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景芳:誰會成為下一個時代最緊缺的人才?

邏輯學2019-06-19 00:12:50

我很少寫職場話題。最近因為遇到人才緊缺問題,頗有感慨,略說幾句。

最近做一些新的項目,需要不斷找新的團隊成員。此時最大的感受是:能做從零到一的創意型人才,實在是非常不容易尋找。

我們要尋找概念美術團隊,市面上能做概念美術設計的團隊既少,價格又非常昂貴。向一個知名公司詢價,一個項目要三四十萬設計費用。普通一點的插畫師要2000-10000之間設計一幅畫面。人才招募也非常困難,曾有兩位做過遊戲設計的策劃師和插畫師,我們想招募至麾下,都被拒絕。他們的共同特徵是:在自由狀態下,接項目就接到手軟,自己在家同時接三四個公司的項目,自在而收入豐厚。

而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如果本身不能做這種概念設計,而只是接平面插圖的工作,那可能就是100-200塊一張圖,批量生產的工作。這樣的插畫師也並不難找。



 

除了概念美術設計,能做好的項目策劃和落地,也是一種稀缺的能力。

前一段時間我們規劃了幾個可做的項目,但到執行階段,常常有推不下去的困難。

問題在哪兒呢?問題在於,項目發起和策劃人,往往從市場需求和產品目標發起,但是不知道如何生成符合目標的內容。內容生產者,往往自己有能力創作,但是不願意花心思想做整體的項目策劃。也就是說,產品經理和內容創作者的斷裂脫節,是很多項目受阻的原因。

這個問題看上去只是團隊工作方法的問題,但實際上背後反映出更深層次的人的能力集(skillset)的問題,再深一點反映出我們社會基本運行邏輯的問題。

今天我就來分析一下創意產品時代的能力集和社會邏輯。

 


創意產品時代

我們當今這個時代,已經到了創意產品時代的邊緣,未來這個趨勢一定會越來越明顯。到時候,大多數行業的大多數產品,都需要加入創意產品行列。

什麼是創意產品呢?很多人對這個詞有誤解,以為只有寫小說、拍電影才叫創意產品,但其實完全不是這樣。創意產品的定義,就是在整個產品的策劃、設計、開發、推廣階段,有整體的創新設計。喜茶就是一個創意產品,從茶飲的研發,到飢餓營銷的推廣方式,都是創意產品。樂純酸奶、故宮文創品、網紅餐廳,都是這個時代的創意產品。在一個連果農都能靠短視頻和直播創造網紅水果的時代,任何傳統制造生產都會面臨很大的擠壓。

未來會如何呢?或早或晚,創新產品設計和開發會蔓延到每一個行業,即使是toB業務都需要突破性的創新產品,才能獲得生存與發展空間。

說到底,未來這個時代,各個行業領域都會跨過基本供給線,進入差異比拼時代。就像吃飽已經不成問題,糧食供應不是第一訴求,餐廳的口味和環境成為比拼的核心,影視作品和知識產品的基本供應達到飽和之後,差異化和品質就是比拼的重點。不再是任何地方開了農家樂和古鎮,就有遊人前來,只打出“城市人對鄉村的訴求”,是吸引不到任何城市人的,如果沒有獨特氣質和獨具創意的產品,是很難在市場上有所突破的。



然而,創意產品並不容易生產。

如果把自己做的每一個項目,每一本書、每一個知識產品、每一個實體產品、每一幅畫、每一個視頻、每一個線下活動、每一處場景搭建、每一條產業鏈,都當作創意產品來生產、來推廣銷售,那就會發現,這個市場上好的創意產品人才是稀缺的。

什麼是創意產品人才呢?就是能從創意連接到產品的人。

這個定義說起來好像是無意義的重複,但其實這裡面有兩個非常深刻的點,正是一般人打不穿的,一個是創意源頭,一個是洞悉需求。而連接這兩個點的就是一個叫做develop的過程,可以翻譯成開發,也可以翻譯成設計或打造。一般人都只能守住這兩端的一端,因此項目常常斷裂夭折。

創意源頭的核心是獨特性,洞悉需求的核心是連接感。能將獨特性轉化為產品,滿足用戶需求,就是這個時代職場最稀缺的能力。

很多人沒有由內而外的創意,只能在市場上“搬運”,於是沒有獨特性。另一些人缺少對用戶和市場需求的洞察,因此無法把創意產品化,而是自己被自己感動。

全能型人才鳳毛麟角。


 

新時代能力集(Skill Set)

如果按照上面的分析,我們到了創意產品時代,那什麼樣的能力是核心素養呢?

