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資人評價美團王興:“他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

創日報2019-06-03 00:08:59


王興/圖源:搜狐@藍媒匯

“他是從死人堆裡爬出來的。”

 

一位投資人這樣評價美團創始人王興。

 

這句話有兩重含義。

 

一是說王興創業過程中,經歷過太多的不順。美團之前,王興做過十幾個別的創業項目,全部失敗。

 

二是說美團所經歷過的“千團大戰”的慘烈廝殺。當時,5千多家團購網混戰一團,最後只有美團還活著,其他的,俱已成為屍骨。

作者/何加鹽

來源/何加鹽(ID:ihejiayan)

創業見聞(ID:chuangribao)授權轉載

 

贏得了千團大戰的勝利,並不代表王興從此可以高枕無憂。

 

美團的無邊界競爭,讓它在團購、外賣、酒旅、出行等領域,四面出擊,樹敵無數,被稱為“半個互聯網圈,都是王興的敵人”。

 

在《財經》記者小晚問到美團是否樹敵太多時,王興回答:

 

古人說“自返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首先我們要捫心自問做的事情是不是對的,如果是對的、該做的,哪怕對手如林,還是要義無反顧。

 

這般豪氣,不能不讓人為之側目。

 

1979年出生的王興,已經年屆不惑。

 

從25歲開始創業,他已經走過15年。

 

這15年間,他從一個青澀的稚嫩青年,成長為一位叱詫風雲的互聯網梟雄。從一個屢屢失敗的連續創業者,成為一位上市公司總裁。

 

2018年9月,創立8年的美團在香港上市。今天,美團的市值為3339億港元(約425億美元),在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中,排名第三,僅次於阿里和騰訊,超過百度(414億美元)和京東(409億美元)。

 

按照王興佔股比例為11.4386%計算,他擁有的美團股份值48.66億美元,也就是336億人民幣。

 

王興說,互聯網的上半場已經結束,下半場剛剛開始。


他的人生,也正如此。


1

從龍巖到清華


王興出生在革命老區福建龍巖,這裡位於武夷山脈南端,多崇山峻嶺。王興在18歲前沒見過大塊的平地,一直到上大學去北京,才知道太陽從地平線落下是什麼樣子。

 

被群山包圍的龍巖,在互聯網時代,卻走出了不少厲害的企業家,如雪球方三文、十點讀書林少等。王興和他的朋友張一鳴,則是其中的閃耀雙星。


龍巖籍互聯網精英圖譜,可以看到王興位於顯眼位置(藍圈)。圖來源於龍巖市電商協會內部刊物,作者陳永洋。

 

王興的家庭曾是書香門第。爺爺是龍巖二中教導主任,龍巖歌舞團編劇,但在十年浩劫中,因受衝擊而不幸自殺;奶奶是解放前廈門大學畢業生,師從著名經濟學家王亞南(時任廈門大學經濟系主任,後來任廈門大學校長,是《資本論》中文版譯者)。

 

王興的父親王苗,因文革影響而回到農村種田。由於家庭出身問題,他失去上學、參軍、招乾的機會。

 

但王苗極有商業頭腦,改革開放第二年,就開始搞副業,從建築小工做起,做到包工頭,在1981年就成為遠近聞名的萬元戶。

 

鄧小平南巡後,王苗抓住機遇,發展成為龍巖市的“水泥大王”,身家過億。 

 

王苗及家裡的別墅/李志剛發於新浪博客

                           

所以王興從小生活過得比較優越,沒有為錢發過愁。奶奶和爸爸往家裡買了很多書,王興和大他兩歲的姐姐,有條件從小就博覽群書。1995年,電腦和上網對中國人而言是一件非常稀奇的事,但那時王興就能在家上網了。

 

王興的姐姐是一位超級學霸,從龍巖一中考入清華電子工程系,後來去美國留學,現在定居美國硅谷,是一名軟件工程師。

 

王興從小就是個“奇葩”孩子。為了研究蒸汽機車,他會逃課去爬火車。高中時,非常積極地參加黨章學習小組活動,卻又不入黨,他和老師說,只是想了解黨的發展歷史。

 

1997年,王興被保送清華,成了姐姐的同門師弟。

 

他的奇葩程度在大學裡有增無減。

 

開學第一天,同學們自我介紹,別人都中規中矩,王興一句話石破天驚:“天下興亡、匹夫有責。”

 

班會上,每個學生談自己的理想,王興的理想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

 

龍巖籍清華學子在一家火鍋店迎新,學長提出,新生可以向老生問問題,老生必須回答。學長的原意,是想讓王興問出師姐們的感情狀況。而王興問的卻是:你們覺得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十幾位師兄師姐面面相覷,最後還是王興的姐姐出來打圓場:這個問題沒有簡單的答案,你得邊走邊想。

 

上了大學後,王興對功課毫無興趣,每天就是玩遊戲和研究Linux。結果,學習成績一塌糊塗。

 

很多年以後,王興回清華演講,對學弟學妹們語重心長地說:

 

“我相信你們絕大多數人跟我當年一樣,在進入清華之後遭受很多衝擊,或者是一連串的打擊……會讓你們覺得你只是一個非常普通的,而且在各方面面臨很多挑戰,很多挫折,面臨很多困惑的學生。”

 

當時和王興一樣困惑的,還有他的下鋪兄弟,後來一起創業的王慧文。

 

根據王慧文日後爆料,他們哥倆的大學成績,他排第三,王興排第五,倒數的。

 

此外還有一個倒數第一的,叫付棟平(他年紀特小,1981年出生,16歲就上了大學),後來也加入了王興團隊。

 

全班倒數5名,他們佔了仨。

 

學業之外,王興還參加了一些學生活動,一個是科技創業者協會,一個是舞蹈團。

 

在科技創業者協會,王興的主要工作是貼小廣告(這事俞敏洪也幹過)。

 

那年冬天,他拎著快要凍硬的漿糊,冒著凜冽的寒風,滿校園張貼海報,還要到學生宿舍去“掃樓”。

 

王興一個人,連刷帶塞,發出去4000多份海報,給協會立下大功,以至於後來他回清華演講時,校方特地送他一份貴重禮物——19年前他發出去的一張海報。

 

至於加入舞蹈團,據朋友向我透露,他就是為了認識美女而去的。

 

王興跳的舞是“黃土黃”,在蒙偉民樓表演的時候,他還非常緊張。雖然是西北舞蹈,但由於他的腦袋奇大無比,其在舞臺上跳舞的樣子,在我腦海中浮現出來,是這樣的:

