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杉中國錯過幣安10倍回報還成被告,既想淘金又不願背書,頭部交易所幣安趙長鵬怒訴紅杉侵害名譽和影響融資

互聯網金融電訊2019-05-31 05:17:32


藍鯨財經旗下,專注互聯網金融領域獨家報道,大大集團、中晉、快鹿、鏈家金融、海通佈局互金等獨家線索均已10萬+並引起大量媒體跟進。藍鯨是重要財經資訊門戶+財經記者工作平臺,擁有150家媒體傳播資源,每天有近萬名記者在藍鯨平臺工作。



5月23日,香港司法機構官網公示,紅杉中國旗下SCC Venture Vi Holdco與趙長鵬涉及一場6月25日在高院舉行的聽證會。根據Coindesk報道,趙長鵬擬起訴紅杉中國侵害其名譽,並影響其吸納其他資方融資,並要求紅杉中國賠償經濟損失。



趙長鵬是虛擬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創始人及CEO。根據CoinMarketCap數據,幣安的24小時虛擬貨幣交易量排名第二。2017年,紅杉中國(SCC)就曾起訴趙長鵬違反獨家協定,該訴求於2018年4月被香港高等法院駁回。次月,趙長鵬在海外社交媒體表示,要求在幣安上線的虛擬貨幣項目披露其與紅杉的關聯。


而另一家虛擬貨幣交易所火幣創始人李林之後表示,紅杉投資項目上幣審核會得到加分。2014年4月,火幣獲得數千萬元A輪融資,資方正是紅杉資本。幾方介入,令各家虛擬貨幣交易所和紅杉中國之間的關係愈加微妙。

關於雙方矛盾的原委,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曾在巴比特直播採訪時透露,紅杉在2017年9月4日前與幣安簽署投資意向,但在ICO禁令之後,紅杉的投資意向受到影響,並且拒絕幣安的條件:“借用紅杉資本品牌為幣安背書”。


與此同時,IDG彼時也有意投資幣安,由於紅杉在前,IDG應當參與下一輪即B輪投資,幣安讓兩家資方自行協商投資的具體方案,由於協商未達成共識,最後兩方的投資均不了了之。紅杉的觀望影響了幣安A、B兩輪融資。


據報道,當時IDG給出的估值超過了紅杉給出估值的10倍。


由於與IDG的資本投資協商或違反了幣安與紅杉簽訂的排他條款,紅杉在遞上了一紙訴狀,幣安方面則表示IDG參與的是B輪投資,不在和紅杉資本的A輪融資範圍中。這場起訴最終被駁回,趙長鵬並未休戰。


時隔一年,根據Coindesk獲得的文件,趙長鵬通過律師向香港法院遞交申請要求查明,因紅杉方面在2017年12月27日要求其在2018年3月1日前禁止尋求其他投資方的條款,而造成的所有損失狀況。趙長鵬方面表示,該禁令造成其失去了一次在較高估值獲得融資的機會,並且對其名譽造成傷害。


與紅杉資本的糾葛不止,幣安的融資尚不見起色。


根據公開信息,幣安僅在2017年9月獲得天使輪融資,由快的打車創始人陳偉星創立的泛城資本以及一家地產背景資方黑洞資本投資。投資界披露的投資信息顯示,幣安的主體為上海比捷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 “比捷網絡”),相關招聘信息則顯示,比捷網絡對外招聘區塊鏈相關職務。


企查查數據顯示,比捷網絡法人為陳光英,該公司成立於2015年8月,出資方包括劉亞瑋、上海瑞鼎鉅融投資管理有限公司(JRR CAPITAL)、上海潺旭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以及陳光英。公開資料顯示,JRR Capital多涉及區塊鏈投資項目,另一家非自然人股東則關聯一個互聯網金融平臺文金所。值得注意的是,一條工商變更信息顯示,趙長鵬同名人士於2017年6月30日退出該公司董事席位,該公司的商標信息包括幣安。比捷網絡目前運營狀態為存續,註冊地址在上海。



2017年9月,中國人民銀行等七部委下發《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禁止ICO融資,隨後虛擬貨幣交易所均關閉境內註冊的交易平臺,包括幣安、火幣網以及OKCoin的頭部交易所均設立海外站重起爐灶,在日本、新加坡等地落腳。


