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126號員工創業,曾是MV界老大,如今欠債1000萬被告,自爆搞“大躍進”!

創日報2019-06-06 00:49:10


作者/南柯  編輯/刺蝟

來源/鉛筆道(ID:pencilnews)

創業見聞(ID:chuangribao)授權轉載


注:本文所有“老賴”字樣皆指欠債不還和失信被執行人,與“賴”姓無任何關係,望讀者勿做關聯。


“5月27日,坤音娛樂的一紙欠款聲明將音悅臺送上話題熱搜。其拖欠國內當紅男子偶像組合“坤音四子”(英文名:ONER)的專輯銷售款項,達1000多萬。目前,“坤音四子”粉絲正在微博聲討音悅臺CEO張鬥還錢。


這家靠高清音樂MV起家的視頻音樂播放網站已然成為欠款“老賴”,2013年和2017年曾欠薪員工、斷交社保,如今又欠款合作伙伴。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對音悅臺來說,曾穩坐國內MV類網站第一名、拿下數千萬美元融資、發佈權威性音悅V榜的高光時刻不再,剩下的是業務擴張帶來的債務和名譽損失,被蠶食的MV核心業務以及正在掙扎的打歌節目《音樂至上MUSIC ON》。


從高清正版MV網站到粉絲經濟服務平臺再到音樂打歌平臺。張鬥曾反思,“音悅臺這幾年的商業嘗試是‘大躍進’‘離商業本質很遠’。”


十年前,音悅臺是國內首批日韓音樂粉的集中地。十年後,日韓音樂粉早已流向B站等其他平臺,音悅臺逐漸被遺忘。


今日,對於陷入欠款醜聞的音悅臺,有老粉絲稱它為“時代的眼淚”;在新一批偶像團體的粉絲眼中,“騙子”“老賴”的標籤,再也撕不下。


注:本文內容主要來自鉛筆道記者採訪和網絡公開信息,論據難免偏頗,不存在刻意誤導。


1

欠下鉅款的“老賴” 


音悅臺又“火”了。


這次不是因為高清MV資源、也不是因為音悅V榜,而是拖欠國內當紅男子偶像組合“坤音四子”的專輯銷售款項,1000多萬。


5月27日,坤音娛樂(以下簡稱坤音)官微發佈聲明,向音悅臺索要1000多萬元《過敏》專輯的銷售費用。鉛筆道就此事求證音悅臺,其客服迴應稱“不太清楚”後匆匆掛掉電話。


坤音發佈的違約聲明


坤音於去年10月委託音悅臺對ONER組合的音樂專輯《過敏》進行代理銷售。《過敏》專輯共售出60500張,分三次給音悅臺。雙方約定,專輯採用預售模式,音悅臺應在交付專輯時向坤音結清專輯的銷售費用。不過,這一合作因音悅臺的違約欠款鬧得滿城風雨。


音悅臺欠款的不止坤音,還有物流公司“一樂物流”。近日,一樂物流在音悅臺三里屯SOHO辦公處拉起橫幅討薪。5月27日晚,其官微轉發坤音聲明並配文稱,“作為音悅臺的第三方物流服務商我們也實屬無奈,沒收到專輯的粉絲望諒解。”



預付過專輯費用的粉絲遲遲不能收到專輯,便把坤音告到了工商局。根據坤音娛樂發佈的聲明,在追款過程中得知,因音悅臺未對物流公司進行費用結算,導致部分專輯仍未發出。


據坤音的工作人員反映,在專輯開售至今的9個月的時間內,仍有300多張專輯由於信息變更被退回音悅臺後未發出。微博中,也有“坤音四子”粉絲髮聲表示,音悅臺要求再付郵費後才能郵寄專輯。


對於音悅臺欠薪事件,秦周懿迴應鉛筆道稱,該事件對藝人無影響,但對公司現金流產生一定影響,接下來將走法律途徑尋求解決。


2

多次保證打水漂


“我們已經催過他N次了。”秦周懿表示。發佈聲明是秦周懿在張斗數次保證還款無果後的選擇。


去年12月,在雙方工作人員對接無效後,秦周懿開始涉入催款事宜。“他們有各種理由推卻,張總出國了,等他回來””結算銷售費用需要張總簽字,他目前不在”等。


後來,張鬥電話迴應表示,專輯銷售費用可於2019年2月1日結算。不過,張鬥“又”食言了。他需要再延期一週,原因是目前沒錢,投資項目的錢還沒回來,簽訂的投資的錢還沒撥下來等。


此前,網傳消息,一個自稱負責坤音項目的音悅臺員工表示,粉絲們打過來的預售款已經被張鬥花了,自己還有7萬多工資沒結算。對於張鬥挪用專輯預收款,坤音發佈的違約聲明中也有提及,“據張鬥承認,《過敏》專輯銷售所得款項被實際用於本人經營的北京音悅至上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及北京寬客網絡技術有限公司的其他業務。”