 

 

在大學時,王興有模模糊糊的創業想法,但是具體要做什麼,卻不知道,每天都過得渾渾噩噩,一直到大四,他還沒想清楚以後究竟要幹什麼。因為姐姐出國,一路對姐姐亦步亦趨的他,也就跟著出國了。

 

那一年,清華電子系出國情況普遍不好,加上王興的大學成績也不咋地,最後只去了特拉華大學(在美國排名60開外)。多年以後,他向師兄王小川(搜狗CEO)感嘆,要是當時上的是個名校,他就會讀完博士了。


2

輟學創業


沒有讀成名校,對王興而言,也許不是壞事。

 

他到特拉華大學的第二年,正好趕上導師7年一次的休息年。導師不在,王興也就無事可幹,每天都泡在圖書館。

 

2003年3月,一家名叫Friendster的網站在美國上線,這是全球首家SNS(Social Network Service,社交服務)網站。

 

Friendster很快走紅,並在大洋彼岸的中國,也出現了一些模仿者,其中一個,是清華科創協會首任會長慕巖創立的Uuzone。

 

11月,王興在水木清華BBS上看到了Uuzone,敏銳地覺察到這是一個巨大的機會。


 圖:當年的水木清華BBS


他馬上給自己的五個同學、朋友發了郵件,邀請他們一起創業。郵件中他描述了美國SNS發展的情況,並說:“這是改變信息傳播的巨大機會”。

 

五個收到郵件的人,有兩個願意加入王興。一個是下鋪兄弟王慧文,另一個是王興的高中同學賴斌強。

 

王興就和導師說,博士不念了,要回去創業,於是拍屁股就走人了。後來,福布斯網站上的王興資料,寫的是特拉華大學碩士學位。


 

王慧文這時正在中科院聲學所讀研,見王興退學,他也不讀了。出身農村,家庭並不富裕的他,全部家底只有從每個月1400元的科研補助裡餘下的2000元。創業入股的幾萬塊,全部是借來的。

 

賴斌強畢業於天津大學計算機系,此時正在北電網絡(加拿大最大的通信企業)廣州研發中心工作。那年頭的外企碼農,工資不低。但賴斌強還是義無反顧辭職北上,與王興會合。

 

2004年3月,王興租下清華往東3公里的海豐園小區一套三居室,在客廳擺上3張辦公桌,臥室擺上3張行軍床,就這樣開始了創業生涯。


3

一路荊棘


2004年5月,辦妥離職手續的賴斌強,拖著行李來到海豐園。扔下箱子,他問王興和王慧文:產品在哪,給我看看?

 

聽到的回答差點讓他暈倒。那哥倆說:產品還沒有,我們在學編程呢。

 

賴斌強來了後,團隊的技術實力立馬翻倍,他負責前端代碼,王慧文負責後端代碼。

 

王興,則負責指手畫腳。雖然美其名曰研究市場,設計產品,但真實原因是:王興寫代碼的水平實在不咋地。

 

不過,新的分工讓王興有了充足的時間去思考戰略問題,這也是後來他們成功的一個關鍵因素。只是當時王慧文和賴斌強還不知道,他倆將要在王興的帶領下走那麼多彎路,打那麼多敗仗。

 

但那時候,他們才剛剛開始,充滿著創業的激情。每天晚上幹活到半夜,第二天起來,也不刷牙洗臉,又接著幹,一直幹到中午再出去吃早午餐。

 

經過4個月昏天暗地的開發,第一個產品終於出爐了,叫“多多友”,是一個社區網站。

 

王興深信六度空間理論(即一個人最多隻要經過5箇中間人,就能認識世界上任何一個陌生人),認為他們做的多多友,大有發展前途。

 

但現實是,一個月過去,兩個月過去,多多友依然門庭冷落。

 

三個年輕人一邊失望,一邊嘗試新的項目,但每一個都沒成功,以致於他們每過一兩個月就要換一個方向,嘗試過的部分項目如下:

 

  • 仿照美國Invite網站做的活動邀請網站“電邀”;

  • 拼音輸入法軟件JustInput;

  • 在手機電腦間傳文件的Wap中繼站;

  • 仿照谷歌地圖的地圖項目;

  • 幫在國外留學的遊子打印照片寄給爸媽的“遊子圖”;

  • ……

 

有的項目是沒有市場,有的項目是他們技術不夠,有的項目是時機還不成熟。總而言之,全部都失敗了。

 

一年黑暗的摸索期過去,他們還是什麼都沒有折騰出來。團隊陷入了第一次危機。

 

王慧文的家裡出了事情。他爺爺得了癌症,需要大筆的經費治療,而王慧文創業,啟動資金都是找人借的,幹了一年多,公司還是零收入,大家都是每個月只領1000元基本工資。

 

王慧文只好到處借錢,好不容易幫爺爺交上了治療費。幸好問題發現得早,爺爺的手術很成功。但是事情給王慧文很大的打擊,遲遲沒有進展的事業,讓他開始有危機感。

 

賴斌強也是。本來有一份外企的高薪工作,來到北京,住在連暖氣都沒有的屋子裡,那個冬天唯一留下的印象就是冷。夜深人靜的時候,賴斌強躺在床上,默默思考著自己和公司的未來,心裡著急卻沒有辦法。

 

據《九敗一勝》作者李志剛描述:

 

他們陷入了迷茫,腦子裡有隱隱約約的前進方向,但怎麼試都沒有什麼反應,明明知道前面有一個金礦,這裡挖挖,那裡挖挖,都沒挖出金子來。

 

直到12月,他們上線了校內網。

 

這回,總算找到金礦了。


當時的校內網/圖源:悟空問答 



此時,Facebook已經在美國發展得如火如荼,而他們的第一個項目多多友,雖然扔在那裡一直沒管,但現在居然還不斷有人在登陸,很多用戶會邀請自己的朋友註冊,後臺數據顯示,平均每個用戶一週會登陸一次。

 

他們在多多友的基礎上進行了改版,全面模仿Facebook,連UI(用戶界面)都是照抄的。

 

同時,他們吸取多多友因為沒有推廣而半死不活的教訓,開始發力進行推廣。

 

團隊搬到了離學校幾百米遠的五道口華清嘉園,以便進校園推廣。完全沒有推廣經驗的他們,利用頭腦風暴,想了很多辦法。

 

例如:

 

  • 贊助清華大學電子系學生節,讓學生註冊校內網抽獎獲得門票;

