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動》真實案件背後,是362名緝毒警的命!

誰南2019-06-04 05:32:50

         

點擊上方藍字關注「誰南

回覆我愛你  贈你暖心情話  伴你入眠



世界太複雜  我只想對你說上一世晚安

晚世界的晚  安有你的安 ☽

點上方綠標即可收聽

後臺回覆“歌單”獲取今日歌名

來源:張十三說(ID:zhang13shuo)


1

講個故事吧。


故事很長,我慢慢講,你細細聽。


廣東省汕尾陸豐市下面有個村子,叫博社村,博社村的村民都姓蔡,共分為三個房頭。


一個名叫蔡東家的人,是村中房頭的代表,在村裡威望頗高。


上世紀90年代,蔡東家在村內的海邊承包了100畝蝦塘。


一年到頭,起早貪黑苦幹,能掙10萬塊錢左右,對於一戶老百姓來說,不少,但說起來也不多。


彼時,任誰也不會想到,這個普普通通的老百姓,會成親手建立一個毒品王國。


1993年,在村中蔡姓宗親的屬於大房男丁的蔡東家,成了村中的治保會主任。


3年之後一個平平無奇的一天,治安隊員老蔡帶著兩個無業遊民小陳和小洪找到正在蝦塘裡忙活的蔡東家,求他幫個小忙。


幹啥呢,老蔡說想找個100平米的空地做一批要出口的石膏粉,為了逃稅,需要祕密進行。


並且為了保密,還要找幾個村裡人把四周看好。


在農村找塊地很容易,很快,蔡東家就在村裡給找了塊荒草叢生的坡頭。


老蔡看完場地非常滿意,得意的和蔡東家說,做石膏粉用不上一個月,事成之後給他20萬,來看場子的人,每人每天300塊。


一個月20萬,蔡東家第一反應就是他們要做違法的事,但老蔡安慰他說只是偷稅,就一個月,不會出問題的。


想到一個月就能抵上自己兩年收入,蔡東家沒有猶豫太久,無論是場地還是人,都給安排上了。


很快,一排水桶,攪拌機和發電機搬進了院子,制好的石膏粉鋪滿了院子,太陽光一照,透出淡淡黃光。


一個月的時間,就在蔡東家提心吊膽中過去了。


老蔡和他的朋友帶走了500公斤所謂的石膏粉,20萬現金也分文不差的交到了蔡東家手上。


半年之後,陸豐甲東鎮出現了冰毒,那時候蔡東家才發現,原來老蔡在自己找的空地上,製造了500公斤冰毒!


