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約時報Lens blog停更 深度新聞攝影欄目的未來在哪裡

攝影與詩歌2019-06-20 09:18:11

圖片來源:Petapixel.com


文/曲俊燕 ,編輯 /孔斯琪

來源:授權自“守候微光(id:zqbsyb)”


今年5月底,運營了10年之久的《紐約時報》新聞攝影欄目“鏡頭博客”(Lens Blog)將停止更新。《紐約時報》攝影部主任梅根·羅蘭姆(Meaghan Looram)5月18日在內部郵件中宣佈了這一消息。她說,這是鏡頭博客發展歷程中的一次“暫時的間斷”。

 

“我們認為這是評估、回望的最佳時機,總結鏡頭博客取得的成就,並嚴肅地思考未來的走向。”羅蘭姆說。

 

根植於《紐約時報》,鏡頭博客一直保持著專業和嚴肅的新聞影像品位。在2009-2019這10年中,他們發佈了4000多篇文章,挖掘了很多初出茅廬的攝影師,也把很多被遺忘的、被低估的作品重新展示在讀者面前。他們具有廣泛的國際視野,關注戰亂衝突、移民人權、氣候變化等全球重大事件,也時常把目光對準各國普通人、邊緣群體的喜怒哀樂。

 

十年前,我們習慣於在報紙和電腦屏幕上看照片。而現在,無論深度的還是碎片化的內容,我們都在手機上獲取。“當下數字平臺正在對攝影行業產生衝擊,鏡頭博客是目前為數不多的精耕新聞攝影的專業欄目之一。而我們消費攝影的方式正在變化和拓展。”羅蘭姆在發給員工的郵件中說。


*本文照片均選自鏡頭博客編輯精選專題*


“百貨大樓”,1956年。選自《平淡的民權影像》(A Radically Prosaic Approach to Civil Rights Images)專題。Gordon Parks/攝


美國科斯塔梅薩,一名無家可歸的老兵。她已經在自己的車裡住了3年,停車場旁邊就是一個墓地的太平間。選自《從強姦和漠視中存活的流浪老兵》(Homeless Veterans Surviving Rape and Indifference)專題。Mary F. Calvert/攝


1992年,美國孟菲斯,“煙與愛侶”。選自《卡蒙哥半世紀以來的非裔美國人影像》(Kamoinge’s Half-Century of African-American Photography)專題。Frank Stewart/攝


1964年,紐約東部,一名牧師在主持五旬節活動。選自《離散的波多黎各人》(Showcase: The Puerto Rican Diaspora)專題。Frank Espada/攝 


鏡頭博客誕生於一個行業焦慮的時期。當時社交媒體和各類數字平臺初露端倪,對傳統新聞攝影已經開始產生影響,全職攝影記者失業現象越來越多。時任《紐約時報》資深攝影師的詹姆斯·艾斯特林(James Estrin)提出建立一個在線平臺,用於呈現高質量攝影作品和對視覺新聞的嚴肅討論。當時媒體中這樣的攝影博客很少,更別說能達到《紐約時報》這種高度的媒體了。

 

在做了一些研究之後,艾斯特林與《紐約時報》記者大衛·W·敦拉普(David W. Dunlap)、熟悉代碼的攝影師喬什·漢納(Josh Haner)一起組成初創團隊,在傳統的WordPress博客系統上開始了一週的試運營。

 

工作量很大。為了達到每週五天的正常運轉,鏡頭博客用了一年時間。終於在2009年5月15日這天,大衛·W·敦拉普發出了第一篇文章《早上好》,用打招呼般的口吻向讀者介紹這個新欄目。“這裡是‘鏡頭’,一個致力於呈現最有趣的視覺和多媒體報道的新聞攝影博客……我們既會發布《紐約時報》攝影師的作品,也會介紹來自其他媒體攝影師的優秀照片。”

 

鏡頭博客十分看重攝影師在整個欄目中的作用。在近日刊登的一篇十年回顧文章中,編輯部寫道,如果這個欄目有信條,那就是:攝影並非自行發生,而是因為有了攝影師。

 

事實上,鏡頭博客後來不僅僅成為高品質新聞攝影的聚集地,還納入了更多紀實類甚至藝術類影像,包括視頻和多媒體形式。他們還將機會拓展到線下,聯合紐約城市大學新聞學院共同成立了紐約影像專家見面會(New York Portfolio Review),每年在一週的時間裡,將上百位資深攝影師、圖片編輯、策展人、出版人、畫廊負責人聚集在一起,為資歷尚淺的攝影師提供免費的評估和指導,並組織工作坊、研討會等活動。今年,專家們對160位全球各地的攝影師進行了面對面傳授。目前這個見面會已經成為美國攝影界最重要的活動之一,年輕攝影師在這裡學到如何更好地呈現、推廣和出版自己的作品,不同輩分、不同工作領域的攝影人之間交換想法、聯絡情感,整個圈子得以保持活躍的狀態。