日本並未給幣安多久喘息時間,日本金融廳曾在2018年初發布警告稱,幣安未在日本註冊,並責令其不停止營業。何一曾對此迴應承認幣安未在日本註冊,日本方面也因此無法向幣安追究刑事責任。


虛擬貨幣的價格也在持續的低靡後翻倍大漲,幣安的虛擬貨幣交易規模漸增,CoinMarketCap顯示,幣安目前的24小時經調整虛擬貨幣交易量為26億美金。據用戶介紹,幣安目前支持大額的數字貨幣兌換法幣的場外交易,有報道稱,幣安還計劃在阿根廷等地,推出可進行法幣交易的平臺,而就包括美國等地對虛擬貨幣的監管仍然不明朗,幣安交易所的合規性仍備受考驗。


此外,幣安也是為數不多,被全球蘋果應用商城下架的虛擬貨幣交易所應用。在2018年末,部分海外蘋果應用商城尚可下載幣安應用。目前,Huobi、OKEx仍在海外蘋果應用商城可供下載,卻唯獨不見幣安交易所的蹤跡。


5月初,幣安被盜7000枚比特幣,按照當時5800美元的幣價計算,損失接近3億人民幣,而隨著本月幣價大漲至8000美元,失竊比特幣的價值一度逼近4億人民幣。幣安方面表示承擔損失。據公開報道,The Block計算幣安2019年一季度利潤約為7800萬美元。


根據何一次後的迴應,黑客進行了系統的複合型供給,繞過了幣安的風控系統。據幣安公告,黑客獲得了大量用戶API密鑰,谷歌驗證2FA碼以及其他相關信息;黑客團體使用了包括網絡釣魚、病毒等方式進行攻擊,此次攻擊僅影響了比特幣熱錢包,佔熱錢包BTC總持股量的2%。據此估算,幣安熱錢包的比特幣數量約在35萬枚。


作為全球較熱門的交易所,此次風險事件引起熱議,據報道,火幣網CTO、BHex創始人巨建華表示,這已經是幣安第二次發生同樣問題了,現在交易所的業務結構的主要問題在於,資產被盜,也不能證明不是自己在監守自盜。只要託管清算和撮合交易、券商這3層業務不分開,這種事情會持續發生。


幣安確非首次被曝遭遇攻擊。2018年3月,幣安眾多投資者除比特幣外幣種被拋售兌換成Viacoin。趙長鵬當日公開發聲稱,幣安上回滾所有異常交易,充值、交易和提現功能均已恢復。在該事件發生後,除Viacoin外的虛擬貨幣均大跌近10%,虛擬貨幣持有者在該時間段資產受到波動,並無直接證據證明該事件與幣價下跌存在關聯。


無獨有偶,2018年7月,幣安上出現Syscoin高額訂單,引起該幣種價格暴漲。事件發生前後,據Chaindigg監控信息,幣安交易所出現大額提現,2小時內,同一地址累計提現超7000BTC,因此有傳言稱,幣安被黑客攻擊,上萬個比特幣被轉走。幣安聯合創始人何一對此否認。幣安當時選擇的做法是,刪除了全部API記錄,讓用戶重新創建API 密鑰,並對於被動涉及異常交易的賬戶進行了交易回滾。


紅杉資本中國基金由沈南鵬和紅杉資本在2005年創辦。


在這場與區塊鏈有關的資本追逐中,作為資本巨頭玩家,紅杉資本並未缺席。據不完全統計,除火幣外,紅杉資本中國基金投資的區塊鏈項目包括iost、Filecoin、Orchid Protocol、UgChain等,在幣市上揚時期或收穫頗豐。其中UgChain關聯的代幣UGC的價值為0.00347美元,較發行初期的0.1美元價格已下跌超99%,自18年末起長期趨近於0,走勢類似所謂歸零幣。


根據前述何一的論說,紅杉中國對於為虛擬貨幣項目背書存在顧慮,但有相關項目以紅杉資本為名進行宣傳。2018年10月,紅杉資本中國官網發佈聲明,表示創富區塊鏈技術(深圳)有限公司無關聯關係,根據聲明,該公司涉及經營包括“瓦特鏈”“緣天然”等投資項目。紅杉資本提示投資者,任何實體或個人通過任何網站等渠道以紅杉資本中國名義進行資本募集活動構成違法行為。


(責任編輯:朱荻)


https://weiwenku.net/d/200695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