按當時1公斤20多萬的市場價來算,老蔡這一筆做的是上億的買賣,給自己20萬,算是打發要飯的。


蔡東家驚恐,憤怒,又覺得興奮,因為隱隱覺得,靠自己在村中的威望,一條發家致富的大道已經鋪開。


從1996年開始,陸豐鎮經歷了第一次大規模製毒,蔡東家眼見了村中那些窮村民一夜暴富。


村中人倒也不傻,知道正是有蔡東家這個治保會主任保護,製毒販毒才能如魚得水。


大家格外的擁戴蔡東家,好處和金錢,一樣都不能少。


樹大招風,1999年陸豐第一次被國家禁毒委戴上“毒帽”,當地黨委政府多次把三甲地區的黨政幹部換掉,花了大力氣整治。


到了2004年,這種近乎猖狂的製毒氣焰才被壓了下去,此刻的蔡東家,早已今時不同往日。


2011年,蔡東家已經從當年的治保會主任變成了村支書,身兼陸豐市和汕尾市兩級人大代表,明裡他是幹部,暗裡他是毒梟。


他利用自己的身份和職務之便,祕密的收集警方緝毒案的信息,然後在警方行動前通知重要的人員潛逃。


賄賂,收買,甚至光明正大的去警察局撈人,這都成了蔡東家的日常。


在蔡東家擔任村支書的短短几年裡,博社村成了陸豐製毒的重災區,許多人蔘與其中,蔡旋就是其中的骨幹。


2010年,蔡旋和老範因為製毒讓人抓了,關了半年,因為證據不足給放了,在看守所裡,蔡旋認識了毒販林凱永。


認識了林凱永之後,蔡旋成了他和博社村之間的中間人,第一次交易,林凱永就往博社村拉了300公斤麻黃素。


這一車麻黃素,價值2520萬。


在蔡東家的安排下,他把麻黃素轉手賣給村裡製毒的村民,一桶轉手掙5萬,12桶下來,一共60萬。


前前後後一個電話的功夫,就掙了60萬。


有了原材料,蔡東家在繼續催手下的人制毒,把麻黃素放到塑料桶裡,兌入藥劑,三個桶裡冒起白煙,這是製毒的第一道工序。


半個月後,這些6桶25公斤的麻黃素在老屋裡變成了90公斤冰毒,每公斤能買15到18萬不等。


賣出這批冰毒,蔡東家總共賺了500萬,手下的幾個人也分別獲利百萬到幾十萬都有。


整個過程,不到一個月。


販毒是門掉腦袋的活,洗白毒資,讓錢真正能到自己兜裡,也是毒販們要研究的一件事。


畢竟掙再多錢,花不了也白費。


蔡東家拿著製毒得來的鉅款,買了豪車,搞起了房地產開發,他包下了一塊佔地8200多平米的樓盤,花了近7000萬蓋了個小區。


如果這些房子正常出售,能賣出將近1.6個億。


除此之外,他還開了一家當地最豪華的KTV。


做毒品這行生意,要想能混得下去,就要有保護傘。


在一次帶毒和毒資過檢查站的時候,林凱永發生了意外,他拉著2520萬毒資的車,被大運會例行安檢的人給扣下了。


他人在車中,想走已經來不及了。


怎麼辦?砸錢。


老江湖林凱永很快發現審問自己的領導陳建群,同是潮汕老鄉,他嘗試著提出自己的解決方案:拿100萬做“辛苦費”,放了他。


面對眼前鉅款,檢查站的官兵沒有經得住誘惑。


在彙報給上級後,當即得到了結論:交錢走人。


陳建群開了600萬的價碼,林凱永還價到500萬,最終談妥。當晚,林凱永帶著剩下的兩千多萬和一公斤麻黃素從檢查站全身而退。


林凱永以為自己做的天衣無縫,但其實早已經被警方盯上了。


8月,林凱永接到電話,說要把前一陣他送麻黃鹼的錢給他,林凱永剛好不在家,就讓對方把錢送到他家,錢剛送到,這面警察就接到線報衝到他家裡。


林凱永的爹和親戚加起來5個人,都被抓了。


聽到消息的林凱永趕緊跑到深圳躲起來,並重蹈覆轍,找個人疏通關係撈人。


前後運作一番,總共花了兩次錢,一次100萬,一次200萬,全當辦這事的活動費,後來又掏了100萬加上幾瓶名貴洋酒,事辦成了。


趕在中秋節之前,5個人完好無損的放出來了。


此時,博社村的販毒體系,已近乎完美。


村外防風,村內製毒,有原料供應,有銷售渠道。


村裡每天都有好幾個坐在摩托車上的小混混望風,只要有陌生人進村子,後面就有成群結隊的人來跟蹤。


陌生人的一舉一動,都隨時彙報給村中的“大佬”。


民警想進村抓人,難於登天。這不是危言聳聽,而是真的發生過。


一次上海警方在汕尾民警的配合下,開車進了博社村,對已經確定掌握的一名毒販進行抓捕。


進村抓人容易,把人帶出村子難。


警察們把人控制住,準備開車回去的時候,早已經準備好的幾十輛摩托車把警車團團圍住。


他們不是老百姓,而是手持棍棒和砍刀,窮凶極惡的毒販。


村道兩旁的屋頂瘋狂的丟下石塊和水泥板,將車砸的坑坑窪窪。


蔡東家就如黑社會老大一樣,殺氣騰騰的站在摩托車隊後,靜靜的看著被圍困住的警察。


情急之下,汕尾公安局的一位副局長和蔡東家談判說:


“書記,我們今天進村就只抓這一個人,請他們讓條路出來行不?”