  • 到晚自習教室黑板寫“大學四年你有幾個朋友?”並配上校內網的網址;

  • 春運期間租大巴送學生去火車站,必須註冊校內網才能參團;

  • 到校園裡到處貼海報(為了貼海報,王興和楊俊還被北航的樓管抓過);

  • 招聘校園大使進行推廣;

  • 在BBS、QQ群發帖拉新;

  • 贊助學生社團拍視頻,植入軟廣告;

  • ……

 

由於工作量加大,又有幾位新人加入團隊。其中,一位叫郭萬懷,畢業於北大,後來成了王興的妻子;一位是前面提到過的王興同班同學、成績排名末尾的付棟平;還有一位是王興專門拉過來的初中同學陳亮。

 

有了好產品,加上大力的推廣,校內網迅速在學生群體中擴散,半年多時間,用戶突破了100萬。投資人也找上門來了。

 

第一次被投資人找的過程比較搞笑。

 

由於他們抄襲Facebook的UI,在網上被人鄙視了。紅杉資本的人剛好看到了鄙視的帖子,卻對被鄙視的校內網產生了興趣,就找到了他們,希望談一談。

 

三個毫無經驗的年輕人,拿著一頁紙的商業計劃書就去了。

 

這一頁紙,還丟在了出租車上。他們只好在紅衫的會議室臨時手寫一份。

 

可想而知,這次談融資很不成功。因為他們毫無準備,自己心裡也沒有想清楚未來要怎麼走。

 

在他們和紅衫資本投資人談的時候,一位穿紅衣服的男子推門進來,看了他們一眼,又關門走了。

 

王興還以為是走錯房間的人。後來才知道,那個人是周鴻禕(360公司創始人),進來是想決定要不要投他們的。

 

據周鴻禕回憶,當時的王興一臉冷漠,言語傲氣,根本就不像來融資的,他斷定這個團隊不接地氣,一定會失敗。

 

而王興後來也吐槽說:“周鴻禕可能非要我們都像對待明星一樣的熱情去捧他才會滿意。

 

由於對王興們的不看好,周鴻禕建議紅衫投了校內網的競爭對手佔座網,投資金額為500萬美元。

 

校內網這邊,隨著用戶量的劇增,服務器和帶寬撐不住,網站一天到晚崩潰。如果沒有融資,就辦不下去了。那段時間,王興到處去找融資。

 

有一家美國投資機構表示了投資意向,結果做盡調的人來了以後,看到校內網的競爭對手千橡、佔座網要麼已經有鉅額融資支撐,要麼有國家政府支持,而校內網只有十來個人,蝸居在一個百來平米的民房裡。投資人問:“你們是不是對這個競爭形勢估計得不對?”

 

最大的競爭對手千橡,則主動找上門來,要求收購校內網。

 

千橡的老闆,是陳一舟。

 

陳一舟是當年的互聯網超級紅人,他一手創辦了ChinaRen,把96級清華計算機系三分之一的人,都招到了公司麾下,其中有後來的搜狗CEO王小川、網易有道CEO周楓、盛大在線CEO許朝軍等。

 

陳一舟的千橡互動,那年已經融資4800萬美元,全力支持旗下的SNS網站5Q網。

 

陳一舟給王興開出了一千多萬的收購價,並說,如果你們不同意,我就把這錢砸到市場上做推廣。

 

彼時還心高氣傲的王興,被激怒了,憤憤不平地一口回絕了他。

 

但比王興大10歲,早已見慣世面的陳一舟,有的是耐心。王興他們四處兜兜轉轉拉投資的時候,陳一舟鍥而不捨地一次又一次聯繫他們。


陳一舟/圖源:百度百科

 

王興的團隊內部也出現了裂痕。

 

四處融資失敗、承受巨大壓力的王興覺得,要不把校內網賣掉算了;賴斌強也覺得繼續揹負巨大債務創業,壓力山大;而王慧文卻認為苦了這麼長時間,終於抓到這麼一個好項目,做成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就這樣放棄,太可惜了。

 

這樣吵了兩個星期,大家都認識到,再這樣下去,團隊就要散了,再加上陳一舟又提高了收購價,最終大家還是決定賣掉。

 

做出決定的那一晚,幾兄弟去吃夜宵,喝得酩酊大醉,嚎啕大哭。

 

最終的賣身價,是 200 萬美元,當時美元兌人民幣匯率約為 1:8。王興他們雖然失去了自己一手拉扯大的校內網,但是手裡擁有了 1600 萬人民幣。

 

那是 2006 年 10 月,當時北京的房價,是 7100 元/平米。

 

而得到了校內網的陳一舟,將校內和5Q合併,兩年後,拿到了軟銀孫正義的4.3億美元投資,並將校內網改名為人人網。又過3年,人人網上市,當日市值超過70億美元,位列中國互聯網上市公司第4名,僅次於BAT。

 

拿到賣身錢的王興們,每人在北京買了一套房,然後各奔東西。

 

王慧文和賴斌強選擇了周遊列國,歐洲、東南亞滿世界瘋玩;陳亮則加入了雅虎,去了美國工作。王興在千橡過完一年鎖定期,放棄了第二年的額外補償,重新創業。他打電話給王慧文和賴斌強,結果這兩個傢伙說:你先搞吧,我們還沒玩兒夠呢。

 

王興沒有等他們回來,而是和另一位清華師弟穆榮均一起開始了新的征程。

 

穆榮均也是一位牛人,比王興低一屆,二人在水木清華BBS創業版認識。畢業後,穆榮均進入百度。有段時間,校內網運行奇慢,老出問題,王興請穆榮均幫忙看一下,穆榮均一眼就看出是一個參數設置不合理,很快就幫他們解決了問題,由此可見其水平。

 

2007年3月,穆榮均發現一個上線才半年的美國網站發展迅猛,他給王興發了封郵件,讓王興關注這個事。王興說,我正好也在看這個東西,要不要一起做?