5月27日晚,隨著“坤音斥音悅臺違約事件”的發酵,多位音悅臺前員工發微博表示,音悅臺不僅挪用坤音專輯銷售款,還嚴重欠薪員工,少則四五個月,多則十多個月工資未結。



另外,微博網友“音悅臺還我血汗錢2019”還提及,承接坤音《過敏》專輯代銷的音悅暢想網絡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已發生變更。企查查數據顯示,2019年5月6日,該公司的法人已由張鬥變更為劉正恕。該微博網友的微博簽名為 yyt倒閉預定,一共26條微博全是關於追要欠款的。




2019年3月,未收到張鬥還款費用的秦周懿決定面談。這次張鬥提出兩種還款方案,一是音悅臺一位股東準備追加投資,追投前會進行財務審計清算公司債務,到時候可結清坤音的欠款,不過要等到4月15日。二是如果方案一出現問題的話,音悅臺將出售平臺的網絡視聽許可證。“張鬥說這張證已經停發,全國只有16張,價值8000萬,此前已有意向方開價。”秦周懿說。



張鬥再次食言,這次,秦周懿和張鬥簽訂還款協議,1000多萬的專輯銷售費用可分批次還清。


5月15日,張鬥依然沒有按照還款協議的還第一筆費用,200萬元。當坤音決定在微博發佈聲明時,張鬥聯繫稱“正在杭州找錢,找到多少給多少,再寬限一週。”


5月27日,多次催款無果的坤音娛樂官微發佈音悅臺欠款聲明。


3

從未停止地折騰  


音悅臺欠薪並非“初犯”。


在2013年和2017年,音悅臺就發生過因資金緊張欠薪員工、斷交社保的情況。對此,張鬥在媒體報道中也反思道,“自己太急於做全產業鏈了,音悅臺這幾年的商業嘗試是‘大躍進’‘離商業本質很遠’。”


張鬥原是工號126的阿里人,2000年加入阿里巴巴,跟著阿里十八羅漢之一的謝世煌做事。兩年後,他先後創辦Icast富媒體廣告和BBSEE網站,均以失敗告終。2009年,受到女兒抱怨網上韓國男團Super Junior的MV畫質很差的啟發,張鬥創立高清MV播放平臺——音悅臺。


音悅臺創始人張鬥


2009年7月上線的音悅臺憑藉高清晰度、更新及時的MV以及韓流的勢頭,迅速成了日韓音樂粉的集中地。運營4年後,音悅臺以4000萬月活、400萬日活的流量成績成為國內排名第一的MV音樂網站。


漂亮的業績為音悅臺帶來了資本的押注。2012年12月和2013年1月,音悅臺連獲A輪和A+輪兩輪融資,其中A輪融資數千萬元,由東方富海投資。


融資之前,張鬥就明確了音悅臺的目標絕不是做一家高清MV網站,高清MV並不是牢靠的護城河,他要讓音悅臺轉型為深耕“粉絲經濟”的服務平臺。


此後,張鬥開始圍繞粉絲經濟試錯。


2013年,音悅臺業務迅速擴張,包括音悅Tai商城、以明星和活動為主的PGC直播、自制節目和演唱會、音樂節、見面會線下活動。快速的擴展並沒有帶來相應的盈收。2013年上半年,音悅臺陷入了資金鍊危機,大批員工離職,拖欠工資和社保。


此後,同樣的戲碼再次上演。


2015年,音樂行業回暖。當年4月14日,音悅臺獲得湖畔山南資本和東方富海的3500萬美元B輪融資。


在版權管制愈來愈嚴的情況下,音悅臺不是選擇花重金緊握正版MV獨家資源這一核心業務,而是繼續進行業務擴張。


當時,音悅臺做起了藝人孵化平臺、圖文互動應用、粉絲社區應用等服務類應用和平臺,形成依靠正版MV建立粉絲社區、音悅V榜發展打榜文化、音悅商城販賣明星周邊、音悅Stage進行明星孵化的業務架構。


2017年,資金吃緊,音悅臺再次陷入欠薪風波。


同一年,音悅臺推出5年的音悅V榜也遭遇滑鐵盧。


當年的V榜盛典被曝有“黑幕”。在投票截止最後20分鐘,之前一直遙遙領先的EXO組合被內地女團戰鬥少女ATF反超幾十萬票,EXO與壓軸大獎“最受歡迎組合獎”遺憾擦肩。


音悅V榜是音悅臺於2012年推出全新音樂榜單,其數據除了音悅臺站內的播放量、收藏量、推薦量等,還融入了新浪微博、人人網、騰訊微博、空間平臺等數據,並根據行為程度設定不同的權重,這使得音悅V榜在當年的含金量和權威性十足。



不過,自從“黑幕危機”後,音悅臺的發展基本就進入停滯狀態,粉絲們對音悅臺這個品牌的喜愛度也明顯冷卻了。對於當前再次陷入危機的音悅臺,EXO組合的粉絲還在微博抽獎慶祝。