蔡東家半天沒說話,回頭使個眼色,石頭雨停了,摩托車也讓開了。


那時候,博社村和蔡東家就是這麼狂。


邪不壓正,再狂的毒販,終究也是要被清剿的。


2012年,省委為了徹底扭轉禁毒形勢,省禁毒委派工作組進駐陸豐,著手端掉博社村這個毒窩。


現實要比想象中困難,博社村地方雖小,但是人口眾多,全村1700多戶,耳目重重,一旦暴露,製毒犯迅速銷燬證據就完了。


當然,再難也要攻克,再苦也要堅持,廣東省公安廳禁毒局副局長王勝利派了10多名精英幹警滲透進博社村。


經過一系列的排查與上百次的驚險意外,終於對博社村摸清個大概。


調查接近白熱化後,警方派出了無人機進行全村拍攝,對博社村內77個製毒窩點進行確認,精準定位。


13年末,在掌握到蔡旋極有可能要進行毒品交易後,警方立即設下伏擊,冬日的夜晚寒氣逼人,民警在樓道里一蹲就是6個小時。


終於在深夜等到蔡旋迴家,一舉抓獲。


隨後警方連破了兩道門後,看見了一個設備齊全,流程完整的麻古工廠。


小魚小蝦清掃開始後,終於要收網,抓住蔡東家這條大魚。


抓捕蔡東家的過程並不困難,人在那裡,當場抓獲,但向他這樣經驗老道的毒梟,難的不是抓捕,是證據。


蔡東家被抓時,民警只在他家搜到了十幾萬現金,猖狂的蔡東家放話說,只要一年半,他就可以出來。


甚至在被抓當晚,他就在紙條上寫了電話號碼給看守武警,說只要打這個電話告訴那個人他在哪,就給他10萬塊。


但是武警隨即就把紙條上交,不為所動。


很快,在多名毒販的供人下,蔡東家的心裡防線崩塌了,隨後,多名保護傘被抓,至此,蔡東家完了。


他對自己販毒製毒的行為供認不諱,2018年8月,對蔡東家判處死刑,2019年1月17日,死刑執行。


一代毒梟,到此為止。


毒販蔡東家


這就是2013年廣東警方最大的一次行動“雷霆掃毒”汕尾行動。


在這次行動中,一舉摧毀18個特大制販毒團伙,抓獲成員182名。


搗毀製毒工場77個和1個炸藥製造窩點,繳獲冰毒2925公斤、K粉260公斤、製毒原料23噸、槍支9支子彈62發。


後來經過改編,變成了我們正在熱播的《破冰行動》。


2

《破冰行動》這部電視劇我追了小半個月,每集片頭曲過後,都會有一排格外顯眼的字寫在那裡:



本劇根據真實事件改編。


有多真實呢?演到第二集,就有一個緝毒警犧牲了,第三集,一個可能暴露信息的毒販就被殺了。


是這樣的嗎?我告訴你,現實就是,在中國為毒品犧牲的警察已經超過300名。


2016年公安系統總共有362名緝毒警犧牲,數量是一般警察的4.9倍。


362名什麼概念啊?平均每天,都有一名緝毒警因公殉職。


因為身份不能公佈,怕被毒販報復,犧牲了連墓碑都沒有。就連接受採訪都要打上馬賽克。


怎麼有人這麼傻?為什麼要去做這麼危險的職業?不想活了嗎?


對於這個問題,其實早有答案。


緝毒警印春榮說:“害怕的話,就不要幹緝毒。”



緝毒警畢侃說:“不能截肢的話,我還要當警察!”



緝毒警楊軍剛生前最後一句話說:“逮住沒有?”



緝毒警賈巴伍各說:“不要管我,快追!”



比起這些英勇犧牲的緝毒警察,有一些人就連犧牲後也不能公佈照片。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百年前鴉片差點毀了我們整個民族,有林則徐虎門銷煙。


如今毒品依然肆虐,但有成百上千的緝毒警前赴後繼,不辱使命!


緝毒警的一生,註定是低調但不平凡的一生。


3

一個禁毒警察有多難?《破冰行動》中禁毒大隊隊長蔡永強曾說:


“幹禁毒的,無非就是兩種風險,一種是生命危險,因為對手都是一些拿命賭錢的亡命徒。這個危險可能不光是自己,更有可能是搭檔的,家人的。”


一位緝毒警就讓自己的兒子在書包裡放一根自行車鏈條,用來防身,為這事他還問,自行車鏈條算不算凶器?


第二種是誘惑的風險。


走毒的,來錢太快了,為了保命,他們會不惜血本的拿錢砸,幾十萬幾百萬的砸,對於毒販來說,幾百萬不過幾天的利潤。


可對於一個月只有兩三千塊,又要還房貸,去養孩子的年輕緝毒警來說,落差太大,不受誘惑,不可能。


但我隊裡的每一個人,都挺過來了!


說到這裡,一向冷臉剛強的蔡永強,哭了。


沒人想過緝毒警有多難,沒人在乎他們有多苦,甚至有明星吸毒,還有人問,就是吸毒了,和警察又有什麼關係呢?


不知道問出這話的人知不知道,明星那些花在毒販的錢都去哪了?我告訴你。


都買了最新的製毒工具,買了最先進的武器,拉上膛,打在了緝毒警的身上啊!


他們每一個人都在刀尖上行走,每一個人都在拿命保證毒品不再殘害一代又一代的人。


你說我們憑什麼不抵制毒品,憑什麼不抵制吸毒藝人?


後臺總有人讓我寫寫華為,我一直沒寫。


想說的也有人寫了,其實我覺得不用擔心華為,我們國家這麼強大,華為也這麼強大,有啥好擔心的呢?


比起華為,我更關心這幫負重前行的緝毒警,在他們身上,我第一次懂得了負重前行的意義。


他們在毒販面前如此強大,但在吸毒明星的粉絲面前,又是如此弱小。


我們背後有強大的祖國,華為不會死。


但緝毒警會,並且每一天都會,我們能做的,就是堅決抵制毒品,抵制吸毒劣質藝人。


你花在毒品上的每一分錢,都是打在緝毒警身上的一顆子彈!


看見一個個犧牲的緝毒警,幾度眼眶發紅。


只希望,那些緝毒警下班以後,可以平安回家。




往期文章:

  • 華為被封殺的第十天,讓人熱血沸騰的事情發生了

  • 楊紫秒刪被全網罵:這個世界,不是你想的那樣

  • “楊穎,你太剋夫了!”

  • 一個男人愛不愛你,其實很明顯。


作者:張十三,28歲小鮮肉大叔,13線情感作者,所有女性的孃家人。


後臺回覆“王者”/“粉絲”加入誰南讀者群/讀者開黑群|

後臺回覆“封面”獲取文章圖片 / 封面|


點擊右下角,讓我知道你“在看”☟

https://weiwenku.net/d/2007727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