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友:擴充張朝陽的社交圈

虎嗅網2019-06-14 22:06:06


自從進入2019年,社交賽道逐漸變得擁擠了起來。

 

6月9日,搜狐旗下社交產品——以“擴張我的社交圈”為口號的狐友APP正式版舉辦開放日活動。邀請“狐友”進行線下交流。

 

“狐友”最早出現於搜狐新聞客戶端“我的”版塊,跟搜狐號內容同步,從2018年開始進行獨立開發,今天正式將其獨立出來作為搜狐的社交產品而發佈。


 用戶可以發佈包括文字、圖片、視頻、鏈接在內的多類型個性化內容,並與自己感興趣的人以關注、轉發、評論、聊天、查看動態等多種形式進行互動交流,擴張社交圈。


簡而言之,這是一款全新的微博產品。

 

從虎嗅24小時的評論區可以發現, 大家對“狐友”這個名字頗有意見。狐友諧音“忽悠”,聽起來又像是“狐朋狗友”的簡稱。作為一款產品的名字,多數人認為“狐友”並不合適。



我們甚至可以從今天狐友的設計中,找到一些當年搜狐微博的影子:

 

狐友新用戶會自動關注張朝陽,目前張朝陽的粉絲已經達到250多萬;當年搜狐微博的新用戶也會自動關注張朝陽,粉絲量一度達到780多萬。我們可以藉此非常直觀地看出搜狐微博的用戶規模和增長狀況。昨天有網友發現,張朝陽的動態沒有正常地摺疊,在求證是否是特殊權限之後,張朝陽予以了肯定回答;而在搜狐微博中,張朝陽的關注是不可查看的。他的關注我們無從得知。

 

而眾所周知的是,搜狐已經在微博上栽過一次跟頭了。


搜狐微博往事


在每日經濟新聞在2010年的採訪中,談到微博的崛起張朝陽直拍大腿。


他說,經過一段時間的反思,搜狐決定將微博放上公司“最高戰略位置”,並宣佈將親自統帥微博團隊,目標是在一年之內與新浪微博旗鼓相當。

 

“抱憾!本來微博沒有新浪什麼事兒的,這個機會應該是搜狐的,我要把江山給奪回來!”

 

國內最早的社交平臺正是在搜狐旗下:1999年還在上大學的王小川參與開發了ChinaRen平臺。後來搜狐出資3000萬美元買下了ChinaRen,王小川從此加入搜狐。對張朝陽來說,搜狐在社交領域是“起了個大早,趕了個晚集”。

 

為此,張朝陽親力親為,調動自己的娛樂圈資源為搜狐微博廣拉名人,和新浪正面對壘,意圖在微博業務上夠絕地反擊,一血前恥。

 

即使如此,搜狐、網易、騰訊等挑戰者也沒能阻止新浪微博一枝獨秀。在2012年第二季財報發佈後的電話會議上,張朝陽表示:“過去兩年間,我們確實輸掉了微博的競爭。”並直言:“微博、微信左右扇了我兩個耳光。”

 

2014年流量紅利正勁,新浪微博更名為微博。同年4月,正式登陸美國納斯達克股票交易所,微博上市首日漲19%收20.24美元,市值40億美元。對比之下,網易微博將數據遷移到LOFTER,騰訊微博早已被內部戰略性放棄。



2015年1月8日,張朝陽重新啟用了自己的新浪微博:“很遺憾搜狐的SNS沒做起來,只能借新浪微博發點聲音。”代表著這場微博之戰終於畫上句號,此時的搜狐微博只能瀏覽已有內容,不能發表新內容,其它功能也不再可用。

 

不過隨後張朝陽又在1月16日的會議上表示:“我們正在開發產品,我們搜狐微博並沒有玩兒完呢。” 


