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的命案,凶手就在身邊

毒舌肉叔2019-06-06 01:52:52

各位觀眾晚上好,歡迎收看今晚的《今日說法》,我是主持人肉叔。


今天要給大家說一個“交換殺人”的案例——


來自一部日劇。


開場第一句就讓人背脊發寒:


你有想殺掉的人嗎?



有是一定有的了。


誰沒有在日常生活中,遇到一些不靠譜的人和事。


瞬間導致你對他產生強烈的恨意。


例如這種,明明是他犯錯卻把鍋甩給你,還落井下石的上司:



那為什麼你沒有殺他?是所謂的倫理道德,還是正義感在約束你?


呵呵……


屁咧!你只是怕被警察抓起來而已!



但假如。


現在有一個“殺人遊戲”,既能讓你討厭的人消失,又不會被警察抓住。


你敢不敢玩?


今天的案例,就是一群瘋狂在法律邊緣試探的“遊戲玩家”——


輪到你了

あなたの番です



菜奈(原田知世 飾)和翔太(田中圭 飾),是一對年齡相差15歲的姐弟戀人。


別看他們年齡跨度大,卻恩愛得不得了,最近還準備去登記,特意物色一所高級公寓作為婚房。


今天,是兩人搬到新家的第一天。


眼見這個愛巢住得溫馨舒適,鄰居全都家庭和睦、熱情友愛。


小兩口不禁心裡美滋滋的,一邊幻想今後美好的婚姻生活,一邊感嘆這房子買得太值了。



但美好的日子只維持了半天。


當晚,噩夢就來了。


他們在家裡發現一串不明鑰匙,懷疑是公寓管理員落下的,於是跑去物業處歸還,沒找著人,又返回屋裡打電話。


這時,一陣隱隱約約的手機鈴聲從陽臺外傳來。


這裡可是三樓啊,外面怎麼會有人?


兩人壯著膽子走過去,拉開簾子……


啊啊啊啊啊管理員正被一串電線倒吊在半空!



放心,還沒死。


下一秒,才是噩夢真正的開始:


兩人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就親眼看著活生生的管理員掉下去,死了。



哇,剛搬來的第一天就發生這種事,也太不吉利了吧。


但這幢公寓就像被詛咒一般,怪事接二連三地不斷髮生:


有人在家中暴斃,有人被勒死,還有人遭到殘忍肢解……


不單住在公寓裡的人出事,就連跟他們有關係的人也離奇死亡:


有住客的同學被殺害,有住客的老闆遭遇意外身亡……



隨著這些可怕消息不斷出現,翔太還發現菜奈越來越反常。


由於小兩口都是推理小說的狂熱愛好者,難得身邊發生了殺人事件,翔太立馬興致勃勃地拉菜奈一起玩最愛的推理遊戲。


菜奈竟然一口拒絕。


更反常的是,從這天起,菜奈跟鄰居們關係變得很密切,頻繁地參加居民會、互相串門。


翔太根本不知道,菜奈白天去參加居民會議時,玩了一個奇怪的遊戲——


交換殺人



是這樣的,為了增進鄰里感情,每次散會後都要一起玩桌遊。


大家一邊玩“狼人殺”,一邊聊現實中殺人被警察抓的機率。這時,推理迷菜奈便忍不住跟大家科普:有殺人動機的人才會被警察懷疑。


眾人便突發奇想:


咦,反過來說,是不是我沒有動機,就不會被抓?



甚至有人開玩笑地說:


那你幫我殺一個人,我再幫你殺一個人,各自討厭的人都能消失,凶手沒有動機也不會被警察抓,豈不一石二鳥?



