霸”,

學校被他一個人佔了好幾年,

所有人還都得圍著他轉。

 


上課的時候,

校領導得到場陪著。

 


考試的時候,

一回頭,

好幾個老師在背後暗中觀察。

 


他做個卷子,

隨便發揮就是全校第一。

他要是請假,

全校都得跟著暫停。


 

連教委會的人來研究課題,

也只是為了他一個人。

 


光負責學習還不行,學校還得負責讓他高興。

 

精緻生活不能吃食堂,每天有私人定製的午餐,變著花樣來。

 


開個運動會,也不知道有意還是無意,大長腿都跑不過他。

 


他過生日,所有老師來一起佈置教室。

 


這場面,不知道的可能以為哪個大戶人家為自家孩子建了個私人學校呢。

 

但其實,偌大的校園只有一個學生,校方也不想的啊。只不過,附近能來上學的,真的只有這一個。

 


雖然就一個人來上學,可學校還是給澀谷新提供了該有的一切,甚至想方設法給他更多,因為:什麼都可以敷衍,教育卻不可以。


 

日本飛島,

一個只有200多人居住的小島。

 


從這兒去日本本土,得坐一個多小時的船。


而且,渡客的船每天只來一次。

 


島上沒公交,出門全靠走或者自行車。

 

商場、超市也別想,買東西沒得挑,就一家小賣部。

 


不過島上的人也不需要買東西,靠自己一雙手也能過好生活。


吃自己種的菜,想吃海鮮出了門就能撈。

 


這種平靜卻寡淡的生活,科技不發達的時候過起來不覺得有什麼。但最近這20年,年輕人對外面的世界瞭解的越多,島上的生活就越滿足不了他們。

 

一批又一批的年輕人進城謀生,飛島的人越來越少,留下的人越來越老。

 

如今,這裡是出了名的“老人島”,島民的平均年齡超過65歲。很長一段時間裡,島上甚至一個孩子都找不到。

 


直到十年前,澀谷新的爸爸因為工作需要帶著一家五口搬來,飛島才又出現了一種可以叫做活力的東西。

 

而澀谷新的到來,也讓這裡已經停課很久的小學、初中都“活”了過來。

 


雖然學生只有一個,但一聽可以開課,所有人都行動了起來。

 

校長、校監、班主任、副班主任和保健助理教師,一個學校該有的五位基本教職工都被派到了島上。



5個人為一個小孩兒工作,這是不是有點兒太興師動眾了?

 

可學校卻一點兒都不這麼認為。相反,他們只怕自己做的不夠多。

 

每年的開學典禮,只為澀谷新一個人開。



語數外、自然、音樂、繪畫之類的必修課當然一個都不能少。


除此之外,學校還竭盡全力讓澀谷新有更多的角度去了解這個世界。

 


請外教跋山涉水來一對一教英語;

 


德高望重的音樂人來開樂器講座;

 

 

飛島是知名的候鳥棲息地,為了讓澀谷新深入地瞭解當地的鳥類,他們特地請來日本野鳥協會的專業人員講課。


這樣的課程完全是澀谷新“特製”,島外的學生是享受不到了。

 


除了知識儲備,實踐能力也不能忽視。

 

教他滑皮筏艇;

 


跟著社區的工作人員做蠟燭;


 

和志願者一起去清掃海岸;

 


自己種山芋,



生火做湯。

 


跟著海上獵手們出海捕魚,



和奶奶們一起晒魚乾。

 


他學個自行車,

都有島上派出所到場親自指導。


 

總在島上,看到的學到的東西總歸有限。


所以學校還努力聯繫外出交流的機會,讓澀谷新能接觸到更多的人和事。



當然,要是有外面的學生想來交流他們也興奮地搓手歡迎。

 

而且,每次有交流生來島上,學校都會找機會讓澀谷新“表現”一下。


學到的東西麼,就得活學活用。而且,上了太多“野生課堂”的澀谷新確實會有一些特殊技能。


畢竟抓著活鯊魚到處跑這項操作,也不是誰都行的。



雖然老師們都已經拼盡全力,但不可否認的是,有的活動,一個人確實沒法搞。

 

比如合唱。

 

一個人怎麼唱?沒辦法,只能安排澀谷新坐船到城裡的學校體會一下合唱是什麼感覺。

 


再比如籃球之類的體育活動。

 

雖然平時都有老師陪玩陪練,但要想比賽,他還得出島去和別的學校的學生組隊。


 