我先從故事創作的基本方法談起。一個故事,無論是小說還是影視,總需要有一點核心,就是一個故事最想表達的那一點。例如“一個人如果和自己的仇人共同困在絕境會怎樣”,或者“寂寞的感覺就像永遠填不滿的一個洞”,或者“孩子和父母的關係應該對調過來”等,這個核心點是故事的出發點,一般是最能打中作者內心的一點,或者是作者最迫切覺得需要呈現的一點。這一點就叫核心點。

核心點是一個故事原創、獨特的終極來源,也是一個作品氣質的定位。同樣是災難故事,呈現時是史詩、荒誕、黑色幽默,還是英雄大片,跟故事的背景關係不大,跟核心點的選擇密切相關。故事的氣質應該密切圍繞核心點打造。

故事的呈現方式和核心點密切匹配,就是好的質感。

核心點是故事的起點,但核心點本身,並不足以動人。從一個點子出發,要經過漫長的發展和構造,設想無數種可能性,以各種各樣的人物、情節和背景設定來環繞核心點,構造故事。不斷自我質疑、自我推翻、自我肯定、自我追問,直到把核心點的感覺挖得足夠深,表現形式想得足夠創新,呈現效果設計得足夠擊中人心,才算是開發出一點模樣。這個過程要始終帶入讀者或觀眾的視角,假設自己是一無所知的人,感受他人的體驗。

所以別人問我靈感時,我常說,靈感到處都有,難的是後面長時間的打磨開發。



 

故事創作,對創意產品的生產,有什麼樣的借鑑意義呢?

最主要的借鑑意義,是產品開發過程的相似性。因為內在的相通,所以很多能力素質有相似的地方。從工作中,我大概總結了以下這些方面,任何一方面單拿出來都不是很稀缺,但是綜合在一起就非常稀缺:

--敏感的自我認知和創意:

這個時代,富有腦洞是最難得的,新奇和與眾不同的想法是脫穎而出的原動力,腦洞往往來自於敏感;

--敏感的他人感知和共情;

能感知到其他人的思想、訴求、苦惱和喜好,並且知道如何滿足他人的需求,滿足他人需求來自於共情;

--頂層規劃能力和探索精神:

頂層設計方案,邏輯思考多重路徑,抱持很開放的心態,樂於學習一切可能的方案,敢於探索和嘗試從未有人做過的事,並且能試錯調整。

--對質感的強烈意識:

對質感的意識幾乎是成敗的關鍵,一部作品、一個產品從一開始的氣質就決定了產品吸引到的受眾和未來的接受度。

--至少一個維度的技藝累積:

某一方面的技能仍然是必須的,無論是寫作還是繪畫,是視頻技術還是編程技術,專業性和綜合素養相輔相成。



總結起來就是這樣幾點:自知、共情、規劃、品味、技藝。這五點幾乎是優秀產品成敗的生死線。

其他很多商業延展都是這五點的延伸,例如對市場動向的把握,實際上是共情的延伸,要對市場人群變化和心態非常敏感,體察他人情緒,找到市場機會。例如對廣告方案的策劃,其實是品味的延伸,只有對產品質感有極為嚴苛的把握,才會對營銷推廣的方式,有恰如其分的計劃。當然技藝也是必須的,空談的策劃型人才我也見過不少,因為自己不懂技藝,就難以指揮調動其他人完成項目。

其實畫成圖,就是這樣一個閉環:從自我到他人,建立橋樑,這座橋就是創意產品。

這個過程說起來似乎容易,但實際做起來會有很多困難。

很多人並不知道從零到一的過程如何建立,於是我們看到市面上大量跟風網紅產品,但同質化充斥,最終泡沫如雲,多數人敗下陣來。


 