這個危險的話題立刻被叫停了,但他們還是把想殺的對象寫在一張小紙條上,放到箱子裡輪流抽籤偷看。這樣就又能滿足好奇心,又沒人知道哪張是自己的。


菜奈不想鄰居覺得她不合群,就半推半就地參與了,抽到一個不認識的名字。


大家都沒怎麼在意這回事,遊戲結束就各自回家了。


但那天晚上,公寓管理員就死了,第二天公告欄裡還出現了一張小紙條——


紙條上寫的,就是管理員。



從那天起,交換殺人遊戲正式拉開了序幕。


放心,肉叔不會劇透……


因為這部20集的日劇,播到第七集還是讓觀眾雲裡霧裡,想當“柯南”耍個帥都很難。


並不是因為找不到疑似凶手的人。


恰恰相反。


這裡的每一個人,都太像凶手了。


每個人都看著像殺人犯



每次有人遇害吧,你都能找到十分符合凶手特徵的人。


但每一次肉叔覺得這個推測方向100%正確時,就很快被啪啪打臉,把可能性降到0%。


例如這位,跟翔太從健身教練與客戶關係,一步步發展成知心好友的眼鏡男。



他總是很有耐心地傾聽翔太和菜奈的感情煩惱,還給出各種指導。


但實際上,他是菜奈的前夫。


他一直拖著不肯離婚,還很有目的性地去接近一無所知的翔太,不斷打探翔太跟菜奈的感情進展。


還老是跟蹤菜奈



這個怎麼看都不像好人,總是一肚子壞水的男人……


竟然就被人推下電梯間,死了。


線索斷了。



又例如,下面這位跟婆婆每天一起去散步,表現得十分親密的媳婦。



實際上呢?兩人都是裝的。


一旦沒有外人,這對塑料婆媳立馬露出原型。


儘管媳婦在家全職照顧婆婆的起居飲食,這位老人還是一直看不起陪酒小姐出身的媳婦,總是對她惡言相向,否定她的付出。


你要是沒照顧我,就什麼都不是



這位婆婆平時還各種給臉色媳婦看,當眾讓她出醜。


仗著自己是知識分子,總是問媳婦一些她答不上來的問題,然後揶揄她的智商差、學歷低。


又多次故意讓自己深陷險境,不惜以受傷來營造媳婦“粗心”、“不盡責”的負面形象。


還藉此跟兒子打小報告,抱怨媳婦對自己不好。



實際上,這位受欺負的媳婦,暗地裡也一直以“為婆婆好”的方式偷偷報復。


知道婆婆高血壓不能吃重口味,她買回家的調味料全都是低糖、低鹽的。


嗯,乍一看,包裝是這樣……


但她卻偷偷在裡面加了比普通調味料還要高N倍的糖和鹽。



知道婆婆最害怕蟑螂,她又買回了蟑螂屋。


但不是買一個,而是買了密密麻麻一大堆……


全都放在婆婆的床底下,把所有蟑螂都吸引過來。



哇,看她這恨不得手撕婆婆的惡毒模樣,很可能早就動了殺人的心吧?


果不其然,眾人抽到的紙條裡,就有一張寫著她婆婆的名字。


但當你以為她關掉屋子的燈,是要對婆婆下手……


燈重新亮起時,婆婆一點事沒有。


反而是這位媳婦和她和丈夫,早就涼了。


線索到這裡,又斷了。



《輪到你了》就是這樣,每一集都扔出一個煙霧彈,卻在片尾又瞬間推翻。


讓人抓心撓肺,卻又無法不被每集增加的疑點勾住,一點點被編劇牽著鼻子走。


畢竟推理劇嘛,越難猜越好玩。


不單凶手不明,你根本連多少人蔘與了遊戲、誰好誰壞都不知道。


雖然每個人都強調自己沒有殺人,但其實所有人都無法自證清白。


有人建議每個人公開自己寫了誰的名字和抽到名字,既可以通過已死的人找到對應凶手,又推斷出下一個受害者,及時做出挽救。


但相當一部分人礙於隱私和麵子,根本不願公開。



而願意合作的少數人……


有人說自己抽到了不可能被殺的歷史人物,有人說自己抽到的只有一個姓氏,還有人抽到沒有具體姓名的某類人,更有人說自己寫了自己的名字。


但由於部分玩家都已經身亡,根本無法拿出紙條考證是不是真的寫過、抽到過這些名字。


誰能保證在座的人沒有說謊呢?



假如幕後黑手就在其中,甚至積極主導調查的方向,那不是更難發現真相了?


