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於獨立與主流之間的大眾流行,00後徐秉龍的線下攻勢

新音樂產業觀察2019-06-06 01:57:35


作者 | 劉韓


一 遊走於獨立與流行之間,不該用一種狹隘的風格去定義他


成長於世紀初互聯網文化蓬勃發展的年代, 互聯網時代以流派劃分音樂,他是流媒體時代的受益者也是主流音樂的入侵者。憑藉優秀的創作能力線上積累粉絲,一場又一場的線下音樂節圈粉。他是唱片工業的另一種可能,19歲的他一定程度上改寫了音樂行業的新規則。


遊離爛漫,詩意生動的個人經驗構成了他的音樂美學。



成長於這樣的年代對於徐秉龍來說是幸運的。


從未要求成為大眾口味,他的美學的養成來自個體的體驗和感受。00後的價值觀,思考模式,價值體系,他人或自身的人生經驗裡汲取營養,構成了他獨特的音樂形式。


很難去定義他的音樂風格,介於流行與獨立之間,唱著千禧這個世代的價值觀。


徐秉龍成長於流媒體的黃金年代,他的音樂風格Fusion,流行與民謠,都能的在他的音樂中找到立足點。


當一首歌脫離創作者,通過流媒體傳進一隻只耳朵,它便經由千千萬萬人的聆聽而擁有了自己的生命。當你聽見某段旋律,某句歌詞竟然與你最深沉,最私密的經驗完全契合,甚至更明白的替你表達了不可名狀的某種情緒時,這可以說是人生最美好的經驗之一,徐秉龍的《白羊》便是最好的例子。


不過,音樂與心靈撞擊的經驗,是任何文字都無法說清楚,只有聽眾去慢慢體味。


00後的徐秉龍他唱少年敏感思緒,唱愛情,在他營造的詩意語境中,追隨者聽的不只是旋律,同時也是一種感同身受。


二 從野生野長的獨立音樂人,成長為在主流音樂佔領一席之地,不同面向去認識他


回溯音樂人徐秉龍的成長曆程,他不是橫空出世,早在為林宥嘉創作第一首歌時,就有在堅持音樂創作。


17年17歲的徐秉龍懷著粉絲視角對林宥嘉的喜愛,創作了《林宥嘉》這首歌,別有心思的將林宥嘉以往的歌曲串聯成詞,敏感細膩的思緒寫成曲,就有了這首特別的歌。


感嘆互聯網的發達,歌曲被林宥嘉聽到後,買下了歌曲的版權。重新填詞,也就是後來大家聽到林宥嘉的《船》。對於大眾,僅僅是將一位00後的音樂人推向大眾視野。對於徐秉龍則是更加堅定了自己的音樂道路,可以說是從野生野長音樂人走向職業音樂人的道路。

徐秉龍與許環良

2年時間徐秉龍一路進擊與迸發。18年合作流行製作人許環良,為其製作EP《零零》,徐秉龍自己詞曲創作保留其獨特的內核,許環良的製作加持為作品加分。


這是徐秉龍最接近唱片歌手的一次,EP取名《零零》整體概念圍繞少年內心情愫的描寫,00後的愛情觀是什麼樣?這是一種態度表達,更像是一種宣言和證明,00後用音樂構建了自己內心的世界。EP中收錄三首歌曲《心事》《霓虹》《戲精》,少年將敏感思緒幻化成歌。


如果只唱一種風格,那你就可以在這個音樂類型裡稱王,但同時你也限定了自己。在保留自己完整風格的框架下,徐秉龍在曲風與編曲製作上做不同的嘗試。



早期創作歌曲中,製作上雖然粗糙但是是能在歌曲中看見生命力的,合作流行製作人許環良後,意識到了自己製作上的不足。他更加精進自己,拓寬自己的邊界。《藝術家》的編曲加入了鋼琴等多種樂器,讓整首歌層次豐富而不顯單薄。《寶貝》的跨界,合作日本指彈演奏家井草聖二,原來一把吉他的編曲也能玩得層次分明,有內容。


當短視頻成為一種流行文化,很多音樂人靠短視頻收割流量,實現商業變現。《白羊》受益於短視頻,成為18年風靡網絡的單曲。


如果把自己定位成互聯網歌手,迎合市場,或許很快就能實現可觀的商業化變現。


但是這就把自己框定住了。音樂應該是藝術,承載的是思想和內在表達,徐秉龍始終保持自己清晰的視野,他知道自己是音樂唱作人,堅持的是自己的道路,始終堅持他的音樂創作與產出。


《白羊》的火熱不是刻意為之,而是流行風向使然。


三 爭議?任何一個年代生長的歌手都在爭議中成長


作為00後他是非常具有獨特性的,他在流媒體時代靠作品積累粉絲,展露頭角。


他同時對自己也有著非常清醒的認知,雖然在流媒體平臺擁有龐大的流量與過百萬的粉絲群體。但是對於主流音樂圈來說並沒有太注意到他,借用粉絲圈的一句話說,他沒有“出圈”。

徐秉龍演出現場

2018年-南京國潮音樂節 

18年下半年開始,他靠一場又一場不留餘力的線下演出,一次又一次的音樂節積累粉絲。他並沒有停留在錄音室歌手,除了精進自己的音樂素養,同時也鍛鍊自己的舞臺表現力。


年少成名,以往的過錯,一點一滴都會被放大。一代又一代的偶像都曾遭遇過質疑。才華質疑,創作質疑,但最後證明的都是作品。藝術成就與道德瑕疵,這從來就不是衡量一個藝人的標準。不活在標榜或是縱容的二元世界裡,脫離個體來欣賞音樂。


經歷好的壞的都是成長,化作音樂養分。真正被大眾記住的是作品,音樂中遇見。

畢竟作品才是最好的表達。


四 現象成為群像,00後音樂人在生長


19年網易原創盛典


從和流行製作人許環良合作的EP《零零》開始,便開始一系列線下演出。18年的12個城市的巡演,所到之處票房售罄,讓大家知道聽到這個千禧年出生的音樂創作人。亮眼的成績,19年網易頒給了他年度音樂人殊榮。他的進階之路遠不止如此。5月初參加許環良南京萬人演唱會,這是徐秉龍進萬人體育館演唱,並且是與前輩林俊杰,阿杜同臺。

許環良南京萬人演唱會

他不帶侵略性,但他具有影響力。


在剛剛結束的麥田音樂節,作為00後他被安排在主舞臺做開場嘉賓,當天主舞臺一同演出的有楊乃文,周杰倫。每個嘉賓都代表了一個年代的歌迷群體,徐秉龍則代表了千禧年後整個世代的音樂風格。


經歷了多場音樂節的歷練,徐秉龍一場又一場演出,走出了一條自己的音樂道路。

徐秉龍“麥田音樂節”主舞臺開場嘉賓

在這個時代主流與次文化,流行與獨立,它們的界限已經顯得不那麼明顯了。以獨特的音樂形式結合當代美學,呈現出了唯有徐秉龍才能做出的精彩音樂。


他足夠獨特、足夠標誌性。


他的19歲,最具代表性的00後音樂人,是真正的千禧一代的ICON。

 

- END -


本文非新觀原創,發佈此文僅供信息分享,不代表新觀觀點和立場


https://weiwenku.net/d/2008083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