 

他們看的這個東西,叫Twitter。

 

穆榮均沒有馬上決定,他和王興聊了很多次。最後一次,在王興租的房子裡,兩人聊得興起,相與促膝乎房中,不知東方之既白。

 

穆榮均和王興並肩站在窗邊,此時萬籟俱寂,晨曦微露,穆榮均感覺“自己像一隻鳥一樣,有展開翅膀飛出窗外的衝動。”他下定了決心。

 

新的團隊建立,原來校內網團隊的王興、郭萬懷、楊俊、付棟平,加上穆榮均和他從百度帶來的一個人,建立了一個新的網站,叫做“飯否”。

 

這是2007年5月,飯否是中國第一個微博客網站,比新浪微博要早起步兩年多。

 

當時國內網站還是論壇、貼吧、博客的天下,飯否的發展,和當初的多多友一樣,不緊不慢。

 

見到飯否不知何時才能起來,而Facebook已經紅遍天下,王興還是覺得繼續學Facebook更靠譜。儘管內部存在一些爭議,他們還是決定放下飯否不管,推出了一個新的網站:海內網。

 

海內網一推出就獲得了媒體的關注,用戶量急速上升。

 

但好景不長,兩個月後,開心網橫空出世,其推出的偷菜和搶車位遊戲風靡全國,把其他SNS網站全都打得落花流水。

 

又過了一個月,王興他們已經確定,海內網沒有前途了。

 

2008年4月,王興和團隊放棄了海內網,幾年前那種做一個項目死一個的場景,似乎又要重現了。

 

但出乎意料的是,幾個月沒管的飯否,卻已經悄悄地積累了幾十萬用戶,並獲得了一些名人的青睞。

 

由於微博客的信息傳播速度非常快,很多重大突發事件,都是首先在飯否上被爆料和圍觀,媒體報道時,也經常採用“據飯否消息”的方式。

 

到2009年初,飯否用戶已經突破了百萬,王興們的前途,一片光明。

 


6月底,王興父母去美國看望王興的姐姐,在送他們去機場的路上,王興很興奮地說起了飯否的發展態勢,並說:“網絡改變了世界。”

 

10天后,飯否被封。

 

其具體原因不可描述。但根源在於:飯否發展壯大的過程中,王興沒有意識到,當它大到一定程度,就具備了媒體屬性。對某些信息的處理不當,給飯否帶來了滅頂之災。

 

王興以為處罰只是暫時的,沒想到,這一封,就是505天。等到2011年11月飯否重新開放時,新浪微博已經一騎絕塵,成為微博客這一市場的絕對領導者。

 

王興,又一次被命運無情捉弄。


 

飯否網被封的時間裡,王興團隊只有兩個人離去。一個回了老家,一個自己創業。

 

自己創業的這人,名叫張一鳴,後來創立了字節跳動公司,旗下擁有今日頭條、抖音等產品,被福布斯網站披露擁有1090億元的財富。

 

剩下的人,則繼續維護著飯否,等待一個遙遙無期的刑滿日期。

 

2009年12月底,已經被封5個月的飯否網,召開了慘淡的年會。會上,王興提了一個問題:“如果明天公司不在了,大家會怎麼樣。”

 

這個話題一開啟,大家紛紛開始訴苦:為什麼我們還要待在這個公司?這麼辛苦做事,到底是為了什麼?

 

說著說著,有人開始痛哭起來,王興也當場灑淚。


4

撥雲見日


痛定思痛的王興,開始了新的轉型。


有一天,王興把小夥伴召集到客廳,興奮地在小白板上畫了一張表。

 

這張表只有四縱列、三橫行,非常簡單,卻集中了王興那段時間思考的核心成果。


日後,它被稱為“王興的四縱三橫理論”。



它的出現,向世界昭告:愣頭青王興,已經成為過去;企業家王興,正向我們走來。

 

這張表長下面這個樣子:


 

面對眾人迷惑不解的目光,王興指著社交和商務交叉的那個格子(圖中標紅之處)說,現在美國風行的團購網站Groupon就在這裡,我們下一個要做的就是這個。

 

美團網,就這樣誕生。

 

2010年3月4日,美團網正式上線,一個全新的消費時代,在中國拉開序幕。

 

如果說馬雲開創的,是把製造業產品搬到互聯網;那麼王興開創的(或者說拷貝的),則是把服務業產品搬到網上。

 

這種模式,門檻極低。兩三個人,一個網站,就可以啟動。而且和做社交網站不一樣的是,它可以馬上收到錢。

 

看到這一發展趨勢的,自然不止王興一個。

 

美團上線後的11天,窩窩團上線;14天,拉手網上線;3個月後,老牌網站大眾點評也搞起了團購業務,24券、糯米網上線……

 

到2011年5月,中國市場上大大小小的團購網站,達到了驚人的5000多家。全國每一個城市,每一條大街小巷,都烽煙四起,幾千個對手奮力廝殺,亂成一團,史稱“千團大戰”。

 


已經脫胎換骨的王興,對形勢看得非常清楚。現在,他有了充分的耐心,對市場也有了深刻的洞察。

 

王興堅持每天只上線一個新產品,把所有流量都引入到同一家去,讓商家體會到和美團合作的好處。

 

他在業內第一個提出團購費用過期自動退款,這引起了競爭對手的群起而攻。

 

當時,由於團購還是新鮮事物,媒體和用戶,還不明白到期退款的意義所在,王興專門花了四天時間,向外界講述為什麼要這樣做,對消費者有什麼好處。

 

這一舉措,讓美團在消費者心中口碑急劇上升。

 

當所有其他對手都大量燒錢打品牌廣告時,王興巋然不動。面對內部的疑慮,他解釋說:品牌廣告不能轉化為有效流量,只是起到教育消費者、培育市場的作用,我們沒必要去跟風燒錢,只要把產品做好,消費者自然會過來。

 

在劇烈競爭中,王興提出了一個三高三低的理論,即高品質、低價格;高效率、低成本;高科技、低毛利。

 

在王興的理論指導下,美團具有了超強的競爭力。

 

曾經在校內網時期拒絕王興的紅杉資本,在混亂的市場中,看中了王興。投資人沈南鵬把王興請到紅衫資本。

 

基於上次融資失敗的教訓,王興此次做了充分的準備,然而,沈南鵬基本上沒有給王興說話的機會,自己解讀了一通對團購商業模式的理解,然後就和王興說:我準備投給你1200萬美元。

 

紅衫成為了美團A輪的唯一投資人,這是沈南鵬整個投資生涯最得意的投資之一。

 

2011年,美團雖然在市場上仍然處於第二梯隊,但是一步一個腳印,走得非常穩。阿里巴巴在幾千家團購網站中考察了一圈,也是挑中了美團,領投了5000萬美元。

 

這5000萬美元,讓那時的美團具有了充足的彈藥,但卻給未來的美團埋下了定時炸彈。

 

當時,團購網站燒錢打仗如火如荼,市場對各網站的資金狀況如何、能維持多久,存在諸多疑問。王興做出了一個驚世之舉。

 