十幾歲的年紀,其實最需要夥伴。


可放眼全島,除了他真沒別的孩子了。

 


澀谷新的孤單,大家其實都看在眼裡。


一個人上學放學、一個人自娛自樂,每次看到他自己坐在教室裡,總讓人覺得有些心酸。


時間一長,老師、島上的爺爺奶奶都看不下去了。沒有同學,所有人就都來做他的同學。


 

老師們陪著一起吃飯,


 

一起打球,


 

上課的時候,旁邊可能突然出現一個看上去彷彿留了好幾級的大齡同桌。



老師們還在學校官網按年份詳細地記錄著澀谷新的成長。


文字配圖片,像寫日誌一樣仔細。

 


不僅給少年加倍的關心,他們也想盡可能讓澀谷新的學生時代少一點遺憾。

 

別的學校都有運動會,但只有一個學生怎麼辦呢?想來想去,那就老師們上場吧。

 

賽場上沒有師生,所有人都跟打了雞血似的往前衝。要想跑過澀谷新這個皮小子實在不容易。

 


除了參賽隊員,還有啦啦隊呢。島上的爺爺奶奶一股腦地都來了,舉著旗子給澀谷新加油。

 

他們老了,時間一長就站不住。但就算坐著,也要來支持這個小傢伙。

 


自從澀谷新5歲跟著父母上島後,這個活潑的小男孩就成了島上所有老人家的開心果,他們把澀谷新當成自己的親孫子一樣疼愛。

 

為了讓孩子高興,爺爺奶奶們可費了不少勁。

 

上一秒還在幹活兒,下一秒就穿著圍裙火急火燎地到學校,只為了跟澀谷新一起上堂音樂課。

 


雖然都六七十歲的人了,但只要一招呼,他們立馬放下手裡的活兒去跟澀谷新一起做遊戲。

 

他們能給孩子的不多,但能陪著玩一會兒,看著孩子高興,就是他們最大的心願了。

 


幾年來,和島外的同齡學生相比,澀谷新確實會少一些大部分初中生都會有的經歷。

 

但相對的,他也擁有了比別人更多的關愛。


 


只有一個學生的學校,老師是他的“同學”,島上的居民也是他的同學。

 

有這些溫暖的人陪伴,澀谷新才會說:雖然一直是一個人,但我從來沒有感到過寂寞。

 

 

儘管學到的東西跟別人可能不太一樣,但別離,是每個人都要上的一堂課。


雖然只有自己一個學生,澀谷新也同樣避不開這個課題。

 

跟老師們朝夕相處久了,大家都混得都跟朋友似的。老師調走的時候,他就像好朋友要轉學一樣難受。

 


而今年,到了他自己要跟這片小島告別的時候了。

 

4月,飛島中學唯一的學生澀谷新初中畢業。之後,他會到日本本土上高中。

 


他一走,因為沒了學生,學校又要暫時閉校了。

 

那個曾經有著稀疏笑聲的長廊,又要再一次陷入沉寂。

 


而“島寵”的離開,更讓島上的爺爺奶奶集體陷入了憂傷。小傢伙走了,這裡真的就只剩他們這些上了年紀的老傢伙啦。

 

但少年總要飛往更廣闊的世界,他們能做的就是給予最大的祝福。


 

為了給相互陪伴的這些年畫個完美的句號,也為了給讓澀谷新最後一次感受到大家的愛,畢業典禮的時候,能來的人幾乎都來了。



父母、老師、還有島上的爺爺奶奶...


雖然臺上只有一個畢業生,但臺下的觀禮嘉賓卻有40多個。

 


弓著身子的老奶奶,在澀谷新剛來的時候背還沒有這麼彎。

 

十年過去了,她看著當初那個只有5歲的懵懂小孩長成15歲的挺拔少年,自己也真的老了。

 


被叫到名字的澀谷新同學,

最後一次穿起那身校服,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走上臺,

從校長手裡接過了自己的畢業證書。


 

這位“畢業生代表”在畢業發言裡說:“這裡的風景,這裡的人,以後我都要去講給高中的同學聽”。


 


我們常常在想教育的最終目的是什麼,是分數?是財富?還是社會地位?

 

也許,比這些更重要的,是愛與自由成長。


珍百景《山形の離島に生徒1人だけの中學校!驚きの學校生活&卒業式に密著!》

飛島中學官網


https://weiwenku.net/d/200688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