 

鏡頭博客停更後,影像專家見面會還會繼續保留,而且攝影師還可以繼續向《紐約時報》投稿。“我們總會給好作品找到發表的地方。”羅蘭姆說。


2013年,紐約,一對結婚34年的伴侶在他們的臥室中相擁,他們同時被診斷出癌症晚期。選自《癌症家庭:記錄死亡之前的生活》(Cancer Family: Documenting Life Before Death)專題。Nancy Borowick/攝


夜生活。選自《展望老年人的影像》(Looking Ahead to Photos of Old Age)專題。Phillip Toledano/攝


美國眾議院議長南茜·佩洛西(右)在特朗普(左二)發表國情諮文演說前為其鼓掌。選自《白宮攝影師鏡頭下的特朗普》(Our White House Photographer on Covering President Trump)專題。Doug Mills/攝


1985年,墨西哥瓦哈卡街頭。選自《阿萊克斯·韋伯與街道的對話》(Alex Webb’s Dialogue With the Streets)專題。Alex Webb/攝


2013年,約旦河西岸的卡蘭迪亞檢查站,一名男子坐在車中吸菸,旁邊是 一隻用於開齋節慶典的羊。當天是齋月的最後一天。選自《巴勒斯坦的愉悅》(Palestinian Pleasures)專題。Tanya Habjouqa/攝


2001年,阿富汗,北方聯盟士兵開往恰裡卡爾,去輪換喀布爾北部的前線士兵。選自《泰勒·希克斯:阿富汗的十年》(Tyler Hicks: A Decade in Afghanistan)專題。Tyler Hicks/攝


即便在西方主流媒體中,像鏡頭博客這樣高完成度的深度影像欄目也是少數。而這樣的欄目,一向得不到流量的照顧。新聞網站上,在所有頻道分類中,“圖片”“攝影”類總是在靠後的位置。要看到深度的攝影話題,還得再多點幾個超鏈接。


以英國《衛報》為例,在新聞、觀點、體育、文化、生活方式等大類後面有個“更多”,隱藏著一些不那麼重要的頻道。“圖片”頻道就在“更多”裡。再點兩次才會看到影像故事(The Picture Essay)的合集頁面。同樣的情況適用於《華盛頓郵報》的“視野”(In Sight)欄目、《時代》週刊的“燈箱”(LightBox)專欄。這些高質量的新聞攝影和圖文故事,似乎總是被安排在不起眼的角落。不長期關注攝影的讀者,很難一下子發現。

 

雖然說是一次“間斷”,但鏡頭博客何時能以何種方式迴歸,我們卻無法知道。在羅蘭姆的憧憬中我們似乎能捕捉到一些線索:“我們想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空間,來呈現每個人日常創作的精彩影像。”她還表示,未來鏡頭博客的目標,不僅要“成為閱讀和思考攝影的人群最權威的信息來源”,而且要獲取更廣泛的讀者。

 

也許鏡頭博客會順應網絡潮流,加入更多社交元素、為多媒體展示開闢更多的空間。如果這是一次短暫的別離,或許並不是壞事。這對於整個深度影像報道領域,也是一次全新的探索。無論它如何變化,我們都有理由期待這個新聞影像專業陣地以新的面貌迴歸。





推薦閱讀:

英女王終於怒了!向禍害地球500年的敵人正式宣戰

那些先於人類即將滅絕的動物,它們的今天也許就是我們的明天。

費雯•麗:愛情之初愈是美好,結局往往愈是悲傷

中年人的飯局:酒、姑娘和葷段子

美國讓361件(套)中國流失文物回家!

[ 在人間 ] 拾荒老人遭嫌棄去世,真實身份驚動全國

北極熊餓死,猩猩無家可歸,這組對比照背後是殘酷的現實

已確認塑料進入人體!人類終於自食惡果?

人類繼續作死吧,地球根本不在乎

他在太平洋荒島上拍下最殘忍的照片,人類,請收收手吧!

[ 攝影 ] 人類也絕非是上帝唯一的孩子

方寸之間,濃縮人類文明

痛心!145頭鯨魚集體自殺,背後殘忍真相讓人心疼,無知的人類終將付出代價···

2019自然世界攝影大賽揭曉,張張震撼人心

BBC拍下殘忍一幕,這些照片我一秒都不敢看





攝影與詩歌


攝影 | 詩歌 | 文化 | 藝術 | 哲學 | 人生

微信號:zzw-1028

我們用文藝來對抗生活的平庸和瑣碎

閱讀原文 查看:雜誌鋪(百萬雜誌任你選)



https://weiwenku.net/d/2009330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