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演活了一代匪王

萬達電影生活2019-06-15 02:57:00


本文作者是小萬家族的@Noodles

天下的影蟲,都從蝕蛀全世界的電影開始



隨著端午小長假的正式開啟,影院也一下迎來三部不同類型的新片——X戰警:黑鳳凰》《追龍2》《最好的我們》

 

其中,《X戰警:黑鳳凰》主打超級英雄類型以及X戰警系列20年告別作的情懷,《最好的我們》有劇版基礎、青春題材和畢業季氛圍做襯。

 


而《追龍2》則是2017年國慶檔票房口碑雙贏的《追龍》的續集,將繼續在港產警匪片的框架內講述關於亂世梟雄的故事。

 

《追龍》的故事主要圍繞甄子丹、劉德華飾演的跛豪與雷洛這兩大梟雄展開,背景為60、70年代的香港,也是經典港片《跛豪》和《雷洛傳》的一次跨時空“合體”。



到了《追龍2》,王晶又把目標投向了另一個曾在港片中多次出現的大劫犯——被稱為世紀匪王張子強

 

1996年轟動一時的李嘉誠長子李澤鉅被綁案便是張子強所為,行事囂張又異常鎮定的他更一人登門李府與李嘉誠談判,最終拿走了10億港幣天價贖金。

 


在此之前的1991年,他還策劃了香港啟德機場運鈔車劫持案,掠走近1.7億港幣,後來他又綁架當時的香港第二大富豪郭炳湘,再次成功敲詐6億港幣。

 

越發狂妄的他在1997年預謀綁架澳門賭王何鴻燊時被警方識破,直到1998年因非法購買炸藥而遭拘捕,一代匪王方才落網。



由於張子強作案極為大膽,且每次都鬧得滿城風雨,所以反應迅速的香港電影圈很早就開始以張子強案為原型拍攝相關題材的犯罪片。

 

比如任達華主演的《賊王》1995及續集《驚天大賊王》1998呂良偉主演的《轟天綁架大富豪》1998,戲劇性地再現了當時的啟德機場案和富商綁架案。

 

三年前銀河映像出品的犯罪片《樹大招風》裡,陳小春飾演的卓子強便是張子強的化身。



任達華、呂良偉、陳小春,三位性格演員的演技自不必多說,而他們所塑造的匪王在性格上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在無法無天與雲淡風輕之間的自如轉換。

 

典型如《樹大招風》,陳小春一出場便是在一棟豪宅裡一邊沉醉地唱著歌一邊等主人籌贖金,即使外面有正在監控的警察,他也毫不害怕,甚至主動跟警察對峙。



因為他知道,有人質在手,不論是警察還是被勒索者,都不敢輕易妄動。整個勒索過程,只他一個人,最終,他開著跑車,車內車頂載滿現金袋,瀟灑安全地離開了。

 

如果借用一句臺詞來形容張子強的極端性格,那就是——“要玩就玩大的,人生就是這樣,不然怎麼精彩?

 

真·狂人也。

 

此次《追龍2》選擇梁家輝再次演繹張子強,在角色契合度上,影迷們當然不會提出異議。



單單從類型片的經驗上看,梁家輝不僅出演過《三狼奇案》《黑金》《江湖告急》《黑社會》《金錢帝國》《寒戰》等多部罪案/警匪片,而且角色跨度大,既包含了心懷憤懣繼而綁架老闆兒子的底層小市民(《三狼奇案》)

 

也包含了多個氣場強大、霸氣又內斂的大佬角色,像《黑金》中從底層爬上高位的周朝先、《黑社會》中搶奪話事人之位的大D、《寒戰》中氣勢凌人的警界鷹派高層李文彬。

 


其中《黑社會》和《寒戰》兩部電影接連幫助梁家輝兩奪香港電影金像獎影帝,因此,讓梁家輝演繹雖出身底層但作風張狂的匪王,再合適不過。

 

《追龍2》的開篇很有暗示意味,梁家輝所飾演的龍志強與他的同夥在過山車上快速翻轉。


鏡頭多次貼近角色的面部,表現他歡呼得意的樣子,畫面也隨著過山車的翻轉而模擬出高速運動產生的眩暈感。



這其實就代表著匪王的人生,無所顧忌地追求速度、刺激、興奮,但也意味著大起大跌的危險。

 

每次策劃綁架案並與被勒索人談判時,他會自己親自“赴約”與對方笑面相談,但身上,會綁著炸彈;

 


在一間大房子裡,他用綁票得來的現鈔搭起高高的一座山,身處其中享受金錢包圍的快感;

 

當最後走投無路時,他一人開車橫衝直撞,血染紅白色西裝,仍然傲氣地昂著頭。



那個瞬間,會讓人想起阿爾·帕西諾在《疤面煞星》1983結尾的決絕一幕,暴烈、癲狂、毀滅,對於梁家輝來說,想必演得十分過癮。

 

銀幕上的梁家輝如此炙熱瘋魔,殊不知銀幕外的他其實更似一個活在古代的書生。



很多瞭解他的影迷都知道他早年因被封殺而擺地攤做小販的過往,但除了擺過地攤,梁家輝在演員之外還有一個身份——專欄作家,並且即使在繁忙的拍戲期間,他也堅持更新文章。

 

內地出版過他的一本隨筆集,名叫《我對你說》。字裡行間,你很難與那個在港片中的梁家輝聯繫起來。

 

梁家輝鍾愛書,家中藏書不少,還自我調侃“在下的藏書,很多都是名副其實,只作‘收藏’,看都沒看過的”;

 

他喜歡讀《三國演義》、談《史記》、聊李清照趙明誠、為詩人臧克家寫過懷念文章;

 


古文之外,他還鍾愛漫畫,特別是對日漫作品與作者如數家珍,大友克洋、鳥山明、《櫻桃小丸子》這些名字都出現在他的筆下;

 

他感慨於當今生活節奏的加快和自然的稀缺,“上山狩獵或到水塘垂釣還要領牌照”;


能親自到市場去挑魚買菜,摸摸還粘著少許泥土的土豆,拍拍肚子充滿水分的西瓜,真是生活中的賞心樂事”;



與妻子江嘉年數十年如一日,身處大染缸的娛樂圈,已經不是用俗套的“模範”可以形容的。

 

可能正是因為在電影之外所經歷的種種來自外在的和自我的充盈,才讓梁家輝能夠一人千面地自由駕馭各種跨度極大的角色,並能在一個角色身上呈現出多樣的層次。



演員本就是一個有著很強的分裂性和互補性的職業,就像喜劇演員不見得在生活中就幽默,他們只是在角色和創作中才會“分身”。

 

銀幕上的霸氣大佬生活中的平凡“宅男”,作品與生活之間的強反差,有時恰一種奇妙的平衡。

 


他曾寫過一段話,問如果把人生比作一本書,那麼這本書應該有多厚才算合理?

 

答案是:有話則長,無話則短。

 

小萬猜測,梁家輝是想用盡可能好的演出、好的角色來讓自己這本書厚實一些吧。



《追龍2》之後,籌備多年的同類型港產警匪片《風林火山》中我們會再看到梁家輝的演出,繼續好好期待~


注:本文部分圖片來源於豆瓣及網絡,若有侵權請主動聯繫我們。

【Noodles往期文章】

點擊即可閱讀


25個重要彩蛋,幫你看爽《哥斯拉2》


《復聯4》上海首映之行,我們問了漫威老大一個重磅問題!


中國電影的下一個藥神,別光靠等著


https://weiwenku.net/d/200860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