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每天在病房裡為逗兒子開心,臉上貼滿小紙條,卻常常暗自抹淚

乙圖2019-06-21 23:06:34

請點擊上方的藍色乙圖關注我們喲!


“我也沒有別的本事,只能盡力讓小博開心。”隔著電話聽著妻子張豔芳的回答,馬榮榮一陣心酸。“還是休息會兒吧,你看你都多累了,身體要緊。”馬榮榮停頓了一下繼續勸說妻子。“只要小博能樂觀地面對病魔,早日恢復健康,我做什麼都願意,多苦多累我都願意。”自從他們的兒子馬凌博生病住院以來,張豔芳每天除了照顧兒子外,還變著花樣在病房裡帶著孩子玩撲克牌,哄孩子開心。圖為張豔芳和孩子玩牌,臉上貼著紙條。


張豔芳來自甘肅省秦安縣王尹鎮的一個農村家庭,全家五口人。年邁的公公、丈夫以及兩個兒子,生病的是她11歲的大兒子。2018年7月,馬凌博突發間斷性高燒且全身起包塊,先後輾轉多家醫院,後被確診為NK/T細胞淋巴瘤。圖為兒子睡著了,張豔芳守在一邊。


一家人的日子在馬凌博生病前原本就緊巴巴,馬榮榮打工的微薄收入僅能勉強維持一家人的生計。為了讓生活過得更好一點,張豔芳在帶孩子照顧家裡的同時,只要有時間就拼命地做草編。雖然她的手藝很不錯,被村裡人稱為“草編女王”,卻也賺不了幾個錢。圖為孩子患病前,張豔芳在家裡做草編。


孩子患病後,一家人亂了方寸,不知日子怎麼過。無奈之下,只好向親朋好友、左鄰右舍借,東家幾百西家幾百,靠著借來的8000元,他們將馬凌博送到了醫院接受治療。圖為病床上的馬凌博。


在陪孩子治療期間,張豔芳從書上和網絡得知,患病時好心情是良藥,情緒和心情對病情的影響尤為重要。張豔芳也想讓馬凌博保持樂觀的情緒和好心情,早日戰勝病魔。為此,她挖空心思逗孩子開心,最終,撲克牌成了她哄孩子的利器。張豔芳只要能騰出時間,她都通過網絡學習一些撲克牌遊戲教給孩子,然後母子互動。圖為張豔芳和兒子玩牌。


分家家、排隊、鋪橋、開火車、釣魚、擺竹竿、找朋友、速記等撲克遊戲,樣樣爛熟,曾經的“草編女王”已脫胎換骨成了名符其實的“撲克王”。張豔芳變著花樣逗兒子開心。“媽媽,你簡直就是個撲克王,撲克牌都能玩出這麼多花樣。”在媽媽又教給馬凌博另一種玩法,他開心地對媽媽說。圖為張豔芳的臉上貼著很多紙條。


然而,儘管張豔芳想著法逗兒子開心,還是經常被兒子問:“媽媽,我什麼時候能回去上學?”一陣心酸後,她只能微笑著回答。“等你病好了就可以回去上學了,你很快就能治好了。”幸運的是,在張豔芳照顧下,馬凌博病情開始慢慢恢復。然而由於是惡性腫瘤,治療時間比較長。主治醫生說,接下來孩子還需化療+造血幹細胞移植治療,費用至少要60萬元。圖為兒子發燒,張豔芳給兒子敷上毛巾。


從馬凌博生病到現在,光化療就已經花了25萬,這些錢全是他們東奔西走借來的,每次都是借多少就交多少到醫院。為了節省錢給馬凌博治病,張豔芳一人在醫院照顧馬凌博,每天都藉助醫院的公共廚房做飯。而她的丈夫馬榮榮一直在外打工,可每月的收入只有三千多到四千元,一月的工資有時候連兒子一天的治療費都不夠。想著後續高達60萬元的化療和移植費用,張豔芳只能偷偷抹淚。圖為張豔芳轉身抹淚。


這幾天,馬凌博又欠費了,可新農合報銷下來的錢花光了,能借的都借遍了,能賣的也賣了,又向誰借呢?但她並不想讓兒子知道這些,也不想讓兒子看出有任何異常。張豔芳一面對孩子強顏歡笑,一面卻為孩子費用發愁,付出這麼多,難道就這樣放棄了?圖為張豔芳趁著孩子睡覺用空礦泉水瓶去打水,如今的張豔芳一臉憔悴。(彭敏)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如果您願意幫孩子,可將此二維碼保存至手機相冊,打開微信“掃一掃”,從相冊中選取二維碼進行識別,即可獻出你的愛心,完成捐助。該項目由中華少年兒童善救助基金會9958兒童緊急救助中心發起,善款由發起方直接資助受助人進行治療,並對治療情況和資金流向進行公示。詳細請關注捐款平臺動態。監督電話:400-006-9958。


更多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歡迎提供線索:414667378@qq.com



https://weiwenku.net/d/200964567