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救人犧牲,爺爺撲滅山火去世,一張照片成女孩對父親唯一記憶

乙圖2019-06-20 22:46:58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6月16日是父親節,如果沒有一張照片,譚珍珍永遠不知道父親是什麼樣子。當三年前5月上旬的一天,譚珍珍用雙手捧著“婆婆”從家裡箱底翻出來給她的一張人像照片,她端詳了許久,才使勁抹著奪眶而出而無法止住的眼淚,哽咽著問“婆婆”。照片裡的人,正是她的父親。圖為15歲的譚珍珍。


在桂陽當地方言中,“婆婆”是祖母,劉肖亮是珍珍的奶奶。2016年4月8日,珍珍家所在的湖南省郴州市桂陽縣荷葉鎮譚溪村突發山林火災,她的爺爺譚幹成在勇敢撲救山火時不慎摔傷,住院才半個月就花光了家裡本就可憐的一點積蓄,治療難以為繼,於是咬牙出院,試圖在自己家裡調理。半月後,譚幹成不幸辭世,永別了珍珍和她的“婆婆”劉肖亮。圖為譚珍珍給爺爺照片擦去灰塵。


生於2004年4月的珍珍,這個時候已經滿了12歲。在她的十二載人生裡,她一直和“爺爺”和“婆婆”朝夕相處。她一直不明白,為什麼自己一直不和“爸爸”“媽媽”一起住?甚至有人說,她的“媽媽”實際是“姑媽”。這樣的不解、疑問和委屈,一直貫穿著珍珍的孩提時代。圖為譚珍珍和婆婆相依為命。


直到2016年5月上旬這天,爺爺譚幹成已經去世,來家看望和慰問的鎮政府工作人員跟“婆婆”劉肖亮談話,並不瞭解譚家老兩口之前一直對孫女隱瞞著實情的這位鎮政府工作人員當然不會刻意避談什麼。也就是這一天,在一邊“旁聽”的珍珍方才知道——她的爸爸,叫做譚清河,早就沒了!圖為譚珍珍只是從照片中看到父親的樣子。


白天,當著“婆婆”的面,珍珍強忍著眼淚,到了晚上,到二樓上了自己的床,用被子矇住頭,她一瞬間泣不成聲。第二天,珍珍執意要原本還想繼續掩飾實情的“婆婆”拿出爸爸的照片來給她看。珍珍一邊看著“婆婆”翻出來的照片,看著那個帥帥的男人,一邊追問著“婆婆”,此時她才知道,她的爸爸譚清河,早在2003年9月22日就已經永別人世,當時她還是母親腹中的胎兒。圖為譚珍珍父親留下的唯一照片。


爸爸和爺爺一樣,也是為救人犧牲。在珍珍的含淚追問下,一直隱瞞她實情的“婆婆”劉肖亮的情緒也不由得崩潰了,索性一五一十、竹筒倒豆子般地跟孫女說出了兒子的早逝實情。譚清河生前在荷葉鎮井水衝一傢俬營小煤窯做了一個多月礦工,當時,他已經有了個女友,不過不是本地人,而是 “川妹子”,是他回鄉到小煤窯做礦工之前在廣東打工時認識的。圖為譚珍珍婆婆。


2003年9月22日,譚清河的下班時間到了。他從井下回到地面,洗了澡,換了衣服,正準備回家的時候,意外突然發生。井下發生礦難,多名礦工兄弟被困在井下,其中還有兩位是譚清河的同村好友。一位工友把這一險情告訴了剛剛換了身衣服走出浴室的譚清河,他驚呆了!甚至來不及換上工裝,如豹子一般疾衝到井口,奔向井下。圖為譚珍珍給父親上墳。


就在這發生了礦難的井下,奮力救人的譚清河犧牲了,死因是二氧化碳中毒。譚家的頂樑柱,崩塌了。白髮人送黑髮人,是人生不可承受之痛。一夜之間,譚幹成和劉肖亮夫婦的眼淚點點流乾。可是,兒子沒了,日子還得過。圖為譚珍珍在幹活。