社會機制的邏輯

為什麼創意產品人才會成為下一個時代最緊缺的人才呢?因為下一個時代的經濟原理就會是創意產品化。

人類自從進入工業時代,就進入了徹底的社會商品化時代。古代的商品化只侷限在相當小的商品品類,城市市集交換一些遠距離貿易帶來的珍品。工業化之後,食品日用百貨和交通居住都商品化了,緊接著是發達國家開始的服務商品化,社會大分工上升到新的水平,我們如今也到了買菜、做家務、打聽消息都要算價格的階段。

服務商品化之後,最深的商品化就是思想商品化。

商業社會如果不加限制,總是會自動蔓延,不斷尋找新的領地。商業社會的本質是匹配供給和需求,那麼只要有人對虛擬產品有需求(創意類產品、知識類產品、思想類產品),就會有人不斷想方設法提供供給。

從實體事物的商品化,到勞動服務商品化,再到思想創意商品化,這才是真正達到商業社會的最深階段。從某種程度上講,這就是人格的商品化。你在互聯網上有你的人設,你的商業變現價值,要看你在多大程度上能賣出你的人格產品。到真正商品化滲入骨髓的那一天,很少有人能區分開作為商品的自我,和,內在自我。

而商業社會的屬性決定了它的擴張,不到那一天,它是不會停下的。


 

我是什麼時候注意到這個問題的呢?是2007年,研究生一年級的時侯。當時我以這個主題為核心母題,寫了我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流浪蒼穹》,小說中就討論了一個商業社會,以全面的知識、思想、創意、人格的商品化為主要特徵,人的精神世界不可避免地被標價,沒有人再在意長時間的歷史價值和內在的美學價值,市場價值成為了精神產物的全部。

當時我用了三十萬字,探討這樣一個問題:人的精神產物是可以用市場價值衡量的嗎?

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一直在迎候這樣一個時代的到來。

2016年,獲得雨果獎,此後因緣際會,有很多人來找過我,都說要幫我打造個人IP。其中有人說自己有無數資源,有的人想成為我的經紀人,有的人給我打造了一套網紅方案,有人說要以我的名字開培訓班、辦比賽。所有這些,都被我拒絕了。對我而言,目睹這一切浮雲蒼狗,唯一的感嘆是自己作品裡預見的那個時代真的來了。

思想商品化和人格商品化並不令人愉快,它可能帶來很多不良後果,例如淺薄化和短視。但是當時代浪潮無可逆轉,除了迎著水流的方向去走,人是沒有選擇的。

越是看到浪花的短暫,一個有遠見的人就越應該思考,如何在這樣一個浮雲時代,做出一些真正傑出的、深刻的創意產品。一個人改變不了時代,但可以迎難而上,做出不同尋常的作品。


發明、創造力與未來

那如何在一個徹底商品化的時代做出傑出作品呢?

實際上,科技領域已經在“科學-市場”的紛爭中搖擺前行了兩百年,正如其他創意領域目前遇到的“創意-市場”紛爭。

此處推薦一本好書:《Cycles of Invention and Discovery》,講的是科學發現和科技發明之間的互動與循環。

對於科技創新,有人強調科學源頭探索的重要,有人強調滿足市場需求的重要,雙方都有道理,雙方也都有證據。可事實上,二者缺一不可。 

強大的科技發明,總是誕生在某些非常微妙的場合中。19世紀的英國科學家和工程師密切合作的工作坊,20世紀造就大半個半導體產業的貝爾實驗室,在這些地方,科學發現和工程發明總是有著強烈的震盪激發,相互促進。在貝爾實驗室,從40年代晶體管(直接引向現代計算機芯片)的發明和50年代激光的發明,再到60年代光纖(互聯網的基礎)的發明、80年代量子霍爾效應的重大發現,可以說,整個現代計算機和互聯網產業都奠基於這樣的環境中。


在這裡,最重要的仍然是那道橋樑。在創意源頭和市場需求之間建立橋樑的開發努力。從這個角度,和文藝創意與產品創意的根本原理是一致的。貝爾實驗室就有創新者的文化,一方面有非常自由的環境,尊重每一個科學家自由探索的精神,另一方面有大量大量溝通,不斷激發面向產業的發明創意。

