費盡心思和你聊天的樣子,我自己都討厭自己。

一星期讀好書2019-06-06 17:13:55


第一章:她的拒絕

“葉小姐,你懷孕了……”

突兀的冷風吹過,葉洛淺驟然驚醒。

“簽了它!”

她被人生生拽了起來,手腕鑽心得疼!

冷漠至極的聲音,恰如其名。

葉洛淺微仰起頭,凝視著面前的男人許久,“你要什麼,我都給你,除了魅雅香水的所有權。”

魅雅香水由她爺爺一手創辦,是爺爺留給她的唯一念想!

“看來你還沒能看清現在的情況,葉氏已經破產,你以為自己還是三年前呼風喚雨的葉大小姐?”

顧寒澤猛地攥住她的手,濃重的酒氣噴灑過來,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落入耳中,如刀劍割在葉洛淺的心上。

她知道,他還在恨她……

“我給你煮醒酒湯。”

葉洛淺不為所動,深知她跟顧寒澤的三年婚姻已經走到了盡頭,腐朽到了骨子裡,明知他娶她,是為了懲罰,可即便如此,她還是承受了他的怒火,一次又一次……

“怎麼,難不成你也要毒死我?像三年前下毒害雪瑤那樣?”

葉洛淺白了臉色,“我怎麼可能那麼做?那是意外!”

“意外?”顧寒澤冷笑,“為什麼用了試用香水的就你沒事?其他人都被檢測鄰苯二甲酸超標,昏迷住院!還有人親眼見你那天把整瓶試用香水灑在雪瑤身上!”

“那天是有人推……”

“夠了!”

顧寒澤咆哮出聲,“我不想聽你辯解!我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簽了轉讓協議!”

放在身側的手一點點握緊,葉洛淺揚起一抹苦笑。

整整三年,他連一個解釋的機會都不屑給她。

她用了香水不是沒有影響,她今天去醫院,醫生說她患有嚴重的心臟衰竭,囑咐她要好好休息,不要有太大的情緒波動,就算不為了自己,也要為肚子裡的寶寶著想……

葉洛淺嘴角扯出一抹弧度,“如果我說不呢?”

“跟我走!”

葉洛淺沒有拒絕的機會,顧寒澤拽著她,硬把她塞進車裡,矇住她的眼,用領帶捆住她的雙手。

“你這是做什麼?顧寒澤,你要帶我去哪兒!”

聽不到迴應,葉洛淺心底漫上了恐懼,無邊的黑暗快要把她吞噬殆盡。

‘嘶啦’一聲,入骨的空氣刺激著她,葉洛淺醒來後發現自己手腳都被綁住。

這是哪裡?

“洛淺……”

“爸爸?爸爸你在哪裡?”

聽到父親的聲音,葉洛淺驚呼,眼前仍是漆黑一片。

“告訴我,你到底籤不籤!”

溫熱的呼吸噴灑過來,熟悉的氣息,葉洛淺心涼了半截。

“你到底想怎樣!”

為什麼爸爸會在這裡!

陰寒到極點的嗓音響起,“這不是你一直希望的?”

撫上葉洛淺光滑的後背,帶著厚繭的指尖一遍遍劃過,顧寒澤在她耳邊低語,“我今天就讓你爸爸,看看你有多犯賤!”

葉洛淺拼命搖頭。

“不!你不能這麼對我!”

顧寒澤嗤笑,“我哪次喝醉了回去,你不是想盡辦法勾引我?在公司的時候,你哪天不刻意到我辦公室來?

你費盡心思地嫁給我,不就是為了這個?我好好滿足你!”

第二章:我們離婚吧

痛……

撕心裂肺的感覺從骨子裡漾開。

一雙骨節分明的手卡住她的脖頸,耳邊是顧寒澤的低吼。

“我如願以償給了你婚姻,給了你顧太太的位置,你居然還心狠手辣地要了雪瑤的命!你害她的時候怎麼沒想到自己會有今天!”

顧寒澤取下葉洛淺眼上的黑布,她看到不遠處同樣手腳束縛的葉父,“爸爸!”

“洛淺,對不起,是爸爸連累了你!”

葉洛淺泣不成聲。

她看向顧寒澤,“放了我爸爸,你要什麼我都答應你!”

顧寒澤眸子眯起,一手勾擡起葉洛淺的下巴,這個角度剛好可以看到她身前的美好。

不自覺地滾動下喉結,顧寒澤猛地吻住葉洛淺的脣。

“不要,求你不要……”

葉洛淺嗚咽出聲,這是當著她爸爸的面啊!更何況她現在還懷著孕,怎麼能……

“顧寒澤,我們離婚吧!”