在宣佈第二輪融資的媒體發佈會上,王興當場向公眾展示了美團的賬戶餘額(6192.2122萬美元),並向同行開啟了群嘲:


“我們從不說預計融資多少,到賬多少就是多少。這行業很亂,但我們不浮誇,希望大家也不要浮誇。”

 

這一前所未有的舉動,既打擊了競爭對手,又向公眾展示了美團的雄厚資金實力,讓人刮目相看。

 

王興當時晒出的資金賬戶



但讓美團最終脫穎而出的關鍵因素,是王興在周圍聚集了一批牛人。

 

2010年初,王興啟動美團項目之時,楊錦方加入了團隊。

 

楊錦方是王興的師兄,清華科創協會的第二任會長。王興當年在清華刷4000份海報,就是在他的領導下。

 

楊錦方畢業後,自己創業3年,然後在知名外企工作了6年,覺得事業發展總是沒能達到自己的理想。後來,他決定加入一個未來將有遠大前途的創業團隊。

 

楊錦方想了一圈,認為自己認識的正在創業的人裡面,王興是最牛的,就主動聯絡了王興。

 

王興正好缺少一員銷售的大將,喜出望外,兩人一拍即合。楊錦方來了後,任美團銷售副總裁,為美團早期的業務拓展做出了巨大貢獻。

 

另一位做出巨大貢獻的,是1987年出生的沈鵬。

 

大四還沒畢業時,就讀於中央財經大學的沈鵬就加入了王興團隊,是美團10號員工。當時,美團網都還沒有上線。

 

年輕的沈鵬天不怕地不怕,赤手空拳,懷揣從Groupon網站翻譯過來的美團說明書,一家一家去拉攏商家,很快就展示出驚人的銷售天賦。

 

2010年6月,糯米網創始人沈博陽,用35萬年薪+北京戶口來拉攏沈鵬,王興得知消息後,連夜冒雨去沈鵬家勸說,留住了他。

 

沈鵬曾經一人帶著5萬元人民幣獨闖天津,拿下了天津市場。後來被調回北京,又把北京從排名全國第八,帶到全國第二。

 

僅僅1年以後,23歲的沈鵬就成為美團的大區經理,手下管理400多號人。

 

7年以後,身為美團BD(業務發展)總監的沈鵬離職創立了一家新公司,並很快成為行業數一數二的玩家。這家新公司,叫“水滴互保”(水滴籌的母公司)。這是後話。

 

2010年10月,已經拿到1200萬美元A輪融資的王興給王慧文、賴斌強、陳亮打電話,說:我等著你們回來。

 

已經自己另行創業,做起了淘房網的仨人,二話不說就回到了美團。自校內網被賣掉以來,分道揚鑣足足4年的4兄弟,終於重新在美團聚首。


飯否合影/圖源:《TMD創始人的愛情故事:誰說宅男沒有春天?》,公眾號“IT爆料匯”。

 

而阿里中供鐵軍大將幹嘉偉的加盟,更是讓王興如虎添翼,一舉奠定勝局。

 

幹嘉偉最初在中石油工作,2000年加入創立不久的阿里巴巴,工號67,綽號“阿幹”,曾拿過阿里的銷售冠軍,後任阿里負責線下銷售的副總裁。

 

在阿里決定領投B輪時,幹嘉偉是盡調人之一,負責考察美團的運營團隊。王興則趁機向他請教,美團的人老是被別人挖走,該怎麼辦。

 

幹嘉偉的回答讓王興很滿意。3個月後,王興突然問幹嘉偉:阿幹,你有沒有可能來美團?

 

據幹嘉偉後來講述,他的頭搖得像撥浪鼓一樣。作為阿里工號67、司齡12年的老員工,王興這一問,給他的感覺,就像好好的一個婦道人家,你問她願不願意出軌一樣。

 

王興鍥而不捨,先後六下杭州找幹嘉偉聊,極盡誠意。

 

幹嘉偉漸漸有點動心了。當時,美團在杭州召開區域會議,幹嘉偉主動要求觀摩。在會議現場,他被美團團隊的氛圍感染了,心裡有一股想加入其中的衝動。

 

他又想,美團這事能不能做成?如果5-10年以後,中國互聯網領域拎出來10個人,王興會不會在裡面?他覺得很有機會。

 

而且,當時的美團,雖然高歌猛進,但是地推的經驗很不足,常常有團隊被人連窩挖走。有一次,美團上海團隊被競爭對手挖角,得知消息的王興,連行李都來不及收拾,拔腿就往機場跑。好不容易安撫完了上海,南京團隊又出事,他又馬不停蹄地去往南京。

 

在幹嘉偉看來,他的經驗,正好是美團最需要的。

 

幹嘉偉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也給美團一個機會。他答應了王興,就任美團的COO。

 

後來,幹嘉偉下決心的過程,被總結為“阿幹粗暴三問”:這事大不大?這哥們牛不牛?他們缺不缺我?

 

幹嘉偉來了以後,美團的地推水平立馬上了一個大大的臺階,後來被業界稱為“美團地推鐵軍”。


幹嘉偉/圖源:百度百科

 

到2012年8月,團購網站的首創者,美國Groupon股價大跳水,投資界對團購網站興趣大減,紛紛減少投資。國內很多燒錢做市場的團購網站,陷入了資金危機,一個接一個倒閉,數量由高峰時的5000多家銳減到1000多家。

 

而穩打穩紮的美團,手中握著充足的現金流。

 

同時,美團轉型移動互聯網成功。那些缺乏遠見或者執行力的網站,則沒有趕上這班車,逐漸喪失了市場。

 

團購戰場,屍橫遍野。活下來的美團,成為千團大戰的最大贏家。

 

多年以後回憶起這場大戰,王興說,競爭對手不是被美團打敗的,是他們自己把自己絆倒了。


5

相愛相殺


2015年,在紅杉資本沈南鵬的撮合下,美團和團購領域的最後一個重要對手大眾點評(紅杉也是它的A輪投資人)合併,改名為美團點評。

 

大眾點評網,早在2003年就成立,是全球最早的消費評價網站,比它在美國的同行Yelp還要早一年。

 

2010年6月,大眾點評涉入團購業務。由於早期的用戶積累和多年運營經驗,它比其他團購網站走得更穩,並先後兩次獲得共計1.6億美元的投資。在千團大戰中,大眾點評是最終活下來的極少數網站之一。

 

2014年,大眾點評又獲得了騰訊的4億美元投資。在中國互聯網“站隊”遊戲中,它站到了騰訊這一邊。

 

當時,美團背後是阿里,點評後面是騰訊,慘烈的代理人戰爭,又一次爆發。這一次,不僅僅是金錢的鬥爭,兩家公司的地推人員,甚至多次在線下鬥毆,雙方打得頭破血流。

 

美團和大眾點評衝突事件當時微博截圖


兩邊共同的投資人沈南鵬極力撮合他們握手言歡,但是,美團的投資人阿里,卻堅決反對。王興不解地問阿里的董事長馬雲和CEO張勇:滴滴(由騰訊投資)和快的(由阿里投資)不是愉快地合併了嗎?為什麼我和點評就不行?