平時積怨的人,也可能以遊戲為藉口趁亂殺人。


一時之間,敵我難分,草木皆兵。


住戶們開始互相懷疑指責,更加無法團結起來去調查。



因此,當負責清潔的古怪大媽在垃圾桶撿到一張寫著菜奈家房門號的紙條時,就出現三種可能性:


可能抽到真紙條的人太過害怕,就扔掉了。


可能是凶手故意扔出一張假紙條,來擾亂大家的調查。


也可能是有人不喜歡菜奈,故意弄張假紙條來嚇唬她。


可以說,這幢公寓裡,每一個人都有嫌疑。



《輪到你了》一開播的分數並不高。


因為每一集都是殺殺殺,導致觀眾一臉懵逼,無法理解這群人為何輕易就跑去殺人,像神經病一樣。


但在播出了一週之後,該電視臺又放出了一個番外短篇集《房門之內》


正好把角色的行為動機這個坑給填了。



番外意外獲得了8.9的高分,比主劇要高得多,甚至還把主劇的分數也往拉上了一截。


如番外的劇名一樣,《房門之內》解釋了這所公寓真是“家家有本難唸的經”。


每集十來分鐘,講述一個住戶。雖然對找出凶手沒有啥作用,但你能看到人人都有自己不可告人的祕密:


因為沒異性緣,回家後把畫像YY成愛人的變態醫生;


因長期被婆婆欺負,暗中折磨老人的惡毒媳婦;


因為丈夫無法生育,天天想綁架別家小孩的可怕女子;


因為長得像汙點明星而處處遭人歧視,每晚躲進電梯間發洩的神祕男子……


家家戶戶各有自己的生存壓力,以及在壓力下逐漸扭曲的人性。



儘管看完之後,我們能稍微理解了每個人的殺人動機,但還有一道讓觀眾過不去的檻:


就算別人殺了人,不代表我也要殺人啊?


為啥這一群人全都傻乎乎地踩進泥潭深淵呢?


嗯,問題就出在這裡。


這個遊戲啟動之後就一直停不下來,是因為每次“回合結束”,就會有下一個人收到“提醒”:


輪到你了。



還公然在公寓一樓的公告欄裡暗示大家要“遵守遊戲規則”。


很明顯,這個遊戲有一部分人並不願意玩。


但由於自己和家人的生命受到威脅,他們才不得不把遊戲進行下去。


因此,在這一連串的交錯複雜的案件中,


還有一個幕後元凶,在主導和推動著整個殺人遊戲。



到底元凶是誰呢?


在故事開頭,有一個細節讓肉叔很在意。


菜奈入住那天第一次去參加居民大會時,有住戶對她開了個“玩笑”:


你買的這間房子那麼便宜,是因為“出過事”嘛。



儘管鄰居們趕緊制止了這種嚇人的“玩笑”,但鑑於這個公寓每家每戶都有那麼多說不清的問題,說不定,菜奈購買的房子之前真的出過事。


而且,殺人遊戲也正好是菜奈和翔太入住的那天開始。


這很難不叫人懷疑,這一連串案件,會不會跟他們這間房子上一任住客的恩怨有關?


甚至,會不會就是現任住客的問題……直接跟菜奈和翔太有關?



儘管目前還不知道這個故事的幕後黑手是誰。


但結局已經顯然易見:


壞人一定會落網。


不信?


讓我們再次回到全劇的開頭。


支撐這個殺人遊戲的理論,是一組來自日本國內的犯罪數據:


接近九成的受害者,都是被認識的人所殺的。


因此,警察在查案的時候,一定會先找那些跟死者有關係的人。


反過來說,只要凶手跟死者毫無關係,就不會被懷疑。



儘管遊戲開始時,所有“玩家”都是互相不熟悉的陌生人。


但是,這群人為了“殺人”,來往得越來越頻密。


而每家每戶的社交圈子,也因為這種“交換”而漸漸產生交集。


不知不覺中……


凶手和死者,早已產生了無法斬斷的千絲萬縷關係。



所以說,別真以為自己看多基本偵探小說,就能鑽什麼法律的空子。


儘管“交換殺人”的規則看起來可行。


但凡事總會留下蛛絲馬跡。




當受害者越來越多,留下的線索也越來越多。


這些痕跡,終將會彙集成一張天羅地網。


到那時。


再疏的人員關係,再小的犯罪可能,也難以逃出這張法網。



編輯:海邊的曼徹斯特聯


電視來源於現實,你回頭看看……

↘↘↘

https://weiwenku.net/d/2008083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