葉洛淺緊咬下脣,艱難吐出一句。

三年婚姻雖不是由她開始,卻該由她結束。

只有這樣,她才能守住爺爺留給她的香水,守住她肚子裡的孩子!

“你說什麼?”

身上的男人頓住了,眉眼緊緊地盯著葉洛淺,凌厲的目光似是要把她凌遲。

“你再說一遍?”

“我放過你。”

顧寒澤目光驟冷,給葉父身邊的黑衣保鏢使了眼色,強逼葉父喝下一小瓶液體。

“你給我爸爸喝了什麼!我給你,我都給你!你放過我爸爸,我求求你……”

顧寒澤淡淡開口,臉上滿是戲謔的神情,“那是三年前你研製的試用香水的殘留品!葉洛淺,你有什麼資格說離婚?”

“不!”

看到葉父失了意識,葉洛淺暈了過去。

冰冷的水澆了下來,她又醒了過來。

剛才的事歷歷在目,葉洛淺流下了痛苦的淚,癱坐在地上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親手殺死自己的父親,感覺怎麼樣?”

聲音如撒旦般魅惑,顧寒澤眯起鷹隼般的眸子,打量的視線在葉洛淺身上游走,由上而下,停在鎖骨的位置,上面有黑薔薇的紋身。

眼底閃過晦暗不明的光芒,曾幾何時,他記得林雪瑤手腕上也有相同的紋身。

‘滴答’一聲,溫熱的觸感,指尖沾了淚水。

顧寒澤擡頭看去,對上葉洛淺那雙盛滿水霧的瞳眸,“別覺得委屈。

三年前葉正南花了錢沒讓你坐牢,包庇你這個殺人凶手,這是他應得的!”

“不是我,真的不是我!”

葉洛淺啜泣,“雪瑤不是我害死的!

三年前的試用香水是我主辦研製不假,可我是嚴格按照配方,所有的原料比例都是經過儀器計算,不可能會出那樣的差錯!

你相信我,我也是受害者!”

“信你?”

顧寒澤死死捏住葉洛淺的下巴,壓抑的情緒瞬間爆發,“我只信我看到的!你可知,雪瑤有多崇拜你?

你是她的同系學姐,又是公司的首席香水設計師。出自你手下的名牌香水數不勝數,她拼了命擠進這家公司,就是為了能有機會和你共事!那麼單純善良的姑娘,你怎麼忍心要她死?怎麼可以這麼惡毒!”

惡毒?

原來,他一直是這麼看她的啊……

淚水濡溼了眼眶,葉洛淺揚起一抹自嘲。

耳邊迴響起林雪瑤說過的話。

“葉學姐,你也看到了,寒澤把我安排進公司。

他愛的是我,你們不適合……”

葉洛淺合上眼簾,兩行清淚從眼角滑落……

第三章:是他負了你

江城十月,入秋風起。

帶著淅瀝小雨。

葉洛淺嚥下催人淚下的苦,一襲喪服跪在父親葉正南的墳前,整整三個小時。

淚水混雜著雨水拂在臉上,模糊了視線,雙腿已經失去了知覺。

“洛淺,伯父已經走了,你起來吧,你這樣他會難受的。”

“靳言哥哥,我做錯了什麼?”

愛一個人有錯嗎?她和顧寒澤結婚是有罪的嗎?

“如果不是我,葉家不會破產,顧寒澤也不會收購葉氏裁掉一大批老員工,爸爸也……”

“洛淺,錯的從來都不是你!當初提出聯姻的人是顧寒澤!是他負了你!”

許靳言輕握住葉洛淺的肩膀,看著眼前自己看著長大的女人,眼裡滿是柔情。

“是嗎?”

是這樣嗎……

錯的都是他,她是無辜的。

閉上雙眼,葉洛淺跪在墳前,許靳言開口,想說些寬慰的話,突然接到助理的電話,臉上閃過一抹不敢置信。

“洛淺,我們去看看阿姨……”

一道驚雷在葉洛淺的腦海裡炸了開來!

跟許靳言坐進車裡,葉洛淺手心握緊,渾身輕顫,眼角的淚水止不住地流了出來。

她自詡不是個愛哭的女人,可這一刻,她再也受不住了……

……

江城醫院。

葉洛淺飛奔到病房,“媽,你醒醒!你別嚇我!”