 

阿里的回答是:“你完全搞錯了,我們認為滴滴合併快的對阿里來說是一個失敗的例子,我們不會讓這種錯誤再次發生。”

 

王興和阿里,由此交惡。

 

阿里最終沒能阻止美團和大眾點評的合併。新的公司組建後,阿里賣掉了所持有的大部分美團股票,但還保留著1.4838%的份額。

 

王興對此極其不滿,在後來的一次採訪中,他說:

 

“如果你不看好這家公司,那乾脆賣光好了。我們已經幫他們找好了買家,但他卻不肯賣光,他一定要留一點,或許是為了將來能繼續給我們製造點麻煩。”

 

不管後事如何,2015年國慶長假剛過,美團和大眾點評在磕磕碰碰中宣佈合併。


王興發佈了熱情的公開信:

 

“昨天我們浴血奮戰,今天我們握手言歡,明天我們共創未來……

 

……從相殺到相愛轉變只需一個長假,從愛情到婚姻事業需要長期經營……

 

……讓我們一起,既往不戀,縱情向前。”

 

而大眾點評的創始人張濤,在合併後的一次名為“致敬老男孩,青春不散場”的活動上,和一眾點評高管,抱頭痛哭,淚灑當場。


6

無邊界競爭


早在和大眾點評合併的三年前,王興就開始了跨界競爭。

 

2012年6月,美團接入了酒店團購業務,由陳亮領銜,成立名為“西瓜組”的項目團隊,侵入酒旅行業。

 

對互聯網而言,酒旅已經是一個很古老的行業。在1999年,攜程和藝龍就已經成立了,並分別在2003年和2004年上市。在美團進入的時候,市場上還有2004年成立的同程、2005年成立的“去哪兒”等,都是久經沙場的老兵。美團作為一個毫無根基的後起之秀,挑戰難度可想而知。

 

在如此艱難的情況下,美團採用“農村包圍城市”戰術,瞄準了中小城市、縣城和農村的“長尾市場”,利用地推鐵軍,瘋狂蠶食市場。

 

儘管後來遇到“去哪兒”的瘋狂反擊,美團依然強勢推進。2015年10月,“去哪兒”被攜程合併。

 

2016年,美團又開始發力高檔酒店,和攜程直接對戰。

 

2018年,美團的酒店間夜數(即每夜住宿房間數)超過了攜程、去哪兒、同程藝龍的總和。


圖源:Trustdata 




2013年11月,美團又上線了外賣,進入了又一個新的戰場。

 

那時,先行者“餓了麼”早已在這個領域深耕4年。

 

美團拿出10億預算,由王慧文親自領銜,調集精兵強勁,發起了“搶灘”行動。

 

美團地推鐵軍的超強戰鬥力,在這裡充分顯露出來。2014年,美團平均每一天半就開拓一個新城市。

 

這一年,百度也加入了外賣市場的混戰。餓了麼、美團外賣、百度外賣的三國演義,持續了3年,直到餓了麼將百度外賣合併。

 

到2018年,美團外賣一舉超過餓了麼,成為行業第一。而餓了麼,則在2018年8月被阿里收購。

 

根據互聯網第三方調查機構DCCI的數據,2019年3月,美團外賣市場佔有率達到64.6%,佔據絕對優勢。

 

美團在整整落後4年才出發的情況下,跑到了冠軍位置。

 

圖源:中國新聞網/數據源:DCCI

 

另一個更具戲劇性的戰場,是在出行市場。

 

2011年,一個比王興小4歲的小夥子找他談生意,小夥是阿里北京地區的B2C業務負責人,兩人接觸起來,互相欣賞,就成為好朋友。

 

第二年,這個小夥從阿里跳出來,說要創業,做了一個產品給王興看,王興瞥了一眼,說:“垃圾!”

 

小夥很受傷,說:“你能不能對創業者多點鼓勵!”

 

王興就提了一些意見,小夥也痛快地改了。

 

後來,小夥的公司越做越大,最後成了全國第一。

 

小夥就是程維,他的產品是滴滴。程維和王興,關係一直很好,每個月都會見一兩次面聊天。

 

本來,王興和程維之間,只有純粹的友誼,沒有生意上的衝突。但是,隨著王興的業務不斷擴張,最終觸摸到了程維的禁臠。早在2016年,王興就開始考慮進入打車領域,而這正是滴滴的核心業務。

 

2016年11月的烏鎮互聯網大會上,王興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他們共同的好友張一鳴,卻沒有告訴程維。

 

2017年2月的一天,王興和程維一起吃飯。另一邊,美團內部已經準備好了冷槍,瞄準的正是滴滴。而整場飯局,王興對此隻字未提。


當晚,程維看到了美團在南京上線打車業務的消息。我們無從得知他的心情。但我想,他應該非常能理解習特會時,我方領導白天和特朗普在私人莊園談笑風生,晚上看到特朗普對華制裁新聞的感受。


程維立刻關停了滴滴和美團的合作接口,並在一個月後推出了滴滴外賣與美團對戰。在接受記者採訪時,程維說:“爾要戰,便戰。”

 

除了打車以外,在共享單車領域,美團和滴滴也正面相撞。

 

2016年,滴滴入股小黃車;2018年1月,又收購了小藍單車。

 

而美團,則於2018年4月收購了摩拜單車,成為共享單車領域最強對手。

 

現在,小黃車和小藍單車幾乎已經銷聲匿跡,滴滴則推出了自有品牌青檸單車。在共享單車市場,與美團對攻,將是滴滴無法逃避的宿命。

 

2019年5月,美團又在17個城市上線“聚合打車”。所謂聚合打車,是美團自己不做網約車,但是在美團APP上開放首汽、曹操、神州、AA等網約車的接口,讓用戶可以直接在美團APP裡面叫這些公司的車,等於是“平臺的平臺。”

 

這個聚合,其中不包括滴滴。毫無疑問,美團將切掉滴滴一塊大蛋糕。

 

程維曾經問過王興,你為什麼要這樣做?

