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鏡」撲街?我不服

毒舌肉叔2019-06-12 02:46:23

終於,它徹底被拉下神壇。


8年前,一亮相就拿到豆瓣9.4的《黑鏡》。


最新的第五季,昨天剛出,評分卻……


慘遭6.8,比去年那個只有好玩兒的特別篇,評分還要低。


中間這整整3分的差距,差在哪?


要肉叔來說,錯在誤解。我們……可能都誤會了它。


黑鏡 第五季 

Black Mirror Season 5 



最新這一季,改變有不少。


除了集數精簡,從上一季的6集直接砍成了3集。


另一個更抓眼球的大改動,是主演變了


從單集海報上,就表現得夠明顯——



哪怕先略過第二集裡,那兩個縮小到看不清的人。


第一和第三集的角色海報上,任何一個稍微瞭解美國流行文化的人,都認得出來——


被放大的,分別是下一任美國隊長“獵鷹”的臉,和大明星麥莉·塞勒斯的身體。


把他們最有名氣和辨識度的一面,拿出來招攬觀眾。


典型的好萊塢作風。


這麼做,有什麼問題?


其實沒有啊。


如果它不叫《黑鏡》,沒有這樣的第一季——



同樣三集,三張海報。


一眼下去,三個最標誌性的物體一出現,你都能回想起當初的驚豔:


跟首相睡過的豬,淪為道具的尖銳凶器,操縱回憶的播放暫停按鈕。


發現了嗎?


主演,從科技變成了人。


做好迎接這個的心理準備,我們來看第一集《生死搏擊》


主角丹尼,小日子過得無敵滋潤。


兩個室友,一個是女朋友,一個是好基友。


晚上跟女朋友去夜店爽完,回家還能跟基友卡爾繼續爽——


他倆都喜歡玩格鬥遊戲《生死搏擊》。


卡爾的“羅克莎”玩得還行,就是比不上丹尼的“蘭斯”,所以老被虐。



大概輸多了也會上癮。


11年後,當兩個小年輕都漸漸成熟,逐步疏遠。


丹尼的38歲生日會上,卡爾念舊地送給他一個禮物:


要配著VR(虛擬現實)附件來玩的第十版《生死搏擊》。


多年不見的老夥計,一出手就是這麼回憶殺的禮物。


老丹尼當然也有點小興奮,當晚一接到邀請,就沒憋住。


兩人再次選好了慣用角色,打開了新世界大門——



這還叫VR??


這分明就是穿越啊


只要頭上貼著那個小鐵片,一按手柄。


人種、膚色、身材、性別,任君挑選。


- 感覺胸部真結實

- 你以為你的胸部令人驚豔?看看這玩意



更絕的是,這個VR私密性做得一級棒!


不論你在遊戲裡打得有多激烈——


被對方踢得飛起,在模擬痛感的折磨下面目扭曲。


在外界看來,也只是身體晃動兩下而已。



還有什麼鼻出血啊骨折啊,完全不用怕。


到了下一盤啊,身體直接自動重置,你被K得有多熊,全都只有對手知道。


說到這裡,不知道有沒有心思活泛的老司機已經get到了。


這麼多功能加在一起,能帶給你的完美肉搏體驗——


打著打著,就能變了味。



不管屏幕前的我們一臉懵逼……


還在思考這到底能不能算出軌?以及這到底該算什麼性向的出軌??


這對好基友就開始沒羞沒臊地一約再約……


(此處無圖)


劇情走到這裡,夠香豔,夠刺激。


畢竟,當我們離“人感受到的一切,完全可以被電腦模擬出來”的那一天越來越近。


當然就會開始不斷地問自己——


如果是我,我會怎麼做?


“缸中之腦”的套路老,不要緊,好用就行。


但可惜,垮在了結局:


第一集的最後,當丹尼終於被迫向老婆坦白。


結局竟然……


滑向了平靜的大團圓。


看著夫妻雙方和解,互相交換出軌許可的架勢。



肉叔滿足,又遺憾地嘆了口氣。


滿足這一集的溫馨,遺憾這一季的崩塌。


但其實,先講回這一集本身,差嗎?


其實不差。


雖然主演換了,它也沒有放過踩人心的邊界。


都知道出軌不對、不行。


但結婚多年的夫妻有多乏多無趣?