當大量高校沉浸在創意源頭,拒絕與產業連接;當大量產業機構求取短時期產品開發,拒絕為創意源頭花時間精力,源頭與終端之間的橋樑就斷掉了。太少機構和個體能夠造橋,因而有劃時代意義的重大發明創造總是不容易出現。

最近一段時間,因為某手機巨頭在貿易戰中的遭遇,創新問題又被拿到風口浪尖。我曾在去年的一篇文章裡討論過這件事,一年過去,事態並未好轉,甚至繼續惡化。以比較悲觀的態度預測,未來相當長時間(或許數十年),中國都不得不在一定鉗制中孤立創新前行。以最樂觀的態度預測,即使未來國際關係緩和,中國也需要在發達國家之間憑藉科技創新擠出一片高端產業的空間。

無論哪種情況,對於創造力人才的需求是隻增不減。


教育的方向與意義

當我們實實在在在工作裡面臨人才荒,我們能期望教育為未來做些什麼呢?

有時候,閉上眼睛想:我想要什麼樣的創意美術總監呢?他首先應當具備廣泛的知識背景,理解很多抽象概念,以至於當我們提出一些知識或理念上的需求,他能充分理解,並努力轉化為視覺化表達;他應該有很強的想象力,以至於當我們希望視覺設計與眾不同時,他能想出與市面上常見形象都不同的創意效果;他應該具有與多個方向資源對接的能力,以至於當我們考慮多種視覺呈現渠道時,他能統籌考慮項目總體效果。最後他的專業能力和審美要非常好。

如果有這樣綜合素質的人才,我願意付出我能給的最高回報來招攬。但仍一將難求。

在當前,如果一個人能做項目的總規劃、總負責、打通內容生產與市場鏈接,那麼他的薪資水平常常能達到一般執行員工的十倍不止。這個差異,給的就是綜合素質加分。 

當我們帶著這樣的困難思考下一個時代的人才,我們又該如何設計我們的教育系統呢?

首先是一個根本性問題,前面我們說的,“創意產品才能”:自知、共情、規劃、審美、專業,已經統領全部才能的探索精神,我們該如何去培養呢?

在我看來,答案其實不難得出:需要一個又一個創意項目進行實踐鍛鍊。

我們今天招聘創意產品人才的時侯,學校和專業背景只是微弱的參考,最重要的依據就是一個人做過的項目經驗。不會有任何一個學校專業教的是綜合素養。所有這些綜合能力,都需要一個一個綜合性項目,在項目實踐中獲得鍛鍊。

只有在創意產品項目中,一個人才能獲得創意產品能力。

那麼現在有這樣的項目機會,讓孩子從小得到創意項目能力的培養呢?

在常規課堂上,我們是找不到這樣的機會的。因此,童行學院致力於為孩子打造這樣的機會,設計讓孩子能發揮自己的創意、學習專業技能、把創意轉化為作品的實踐課程,在每一個這樣的課程中,鼓勵孩子向前一步,探索表達和設計思路,完完整整創作出自己的作品。

我們拆解基礎思維能力,將其分解為基礎思維模型和底層思維能力。根據不同年齡孩子的認知特點,我們構建了進階式思維能力培養體系。

批判性思維:    觀察歸納能力    邏輯推理能力    觀點辨析能力    

創造性思維:    想象發散能力    感受審美能力    解決問題能力    

社會性思維:    情境分析能力    價值推理能力    表達溝通能力    

成長性思維:    自我認知能力    情感理解能力    判斷選擇能力    


這樣的創意項目實踐,是未來一切創新項目的奠基石。

在這個過程中,孩子會得到自我表達的鼓勵,讓他們能有更為敏銳的自我覺察,保留他們內心豐富的創意。孩子同樣會學到項目策劃和實踐中的一系列方法,這些具體的專業技藝,既是幫孩子打開未來更多元的可能性,也更是讓孩子對創意項目有總體認知,過程中的團隊合作也是未來領導力培養的重要鍛鍊。

本文作者:郝景芳,《北京摺疊》作者,第74 屆“雨果獎”得主。清華大學經濟學博士,天體物理系碩士、知名作家、經濟學家。兒童通識教育項目童行學院(微信公眾號tongxingplan)創始人。




推薦一門創意寫作課


長按識別上方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了解詳情

https://weiwenku.net/d/2009213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