葉洛淺失控地搖晃著病床上的蒼白女人,冰涼的體溫,冷得異常。

不管葉洛淺怎麼呼喊,沒有一點回應。

“洛淺……”

“靳言哥,我想一個人靜靜。”

許靳言伸出的手僵在空中。

他默默離開,沒有注意到躲在角落裡的白嬌嬌,她走近病房,看到黯然神傷的葉洛淺,揚起一抹得逞的笑。

她猶豫了一會兒,走進去,吞吐說道,“葉小姐,我沒想到會發生這樣的事……

顧總一直讓我密切關注葉阿姨,今天中午葉阿姨出了公司不知要去哪裡,我跟在她後面,看見葉阿姨的車開在高速公路上,不知怎麼突然加了速,左右搖晃得越來越厲害,像是……剎車壞了的樣子!”

葉洛淺渾身一震。

原因不言而喻,她沒有想到顧寒澤會狠成這樣!

喝下少量香水雖不致命,卻刺激到了心臟,爸爸因他心臟病復發搶救無效,不治身亡!

如今,他還要媽媽的命!

這就是她愛了十五年的男人……

就是她三年前,不惜一切,頂住輿論壓力也要嫁的男人……

多麼可笑!

多麼可悲!

心,像被一隻大手狠狠攥住,碎成一塊一塊,痛得無法呼吸!

白嬌嬌嘴角微揚。

對自己造成的影響很滿意,她刻意走得更近了些,好讓葉洛淺聞見自己身上的香水味。

“葉小姐,雖然葉氏已經改頭換面,NST香水也停產了,但江城無人不知葉小姐!我們一直沒有忘記你對公司,對香水界做的貢獻!”

白嬌嬌握住葉洛淺的雙手。

咬了咬脣,她難以啟齒地說道,“顧總打算今天下午召開股東大會,主張生產魅雅香水的替代品,徹底取締魅雅香水!”

第四章:她還活著

葉洛淺怔住了。

她沒理由不信。

顧寒澤監視她媽媽是真,眼前女人身上的香水味的確跟魅雅香水有幾分相似。

之前葉氏大部分的香水都是出自她手,冠名魅雅香水系列,為的是有朝一日能將魅雅香水帶進國際時尚界,圓爺爺的夢!

顧寒澤這是要把她往絕路上逼!

“靳言哥哥,我媽媽就拜託你了……”

掛斷電話,葉洛淺閉上眼睛又睜開,為了避人閒話,她跟白嬌嬌錯開時間回到公司,前臺攔下了她,“葉小姐,您已經不是這裡的員工,不能……”

葉洛淺頓了頓,走到一邊撥了電話,“顧寒澤,我們談談。”

“寒澤哥哥,不要了,有電話……”

葉洛淺愣了神。

電話那端的音戛然而止。

過了幾秒,冰冷無機質的聲音響起,“我跟你沒什麼好說的……”

聽出顧寒澤要掛斷電話的語氣,葉洛淺緊抿脣瓣,“我有權參加下午的股東大會。”

“誰告訴你的?”

“沒人告訴我!顧寒澤,我有權參加!

我爸爸還有10%股份,媽媽也……

不管怎麼說公司裡的香水大多源於魅雅香水,你該清楚如果我起訴,你沒有勝算。”

電話那端又陷入沉默,葉洛淺手心攥緊,不覺出了冷汗。

“隨你。”

“寒澤哥哥,不要,輕一點!”

曖昧的嚶嚀是她聽到的最後一句。

通話結束,沒任何阻攔地上樓,葉洛淺到了顧寒澤的辦公室門口駐足,迅速放下保溫桶跑到洗手間,大吐特吐……

葉洛淺看著鏡中憔悴的自己,嘴角自嘲地揚了起來,爬滿蒼白的臉。

她掏出袋裡的藥片,猶豫了片刻,又放了回去。

只要堅持八個月,她就能等到孩子出生,接受心衰治療。

只要保住爺爺的香水不沒落,她可以離開江城,永遠不出現在顧寒澤眼前……

“你就是葉洛淺吧?寒澤哥哥常跟我說起你,我叫安冉,是寒澤哥哥的女朋友!”

視線落在安冉伸過來的手,一點點往上,葉洛淺看清了曼妙女人的臉。

瞬間愣了神。

“雪瑤?”

葉洛淺小聲喚道,很快就反應過來她不是林雪瑤,匆匆離開,跑進空無一人的會議室。

她大口粗喘著氣,心口像壓了塊大石。

怎麼會有這麼像的兩個人?

門把突然轉動,顧寒澤闖進來,反鎖。

“你看到了?”

葉洛淺退後一步,“她是誰?”