這其中不乏政策和行業環境影響。一方面,在2015年前後的版權管制中,音悅臺不得不下架未購買版權的MV作品。2016年的限韓令頒佈,這使得靠韓流起家的音悅臺上流失一批日韓粉絲。另一方面,相較音悅臺,綜合性音樂平臺在下載音頻的同時也可以觀看MV。音悅臺功能和內容相對單一,不能滿足用戶多樣化需求。在短視頻以及直播火爆的當下,音悅臺的單一視頻內容也同樣不具備競爭力。


2018年初,區塊鏈概念坊間盛行,張鬥又開始頻頻做客區塊鏈節目,聲稱要做全球第一個區塊鏈音樂榜單。


他認為,Token可以重構藝人和粉絲之間的生產關係。區塊鏈可以應用於粉絲經濟以下兩方面,一是來音悅臺打榜的各種各樣的粉絲的數據、打榜的行為、以及其他各個網站的數據上鍊,降低查偽的成本。二是音悅臺每年都會做大量的粉絲活動,尤其是一些一線明星、歌星的籤售會、見面會,通過分佈式記賬,區塊上隨機數的產生,最後來決定到底誰中籤,誰得到名額,從而達到絕對的公平。


區塊鏈的業務拓展終以雷聲大雨點小告終。


4

欲借打歌“出圈”


“張鬥現在無心顧其他,他的精力都在《音樂至上MUSIC ON》上。”秦周懿表示,在追欠款過程中,張鬥提及,他現在的重心是該打歌節目。


《音樂至上MUSIC ON》是一檔由音悅臺和優酷聯合出品的全年周播專業音樂打歌節目,新歌舞臺、音樂榜單、粉絲應援是其三個最主要的因素,節目的榜單數據來源包括音源、社交媒體、搜索、微博以及各大音樂平臺播放量等。去年9月20日,《音樂至上MUSIC ON》發佈會召開,“坤音四子”還曾為其站臺,表示“迫切需要一個專注音樂的宣傳平臺。”


“坤音四子”站臺現場


“不做綜藝,只做打歌。”張鬥表示,中國音樂產業中缺少一個穩定提供新作品曝光、讓大眾持續保持期待的平臺,《音樂至上MUSIC ON》要以音樂為核心,尊重原創音樂、尊重歌手對音樂的理解、尊重用戶,發佈有公信力的音榜。


內地音榜衰頹,近些年一直如此。一個權威且有影響力的音榜對於整個音樂產業來說是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它不僅可以挖掘音樂市場的潛力,還能對音樂創作形成正向激勵。通過好的打歌節目篩選出優秀的音樂人和音樂作品,勢在必行。



市場需求強烈,賽道競爭同樣如此。


去年10月,TME騰訊音樂集團推出的打歌節目《由你音樂榜》就旨在建立反映華語樂壇最新歌曲熱度的音樂榜單。其榜單數據來自QQ音樂、酷狗音樂、酷我音樂三大平臺用戶。除音源播放之外,還統計了歌曲收藏、緩存、分享、MV播放、數字專輯銷量等數據。


《由你音樂榜》被一度稱為史上最“嚴”音榜,歌曲得分由播放指數、傳播指數、喜好指數、銷量指數和人氣指數加權得出,這幾項指數的權重分別為45%、10%、15%、10%、20%。這個打榜算法使得一首歌曲很難因為某一項指標優秀就上榜。


另外,騰訊還對上榜歌曲施行“重金計劃”,幫助其實現商業價值。上榜歌曲不僅有三大音樂播放平臺的APP輪播圖、開屏、官微等眾多頭部資源及騰訊系產品矩陣等核心推薦資源,還涵蓋北上廣深核心地段的戶外、機場大屏以及重點商業區域的樓宇廣告。


就此來看,已經播出12期的《由你音樂榜》無論是在看點還是力度上都已經搶先佔領市場。不過,對背靠阿里資本的音悅臺來說,與阿里大文娛合作的《音樂至上MUSIC ON》除了要幫助行業建立起一個音樂產業化的system,還會和阿里的整個生態系統結合起來。


海外打歌、榜單已有非常成熟的體系,包括音源、播放量、專輯銷量、社交平臺等多個維度,比如歐美的Billboard和UK Charts、日本的Oricon等。


當前,國內打歌平臺的基礎建設仍相對薄弱,反覆試錯的張鬥,能否抓住打歌節目再次復興,不得而知。不過,無論是被欠鉅款的坤音娛樂,被欠薪的員工,以及坤音四子的粉絲,都在盼望張斗的出現,盼望一次正面迴應。畢竟,在偶像市場,失去了粉絲群體的信任,再想掏他們的錢包,是件難事。


十年音悅臺,莫讓“老賴”成為最後的標籤。

https://weiwenku.net/d/2008074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