2004年5月的一天,一個老兩口從未見過的外省年輕女子風塵僕僕,忽然找到譚家,手裡還抱著一個襁褓中的女嬰。她的話打消了老兩口的疑慮,甚至令他們欣喜若狂,她就是譚清河留在廣東打工的女友,去年譚清河回家鄉之前,她已經懷上了他的骨肉。這女嬰,正是兒子譚清河的遺腹女,生下來才一個月,她就是譚珍珍。圖為爺爺去世時,譚珍珍給爺爺燒紙錢。


清河有了孩子,譚家有了下一代。這是譚幹成和劉肖亮老兩口在兒子犧牲後半年多來遇到的唯一喜事。狂喜之下,為了這個從天而降的孫女,老兩口對自己說:“我們必須挺住!”然而,他們又哪裡能夠預料到——第二次打擊會如此迅速地接踵而來。珍珍的媽媽把她送到譚幹成夫婦手裡,沒過幾天,就不告而別,並且從此杳無音訊,彷彿從來就不曾出現過。圖為譚珍珍幫婆婆幹活。


第二次打擊,和當初兒子犧牲一樣,來得猝不及防。珍珍,這個可憐的遺腹女,又很快成了“孤兒”。在憤懣於準兒媳的狠心冷酷之餘,譚幹成夫婦又有些體諒她——一個未婚女子生下了孩子,在很多人眼裡是“傷風敗俗”的,何況孩子的父親已經沒了,她沒有經濟依靠,只能繼續去打工謀生,為自己尋求新的人生,與這個沒爹的孩子做“切割”,把她送到爺爺奶奶手裡撫養,也有她的道理。圖為譚珍珍和婆婆在一起。


老天可恨,奪走了兒子。老天猶憐,還是送來了一個親孫女。再苦再累也得把孩子養大。從此,老兩口想盡一切辦法,求東告西,到處找奶水和細糧,給孫女兒又當爹來又當媽,一天又一天,慢慢把珍珍拉扯大。他們完全沒有重男輕女的農村傳統陋習,把珍珍看得掌上明珠似的,捧在手裡怕摔著,含在嘴裡又怕化了,疼愛至極。圖為婆婆成為譚珍珍唯一的依靠。


譚幹成每回去趕集,都會問一聲孫女想不想同去。而珍珍每回都會興高采烈地答應一聲,跟爺爺一起搭車去集市,幫爺爺吆喝叫賣,過上快樂的一天。沒有了青年頂樑柱的譚家,家境自然捉襟見肘、困窘不堪,但老兩口再虧也不會虧到自己的孫女身上。家裡只有兒子在時建起的破舊兩層樓,老兩口自己住在潮溼的一樓,讓孫女住在亮堂很多的二樓。圖為譚珍珍在寫作業。


原本,一生下來就沒有爸爸也“沒有”了媽媽的小姑娘珍珍,好歹還有爺爺和“婆婆”為她遮風擋雨,對她極力呵護。然而,就在此時,第三次打擊悄然而至。2016年4月8日,譚幹成因英勇救火而受傷,一個月後,與世長辭,永別了老妻和依戀他的孫女兒珍珍。直到當地鎮政府和村上的幹部來看望劉肖亮和譚珍珍祖孫倆。珍珍才知道了關於她十二年前犧牲之爸爸和失蹤之媽媽的全部真相。


“婆婆”劉肖亮身材瘦小枯乾,但卻堅強內蘊。家裡接二連三遭遇的磨難與困苦,並沒有壓倒這位普普通通的農村老人。老人家竭力收拾起自己的眼淚和悲傷,抖擻起精神,不斷地安慰和勸解年方十二歲的孫女,告訴她:你爸爸,你爺爺,都是為了救人而犧牲的,是好樣的,值得你驕傲!他們會希望你和“婆婆”好好活著,尤其是你,能夠好好讀書,考個好學校!圖為譚珍珍在挑水。