顧寒澤薄脣輕勾,“如果我說她是雪瑤,你信不信?”

“怎麼可能?”

三年前林雪瑤死於香水事件,醫院都下了死亡報告。

顧寒澤嗤笑一聲,“事到如今我也不瞞你了,雪瑤其實沒有死。

她一直重度昏迷,我為了不讓你再害她,偷養了她三年,她前不久剛醒過來,卻什麼都不記得了……”

葉洛淺久久不能回神。

“你怎麼能這麼冷血?”

她揪住顧寒澤的衣領,眼裡盛滿了水霧。

林雪瑤昏迷失憶了三年,她也付出了代價。

顧寒澤不分青紅皁白,讓她的父母償了命。

他要報復她,衝她來就好,為什麼,為什麼要這般心狠手辣?

“你有沒有愛過我?”

哪怕,只是一絲一毫……

第五章:不會放過你

剛開口葉洛淺就知道了答案,顧寒澤的嗤笑聲落入耳中,她從頭冷到了腳。

“顧寒澤,我不會放過你,魅雅香水也不可能消失。”

葉洛淺在顧寒澤耳邊低語,神情決絕。

三年前是她瞎眼才答應顧寒澤的求婚,事已至此,她不能坐以待斃,她跟顧寒澤之間的恩怨該做個了結。

顧寒澤一把拽過葉洛淺,翻身壓在沙發上,輕蔑說道,“不放過我?”

顧寒澤削薄的脣一動,扯出一抹弧度。

“你想幹什麼!”

毫無徵兆,顧寒澤吻了上去,葉洛淺瞪大雙眼,咬了下去,血腥味瀰漫開來,顧寒澤卻沒有鬆口的打算。

鉗制住葉洛淺的四肢,居高臨下地看著她。

脣上帶著猩紅,顧寒澤滿不在意。

“不願意?原來你也會拒絕男人?”

不過瞬間,顧寒澤死死捏住葉洛淺的下巴,力道大得她近乎暈厥,“三年前的公司聚會,你不是迫不及待地爬我的床!現在跟我裝什麼矜持!”

心痛得滴血,葉洛淺已經記不得這是他多少次質問。

不管她怎麼解釋,他都不信。

這件事一直是顧寒澤心上的利刺,劃在她的心口……

葉洛淺一字一頓,“顧寒澤,你算什麼男人?

當初跟我求婚的是你,是你自己放棄了林雪瑤,你有什麼資格跟我說這些!”

葉洛淺的話觸碰到了顧寒澤的底線,‘嘶啦’一聲,冰涼的空氣刺激著葉洛淺的肌膚,他壓了上來,鷹隼般的眸子投射出憤怒的光芒,“是不是男人你不清楚?我今天好好滿足你!”

“放、放開!”

葉洛淺掙扎,她現在有了孩子,他怎麼能這麼對她!

“顧寒澤,你混蛋!”

葉洛淺歇斯底里地呼喊,“你不是喜歡林雪瑤嗎?你就不怕她看見嗎!”

“輪不到你說!”

顧寒澤臉上滿是偏執。

‘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顧寒澤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下來。

臉上冒了豆大的汗珠,葉洛淺止不住呼喊,“顧寒澤,你是不是瘋了!”

隨時有人進來,而他……

顧寒澤笑道,“我就是要讓所有人看看你有多下賤!”

敲門聲越來越響,葉洛淺咬牙切齒,顧寒澤盡收眼底,重重懲罰……

下脣已是咬出了血,葉洛淺一聲不吭,生生地忍住了要跟顧寒澤同歸於盡的想法。

她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她現在懷著孩子,顧寒澤已經失去了理智,她不能拿孩子冒險!

葉洛淺緊咬脣瓣,指甲狠狠地陷進肉裡……

一切歸於沉寂。

顧寒澤毫無留戀地起身,“你真該看看自己現在這個樣子有多賤!”

臉上沒有一絲血色,葉洛淺揚起蒼白的笑,“我賤,那你呢?你上一個賤人的床,這又算什麼?

顧寒澤,你以為自己好到哪兒去!你跟我一樣賤!”

“你……”

放在身側的手一點點握緊,視線投到緊閉的會議室的門上,顧寒澤慢條斯理地收拾好自己。

他一步步走近,手搭上冰冷的門把。

意識到顧寒澤要做的事,葉洛淺驚呼!

生忍住蝕骨的痛,葉洛淺起身想攔住他,還是晚了一步!

門,開了!








繼續閱讀請點擊【閱讀原文】



https://weiwenku.net/d/20081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