雖然錯過了一些東西,但創新永遠有新的東西來。搜狐正在開發產品,這款未來的產品不一定叫搜狐微博,卻是會基於新聞和資訊的第一和第二種消費模式中產生新的傳播鏈。  


如此看來,或許在2015年張朝陽就已經在構思狐友了。


狐友有戲麼


繼多閃、馬桶MT、聊天寶、飛聊之後,狐友是今年市場上迎來的第五款強勢入局的社交產品。與前四者不同的是,微信並沒有對狐友的下載或分享鏈接進行屏蔽。

 

社交產品們下意識地將“微信”看作社交領域的假想敵,每個產品推出時都會喊上一句:“天下苦微信久矣”揭竿而起。毫不意外的是,這些社交產品最後的社交關係沉澱都會以“加個微信吧。”作為結束。

 

實際上大部分的用戶都願意嘗試新的社交產品,前提是不要遷移用戶關係。

 

或許搜狐認為,圍繞話題和興趣的微博類產品才是社交的突破口。張朝陽也對網友“輕微博”的說法予以了部分肯定。



進入產品頁面,首屏是動態,主要來自用戶關注的用戶的分享;右側兩個標籤分別為“互關”和“我的”。張朝陽表示:“在狐友沒有錯亂的時間線,不靠算法推薦,不做“加V”認證,只依賴靠個人的活躍度決定內容的曝光度,保證用戶信息流的高效。”



對於狐友,張朝陽再次親自掛帥,為了推廣一天更新40條動態,可謂盡心盡力。


他反覆強調“互關”的重要性,主張通過與朋友的互動行為來發現更多的用戶,本人也在狐友上髮狀態鼓勵用戶搭訕互動。



那麼這款產品有多大的希望將微博的用戶吸引過來?

 

結合產品來看,狐友“輕微博”的“輕”當之無愧——甚至已經到了輕得過分的程度:只保留微博最基礎的信息流和交流功能,無法將內容直接分享到平臺外,甚至搜索功能只能用來搜用戶不能搜內容。

 

如果我不能正常搜索自己關注的話題和關鍵詞,我又該如何去找到那些同道中人?

 

社交產品的本質是提升效率,降低用戶的社交成本。

 

狐友通過主動搭訕去結交朋友的效率過於有限。相比微博,找到一個朋友需要用戶投入更多的精力和時間;而在狐友正式上線不久的今天,在用戶和內容都較為貧瘠的情況下,找到自己的興趣相投的朋友更是如同海底撈針。

 

張朝陽表示:“未來,狐友有可能更大範圍地引爆年輕人的社交,更多人將在這裡找到同道中人,一起構建出一個屬於獨特興趣領域自由發言的興趣圈。”——至少從目前來看,作為250萬人的關注對象,最大的興趣圈圍繞著張朝陽自己。


對於觀望中的微博用戶而言,狐友沒有提供足夠的誘惑讓他們將關係遷移過去。更不用提他們在微博上關注的頭部賬號們,何必放棄一個已經有成熟運營經驗的產品,去到一個全新未知的平臺重新構築自己的粉絲群體?

 

相比前兩年的虧損,現在搜狐的經營狀況有著顯著的改善。此前搜狐公司公佈了2019年第一季度未經審計的財務報告。第一季度搜狐總收入為4.31億美元,同比減虧50%。視頻同比減虧超40%。除去匯率變動影響,搜狐公司第一季度總收入將為4.57億美元,同比增長1%。

 

張朝陽在昨天的狐友線下交流會表示:搜狐新聞、搜狐視頻是搜狐的現在,狐友才是搜狐的未來。其認為搜狐的商業模式已經很清晰,要達到更大的用戶量,社交是一種很好的方式。

 

但從目前的產品上來看,要把“未來”這條路走好,顯然沒有他們想的那麼容易。


End

複製口令 【 H1e4MqEX 】打開最新版本虎嗅APP,即可領取虎嗅黑卡權益,3日內有效哦。

點擊“閱讀原文”,來虎嗅APP挖寶啊~

文章已於修改
https://weiwenku.net/d/200855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