命運把苦酒一杯又一杯強行送到嘴邊了,你只能咬牙喝下去。譚家如此多難,可是還得撐住。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無論是2003年為井下救人而犧牲的珍珍爸爸譚清河,還是2016年為撲救山火而受傷致死的珍珍爺爺譚幹成,都一直未被政府認定為“見義勇為”人物,作為遺屬的劉肖亮和譚珍珍祖孫倆也就拿不到相關撫卹、獎勵與固定補助。圖為隨著年齡的增大,譚珍珍逐漸能給婆婆幹一點家務。


除了靠已經年過六十的劉肖亮種田謀取一些糧食和菜蔬,以及到集市上換取些生活必需品,祖孫倆的其它所有現金收入,只有政府給的低保——每人每月220元。不僅如此,珍珍已經從當初的孩童成長為一個少女,是初中生了,要到離家步程有一個多小時的鎮上荷葉中學讀書,要書籍雜費要伙食費要穿衣搭車——要錢的地方很多,而家裡實在是長期鬧“錢荒”。


懂事的珍珍,知道“婆婆”沒法滿足她的很多需求,她不想也不能跟“婆婆”開口,每天徒步翻山上下學,在學校吃的也是從家裡帶去的乾糧冷食。每天晚上臨睡前,心存孝唸的珍珍會給“婆婆”捶背按摩,深感欣慰的同時,一想到家裡左支右拙的困境,劉肖亮就憂心如焚。圖為12歲時的譚珍珍。


然而她們並不孤單,就在這個時候,這對相依為命的祖孫被愛心人士關注。2017年9月,深圳建輝基金會聯動郴州當地的志願者張清等人,登門走訪了劉肖亮與譚珍珍祖孫倆,向這個極為特殊的家庭伸出援手,志願者們從幫助珍珍改變苦累且不安全的走學出行方式開始著手,讓她能夠主要靠乘搭公車往返於學校和家裡附近,從而不再徒步翻山往返。圖為譚珍珍和愛心人士在一起。


在當地政府和建輝基金會的共同努力下,珍珍家有了一個新頂棚,不再像之前一樣“外面下大雨,家裡下小雨”,住在二樓的珍珍也因此而不再受風雨侵襲之苦。然而,因為年久失修,珍珍家的電線都老化嚴重,存在著一定的安全隱患,亟待更換修繕。珍珍家的廚房和衛生間都十分破舊且潮溼,需要整修改造……圖為愛心人士給譚珍珍測量身高和體重。


6月16日,是“父親節”。沒有父親的珍珍,其實從來沒有過過“父親節”。從2016年得知爸爸早已犧牲於自己還在孃胎的時候起,每逢“父親節”,珍珍都會到後山摘幾束花,紮成一個花冠,小心地把它放到爸爸的墳頭,然後把爸爸的照片拿出來,端詳著爸爸年輕俊朗的面容,在心裡默默地跟爸爸說話。圖為譚珍珍給父親墳墓插上一束花。


如果爸爸還在,會像照片裡一樣笑嗎?如果爸爸還在,會給她生個弟弟,讓她不會如此孤單嗎?如果爸爸還在,會鼓勵她上大學嗎?如果爸爸還在,等她長大了,要出嫁了,會送她出閣嗎?縱然是山間的一株野百合,也會有盛開的春天。即使是一個無父亦“無母”的遺腹女,她也該朝陽迎風、燦爛綻放。呵護她,就是對一門兩代平民英雄的最好致敬。(乙圖)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你想幫孩子,請進入騰訊公益鏈接:【支持因救人致困的家庭】進行愛心幫扶。或者打開微信—支付—騰訊公益—搜索支持因救人致困的家庭或者掃下面二維碼完成捐贈

請掃上圖完成捐贈。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9445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