 

王興回答,我就想試試。

 

圖源:《王興的局,程維的棋》,中外管理雜誌,作者朱麗


不斷在各個領域試試的王興,一不小心就把“餓了麼”、“去哪兒”打得落花流水,讓攜程如臨大敵,又給多年的好友,帶來噩夢。

 

王興已經在試和即將試試的領域,還不僅這些。旅遊門票、跑腿代購、超市生鮮,甚至無人汽車……美團無孔不入。

 

在to B端,他還給商戶提供技術服務,給餐館做供應鏈配送。在一次內部講話中,王興提出,美團要幫助中國服務業做“供給側改革”,驅動中國餐飲市場提升25%的效率。

 

王興曾說,很多人對“競爭”二字理解錯了。

 

他認為,“競”和“爭”是不同的概念,同向為競,相向為爭。

 

也許,在他看來,美團加入的各種大戰,只不過是和對手同向而競,他沒有想過要滅了誰。如果對方死了,都是自己絆倒摔死的。

 

可是對手不會這麼想。在對手看來,美團是和自己相向而爭,是刀刀見紅,你死我活的戰爭。

 

王興認為我對世界沒有惡意,滿世界卻覺得王興與我為敵。


7

王興短長


王興的創業之路,曾遍佈荊棘,亦曾灑滿鮮花。

 

這和他的優缺點分不開。

 

他的情商很低,經常得罪人,而且沒有好的搭檔幫他彌補這一點。

 

他做校內網,在產品很好的情況下,卻搞不定投資人,最後被迫賣掉。

 

不聲不響做美團打車,又得罪了多年好友。

 

因為接受騰訊投資,他和馬雲鬧翻。而相比之下,程維卻能讓阿里和騰訊在滴滴的董事會和睦相處。

 

在公開場合,王興至少有三次非常狠地負面評價馬雲,一次說阿里沒底線,一次說馬雲不誠信,還有一次暗示淘寶靠賣假冒偽劣產品起家。

 

他還說過李彥宏都是想著怎麼利用用戶,而不是為用戶創造價值。最近又說BAT應該改成HAT,對百度的鄙視毫不掩飾。

 

他專程赴杭州請幹嘉偉吃飯,可是吃完飯都是幹嘉偉買單。

 

這樣的事情不勝枚舉。

 

老闆的風格決定公司的風格,王興的情商低連帶著公司的公關也常出問題。

 

飯否被關就不用說了,美團也經常處於負面風暴之中。

 

2012年6月,美團曾經在父親節做過“偉哥”促銷,廣告詞為:“偉哥駕到,乾爹需要,親爹更需要”。

 

2012年9月,美團曾做過非常低俗的校園招聘廣告文案,上面寫著:“找工作=找女人,幹你最想幹的”,雖然最終沒有實施,但是設計稿卻被放到網上,形成惡劣影響。


2016年,美團外賣做出一系列物化女性的廣告,宣傳圖案中,女性被放在餐盒裡。


左圖為2012年美團“夢想成真小分隊”設計的校園招聘文案(未實際使用);右圖為2016年美團外賣三週年宣傳廣告。


同樣是2016年,美團某地方團隊還曾經做過帶有宗教歧視意味的分箱廣告,結果導致其APP大範圍被卸載以及打1分差評。美團的公關團隊,整整3天才做出反應,而遇到同樣問題的餓了麼,24分鐘就做出了反應。

 

2017年,美團網一位叫“田源”的人聲稱招聘不要黃泛區的、不要東北的、不要開大眾車的。

 

現在,在華為手機應用市場上,美團APP的評分低至2.8分,而美團外賣的評分更是低至2.1分(滿分為5分)。


 

不過,儘管有這些問題,美團依然發展壯大起來,成為行業老大,以及眾多垂直領域玩家的噩夢。

 

王興特別厲害的地方有三處:

 

一是持續學習和深入思考。

 

被稱為“風投女王”的今日資本投資人徐新,稱王興為“深度學習機器”。當記者問徐新,她所投資的創始人中,給誰打分最高,徐新說:最高分一直給王興。

 

徐新評價道:王興做的很多業務,都不是第一個,但他總能後來居上,把前人PK掉。

 

王興對世界永遠保持好奇心。他的飯否和微博上,充滿著對世界和社會探索的足跡。甚至,在開車的路上突然想起“三觀”是指什麼,英語有沒有對應的說法這種問題,都會立刻拿出手機查詢。

 

他密切關注一切新鮮事物,並尋找其中的機會。一直以來,學習美國先行網站的人很多,但王興是其中學得最好的,並且在學習上不斷創新。例如,美團最初是學習Groupon,但現在的美團不管是業務範圍還是公司市值,都早已經遠遠青出於藍。

 

王興很推崇一本書:格拉德維爾的《異類》,這本書的核心觀點就是“一萬小時定理”:任何人,只要持續刻意學習一萬個小時,就能成為該領域的專家。


正是因為這種持續的學習和思考能力,讓王興成了對團購和O2O理解最深的專家,在歷次大戰中立於不敗之地。


而他對只會低頭幹活,不會思考戰略問題的人,毫不掩飾地鄙視。他說:“多數人為了逃避真正的思考,願意做任何事情。”

 

在剛開始創業時,王興曾經很青澀,走了很多彎路,但是現在的王興,被公認為洞察力很強,理論水平很高的企業家。

 

二是擁抱不確定性。

 

王興特別不懼怕不確定性。他常常引用的一句話是“Only the dead have seen the end of war”,意為,只有死者才知道戰爭的結局。

 

他極力推崇的另一本書,是《有限和無限遊戲》。有限遊戲有一個明確的結局,而無限遊戲,則沒有誰輸誰贏,可以一直玩下去——這就是他眼中的競爭。

 

所以,從創業以來,王興無所畏懼,什麼路都敢闖。從這點來說,他是一個天生的企業家。

 

三是強大的執行力。

 

王興在做一個決策之前,會思考很久。但是一旦考慮清楚,就會堅定不移地推行。

 

讀博士期間,想好了要創業,就立馬退學。

 

在千橡網的時候,按照和陳一舟的約定,如果他多待一年,能額外拿到一大筆錢,但王興說,錢對我不重要,時間更重要。果斷辭職。

 

創業過程中遇到各種挫折,王興從來不糾纏,都是馬上想著如何解決。他特別喜歡、在很多場合也無數次用到的一句話,是“既往不戀,縱情向前。”

