劈腿之前的種種小心思,都瞞不過這部8.7分的韓劇

虹膜2019-06-12 01:22:47

文 | 小佳


唱衰MBC電視臺水木檔收視的聲音不絕於耳,今年早前的《春天來了,春天》雖然評價不俗,但收視也不見起色,根據人氣日漫改編的《The Banker》平均收視不到KBS 2同期電視劇《監獄醫生》的三分之一。


上月底,為了挽救收視頹勢,MBC請出和該臺頗有交情的王牌導演安畔錫,推出新劇《春夜》,該劇的編劇也正是一同合作了《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的編劇金恩。並且MBC將播出時段提前了一個小時,調整到晚九點,以爭取更多的觀眾。


《春夜》


安畔錫的《密會》《聽到傳聞》口碑上佳,但沒有出現霸屏的大紅大紫,劇中表現出的是所謂上流社會裡各種爾虞我詐、引而不發的祕事。


被觀眾熟悉的還是《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雖然是俗套的姐弟戀,但細膩的風格征服了很多人,就是在上班、下班、吃飯、散步,這些瑣碎的日常裡陷入愛情。


《春夜》也完全延續了導演細膩、寫實的風格,韓智敏飾演的李靜仁是一名圖書館管理員,年過三十,有一個與自己愛情長跑多年的男友,按著父親和男友的想法,靜仁已然到了應該結婚的時候。



因為《漂亮姐姐》人氣躥升的丁海寅擔綱男主,他飾演的劉志浩是一名藥店的藥劑師,也是一位單身爸爸,志浩的父母幫助他撫養自己的孩子。


兩個沒有任何交集的人在某一天相遇,彼此的心裡都起了波瀾。有網友戲稱這就是未婚版的《晝顏》。「春夜」這個名字,也可以說是男女主角的內心寫照,剋制的表面下都有一顆蠢蠢欲動的內心,平靜之下又不免泛起漣漪。



《春夜》可以說是一部偶像劇,當紅的演員、一見鍾情的愛情戲碼,但它又涵蓋了日常中的諸多尷尬、遲疑,甚至挫敗。這是對充滿粉色泡泡的偶像神話的破解。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中的愛情故事是脫離了世俗考量的,更純粹,是高甜的。《春夜》不同,它更像是《漂亮姐姐》的另一面,劇中的都市男女,特別是達到了一定年紀後,不得不面對現實生活,對工作和感情的取捨。倆人不知如何安放的感情不再那麼的甜,而是帶著鹽的一點鹹澀。



特別是現實的婚姻關係,並不會只有浪漫的純情時刻,即便不像是達成某種商業合作說得如此赤裸裸,但是,彼此的現實身份,也是不得不考慮的一個基礎。


重要的一點是涉及到男女主角各自的人際關係,不單是他們自己人性的考量,還有彼此的社會關係中長幼尊卑的社會準則,這些都讓劇情設置更有張力。


風格上,新劇帶有明顯的安畔錫風格,大量的空境和長鏡頭,比如輕風浮動盛開的櫻花,寫景也是寫情,映襯出心中盪漾的愛意。



導演安畔錫關注於給予劇中人的寫實狀態,沒有矛盾衝突極強的情節,最常見的就是上班下班、喝酒聚會,並且鍾愛使用背景音樂。



當然,導演最擅長的就是表現生動細膩的細節,用生活裡的細微處戳中人心。


比如和好友吃飯的一場戲,劉志浩和李靜仁要在眾人面前佯裝並不相識,彼此根本沒有任何交流,但是當靜仁正要開口向服務員要筷子的時候,志浩立刻遞了一雙筷子過去,而雙方都沒有說一句話。


細小的動作周圍人都無從察覺,再正常不過的舉動,只有他們心中瞭然,這意味著我格外在意你。



這種通過細節營造微妙的氣氛,是導演最精於利用的,就像《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有一處情節,俊熙和珍雅並排走著,他伸手想去摟珍雅,但伸出手到背後,閃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地收了回來。


內容上,安畔錫不止於把觀眾帶到一個純情、迷人的感情世界。對待感情的取捨,優秀的作品也絕不會用非黑即白的方式進行評判,重要的是在細微之處洞察人與人之間感情的複雜。


籃球場偶遇,四目相對


另外,如何反應當下的現實問題是他的作品一以貫之的風格。比如《密會》是上層教育體系滲透到社會多個方面的腐敗問題,《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對職場性騷擾的展現,也是對韓國社會MeToo運動的一個迴應。


《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


《春夜》裡,以李家母女為代表的四位女性,就是社會中全體女性的一個縮影,她們不同的婚戀生活,就是對女性婚姻和家庭的一次現實討論。


靜仁的母親是家庭主婦,她所代表的是犧牲自我,完全將精力傾注在家庭的母親一輩。她是傳統社會裡,需要依附男性、依附家庭,完全處於弱勢一面的女性。



靜仁的姐姐是電視臺主播,是具有很高社會地位的職業,工作上也備受領導的器重。但是她的婚姻生活完全是在在父親的安排之下,過得並不幸福,但為了家庭和生活的圓滿,還在繼續苦挨。


大姐的婚姻沒有愛情,只留孤獨,她絕對不會讓靜仁再走自己走過的路。



靜仁是普通的圖書管理員,她希望在自己認為合適的時機再考慮結婚,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同的時間表,並不存在因為戀愛久了所以要結婚的概念。


但是面對動心的對象,她也產生了躲避、遲疑,是一種背叛、甚至是羞恥的困擾,可以說她身上還綁縛著深深的道德觀。


不過靜仁還要面臨的問題是,如果她選擇逃避和欺騙,是不是也構成了一種背叛?畢竟,自己的心已經另有所屬。



靜仁的妹妹是三姐妹裡對愛情信念感最強的,最有獨立意識的女性,也是最敢於正視自己慾望的女性。


妹妹的介入,似乎能幫助兩位姐姐看清自己感情的真相,比如大姐夫並不懂得如何愛大姐;二姐回覆志浩消息時,流露的開心和興奮,就是真正喜歡上一個人的表現。



《春夜》明顯的一條故事是講述靜仁面對新的感情問題,而隱含的另一條線索就是對劇中李家母女成長的關注。比如母親也並非逆來順受,她會反駁丈夫的觀點,並且追求自己的生活愛好,大姐也在嘗試改變自己的婚姻狀態。


如果打破各自的阻礙,是《春夜》更有看點的地方。無限美好的偶像劇是它外在的一層包裝,內裡是女性對婚姻或絕望或期待的現實情境。


或許它可以不單單以偶像劇的形式取勝,還可以通過李家姐妹構成的多重形象,講述一個關於女性的慾望、孤獨、治癒的現代故事。


繼《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之後,導演安畔錫和編劇金恩再次攜手,不過大家對於爛尾真的是心有芥蒂,希望這一次不會重蹈覆轍啊。



合作郵箱:irisfilm@qq.com

微信:hongmomgs

如果今年沒看到這13部電影,你會非常遺憾

許鞍華的《第一爐香》剛開機就被吐槽,選角到底有啥問題?

香港四大惡人,越邪惡,越美好

PROJINS 神仙包

王爾德 | 《維摩詰經》 | 走馬圖

「是身如焰,從渴愛生」

極簡設計  雙色可選

裝扮你的夏日

邂逅「有趣的靈魂」

長按掃描二維碼

進入虹膜微店購買

https://weiwenku.net/d/2008396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