一個鏡頭就告訴你:


哪怕在週年紀念日,這兩口子也一眼都不想多看對方。



臺詞和細節上,它也還有瞎說實話的勇氣,和讓人想立馬下單的創造力:


家庭生活……該死,我覺得很無趣。



這個完成度,哪怕去橫向對比豆瓣9.1的《愛、死亡、機器人》,這集放在那18集裡面,也算得上中上。


要說它不行,就只是不行在——


越來越不《黑鏡》了。


或者,換句話說,跟這季的海報一樣:



底色越來越暖,越來越容易流行,越來越……好萊塢。


不要誤會,肉叔絕對不是想反對流行。


流行和小眾,不分高低,只是不同。


因為受眾更廣,做流行爆款的難度,會更高。


但《黑鏡》一開始的魅力,分明就在於——


它不那麼討好流行的譏笑和嘲諷。


同樣是第一集,同樣是性。


第五季裡,獵鷹和黑蝠鱝接吻,輕輕挑戰(他們的)傳統。


安全得多又有爆點,這叫高明的套路。



第一季呢?


首相為了救人,全國直播上豬,最後發現——


人家根本沒事,大哥你白乾一場了。


這種荒誕和刻薄,才是《黑鏡》。


它的底色,一定是冷的。


而如果要從第五季的三集裡,挑一部最冷的。


肉叔還是要推薦第二集,由英國演員安德魯·斯科特挑大樑的《碎片》


《神探夏洛克》裡的莫里亞蒂


一句話概括:


這就是一個滴滴司機,怎麼樣用一把槍和一個人質,聯繫到張小龍(微信創始人)的故事。


他為什麼要這麼幹?


他到底是怎麼幹的?


這裡面的反轉和嘲諷之足,留給大家自己去看。


只說幾個細節——


主角雖然厭惡科技,痛恨碎片。


卻足足有三次主動坐在車內,聽著一個電子男音告訴他、引導他,怎麼“自發地”冥想和平靜……



看著他一邊恨得瘋狂,一邊又根本停止不了依賴。


你會好奇,這個“自發”(all by yourself),到底是誰在主導?


怎麼這機械聲聽著,一聲比一聲刺耳?

 

人來人往的大廣場上,立著一個雕塑,是全球最大社交app碎片的標誌。



這不就是現代社會——


人們開始為科技做傳,崇拜互聯網公司的創始人。


只是,那個超級有錢的創始人呢。


卻逃到了荒山野嶺,去做什麼沉默度假。


好容易等來個綁架犯,才有人聽他說話。


不應該是這樣的,我對天發誓。我剛開始的時候是一回事,然後就好像維加斯的賭場,在那裡……我們把所有門都關了起來。他們有個部門,所做的就是刻意稍加改進,他們有多巴胺目標,我沒辦法阻止。是我創立的,我卻沒辦法阻止!



透過屏幕,你都能嗅到一種熟悉的失控。


這種荒唐感,在當地警察和碎片公司線上開會的時候,達到一個小高潮。


警察千里迢迢開車到嫌疑犯家裡,又是翻信,又是盤問,再跨部門查戶口——


才能確認嫌疑人身份。


碎片公司拿著一個號碼,2分鐘內就調出了他的社交賬戶,分析犯人的進度和效率遠遠超過“專業人士”……


什麼警長、談判專家,都只有邊聽邊點頭的份。



像這樣,把稀鬆平常的科技日常,慢慢編成一張驚悚的大網。


冷不丁地輕輕在耳邊問——

到底是我們擁有了互聯網,還是互聯網擁有了我們?


才是我們熟悉和期盼的《黑鏡》。


本季驚悚味最弱,也最青春的,是麥莉主演的第三集。


講一個少女歌星怎麼逃出魔鬼經紀人的掌控,從甜美愛豆變身暗黑搖滾客。


(如果你熟悉這個歌星,就會知道她真的是本色出演……)


還沒看劇的胖友告訴我,分得清哪張是劇照哪張不是嗎


不是沒有結合黑科技——


深度昏迷的歌星,被強行掃描大腦提取音符。



癱了還能繼續養家餬口,這個對資本主義剝削的無聲控訴,我是很服的。


可照例,又軟在結局:


一個原本很萌的,只負責做知心姐姐的小機器人。



巧合地被解除封印之後,開始粗魯地指揮兩個未成年少女去救人。


連駕照都沒有,她們卻能隨隨便便地闖進一個大明星的家,還成功把人救走。



就這樣一路順風地找到了正在開發佈會的壞人之後。


打個照面,就能把對方嚇得癱軟在地,不斷重複“我不想死”。



彷彿上十幾分鍾,親手毒暈侄女的人不是她。


阿姨這人格,堪稱跳崖式崩塌。


雖然麥莉的歌的確很好聽……


肉叔還是要說,第五季《黑鏡》的主題——


已經徹底從警惕科技,倒向了無條件擁抱未來……


雖然,還不至於爛到兩星、一星吧。


但這世上最讓人痛心的,本來就是——


“它本可以”。



編輯:鄧布利多金


肉叔猜你喜歡:

(點擊圖片即可查看)



還是回去重溫第一、二季吧

↘↘↘

https://weiwenku.net/d/2008405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