 

這一執行力,讓美團上下具有了超強的戰鬥力,能夠從強敵如林的修羅戰場上廝殺出來。

 

在海南的一次會議上,一群企業家乘船出海。途中,大家覺得風清水澈,正好游泳。

 

正當很多人紛紛遺憾“可惜沒帶泳褲”的時候,只聽“撲通”一聲,王興早已躍入海中。


8

未來已來


曾經的王興,是一個機會主義者。他只知道創業,卻不知道為何而創。


他做各種各樣的項目,並沒有一個一以貫之的原則,只是看到什麼流行就做什麼。


這和馬雲自始至終都認定“讓天下沒有難做的生意”、喬布斯的“開發先進的工具,提升人類併為世界作出貢獻”,馬斯克的“讓100萬人生活在火星”等,還存在很大的差距。


對那時的王興,我的評價是:有戰略眼光,卻沒有戰略願景。


從長期來看,戰略願景,比戰略眼光更重要。它最終決定一個人真正的成就感和自我實現的滿足感,並且保證企業家、企業和員工在向目標前進的路途中,始終保持激情和動力,百折不撓。


在王興創業的大部分時間裡,我沒有看到王興的戰略願景是什麼。


但是,自從王興整整思考一年多,給美團定下新的使命後,我認為王興真正成熟了。他提出的新使命是:


We help people eat better, 

live better.

我們幫助人們吃得更好,

生活更好。

 

這是一個很偉大的理想,足以讓一個人、一個公司畢生為之奮鬥。而且吃和生活,是無比巨大的市場,美團的未來,有無限想象空間。

 

但是,對王興和美團而言,還有三個巨大的問題橫亙在通往未來的路上:

 

第一,無邊界的擴張,已經為美團樹敵無數,今後的路,將走得更加艱難。

 

現在,阿里、百度、滴滴、攜程都已經是美團的直接對手,而美團的無界擴張,還遠遠沒有結束,我們不知道未來還有哪些大大小小的玩家,會走到美團的對面。

 

美團一家,真的能單挑所有對手嗎?

 

王興說: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

 

所謂邊界,是指相互的競爭;核心,是指滿足用戶的需求。

 

王興認為,只要時刻關注滿足用戶的需求,就能立於不敗之地,所以“自返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

 

但是,客戶的需求多種多樣,有時甚至自相矛盾,究竟滿足哪些,放棄哪些,是需要王興慎重考慮的事情。

 

第二,美團起家於模仿,但是未來的競爭,將決勝於創新,而美團的創新能力,還有待觀察。

 

攜程的樑建章曾經專門撰文迴應王興的採訪言論,暗示美團之所以做多元化,是因為全球化能力不強,或者公司優勢不是來自於創新,並說:

 

“多元化公司因為不是引領創新,所以對社會的貢獻要比專業公司要小。同樣也因為不是自主創新,多元化公司的資本回報比較低。”

 

對美團來說,一個巨大的問題,就是它已經走到行業的最前面。原來可供抄襲、借鑑的公司和事物已經沒有了,王興必須得自己去發現新的機會。

 

如果都是跟在別人後面,去別人已經做得很成熟的市場搶存量,美團的社會價值何在?美團未來的發展前景何在?

 

接下來,王興需要做出一些真正原創的,引領市場而不是跟隨市場的東西來,才能保障美團未來發展的可持續性。

 

第三,新生事物的降維打擊。

 

王興2014年和王小川有一個對話,他們共同預測手機將在很短時間內被新生事物顛覆。

 

王興認為,撐死五六年,也就是2020年前後,會有比手機更新的重要設備出來,取代手機。就好比手機取代電腦一樣。

 

他預測,在2020年以前,這個新的設備,就會在一些潮人那裡漸漸流行,到2020年,就會在大眾中普及。而所有的商業,都將因為這個新的設備和新的使用場景而重構,就像互聯網重構了傳統商業,而移動互聯網又重構了傳統互聯網商業一樣。

 

他們沒有說到這個新的設備是什麼。

 

現在已經是2019,到了王興預測的潮人開始逐漸流行使用某一設備的時候了。

 

這個設備,也許是谷歌眼鏡這樣的可穿戴設備,也許是VR(虛擬現實),也許是Waymo這樣的無人駕駛汽車,也許是Alphago或Dynamics機器狗這樣的人工智能,甚至,也許是尚未引起我們注意的一個全新事物。

 

如果王興的預測是準確的,那麼,美團(以及一切商業形式)都有可能被顛覆。美團如果不能及時轉型,可能會像曾經的柯達、諾基亞這樣沒落。


9

中場的結束


王興已經40歲。聖人說,這是一個不惑的年紀。

 

但我相信,具有強烈好奇心的王興,肯定還有很多迷惑。王興的未來成就,也不會止步於此。

 

習慣持續學習和深入思考的人,年齡不是他的負擔,而是財富。

 

從15年前到現在,王興已經進化成為兩個完全不同的人。再給15年,他也許還能創造新的奇蹟。

 

校內網被賣掉時,王興曾用丘吉爾的話來表明他的態度: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這不是結束。

這甚至不是結束的開始。

但它,

也許是開始的結束。

 

現在,美團已經上市,王興已經取得了世俗意義上的巨大成功。40歲的他,也許可以用另一句話來形容:


This is the end of the middle,

and the beginning of the second half.


這是中場的結束,

也是下半場的開始。

 

王興的下半場,已經拉開序幕。

 

未來,一定會更加精彩。


參考文獻:

《九敗一勝:美團創始人王興創業十年》,李志剛,北京聯合出版社,2014年。

《對話王興:太多人關注邊界,而不關注核心》,《財經》宋瑋,公眾號LateNews by小晚,2017年。

《極客訪談:王興的創業觀》,張鵬,優酷網,2011年。

《[無刪節版]王小川 王興三國殺對話實錄【老友記】》,優酷網,2014年。


作者簡介:何加鹽,一個專門研究牛人的牛人。曾在政府工作,後創立諮詢公司,現為諮詢顧問,公眾號寫手。和你一起了解牛人是怎麼煉成的,從牛人的經歷與方法中,獲得思維與認知的提升。瞭解牛人,學習牛人,成為牛人,從關注何加鹽開始。


END>



創業見聞


汲取商業能量

掌握未來能力


商務合作、企業專訪請聯繫:

18600637322


投稿、轉載、互推請聯繫:

China20163


長按掃碼關注

https://weiwenku.net/d/2007382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