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紅”上小學講臺現搔首弄姿,折射都市文明的鄉村異化

新民週刊2019-06-21 00:55:58

摘  要

為何還會出現鄉村學校衣著不得體者進校園,甚至教師衣著暴露的問題?在海叔看來,這折射的就是都市文明的鄉村異化。


來源 | 海上客(unclehistalk)


刷抖音,刷出個性感“女教師”,長髮披肩、小T恤、小白裙、細高跟,跑到講臺上。有人不幹了,急忙去曝光。 

614日,安徽省金寨縣教育局做出了迴應。原來,這位“女教師”根本不是女教師,而是抖音視頻女主播陳某某——刷抖音,人家是職業的。

話說這位陳姓小姐姐為何要“冒充”女教師呢?原來,就是為了做個抖音視頻《童年》。 

海叔感覺,這一事件,反映出的不僅僅是抖音小姐姐到處亂跑的問題,而該引起深層次的思考。 

首先,談金寨縣教育系統本身的問題。根據金寨縣教育局的通報,陳某某是在610日中午12點左右擅自進入金寨縣全軍鄉熊家河小學的。那麼這位小姐姐到底是如何進入學校、進入教室的呢?我們知道,小學不比大學,在教學時段,是不應該、不允許對外開放的。這次進入的無非是個對於小學校來說,衣著上不那麼得體的小姐姐。那麼,如果是盜賊、強盜呢?或者是人販子呢?可見,這一抖音視頻得以播放,並不僅僅在於抖音小姐姐陳某某擅自進入教室,更在於鄉村學校疏於管理。教育系統難辭其咎。 

▲2017年沂蒙山區某鄉村學校一個“美麗的背影” 

第二點,海叔不得不說,近幾年來,即使是教育系統內部,鄉村學校,也不乏這樣衣著暴露的女教師出現在課堂上,更有一些社會人士跑到鄉村小學支教也好、做公益活動也罷,卻在衣著上極不得體。

譬如2017年,沂蒙山區某鄉村學校,就留下了這麼一個美麗的背影。從當地的報道來看,是某個機構的愛心人士向學校捐贈圖書,並開設書屋。總體上看,確實是一件好事,所以海叔也就不具體點名哪所學校,更不具體點名這“美麗的背影”姓甚名誰了。但翻看當時的報道,一位攝影人給這位捐書女士拍攝了多場景的“大片”,服裝從露背紅裙,到裙襬在膝蓋上三四釐米的短旗袍,也是夠可以的了。

海叔近日前往的那所農村小學,恰好在辦校園藝術節。我們看到,大隊輔導員,一個二十出頭的姑娘,穿著半透明的吊帶裙——吊帶甚至是透明塑料的,染成黃色的披肩發,細高跟鞋,那身打扮比金寨縣這位抖音小姐姐更暴露。如果不是站在學校,而是站在街上,真不知道是幹什麼職業的。 

教師該如何衣著得體、舉止文明,《中小學教師道德規範》是有明文規定的,各地的具體條例,甚至一些學校自己更嚴格的規定,也都存在。為何還會出現鄉村學校衣著不得體者進校園,甚至教師衣著暴露的問題?在海叔看來,這折射的就是都市文明的鄉村異化。

近些年來,鄉村婚喪典禮,經常出現衣著暴露的表演,特別是在葬禮上進行此等表演,著實讓人看了哭笑不得。但家屬、舉辦典禮者卻稱,這來源於農村攀比之風,之所以選擇此等節目,則是趕上都市文化的潮流。 



海叔認為,在鄉村來說,許多地方,學校是與都市文明最近距離接觸的所在。都市裡的支教者、捐助者往往首先進入學校。如何在這一環節,把大都市裡好風尚導入進去,是值得思考的問題。

海叔前往的那所小學,校長跟我說,他們希望未來多接觸大都市,甚至希望送教師到上海的學校裡來見習。“前些年,我們收到過不少捐款。說實在話,現在教育局下撥的款子比以前多了,我們沒有以前那般缺錢了。缺的是先進的教育理念。”這位校長如是說。

可見,雖然在她眼裡並沒有看出大隊輔導員那位姑娘的衣著有問題,但對大都市的教育還是心嚮往之的。這也是我們共同努力的方向。

海叔認為,精準扶貧,不僅僅是投錢。需要把優質的都市文明,儘快送到鄉村,與鄉村固有的傳統文明相結合,這才是更好的社會主義新農村。

https://weiwenku.net/d/2009467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